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两年男护士“任阿姨”改行当警察

省妇幼保健院的护士任建娃昨晚值完最后一班,今天将去新单位报到


华西都市报记者 席秦岭 李丹


昨日下午5点至今日凌晨1点,这8个小时任建娃在省妇幼保健院担任护士的最后一个班次。他身着护士服,站在急诊分诊台,像往常一样,快速将病人分流到相关科室。这或许是他此生最后一次当男护士,因为他考上了警察。今天,他要到新单位去报到了。


第一天上班穿着粉色女护士装


坐在分诊台上,任建娃紧盯着过往的每个病人和病人家属。即将告别这个战斗了两年多的地方,他的心情有点儿复杂,总想给最后一夜画上完美的句号。


昨日下午5点许,一名30多岁的女士抱着两岁大的男童急匆匆地赶来,她的手腕挂着个沉沉的环保袋,里面装着奶瓶、药和衣物等。孩子的额头上贴着退烧贴,脑袋无力地耷在母亲的肩上。任建娃上前接过女士手中的环保袋,送进急诊科。接待完这对母子后,他又坐回分诊台,迎接下一个患者。


任建娃读护理学,并不偶然。首次高考,他没能考取心仪的医学院校。第二年,他如愿考入成都医学院。为便于就业,他选择了护理学。“当男护士自豪!”同班145名同学,只有13名男生。


毕业时,同学们各奔东西,他和同学李俊生被省妇幼保健院留下来。两年前,初次上班的窘态,他还记忆犹新。由于在他和李俊生之前,医院还没有男护士,他只好穿着女同事的粉红短袖,戴上一次性帽子和口罩,开始护士生涯。


“阿姨,轻点哈!”穿刺时,孩子家长的嘱咐令任建娃啼笑皆非。


最怕被拒绝宽容家属令他感动


被人拒绝服务,这最令任建娃尴尬。刚出道时,满脸稚气,遇到有小孩输液,他每次都得鼓足勇气才敢上场。“换个护士嘛!”“我不要叔叔打针!”类似的话,经常传进耳里。


除了儿童,还有些孕妇对他翻白眼。


有一天,连续被拒绝3次后,他躲在一个角落里再不敢靠近患者。他甚至想过转行。急诊的护士,要轮岗输液、加药、雾化和分诊等。被拒绝的日子里,他最怕轮岗输液。


但也有患者家属让他感动。一次,任建娃给一个3岁的小胖娃扎针时,第一针没扎准,孩子大哭。他以为会被骂,但小胖娃的奶奶轻柔地说:“没事儿,他长得胖,血管本来就很难找……”还有一位小女孩输液时,拒绝接受他,女孩的父亲宽慰她说:“好多干得好的都是男人,这个叔叔一定不会让你疼。”


男护士紧缺他重新找回自豪感


现在,任建娃的穿刺技术有了明显提高。最有成就感的一次是,一个小胖墩前来输液,孩子的爷爷望着他,不放心地交待头天孙子穿刺时被扎了8次。任建娃仔细查找血管后,一针见血。临走时,小胖墩的爷爷专门来感谢他。


同事吴优在广东佛山一家医院ICU呆过,抢救危重病人做心脏按压时,10分钟下来就大汗淋漓,而男护士可持续按压30分钟。男护士出面调解纠纷,病人以为他是医生,让沟通变得更轻松。男护士性格更大气,让女人扎堆的护士站气氛更轻松和谐。


“更有上进心、处理突发事件更果断、对仪器操作更到位、搬运病人或物资更有力量……”在护理部主任李渠眼里,男护士满身都是优点。


当名警察是任建娃的梦想。今年他报名参考警察,最终如愿。成都戒毒康复中心是任建娃的新婆家。康复中心工作人员刘佳透露,任建娃的新身份是一名警察,但不排除继续当男护士的可能。刘佳说,来这里戒毒的多为男性,当他们病情发作时,女警察工作起来很费力。康复中心去年就希望公招几名男护士,但因报名人数太少未能如愿。今年,康复中心打算招3人,但因同样的原因最终只招到了两个。刘佳表示,以后新进护理人员,将以男性为主。


从省妇幼保健院到康复中心,从男护士到警察,任建娃说,他永远不会忘记这段特殊的岁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