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命

叶薇雅 收藏 1 648
导读:夏黎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烦透了。 上班已经有两天多了,但是老板对他的工作状态很不满意。老板说再这样下去就要辞退他了。 可是……这能怪他吗? 夏黎抬头看了看天,天阴沉沉的,仿佛随时会向他扑过来,将他吞噬一样。 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家家的孩子都在家里赶作业或者是看动画片的时候,他面对的却是一大堆枯燥的文稿和表格,而他要做的就是把纸上的东西“搬”到电脑屏幕上面。而每当这个时候,夏黎明总免不了发呆,想起过去同样在这个时候所感受到的欢乐。为此已经遭受老板的好几次呵斥了;而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家都

 第一次来连载,欢迎大家点评下。


小文《换命》(暂定名)主要是反映个人在失去父亲以后的情感变迁,把我失去父亲后十多年的感情经历压缩在这样一个故事里,希望能给所有有类似经历的朋友一些启发,希望大家不要再走我这么多的弯路。


当然,我承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观点。这也就是我为什么选择将本文发在火影吧,而不是海贼吧的原因。因为我认为看火影比看海贼需要有更多的思考,而本文恰好就是适合看的多,想的多的人。正因为如此,我尊重每一个人说话,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我也希望你同样的尊重我发表我自己意见的权利。


所以,如果您觉得本文和您的观点不相同,或者根本就是相反的时候,您可以提出来,但是对于带脏字以及我认为不值得回答的我会略过。我相信版主,吧主也会帮我清理掉这些污垢的。



罗罗嗦嗦了那么多,最后来句例行开场: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夏黎觉得自己最近真的是烦透了。


上班已经有两天多了,但是老板对他的工作状态很不满意。老板说再这样下去就要辞退他了。


可是……这能怪他吗?


夏黎抬头看了看天,天阴沉沉的,仿佛随时会向他扑过来,将他吞噬一样。


每当夜晚来临的时候,家家的孩子都在家里赶作业或者是看动画片的时候,他面对的却是一大堆枯燥的文稿和表格,而他要做的就是把纸上的东西“搬”到电脑屏幕上面。而每当这个时候,夏黎明总免不了发呆,想起过去同样在这个时候所感受到的欢乐。为此已经遭受老板的好几次呵斥了;而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家都可以躺在床上肆无忌惮地发呆的时候,夏黎却想起了自己书包里还未完成的作业;而当早自习的时候,和他一样没写作业的同学们已经开始用尽各种手段拿到别人的作业,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往自己的作业上“搬”的时候,夏黎却又开始咬着笔头,在脑子里又开始出现老妈的那句话:


“你要是再不出去工作,这个家就完了!!”


当然,捐款肯定是有的。事实上,爸爸出事后的第二天,学校领导就知道了整件事,并决定给夏黎免除一切学杂费,只需交纳食堂的饭钱就可以了,但是即使是这样,学校内各种各样的捐款仍然向夏黎扑了过来。


一个月之后的某一个晚上,妈妈把夏黎叫进了卧室,把他作为家里最年长的男子汉跟他透了底。原来爸爸走之前除了跟亲戚借了一笔钱之外,还用房子作为抵押,向银行借了一笔钱,用来买那台作为罪魁祸首的出租车。在爸爸出事之前,靠爸爸的收入完全可以在六个月之内还清贷款的,而现在只有妈妈的收入的话,交完每个月的水电费,房租费,贷款利息什么的,就只剩二百元左右够他们母子吃饭的了。这一个月是靠捐款度过来的,而现在捐款用完了之后……


“铃铃铃……”下课铃响了起来。夏黎叹了口气,又一个早自习浪费了,又是什么都没干。他冲出了教室,在厕所里找了个蹲位蹲了下来——收作业总不会收到厕所来吧?


刚才想到哪了……捐款……是的,捐款只能捐一时,“总不能让大家天天都捐吧?”


没错,夏黎记得那天晚上妈妈说过。不,在两年前,在妈妈说这句话之前,他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


两年前他在那所郊区中学读书的时候,就有老师为一个叫包盈的女孩发起了第二次捐款,当时就有很多人不满,捐款也比第一次少了很多,各种各样的关于那位老师和包盈之间的流言也开始在私底下悄悄地蔓延着。


可以这么说,包盈就是他们的敌人,而他们的武器就是各种各样的流言,各种各样的白眼,各种……而包盈穿稍微好看一点的衣服,用稍微好一点的笔,甚至用旧报纸给书包了皮,都会成为某个方向某次攻击的理由。那些话,那些人,那些事,在从前的他看来再正常不过了。


然而,当他代替包盈,站在包盈的位置上时,却突然发现,每一对白眼,每一句流言,不只是看在眼里,听在耳朵里,而是印在脑海里,刻进心里,刺进骨髓里,冷冰冰的绝望,无助,还有孤独——这些,是他想要的吗?


不!绝对不是!夏黎听见自己的心回答说。


包盈包盈,也许,是报应吧?夏黎苦笑了一下。可是,为什么上帝偏偏只报复他呢?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上帝,有报应吗?

本文内容于 2009-10-16 20:55:57 被叶薇雅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