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09 热情与尿裤子只是人的本性;

政政护环 收藏 12 1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崔智京笑着说:“在朝鲜的山区这东西根本没有用,山里矿藏多,指北针都被磁化了。” 湛江来看他的笑脸,有点像烤熟的地瓜,就问:“你们家乡靠近海吧?” “当然,南浦就是港口城市,不过我家在乡下,就在海岸边,我喜欢夏天的南浦,赶潮的时候顶着篓篓去拾海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崔智京笑着说:“在朝鲜的山区这东西根本没有用,山里矿藏多,指北针都被磁化了。”

湛江来看他的笑脸,有点像烤熟的地瓜,就问:“你们家乡靠近海吧?”

“当然,南浦就是港口城市,不过我家在乡下,就在海岸边,我喜欢夏天的南浦,赶潮的时候顶着篓篓去拾海货。”

他说他的家乡,显得很兴奋,像每个人说自己的老家一样,都依稀有着丝丝香甜。他问:“你老家在哪里?东北?志愿军多数是东北人吧?”

湛江来模棱两可地点点头,说:“东北人习惯冬季山地作战,至少我们部队多是东北来的。”

崔智京显然不甘心,他问:“你老家是不是在东北呀?”

湛江来看他那地瓜脸有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就后悔和他搭腔了,他踌躇半天,有点尴尬地回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老家在哪里。”

身后的磨盘扛着机枪笑着说:“你问不出来的,我是最早和他在一起,那个时候他说话有股四川味儿,可跟他一起的人说他是上海来的,嗨!这都多暂的事了,转眼到现在,估摸他早走过大半个中国了。”

崔智京眨了眨眼睛,啧啧称奇地说道:“你可了不得,难怪团长把我放到你们连,他就说你是真正拿枪的,会拿枪指挥战斗的人都不会让自己的兵白白送死。”

能听到他这么说的人,都沉默了。

崔智京探着前路,根本没有回头看他们古怪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那位团长说,他以前就是你的部下呢,我想想就很奇怪,你是个连长,他是个团长,怎么到现在他却成了你的上级呢,后来我才知道,湛江来的团,打辽沈战役的时候顶在黑山,打的最狠打的最凶,按当时来说,打光了全团是在情理之中。”

他掰掉一块挡路的石头,继续说道:“那是两个营的代价,现在的湛连,多数是那场战役留下的老兵。”

他说着站起身,摸着棉帽子往身后看,笑着说:“我说呀,我就要来这样的一支久经沙场的连队,因为他们是真正的战士,一支经得起革命锤炼的队伍。”

没有人搭理他,这让他的笑容开始尴尬。

在那场战役存活下来的士兵,绝不会再回首从前,那不是对枪炮的厌恶,而是对逝者刻骨铭心的伤痛,佛爷喃喃说:“幸好团长没告诉你咱们连的外号。”

湛江来把崔智京拽过来,紧了紧他的棉袄领口,说:“把苏联老大哥忘了吧,想想正经事。”

崔智京有些激动,他说:“你一定知道自己的老家在哪里,只是你不说,你怕他们想家,对吗?”

湛江来盯着他的眼睛,感到青春是一种异常可怕的东西,那种扑面而来的气息会让他不知所措,他知道自己永远也答不上来,只是湛江来不会给予他美好的憧憬,他必须让这个青春懵懂且又意志飞扬的学生知道,战争的残酷不是他所能想象的,那是真实的血肉,而湛江来可以肯定,这个留学苏联的朝鲜小伙,绝对没有看到过被勃朗宁轻机枪打成肉沫后的尸体。

“握住你的枪……”他没说出来,或许看到的远比想象与听闻更加生动直观,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冰天雪地中,让他时刻握紧自己的家伙。

临近黄昏的时候,让湛江来心感不安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崔智京竟然也迷了路。

他指着左边隐隐若现的大山,皱紧双眉欲言又止,张着嘴巴几次都把话咽了下去,老宋捅着湛江来,问他:“怎么了?”

“撞邪了。”

“别来这一套,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崔智京见湛江来翻开地图,就指着一个地标说:“那座山应该是飞虎山,朝鲜的冬天山雾太大,我们肯定走偏了。”

老宋愣了,愕然道:“俺的祖宗,那里可是敌人的主力部队呀!”

湛江来环望四周,他们正处在一道山沟里,虽然较为隐秘,但他可以肯定不久就会遭遇到敌人的侦察部队,甚至是主力。

“电台不能保持静默了,得想法子联络团部。”老宋转身就去了。湛江来招呼大家打醒精神,命令扯火闪带几个兵先去遛遛地形,然后对崔智京说:“别抱怨自己,我也经常在自己熟悉的地方走丢。”

崔智京当时以为他是在安慰自己,后来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他刚张了张嘴,就听昏暗的林子里响起一连串枪声,接着是中国士兵熟悉至极的木柄手榴弹的爆炸声。

湛江来没想到扯火闪这么快就跟敌人兑上火了,招呼磨盘占据有利位置准备迎击,各班刚准备好的时候,就见前面林子里跑出三个士兵,一看之下正是扯火闪他们,他们边往回跑边往身后扔手榴弹。

湛江来没有下令火力支援,因为他并不清楚遭遇了何种规模的敌兵,大家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林子里密集的子弹不停地喷射而出,就在他们与己方阵地不到百步的时候,其中一个先是大腿被射穿,接着脚踝也被打折了,扯火闪退回去拽着受伤的战友往回拖,另一个战友掩护的同时也被击中倒下了。

眼看扯火闪也挣脱不出来的时候,大家终于看到林子里冒出的敌兵,那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毛茸茸的美国人,他们身上的装备让这些老兵想到了全副武装没有一丝空隙的铁甲。

“磨盘!往死里揍!”

湛江来狂喝着,他看到扯火闪在弹雨中拉动笨拙的三八枪栓,心里像是滴出了血。

四个班的火力齐声倾泻了出去,在林子里徘徊的美国兵,显然没有想到会遇上这么强烈的攻击,瞬间倒下去一片。

扯火闪张着嘴,像是在咒骂,他发现自己的枪卡壳了,气急败坏地将它甩了出去,然后抽出了刺刀,两个在树后的美国兵扑上来紧紧将他压在地上,咆哮着又掐又咬,扯火闪蹬着腿,将手中的刺刀拧着劲刺进他身上的敌兵,然后去摸自己的手榴弹。

他被掐的脖子要断了,枪炮声在逐渐远去,他不知道勾动的是不是手榴弹的拉环,只看到压在他身上的美国兵那双毫无生机的死鱼眼睛,另一个美国兵在掏手枪,扯火闪几乎看到了那黑洞洞的枪口。

“呯!”地一声,那个美国兵眉心中弹倒了下去,而扯火闪的裤裆,俨然挤出了屎尿,他狼狈地哭着,推开那个死鬼后,想挣扎着去拽受伤的战友,可抬头的时候,却看到了枪嘎子那张娃娃脸。

他茫然地扫视四周,除了横陈的美国兵外,便是那些熟悉的面孔。

枪嘎子搂着他,说:“没事了!黄道吉日!你的黄道吉日呢!”

扯火闪耳朵还在嗡嗡作响,他隔着枪嘎子的肩膀,看着被他捅得腹肠外涌的美国兵,愣愣地流着眼泪。

二班的卫生员谢洪宝在他们身边巡视了一遍,然后默默地掩合上那位打折脚踝的士兵的双眼,他说:“哪有这么巧的,枪枪打中大动脉,腿上一枪,脖子一枪。”

湛江来望着前去检视的三班身影,从尸体边上拾了一把美械冲锋枪丢给扯火闪,说:“你的了。”

扯火闪抽搐地抹干眼泪,摇了摇头,抱着膝盖没再吱声,一旁的崔智京只顾瞪着双眼,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便歇斯底里的蹲在地上疯狂地刨着坑,然后一股一股地吐着天津麻花。

老宋皱着眉,在他的蓝皮日记端端正正地写下了两个名字和一组战斗信息,随后他将铅笔含在嘴里,对湛江来道:“团里说,要我们在原地策应,三三五团在今晨占领了飞虎山,顶的很凶,敌人很可能迂回飞虎山侧峰予以打援,你怎么看。”

湛江来盯着尸体,喃喃道:“占势,挖坑……”

“你怎么了?”

湛江来哽噎着,指着那两具志愿军尸体说:“在黑山的时候,他俩是顶在最前面的一个连里面,最后也就剩他们两个,妈的在这交待了。”

老宋拉着他走到偏僻的地方,说:“现在不是情绪化的时候,我事后每每与你交谈你都不愿意说,今天是怎么了?”



(也许有心的读者已经看出来了,文中所提到的三三五团就是范天恩在朝鲜率领的部队,在飞虎山一战留下了厚重的一笔,当然,我们的侦察连与一一二师不是一个系统,但从明天起,血肉横飞的飞虎山侧援之战已经揭幕了,欢迎到时欣赏;)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