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秦国君王系列之秦武王[蓝剑军团]

地图爱好者 收藏 6 22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秦国君王系列之秦武王


秦惠王死后,他的儿子武王立

秦武王生于公元前329年,死于公元前307年,嬴姓,赵氏,名荡,秦惠文王和惠文后之子。他为秦王的这一年是公元前311年,刚好十八岁,虽然还不到王冠的年龄,但他好武力,是个天生的大力士,在崇尚武力的秦宗室中威信很高,于是这二年他在秦朝内分置了左右丞相,驱逐了客卿张仪和魏章,任用了自己的叔叔樗里子为右丞相,而樗里子又举荐了甘茂为左丞相。这样他在十九岁的时候基本上大权在握了,这么年轻就贵为一国之君主而又特别爱武,所以习武之人耳跟子软的毛病必然就随之而来了,《战国策•秦策》里有一个故事叫“扁鹊见秦王”:

扁鹊秦武王,武王示之病,扁鹊请除。 左右曰:“君之病,在耳之前,目下之,除之未必已也,将使耳不聪,目不明。” 君以告扁鹊。扁鹊怒而投其石曰:“君与知之者谋之,而与不知者败之,使此知秦国之政也,则君一举而亡国矣!”这个故事的大意是武王请扁鹊来看病,诊断之后,开了处方,但武王的近臣说,大王你的病在耳朵和眼睛之间,如果治疗不好,就会听不到,看不见了。武王于是怀疑扁鹊要害他,于是诘问扁鹊,结果这个扁神医也很有性格,直接把医疗器械扔到地下说:大王你跟医生明明拟定了治疗方案,却听信不懂医术的谗言来破坏它,这就好像你治理国家,犹豫不决的话只会败亡国家呀!这个时候的扁鹊刚刚从蔡恒公那里逃命回来,面对强秦竟然还这么有骨气,确实有古代名士之风。

不管最后扁鹊医疗秦武王的结果如何,至少秦武王偏听偏信的毛病是很严重的,这样导致他设立的左右丞相制度出现了危机,本来是好朋友的樗里子和甘茂相互的争宠起来,在武王三年,樗里子争宠失败,被秦王送去韩国为相了,这样秦国的国事掌握在甘茂手里了,秦武王一面整顿军务,一面广纳勇士,凡是力气大,英勇无比的人都被他破格任命为将军,乌获和任鄙,齐国人孟说,都是在这个时候来到秦国破格提拔为将军的。

秦武王内修武备之后,必然就想对外用兵了,指挥精锐之师横扫天下估计是每个武将的梦想了,于是有一天他对甘茂说::“寡人欲容车通三川,以窥周室,而寡人死不朽矣。”甘茂听了这个话,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是挤走樗里子以来,没有建立什么功勋,而樗里子在秦惠王时期可是立下大功劳的,现在朝廷之中已经有人开始说闲话了,这可是立大功的机会,害怕的是,武王这个人耳根软,问周九鼎可不是容易的事情,首先韩国这关就很难过的去,如果真的象张仪说的那样,韩国割地给魏国,周把鼎给楚国的话,那不是注定失败吗?如果失败的话,在韩国为相的樗里子肯定不会放过我吧。

最后还是做一番大事业的决心促使甘茂帮助秦武王问周鼎,但他首先必须改正秦武王耳根软的毛病,所以他用了一个计谋来坚定秦武王的决心,他先向秦武王建议:请大王派我和宣王后的外族向寿一起去魏国联盟攻韩吧。这点可以看出甘茂很乖巧,知道跟王后族群搞好关系,到了魏国后,劝向寿先回秦国报喜,谓向寿曰:“子归,言之於王曰‘魏听臣矣,然原王勿伐’。事成,尽以为子功。”意思是虽然跟魏国达成了联盟关系但是还不能马上攻韩,于是武王到了秦地息壤来问其故。甘茂回答说:韩之宜阳,名为县,实为郡也,他附近的上党郡,南阳郡都是粮草丰厚的大郡,现在大王想行千里去攻打险地,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当年有人说曾子杀人,他的母亲不相信,但说的人多了,他的母亲最后还是相信逃跑了。所以我害怕如果久攻宜阳不下,到时侯逃跑去韩国的樗里子、公孙奭来向大王说我坏话,而大王听信谗言,那就前功尽弃了。秦武王哈哈一笑说:你原来担心这个呀,不要害怕,请与子盟。然后派丞相甘茂将兵伐宜阳。五个月了也攻不下来,这个时候樗里子、公孙奭果然来说坏话了。武王召甘茂,欲罢兵。甘茂说:“大王跟我在息壤的盟约还在我这里呢。”秦武王醒悟过来,于是加派士兵给甘茂,最后斩首六万,遂拔宜阳。韩襄王使公仲侈入秦求和,于是秦武王命韩相樗里子带兵百乘到了洛阳周室太庙,往观象征天子的九鼎。等看到代表自己祖先的雍州鼎时,秦武王有点得意忘形了,自秦历代先君以来,问鼎中原的唯有我秦武王呀,而且我还在二十三岁就建立了不世功勋了。我天生神力,这个鼎号称千斤,我看看能不能举他起来,于是问:“你们举得起这个千斤的鼎吗?”,因为平时秦武王喜欢跟任鄙,孟说二将斗力,所以孟说说:“我来试一下”结果把鼎托起离地半尺高,任鄙知道武王好胜,怕武王扭到腰,于是推辞说:“臣只能举百钧之物。这鼎重千钧,臣不能胜任。大王万乘之躯,不要轻易试力。”但武王不听,不仅把鼎托起半尺高,为了争胜还想走动两步,没有想到力气不够,失去了重心,千均之鼎落下来压断了他的右小腿,当天晚上就流血过多死去了。

这个叫嬴荡的秦王就这么奇怪的死掉了,周王假惺惺的来哭丧了一下,这场秦国第一次问鼎的闹剧就这么凄凉的收场了,秦武王虽然临死前说心愿已足,死不足惜,可是却留下一个烂摊子给秦国,这次秦武王的横死,足足影响了秦国四十年。

当然获益的是秦贵族樗里子,他借秦武王之死车裂了孟说,灭了孟说的族,又明升暗降任鄙去了汉中,至于甘茂听到武王死的消息,早就吓得逃跑了,于是秦国国政重归于秦王族之手。但是因为秦武王早死没有留下后代,围绕接班人的问题,秦王公室里进行了一场血雨惺风的仇杀,其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于 2009-10-14 19:17:55 被chg999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