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四十六章 攻心为上

zjqian96 收藏 32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34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陈际帆听到铃木春松这个被俘的日军少将绝食的消息后,这才想起自己已经快把这位高级战俘给忘了。

当初在战场上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活捉这位日本将军,向蒋委员长邀功?要放在以前还可以,把这位俘虏往武汉一送,再拍成照片,既能鼓舞国人抗战信心又能提高“神鹰”的威望。可现在不行,抓来后没法往重庆送。

不过陈际帆一点也不后悔将他抓来,当初给他一枪倒容易了,可这样反而成全这个鬼子对他们那个狗屁天皇的忠心,说不定靖国神社的牌位都安好了。“神鹰”不仅要活捉他,而且还要审判他,让那个狗屁武士道去见鬼!

当然,审判他现在还不是时候,总得再抓几个来一块那才热闹。至于策反,免了,这位不是日军基层士兵,而是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教育的高级军官,指望他反水?多此一举。难道没有小鬼子反水,抗战就不打了?

“你前头带路,咱去会会这位少将。”陈际帆命令。

铃木关押在定远县城特务营的驻扎处,外面看着不起眼,实际上戒备还是很紧的,陈际帆也得防着鬼子的特工铤而走险来营救,毕竟一个堂堂的皇军少将被俘虏,传出去对皇军的军威十分不利。

铃木住的房子虽不能说有多舒适,但也绝不能说是牢房。事实上,陈际帆一开始就没想要虐待他,犯不着和一个俘虏较劲。

门一开,铃木把脸调了过去面向墙壁。

“怎么?不吃饭?想死还不容易?”陈际帆用日语劈头盖脸地问。

铃木春松回头一看来人是战胜过自己并把自己俘虏的敌方军官,高傲的神色立刻不见了,赶紧站起身来微微一躬。

日本人骨子里有种欺软怕硬的性格特点,你比他弱的时候,无论你怎么央求他,他都会毫不犹豫地把你一脚踢开,而且把欺凌你视为天经地义的事,可是当你凭实力战胜了他,他又会对你充满尊敬甚至崇拜。

此刻的铃木正是这种心态,他知道自己的一个加强联队就是被面前的这位年轻将军指挥的“神鹰”击败的,而他自己的的确确是被人家光明正大地战胜的,所以铃木一下子没了脾气。

“请杀了我吧,拜托了!”铃木对着陈际帆深深鞠了一躬。

为了防止铃木自杀,陈际帆安排了两个战士形影不离地看管,甚至连上厕所都要全程陪同。

“在我眼中,你们日本人是一个非常懦弱的民族,骨子里充满了自卑。看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陈将军,败在你的手下我没有怨言,但是我绝对不允许你侮辱我们大和民族,我们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我们坚韧勤劳并且善于学习,我们大日本皇军的每一个士兵随时准备着为天皇献出自己的生命。相反,在皇军征服支那得过程中,我看到的是数以万计的支那士兵临阵逃跑,依我看,你们中国人才是一个懦弱而没有前途的民族。”铃木高傲地反驳。

陈际帆嘴角轻蔑地一笑,“是吗?那你为什么这么想死呢?我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身为军人,你根本没有勇气面对失败,因为你们的战争是建立在赌国运的基础上的,一旦失败,你们根本没有勇气去面对,更不敢承认。”

“你根本不会理解我们大日本帝国军人内心的骄傲与尊严,为了天皇陛下,为了圣战,我们随时准备玉碎。”铃木看着窗外说道。

“你们所谓的尊严就是屠杀平民,奸淫妇女吗?你们日本军队只会欺凌弱小吗?我的确不能理解这种禽兽的尊严,因为我们是人!”

“你?”铃木愤怒了。

陈际帆没理他,继续说道:“你在战场上的失败证明,我们中国人无论从战术上还是从战略上,都将会战胜你们,到时候,你,你的天皇还有你的亲人,是不是也会跟着去死呢?如果那样就太好了,一个禽兽不如的民族将永远地球上消失,我们拭目以待。”

“现在我是你的阶下囚,随你怎么说,现在大日本皇军正站在你们支那的土地上,将来有一天,我们不光要征服支那,还要征服世界,我们要让世界知道,大和民族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

“哈哈哈,”陈际帆大笑起来,“做你的千秋大梦吧!我问你,当初你们军部提出三个月征服中国,现在呢?恕我直言,以中国之大,就是走,三个月你们也休想走完。你们现在有上百万的军队陷在中国,战争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而国内为了支撑战争,国民的生活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以日本这样的弹丸小国,拿什么来维持这旷日持久的战争。”

铃木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陈际帆说的都是事实,铃木出身贫寒,年轻时的他因为成绩由于而考入士官学校,继而又在帝国陆军大学深造,像他这样的地位他的家人的生活都不是太好,一般民众可想而知。

“你们把战争的胜利建立在中国政府和人民投降的基础上,可是我们投降了吗?人民屈服了吗?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今天我们可以歼灭你们一个联队,明天我们就可以击败你们一个师团,直到把你们全部消灭光,我还有告诉你,等到你们投降的那一天,我和我的部队将登上本州,在东京湾、在富士山、在靖国神社升起我们的军旗;还要将你们的天皇送到军事法庭审判,相信我,会有那么一天的。”

铃木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有本书你应该读过,《论持久战》,这是中国一位伟人写的,就是他领导的八路军和新四军在你们的占领区开辟了无数战场,让你们在华北以战养战的方针破产的。作为日军的高级军官,我想你应该清楚书里的观点都是事实。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你们大本营正在为南进还是北上争论不休吧?”

“你,你怎么知道?”铃木眼睛睁得大大的。这是国内的机密,就连他这个级别的军官都只知道点皮毛。

“我真替你们感到悲哀,中国的事都还未处理好,又要和英美等国开战了。”

“就是因为中国战场的僵持,皇军才决意开辟新的战场的!”铃木忍不住脱口而出。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你看见日本战败投降那一天,我要你看见你们大和民族走投无路的那一天。”

“你口口声声说我们日本会失败,不知有何凭据?殊不知战争不是逞口舌之能,我日本军人无论从装备还是训练水平都比你们强,我看不出日本会输给你们。”铃木渐渐地打消了敌意,口气就像是两个朋友在探讨学术一般。

而陈际帆为什么会放着正事不做,陪着一个俘虏不痛不痒地聊天呢?当然不是闲的没事,而是另有深意。他要让这个日本将军输得心服口服,让他从灵魂深处彻底输得一干二净,他才会好好活着,活到“神鹰”审判他们的那一天,如果以后能够说服这位高级军官发表一点悔过书之类的,那对整个日军来说比炸弹还厉害。

其实陈际帆这样做,也是尝试走走政治路线。在战略相持阶段,军事和政治两手都要抓,不然自己和那些个武夫有什么区别?

看到铃木越来越好奇,陈际帆心想这个鬼子还挺可爱,日本人性格中的确有爱较真的一面,这也是战后他们能从废墟上迅速崛起的原因之一。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你们日军基层士兵训练有素,在作战中能够忠实地依据战术原则作战,而且无论是做事还是作战均能够脚踏实地一丝不苟,这一点,作为军人我是很欣赏的。”

铃木春松听见陈际帆居然称赞起皇军来,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他像个求知欲旺盛的小学生般,毕恭毕敬地听着。

“可是你们日本高级军官的战略眼光就太差了,”陈际帆话锋一转,“不相信?好吧,我就举几个例子,你们处心积虑想征服中国,可是侵华战争发动后却又没有大举称兵的气魄,而只是在华北、华东等少数几个地方同中国作战,等到兵力不够了,又一个师团一个师团往中国战场上添。中国地广人密,你们这样像滴酱油一样的把几十个师团滴到中国,除了占领了一些交通线和少数几个大城市,你们达到战略目标了吗?中国军队的主要抵抗力量被消灭了吗?”陈际帆如排山倒海般逼问道。

铃木的脸上开始出现了汗珠,面对陈际帆凌厉的言辞,他无法反驳,因为他说的已经被事实证明。

“中日战事开启后,你们本应该利用机械化的优势沿平汉路南下直扑武汉,可是你们却把优势兵力消耗在山西的崇山峻岭中,到现在也未能脱身。你们不顾中国地形的特点,仗着海军优势舍弃从南到北的方向,偏偏又要从上海登陆由东往西佯攻,兵力又捉襟见肘,你们不失败,天理不容!”

铃木这会是真的无话可说了,一直以来,日本国内主流都没有把中国放在眼里,认为中国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军事科技都不是日本的对手,军部对于征服中国几乎是一片乐观。而自己也一直认为中国军队绝对不是训练和装备都占有绝对优势的皇军的对手,胜利迟早会到来。现在自己对手的一番话,毫不留情地击碎了自己的梦,也击碎了皇军征服支那的梦

铃木的信心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他颓然地坐在地上,不停地擦着额角流下的汗水。可笑啊,皇军的军官们常常自诩,大日本皇军是世界上最强悍的军队之一,可战略眼光竟然不如中国一个轻装步兵师的少将师长,皇军的前途堪忧啊。

“在中国,比我有眼光的人多的是,国共都有,”陈际帆似乎看出了铃木的心思,“我和他们相比,就像萤火虫和月亮。所以这场战争,你们必败!”

铃木知道陈际帆说的不假,他知道的中国人中,像蒋百里写过《国防论》,像毛泽东也著有《论持久战》,还有像李宗仁、白崇禧、陈诚、薛岳等善战的将军,以及中国黄埔军校出身的众多将军,还有眼前这位名不见经传,但多次给皇军造成重大损失的年轻军官……,太可怕了。

“好了,希望你好好活着,亲自见证我们刚才的话,也希望你能好好想想,你们发动的这场战争,对中国,对日本带来了什么后果。好了,我会常来看你的,你好自为之。”

陈际帆压根就没想虐待他,“神鹰”的军威不需要靠虐待一个手无寸铁的人来实现,哪怕他是不共戴天的敌人,“神鹰”也不会虚弱到需要虐待一个战俘才能获得自信的那一步。

“好好看管,不要难为他。”这是陈际帆临走时对看守交待的一句话。

从铃木那儿出来后,陈际帆立即着手为游击队出征做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