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高级暗娼,带毒的罂粟花[蓝剑军团]

飞得更远 收藏 71 335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到过“金三角”的人都会记得,在连绵起伏的山谷中,太阳在徐徐升起,漫山嫣红、淡紫、雪白的花朵摇曳着,妖冶而奔放,微甜略带苦香的气息弥漫于空中。这就是充满诱惑却饱含毒汁的罂粟花 (Papaver Somniferum) ,俗名鸦片花。落花后,其果实与鸡蛋相妨,用刀划开,白色的浆液流出,逐渐变黑变硬,再轻轻刮下就成了生鸦片,生鸦片加工后得到吗啡,再经过复杂的转化就成了海洛因。

这使笔者想到了一类人,那些表面温文、美丽、高贵,用带毒的花去吸引、去诱惑,以身体换取巨大利益、活的“滋润体面”的高级暗娼们。读者也许会发问,娼妓就是娼妓,暗娼就是暗娼,何来高级、低级之分?笔者先来解释一下何为高级暗娼。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可以将中国妓女分为六个等级(尽管不能为主流所接受,但确是实际存在的):最低的六等妓女多为被生活所迫的下岗中年妇女,以低收入阶层为服务对象,即通常所说的“站街女”。五等妓女为青年女性,是除六等以外的姿色最为平常者,以中低等收入阶层为服务对象,多集中在低档次的发廊、足疗屋、按摩院和旅馆。四等妓女就是通常所说的三陪女,集中在较高档的宾馆、酒楼、娱乐场所。三等妓女则出入于四、五级宾馆,来去无踪,其卖淫活动通常有宾馆的配合,甚至可以查阅住客登记资料,有的还有专门的经纪人、皮条客。二等妓女则以企业老总的秘书、律师的助手、有钱人的二奶身份出现,有固定的卖淫场所、固定的卖淫对象和丰厚的嫖资,嫖资就是房子、车子、戴不完的首饰、花不完的钱。这个等级的妓女对企业内部公平影响最深、对社会家庭的稳定和相关女性的伤害最大,也是人们最为切齿的。

别急,就要到主题了。一等妓女,则是对整个社会危害最甚的,也就是笔者上面所说的“高级暗娼”。她们高居妓女界的最顶层,也高居社会的最顶层。她们在存在,严重地影响和破坏着国人物质生活、文化生活的质量,也是造成目前影视文化娱乐产品粗制滥造、官场贪腐败盛行的主要原因之一。其毒性远远超过“金三角”那满地盛开的、带毒的罂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征分析之一:毒性巨大,已成为官场贪腐败的催化剂

陈希同、成克杰、胡长清、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海军司令员王守业、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这些好色高官们在 “肉弹”的狂轰滥炸下,整日沉湎于声色犬马,胆大妄为,前腐后继,可以说,色情已经成为腐败的催化剂。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大贪官成克杰及其情妇李平。成克杰收受的绝大多数贿赂都是与李平联手合作的,两人配合可谓默契得天衣无缝,成克杰甚至说出了“共产党恩重如山,情妇李平情深似海”这样令人作呕的话。云南省原省长李嘉廷为博情人徐福英一笑,批示财政部门将300万元国家资金“借”给徐福英的海王号娱乐有限公司用于还债,简直就是活脱脱的色令智昏。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河南分公司经理周华孚贪污22万元,索贿受贿11万元、挪用公款5900万元。公司在深圳、珠海、厦门有十几个房地产项目,他将每个项目分别交给不同的女人负责,和每个女人都是单线联系,欲心似火之时就电话叫来一个云雨一番。他在与某女一夜风流时被录音,此女借机对其敲诈50万元。周华孚大言不惭道:“一个婊子,我最多拿20万元!”从此,周华孚20万元嫖妓的故事被传为笑料。

特征分析之二:毒性深广,已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

贪官必有情妇,“不露才是高手”,这几乎成了铁律。有关统计表明,被查处的贪官中95%都有“情妇”。广州、深圳、珠海公布的102宗官员贪污受贿案件中,100%包养了“二奶”。这种现象不仅仅在高官阶层存在,小的如淄博市张店区水务局局长鲍振华、原重庆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车管所证照科科长卞忠其那样的小官,也包有情人。其实这也不难解释,不管你是个局长、处长、科长还是个小村官,也不管你是导演、制片人还是摄像,只要你手有我所需的政治权力、文化权力、经济权力,只要你意志力薄弱,我就诱惑你、卖给你,向你“盛开”。对方是管人的,至少可以弄个处长、副处长,科长、副科长当当,搞好了还可以进常委、进班子;对方是管事的,至少可以得到个好企业或者搞到个好工程;对方是管戏的,尽管说了不太算,但至少可以搞个配角在屏幕上和观众混个脸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征分析之三:毒性隐避,羞答答、静悄悄地开

以身体换利益是妓女的共性,这是无可争议的。但为什么称这些人“高级暗娼”呢?原因就在于她们基本上都是有些知识和文化的,修养也较高,和常人无异,只是姿色出众一点或略有姿色,她们甚至极度鄙视那些做二奶、傍大款的女人。她们做的隐蔽、低调,绝对不象那些当二奶、傍大款的女人那样神气活现。她们不会天天傍,也没必要夜夜陪,而是要遇到适当的机会,并在关键时刻“该出手时就出手”,她们讲究的是效率和效益。如为了一个重要职位、为了一次升迁、为了做成一笔买卖、为了赢得一个成名的演出,等等。这种隐避性还体现,在很多情况下,难以分辨哪个是纯粹的美色与利益的交换,哪个是纯粹的男欢女爱式的交流,哪个是二者兼而有之。

特征分析之四:毒性扩散,直接为害人民、为害社会

伴随着汹涌的养情妇浪潮而来的,则是“高级暗娼”阶层的逐渐成形、壮大,带着与生俱来的对财富的疯狂渴望和吞噬欲望,她们从后台直接跳到前台,冲锋陷阵,巧取豪夺。有着“中国官场第一美女”之称的刘光明,原是辽宁省鞍山市国税局直属分局某税务所的税管员,为讨得官员们的喜欢,她不惜花斥巨资,多次到韩国澳大利亚、香港等地做面部、胸部、臀部整容,仅屁股整形一项就花了50多万元,整成了鞍山市“最美的屁股”。凭此资本,她周旋于那些实权派领导干部之间,短短几年内,就从一名税管员升迁到副所长、所长、副科长、科长,直至攀升到市国税局局长的宝座。这样的人掌握了权力,她会加倍、十倍地回收成本,这朵罂粟将会毒性四溢,直接为害人民、为害社会。

为瘾君子戒:罂粟再美也是毒花

罂粟是美丽的,罂粟是充满诱惑。但别忘了,她们还会变成鸦片,变成吗啡,变成海洛因的。如果图一时之快而越陷越深,最终会难以自拔、万劫不复的。

带毒的生命体,多是寡情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10/18/2009 12:23:50 AM 被飞得更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