[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五十 驻守任务 严守边疆

谢志熙 收藏 21 9549
导读:之五十 驻守任务 严守边疆. 这时,我才知道了这两天里发生的情况: 我们6号下午到达坝洒后,我们团的后续部队,也陆续顺利撤回了河口至洞坪、曼峨、坝洒、南溪农场一线,也就是沿红河的边境一线。 团指挥所,驻扎在曼峨新村里面2.5公里的水头上寨,距我们这里约7、8公里远。 我2营营部与4连,就在距我们不到300米远的,坝洒农场四分场的场部。 5连主在我连以西的坝洒农场第5队地域,离我们这里还有大约3—5公里远。 第二,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执行第二阶段的防御任务:“严守边疆”,防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之五十 驻守任务 严守边疆.

这时,我才知道了这两天里发生的情况:

我们6号下午到达坝洒后,我们团的后续部队,也陆续顺利撤回了河口至洞坪、曼峨、坝洒、南溪农场一线,也就是沿红河的边境一线。

团指挥所,驻扎在曼峨新村里面2.5公里的水头上寨,距我们这里约7、8公里远。

我2营营部与4连,就在距我们不到300米远的,坝洒农场四分场的场部。

5连主在我连以西的坝洒农场第5队地域,离我们这里还有大约3—5公里远。

第二,我们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遵照中央军委的命令,执行第二阶段的防御任务:“严守边疆”,防止越军回到边境一线进行报复,保证第一阶段的胜利成果,保障祖国边境的安全,还我边民以祥和与宁静,为边疆人民的正常生产与生活秩序保驾护航。我们连的防御位置已经确定下来,为坝洒农场四分场部至以东1.5公里范围。

具体的防御阵地位置,就在外面公路以南60米远的山头上。从昨天开始,部队在代理连长罗真宪的安排下,已经开始构筑战壕工事了。其他时间,主要以政治学习、战斗总结和一些队列训练为主。第三,我们战前留守的后运物资,副指导员和司务长今天已经到营里去了,将会在今天取回来,其他给养也将陆续到位。

第四,为让我们连在“守卫边疆的”过程中,有足够强的火力,除了原先配属的重机抢一个排没有变动外,团指又给我们配属了团直82无后座力炮一个排。更重要的是,这个排还带来了一辆大卡车。这就为我们的后勤保障,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因为我们的日常供给,都要到7、8公里外的团后勤去取,或者到18公里远的河口县城去买。有了汽车,我们就方便多了。

第五,我们将在此无定期的守卫下去,直至中央军委的最后完全撤军令下来。所以,我们部队从即日起,可以给自己的亲人写信,与外界通邮了。地址自然是“云南省河口县坝洒农场35241部队×××信箱××分队”。第六,就是最近一段时间内,将会有大量祖国各地的文艺团体、新闻记者与媒体,到前线来进行慰问演出、采访等等。尤其是我们连队的接待任务,将会是繁忙的。作为军事干部,我想,自己的任务不外乎就是带领部队,守卫阵地与继续开展军事训练,其他什么政治接待任务,应该与我没有什么关联的。最后,罗连长将战地值班的时间与顺序通知了我。明天就该我上山值班了。会议结束后,我马上在通讯员的陪同下,向我们防守的阵地走去。我必须熟悉一下连队防御阵地的范围、地形与周边情况。走出屋子,看见周阿姨正把她家那台缝纫机,摆放在她家门口的街沿边上,忙着为我们的战士缝补着军装。出了大院的门口,走在前天踏过的机耕道,我看见公路边上还有个小卖部,就决定进去看看。这是个综合性的小卖部,里面除了生活小商品外,还有就是一些看上去比较老的韭菜。另外,还有鸡蛋卖。小卖部的隔壁,是个小小的邮电所。

我虽然身上没有一分钱可以消费,但我的目的是先进行一下“火力侦察”。

解放军,买点什么吗?”当一个中年妇女的售货员问我时,我有点尴尬的说“随便看看”,便退了出来。其实,我当时最想买的是香烟,还有那已经让我流口水的鸡蛋。但我身上没有一分钱,还不知道3月份的工资何日才能发下来。我开始后悔,不该把2月份剩的那26元钱,埋在代乃无名高地上。唉,谁知道我还能毫发无损的活下来呢?

沿着横跨公路的机耕道,前行不到100米,就是通往那与公路平行的小山脉了。其实,与其说是山,不如说是小山丘更合适点。暂且不管它的海拔是多少,就它的垂直高度,也就比公路高出20-30米吧。9

我趟着漫山的荆棘丛林爬上山丘,看到各个班排轮班的战士们,正在山脊上挥汗如雨地构筑着战壕工事。我沿着山丘的脊背,走在刚构筑了一大半的战壕边上,边走边观察着四周的地形地貌情况。从山丘脊背到眼前的红河中心(国境线),直线距离也就150米左右,河面宽度不过50余米。河对岸越方的山地高度,约比我们这边高出10来米。

对岸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汩汩流淌的红河水,仿佛在述说着曾经发生的一切。在望远镜的可视范围内,越南一方的土地上,正前与左右沿岸除了可以偶尔发现1、2头耕牛外,根本见不到任何人员的身影。也许是惧怕我军的自卫还击,吓得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到现在也没敢回来。在我站立的山脊背与红河之间,那座山脊下约100米的地方,是坝洒农场四分场3队的一个院落。

这个院落,离河边的距离最多50米。也就是说,这个院落完全暴露于对岸的火力控制之下。如果越军要进行军事报复的话,这个院落肯定是他们的最佳目标了。

我停下脚步,用望远镜看了好几分钟,也没有发现我方边境人员的任何活动迹象。

山脊背以东约700米,也就是我连防御地域内的红河岸边,我方一侧的一栋青瓦房顶上,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正随风飘扬。那里是坝洒的一个边防站,听说战前红河两岸的边民,就是通过那里进行贸易和走亲串友的,如今却是异常的冷清,显得毫无一点生气。

其实,我一看就知道,在边防站的红河对面,就是越南的坝洒县城。我们6连的防御地段,就是以此处划分的。

我们的战壕工事,是按照防御地段,以班、排分段进行构筑的,依我今天观察的进展情况,晚上天黑之前完成,应该没有问题的。时间已近中午时分,气温已接近30度,土工作业中的战士们,都是汗流浃背的。

“2排长,休息一下吧!”我对值班的2排长白让高土说。

“开饭的问题咋解决的呢?”我问2排长。因我睡了2天,还不清楚。

“炊事班送上来的。”2排长答道。

“哦。”8

“副连长,马上要开饭了,我们回去吧。”通讯员提醒我。走在返回驻地的路上,我想着明天该是我在阵地上值班的时间。明天,我可以在战壕里,给远在四川成都的家人写封家信了。哥哥一定从报刊上、电台广播里,知道了前线的一些情况,我也该给家里报个平安了。

走到驻地大院门口,看见院内停着一辆军用卡车,里面闹哄哄的。

原来是副指导员安仲俭与司务长尹庆闪,去营部把我们战前留下的后运物资拉回来了。通讯员把我们连部人员的包裹,拿到了我们的房间后,我才知道指导员和罗连长住的房间,果真就是周阿姨家隔壁的房间。

我打开了自己的后运物资,首先取出内裤和汗衫穿上了。呵呵,我们不再当“空军”了。

当我把自己的包袱整理完后,司务长尹庆闪手里拿着很多香烟进来了。

“这是云南当地政府慰问我们部队的,先拿几包去抽哈!”司务长甩了4包“红山茶”给我。

“大家都有吗?”我问。

“都有,营里是按每人2包配发的。”司务长尹庆闪说。什么叫“雪里送炭”?这才叫真正的雪里送炭呢!团长在402送我的“慰问品”,要不是接连睡了2天,早就应该断伙了。

“老谢,明天可能要发工资,后勤处都通知各连明天去水头上寨了,说是还要发衣服。”司务长边说边往外面走,他手里的香烟还得分发下去。

“开饭了,副连长!”通讯员跑来通知我。这时除了在山上构筑工事的人,都已经在集合了。连队的地灶,就构筑在水井的旁边。当炊事班把几口大铝锅抬到院里的时候,看到冒着热气的白米饭,我真的馋得直流口水。我虽然在10点钟吃了一大碗周阿姨做的面条,但作为以大米为主食的南方人来说,我自从2月21日在387高地吃了“顿”无菜的米饭外,已经大半个月没尝到大米饭的滋味了。9

虽然没有什么可口的菜,就那么一点点当地老百姓送的韭菜,我们都还是吃得特别的香。特别是我,一连吃了2大碗。这时,周阿姨正在一旁脚踩着缝纫机,偷偷的看着我笑。也许是看见我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好笑吧。

“周阿姨,你吃饭了吗?”我吃完回到她的房间后,问了一声还在厨房里忙碌的周阿姨。

“还在做。”周阿姨说。我走进厨房,看见锅里跟我们一样,也是韭菜,只是没有什么油水。

“小连长,晚饭就在我家里吃哈!”周阿姨对我说。

“我们有部队的集体伙食,我哪能在你家吃哦!”我说。

“我不管,反正晚饭阿姨要你在我家吃!”周阿姨一再坚持。

“好嘛!”我不想让阿姨失望。既然阿姨是一个人在家,我陪陪阿姨也没啥。再说,周阿姨那样的和蔼可亲,我也想好好跟她聊聊天。就顺从的答应了。

这里的天气很热,但在家里只要不暴露在阳光下,还是比较凉爽的。所以,在阿姨家睡午觉也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下午,到各个班排的住处去转了转。我们12个班(除炊事班),分散在大院的21间农场职工的家里。多的住了大半个班,少的1-2人。时下除了在阵地上构筑工事的以外,剩下的都在进行政治学习。看到代理1排长谭贤荣时,都表达了该给家里写封信报个平安的心愿。我告诉他,我明天要到阵地上去写,那样才更具意义。另外,我告诉他,明天我们就发工资了,到时我会请客的。我说的请客,不外乎就是买点鸡蛋好好的吃一顿。

这天吃晚饭的时候,我没有让周阿姨失望,坐到了她家的饭桌上。吃饭的时候,我第一次见到了她的大女儿晏华。她19岁的大女儿晏华,是开战时由农场组织撤离到离这里几公里外的后山上去的。她今天是听说战争结束了,家里还住进了从前线撤下来的部队,特意从后山上回家里来看看母亲的。如果真的安全了,她13岁的妹妹和那11岁的弟弟,也会在近日回到家里来。

原来是周阿姨的大女儿从后山上回来了,难怪要邀请我跟她们一起吃顿饭。周阿姨把最好吃的东西都拿出来了,除了韭菜和番茄汤,还多了个炒鸡蛋。这样的伙食,当时在边境上已算是很好的了。

这天晚上,我从跟她们母女的谈话中,知道了周阿姨的丈夫晏克东伯伯,是位解放战争时期的老革命,老战士了,江苏人。是随当年的解放大军转战南下的时候,集体转业在坝洒农场安家的。如今担任着坝洒四分场16队的队长(16队又叫坝洒农场基建队),也是坝洒四分场的民兵连长,现在正带领支前民兵在河口担负支援部队和守卫地方目标的任务,还没有撤回来。

周阿姨没有随农场职工转移进山里去,而是把2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交给了农场里的好朋友,带进山里去躲避战火,自己却留了下来,就在45野战医院担负起了照顾伤病员的工作。自卫还击战打响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她家还曾接待和驻扎过来边境担任侦察任务的,昆明军区某部侦察连的战士。

得知这些情况,我对眼前这位名副其实的,集“拥军”、“支前”为一家的模范家庭,产生了由衷的敬意。这一晚,由于我的入住,周阿姨的大女儿不得不到院子对面的同事家去借宿了。因为她家隔壁的2间房分别住着指导员、罗连长和几个通讯员。这让我多少有了点不好意思的感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