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汉成帝累死在床上的赵飞燕姐妹后宫秘事

arqlinxu 收藏 0 4341
导读:赵氏姐妹是美女,对于她们的功过不能以简单的好人坏人来评价。人性是复杂的,赵氏姐妹都是热爱权力的女人,都是喜欢控制男人的女人,而最终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可否认,她们也曾经真心地爱过,但最终沦为欲望的奴隶,把爱情抛弃了。 姐妹花原是一对私生女 姐妹花的身世得从她们的老娘说起。赵氏姐妹的老娘姓甚名谁我们不晓得,只晓得她是亲王刘建的孙女,被封为姑苏郡主,后来嫁给了民兵司令官赵曼。 赵曼有一位娱乐界的朋友冯万金,冯万金是一个音乐才子,奏出了乐曲《人间难得几回闻》。正如刘彻离不开李延年的音乐一样

赵氏姐妹是美女,对于她们的功过不能以简单的好人坏人来评价。人性是复杂的,赵氏姐妹都是热爱权力的女人,都是喜欢控制男人的女人,而最终也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可否认,她们也曾经真心地爱过,但最终沦为欲望的奴隶,把爱情抛弃了。

姐妹花原是一对私生女

姐妹花的身世得从她们的老娘说起。赵氏姐妹的老娘姓甚名谁我们不晓得,只晓得她是亲王刘建的孙女,被封为姑苏郡主,后来嫁给了民兵司令官赵曼。

赵曼有一位娱乐界的朋友冯万金,冯万金是一个音乐才子,奏出了乐曲《人间难得几回闻》。正如刘彻离不开李延年的音乐一样,赵曼也离不开冯万金的音乐,吃饭前必须得让冯万金奏上一曲,否则再多的美酒佳肴也食之无味。看来赵曼是一位高雅人士,能文也能武。

赵曼的老婆,也就是赵氏姐妹的老娘,我们的姑苏郡主是一位乖乖女,养在深闺人未识,很少出去走动,接触的男人除了自己的丈夫赵曼外,也就只有丈夫的音乐家朋友冯万金了。

冯万金是个青年才俊,玉树临风,自古才子配佳人,冯万金在赵曼家一来二去,日子久了,不知怎么搞的,竟然和赵氏姐妹的老娘对上眼了。不幸的是,赵曼还是个性无能,这样一来,落花有意,流水也有情,干柴遇到了烈火,冯万金和姑苏郡主好上了。

呜呼!站在赵曼的角度,我们肯定要痛骂冯万金,第三者是不可原谅的,更可恨的是他搞上的还是自己好朋友的老婆。朋友妻,不可欺,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些古训在冯万金眼里成了一泡屎。而站在姑苏郡主的角度,我们又要为她“红杏出墙”的罪名开脱,她堂堂一个郡主却嫁了一个性无能,也无怪乎她管不住自己的情欲。

孰对孰错,留给后人去评说。冯万金和姑苏郡主偷情的结果是,姑苏郡主怀孕了。

这下事情也闹大了,如果赵曼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姑苏郡主把事情往丈夫身上一赖,也就万事休矣。偏偏赵曼是一个性无能,根本无法生育,而且好久没有与姑苏郡主同床了。要是这件事情被赵曼知道了,赵曼一定不会放过她,也一定不会放过冯万金,即使赵曼宽宏大量,她堂堂一个姑苏郡主也没有脸再活下去。所以,必须隐瞒,必须让赵曼的这顶绿帽子一直戴下去。

火烧眉毛之际,情夫冯万金为姑苏郡主出了一个主意,让姑苏郡主假装有病,回娘家探亲养病。姑苏郡主一想,这主意不错,她回娘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她的娘家是亲王,戒备森严,即使是女婿也不可以想进去就进去的。姑苏郡主很快就把回娘家的事儿跟赵曼说了,赵曼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一来他不是那种离不开女人的男人,二来他得罪不起老婆的娘家,他的前途还仰仗着人家呢。

姑苏郡主就这样在娘家里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姐姐赵飞燕,妹妹赵合德。

生下双胞胎后,姑苏郡主乐不起来,她又遇到了一个难题,两个女娃既不能放在王府里抚养,又不能带回家去,这该咋办?想来想去,姑苏郡主横下心来,打算把两个女娃扔到荒郊野外,让好心人抱走,或者干脆让豺狼吃了,一了百了。然而,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啊。两天后,姑苏郡主忍不住跑到扔娃的地方窥探,发现两个女娃竟然还活着。于是,泪水很快就充满了姑苏郡主的眼眶,她实在不忍心再这样对待两个无辜的小生命,万般无奈之下,把两个女娃暗中托付给了情夫冯万金。

冯万金当着家人的面只说赵氏姐妹是没爹没娘的孤儿,自己好心把她们捡了回来。于是在亲老爹冯万金的护佑之下,赵氏姐妹一天天成长,虽然没少受冯万金家人的白眼虐待,但好歹捡回一条命。孰料,正当赵氏姐妹快要成年的时候,冯万金暴毙,两姐妹被冯万金家人凶神恶煞地赶了出来。

赵氏姐妹沦落街头,没得吃,没得穿,只好靠卖唱讨生活。两姐妹在长安一条偏僻的巷子里租了一间破败不堪的屋子住下,巧的是,赵氏姐妹的隔壁是一大户人家,主人赵临是阳阿公主府的总管,赵临是个太监,无儿无女,见赵氏姐妹花容月貌,又能歌善舞,于是大发慈悲心,把两姐妹收为义女。赵氏姐妹千恩万谢,感激涕零,也就是这个时候,原先姓冯的两姐妹把姓氏改为赵。

姐姐进了宫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赵氏姐妹做了赵临的女儿,赵临就顺理成章地把两姐妹推荐给了阳阿公主,充当公主府的歌女。阳阿公主来者不拒,专制帝王希望美女越多越好,公主也希望自己府中的美女越多越好,希望有一天自己府中的哪一位美女被皇帝哥哥看中,这样自己也跟着沾光。

赵氏姐妹的美各有千秋,姐姐赵飞燕美在身段,那时候崇尚骨感美,赵飞燕骨感到了极点,身轻如燕,大家都称她为“飞燕”,她阁下也毫不谦虚,干脆把自己的名字也改成了赵飞燕。她原来的名字叫赵宜主。妹妹赵合德美在肌肤,那水水的肌肤像刚剥了壳的鸡蛋一样白嫩滑腻,据说她阁下洗完澡从浴盆里站出来,身上不沾一滴水珠。相同的是两姐妹都精通歌舞。

如果说平阳公主卫子夫的福星,那么阳阿公主就是赵氏姐妹的福星。阳阿公主是汉成帝刘骜的姐姐,刘骜是历史上最好色的帝王之一。这一天,他无聊得很,于是来到姐姐阳阿公主家散散心。说是散心,其实就是泡妞。历朝历代的公主府其实都是专制帝王独享的妓院。阳阿公主大摆宴席,召歌伎舞伎为皇帝哥哥助兴。姐姐赵飞燕那勾魂摄魄的眼神、优美动听的歌喉、婀娜曼妙的舞姿,一下子就迷倒了刘骜。尤其是那迷人的三围,前凸后翘,刘骜恨不能马上把她搂在怀里。

接下来就不用说了,刘骜和老祖宗刘彻一样,领着赵飞燕进了尚衣轩。不料,令刘骜大为恼火的是,赵飞燕拒绝和他干那事。赵飞燕是个聪明的人,她明白大多数臭男人把女人搞了之后就一脚把女人踢开,于是她央求刘骜把自己接进宫再说。

刘骜还以为是啥子原因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一个皇帝接一个女人入宫还不简单?于是,刘骜当天就把赵飞燕接进了宫,赵氏姐妹俩依依惜别了一阵,姐姐赵飞燕就雄心勃勃地上了刘骜的大花轿。

成了刘骜的老婆,夫妻俩干那事也就名正言顺了,可赵飞燕来了个欲擒故纵,一连三夜拒绝了刘骜的临幸。书上说赵飞燕“瞑目牢握,泣交颐下,战栗不迎”,以至于刘骜一连三夜抱着她,无法翻云覆雨,把刘骜搞得欲罢不能,刘骜又不忍霸王硬上弓。其实,赵飞燕这样做并不是真的想为难刘骜,她只不过想在刘骜的众多美女中留下与众不同之处,让刘骜时时刻刻记得她,这样她才有机会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最后一次,赵飞燕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了刘骜。鲜血染红了被子,证明赵飞燕是一个处女。刘骜自然龙心大悦。

其实赵飞燕早已不是处女,沦落街头的时候,赵飞燕就以身相许一个捕鸟为生的小伙子,小伙子要啥没啥,倒也与当时的赵飞燕门当户对。小伙子非常英俊,赵飞燕又是情窦初开的年龄,不可避免地两人上床了。后来赵飞燕进了公主府,就把那个穷小子忘记了。被刘骜相中后为啥老是拒绝刘骜?就是不想刘骜知道她已不是处女身,男人都在乎这个,何况帝王乎?后来,赵飞燕秘密地服用了一种祖传秘方,三天后就恢复了处女身。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赵飞燕很快就凭借自身的优势--无人可比的苗条身材和出神入化的舞技牢牢地抓住了刘骜的心。刘骜常常为赵飞燕举办个人演唱会,赵飞燕又歌又舞,把刘骜迷得神魂颠倒。经不住赵飞燕的诱惑,刘骜也加入舞池当中,和赵飞燕跳起来。

赵飞燕对于舞蹈很有原创精神,她表演的都是自己创造出来的舞,她表演的一种舞步,手如拈花颤动,身形似风轻移,令刘骜十分着迷。

有一次在太掖池一艘豪华的御船上,刘骜命中央级官员冯无方为赵飞燕吹笙伴奏,而自己也在一边傻乎乎地用犀牛角做的簪子,轻轻地敲着白玉酒杯。在这么多大腕的陪衬下,赵飞燕更来劲了,跳着跳着,突然起了一阵风,赵飞燕的宽裙被风带起,随风飘扬,险些跌入池中,多亏冯无方抓住她薄如蝉翼的云水裙,才有惊无险。

这件事在宫中被传得沸沸扬扬,都说赵飞燕不仅身如飞燕,还可以在掌上起舞,简直不是人,是一仙女。

不管怎么说吧,赵飞燕的舞技在宫中是没有人比得上的,唯一可以与之媲美的就是她的妹妹赵合德。于是,跳着跳着,赵飞燕想到了妹妹,想到曾经与妹妹相依为命的岁月,那时候她们发誓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而现在自己锦衣玉食,而妹妹还在公主家吃苦受累,怎么不令人伤怀呢。于是,她想把妹妹也弄进宫来。

妹妹进了宫

赵飞燕想把妹妹弄进宫来,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于刘骜。

赵飞燕向刘骜泪水涟涟地哭诉,说起和妹妹共同度过的不堪回首的岁月,说妹妹如何如何照顾自己云云。刘骜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赵飞燕的心思,于是他问:“你妹妹长得咋样?漂亮不?”

赵飞燕一听有戏,巧妙地回答:“貌赛西施。”刘骜一听比大美人西施还漂亮,抱怨赵飞燕怎么不早说,信誓旦旦地说事情包在他身上。

这对刘骜来说实在是一件美事,一来可以满足自己的色欲,二来可以成全赵飞燕,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于是迫不及待地下令宫廷秘书吕延福,用皇后才可以坐的御轿,敲锣打鼓地去迎接赵合德。

赵合德的智慧比之姐姐赵飞燕更胜一筹,她并不着急坐上御轿,她对吕延福说:“姐姐是我的再生父母,没有姐姐的亲笔允许,我不敢进宫。”好家伙,皇帝的话不听,竟然只听姐姐的话。吕延福并不知这本就是姐姐的意思,于是只好无功而返,禀告刘骜。

刘骜性情比较温顺,他不生气,反而为赵合德的端庄大发感慨,认为赵合德这样的女子世间少有。姐姐赵飞燕也为妹妹的这份情而感动,于是,修书一封,签上自己的大名,让吕延福携书再一次前往。

这一次赵合德没再拒绝。不一会儿赵合德就袅袅娜娜地来到了刘骜的面前,赵合德的美貌在前面已经说过,刘骜一见倾心,二见倾魂,三见灵魂从后脑勺出了窍。

当夜,刘骜就和赵合德颠鸾倒凤,赵合德的床上功夫是一流的,把刘骜搞得欲仙欲死,直叹“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刘骜自恨活了三十多年,今天总算尝到人生真正的乐趣。于是他把赵合德的酥胸美其名曰为“温柔乡”,说:“我当终老是乡,不愿效法刘彻追求的白云乡矣。”

赵氏姐妹同时受宠,同时受封为婕妤。婕妤,小老婆的第二等级,位比上卿,爵比列侯。当时已经有了皇后,叫许平君。姐妹俩不甘心屈居其后,于是联合起来把许皇后搞下了台。皇后宝座空闲在那里,照理应该由最受宠爱的赵氏姐妹其中一个填补上去,刘骜试探两姐妹,姐姐赵飞燕明确表示要做皇后,妹妹赵合德明确表示不想做皇后,自然皇后宝座非赵飞燕莫属。

但是赵飞燕当上皇后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当时的皇太后王政君,也就是刘骜的老娘持反对意见,她认为赵飞燕出身太卑微。母命难违,刘骜气呼呼地对下人大发脾气。王政君姐姐的儿子,淳于长为了拍刘骜的马屁,自告奋勇地说愿意充当说客,说服姨妈。刘骜恩准,淳于长口才极好,口吐莲花,能把死的说成活的,凭借他那三寸不烂之舌,终于把姨妈说得眉开眼笑,频频点头。刘骜大大嘉赏了淳于长。

公元前16年,刘骜正式册封赵飞燕为皇后,赵合德也荣升为小老婆群第一等级“昭仪”。又把赵氏姐妹的养父赵临封为“成阳侯”。阳阿公主也受到封赏。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以前阳阿公主是赵氏姐妹的主子,赵氏姐妹见到她要行跪拜礼,而现在倒过来了,阳阿公主见到赵氏姐妹要行跪拜礼。唉,人生的际遇怎么说才好呢。

做了皇后的赵飞燕一心一意地扑在自己的舞学上,她和妹妹经过一年的时间终于研究出了一种柘枝舞--这是一种双人舞,必须由两个心灵相通的舞者才可以演出,这支舞蹈无疑成了赵氏姐妹的绝技,除了赵氏姐妹外,无人能够胜任。

皇太后王政君六十岁寿辰的时候,赵飞燕不惜皇后之尊与妹妹赵合德一起为老太太表演了一场堪称空前绝后的柘枝舞。在宫中的一个露天广场,摆满了五百盆莲花,每一百盆莲花摆成一个S形,分别置于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赵氏姐妹就在这样一个既华丽又复杂的舞台上展现她们的绝技。

起舞的时候,赵氏姐妹分别立于中间那个S形的上下两方,头挨着头,各自的珠冠恰好吻合成莲花花蕊,然后她们的四条腿分别弯曲成四片莲花花瓣,于是一朵巨大的人形莲花惊现于众人眼中。从一开始,赵氏姐妹就赢得了满场喝彩。接下来,赵氏姐妹在莲花中轻舞飞扬,身上的丝带幻化成千万种奇妙的景象,有时似一阵缥缈的烟雾,有时宛若一条条飞龙,让人叹为观止。

表演结束后,刘骜龙心大悦,皇太后也芳心大悦,分别赠送姐妹俩九凤紫漆琴、九鸾紫漆琴。

红杏出墙

赵氏姐妹凭借自身的先天优势和后天优势宠冠三宫六院,没有人是赵氏姐妹的竞争对手,宫里其他四万多美女一个个成了粪土,很多美女因为无法忍受寂寞从而爱上了同性,美女爱上美女。

然而,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赵氏姐妹的烦恼来了,她们的烦恼是,一直没有生育。姐姐赵飞燕没有生育,妹妹赵合德也没有生育。生育之于一个嫔妃的重要在阿娇这一篇章已经讲过,从阿娇痛苦和焦急的表情,我们不难理解赵氏姐妹此刻的心情。如果不为皇帝生个龙子,皇后的宝座就会摇摇欲坠。

赵氏姐妹为啥没有生育?史书上是这样讲的,原来她们为使肤色白皙娇嫩,把一种叫做香肌丸的药丸塞入肚脐,融化到体内。这种药丸确实功效显着,用后肤如凝脂,肌香甜蜜,青春不老。撩人的香气每每使得刘骜方寸大乱,不施云雨绝不罢手。然而这种药丸含有大量的麝香成分,而麝香对女性的生殖机能有严重的损害作用。

阿娇没有生育,就千方百计地求医问药。而赵氏姐妹却偏不信这个邪,认为女人无法生育男人也有责任,赵飞燕更是语出惊人:“一定是那老家伙不中用啦!”

赵飞燕开始头脑发烧,她开始悄悄地把别的男人引进自己的寝宫,企图用强壮男人的精液为自己孕育出一个龙种。不管是谁的儿子,只要自己能够生下龙子就行,反正那时候没有亲子鉴定,谁都看不出来。

赵飞燕这样做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她认定是刘骜出了毛病,所以她必须依靠别的男人;二是刘骜天天泡在妹妹赵合德那里,和自己上床的机会很少,这又为她与别的男人上床提供了机会。

于是赵飞燕开始利用她手中的权力,派亲信秘密搜集健壮的男人,尤其是那些已经生有很多男孩的男人,列成名册,一个一个载进赵飞燕的寝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纸终究包不住火,东窗事发了。

这天赵飞燕正和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后生如胶似漆,不料,刘骜突然驾到。事先埋伏的亲信急急忙忙向赵飞燕报告。赵飞燕花容失色,急中生智,把年轻后生藏在衣橱里。然后,整装出来见刘骜。赵飞燕强作镇定,但床榻上一只男人的袜子泄露了她的秘密。

刘骜正在疑心之中,不料,藏在衣橱里的那个年轻后生突然咳嗽了一声,这下事情全部败露了。刘骜气得吐血,从来没有想到这么大一顶绿帽子竟然戴在了自己的头上。赵飞燕想解释什么,但刘骜一挥衣袖,跺脚而去。

赵飞燕只好求助自己的妹妹,赵飞燕在妹妹面前颜面丢尽,但聪明的赵合德也理解姐姐的一片苦心,而且自己能有今天全靠了姐姐的推荐,赵合德并没有责怪姐姐,只是叫她以后倍加小心,这种事传出去实在丢人,弄不好就要砍头。赵合德答应姐姐,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于是,在一次宴会结束后,赵合德突然跪在刘骜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亲爱的,我和姐姐出身贫寒之家,而今得到您的圣宠,我和姐姐不胜感激。宫里面规矩多如牛毛,我们不甚了解,不小心犯了规矩,万死不辞。只要您一句话,我们立刻就去死,毫无怨言。”赵合德哭得一枝梨花春带雨。赵合德一哭,刘骜就受不了啦,赶紧把娇妻扶起来,说:“亲爱的,这事与你无关。我恨的是你姐姐,我不把她的头砍下来我心里特不爽。”

赵合德一听,哭得更加厉害了:“姐姐是我的再生父母,没有姐姐也就没有我的今天。如果姐姐死了,我活着还有啥意思。我愿意代替姐姐领死。”说着,赵合德佯装晕倒在地。

刘骜急坏了,拦腰抱住赵合德,痛心曰:“亲爱的,你不要这样,我只不过随便说说而已,你不要当真。我正是爱你爱得发疯,才没有把你姐姐的事情张扬出去的。我怎么舍得你去死呢。如果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赵合德见目的已经达到,自动醒了过来,并做小鸟依人状,至此,一场琼瑶式的爱情演出结束。

虽然放过了赵飞燕,但刘骜没有放过那个年轻后生。经过一番秘密追查,刘骜最终得知,那个年轻后生是禁卫军官陈崇的儿子。刘骜秘密地把陈崇的儿子杀掉,又把陈崇免了职,当然都是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呜呼,以前美女是男人权力斗争的牺牲品,现在壮男成了美女权力斗争的牺牲品。

瞒天过海

赵飞燕这次能够侥幸逃脱全靠了妹妹的帮助,赵合德劝姐姐收敛一些,赵飞燕表面上应了,心里却说:哼,你算哪根葱,我是皇后,你有资格来教训我?于是,过了一段日子,被生儿子的渴望以及情欲烧晕了头的赵飞燕又开始大张旗鼓,网罗壮男。

赵飞燕的手下紧密地为皇后搜集精壮的男人,标准是年轻、帅气、健康,孩子越多越好,孩子越多表示他的生殖能力越强。为了藏匿这些危险的男人,赵飞燕想了一个好办法,特别腾出一间屋子,在里面安置一座巨大的神龛,神龛后面放置一张床,这些男人就秘密地藏在这张床上。

赵飞燕向外发布通告,最主要是向刘骜发布通告,她要念经拜佛啦,谁也不能打扰她,谁也不能走进这间屋子,包括刘骜。

刘骜并不生气,他巴不得呢,他早就对赵飞燕有点审美疲劳啦,而赵飞燕的体贴与聪慧不及赵合德的十分之一,他现在和赵合德如胶似漆,而赵飞燕早已成为过去时了,从一件小事情可以反映出来。

这件小事是洗澡。赵合德的裸体刘骜已经看过千遍万遍啦,可是他却一点没有感到厌倦,最近他得了偷窥癖,喜欢偷偷地看赵合德洗澡。

有一次,赵合德在雾气缭绕、铺满玫瑰花瓣的池子里洗澡,刘骜从门缝里偷看,只看了一眼,他就如筛糠似的全身颤抖。

这事被赵飞燕知道了,大吃妹妹的醋,她想:好啊,刘骜你喜欢这个调调啊,我满足你。于是,她也洗澡,并邀请刘骜在一旁观看,赵飞燕还时不时地撩起水珠戏耍刘骜。

刘骜却觉得索然无味,谎称内急,脚底抹油溜了。赵飞燕气得在池子里大发脾气。

所以,赵飞燕的通告正合刘骜的意,刘骜果真听话,从不去骚扰赵飞燕。

然而,宫里的耳目实在太多,尤其是那些看赵氏姐妹不顺眼的宫女,巴不得姐妹俩出乱子。不久,一些关于皇后与别的男人私通的流言飞语传到了刘骜的耳朵里,也传到了赵合德的耳朵里。

赵合德见事情不妙,先发制人,替姐姐开脱:“我姐姐性子太烈,进宫没多久当了皇后,一定有很多人嫉妒仇恨我姐姐,在背后说姐姐的坏话……”说着说着,赵合德又使出了她的撒手锏,可怜兮兮地抽泣起来。

刘骜总是心太软,一把揽过赵合德,发誓说对赵氏姐妹绝对信任,绝对不受任何人的挑拨离间,谁要是敢说皇后乱搞,我就砍了谁的脑袋。

赵飞燕从此高枕无忧矣,于是更加放肆,放肆的结果是,她得罪了妹妹赵合德。赵飞燕觉得老这样偷偷摸摸不好,于是她开始光明正大地招一些男人进来,她宣称这些男人都是她的远房亲戚,赵飞燕一下子多了好些哥哥弟弟。

赵飞燕看上了一个锅炉工,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精壮男子,虎背熊腰,胸脯结实得像特大号锅炉,胳膊比大腿还粗,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标准的猛男。这个锅炉工史书上说叫燕赤凤。

赵飞燕坐在床榻上用言语勾引燕赤凤,燕赤凤这样一个健壮的男人精力充沛得无处发泄,哪经得起这样一个绝色美人的挑逗,很快就招架不住了。再说他也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就顺着赵飞燕的意思,两人躺在了神龛后面的那张床上。

一番云雨出来后,燕赤凤正要离开,却撞见了刚刚进来的赵合德。赵合德是来和姐姐叙旧的,也顺便提醒姐姐万事小心。当时燕赤凤正站在门口,赵合德看见了燕赤凤,足足看了一分钟,燕赤凤也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也足足看了赵合德一分钟。男女间的情感就这么简单,赵合德像姐姐一样看上了燕赤凤,赵合德也学着姐姐红杏出墙,和燕赤凤好上了。

这一天燕赤凤刚刚离开赵合德的寝宫,赵飞燕就闯了进来。赵飞燕酸溜溜地问:“赤凤刚才为谁而来?”赵合德揶揄道:“赤凤当然为姐姐而来。”一句话击中了赵飞燕的要害,她和燕赤凤的私情被妹妹知道了。赵飞燕一气之下,抓起酒杯扔向赵合德。赵合德一闪,酒杯击中她的裙边。

正在一边服侍的一位女官见后宫中两个最重要的人物吵了起来,赶紧磕头谢罪,然后强拉着妹妹赵合德向姐姐道歉,说了一些两败俱伤、两姐妹要团结之类的话。

妹妹赵合德是一个绝顶聪明的人,刹那就恢复了理智,知道在皇宫这样一个危机四伏的地方,两姐妹的命运是密不可分的。于是,妹妹向姐姐道歉说:“想当初我们姐妹俩同盖一条被子,天冷的时候,你叫我搂着你的背取暖。这些事情妹妹不敢相忘。如今,在这皇宫之中,我们姐妹俩势单力薄,难道还自相残杀吗?”

妹妹的一番至情至理的话说得赵飞燕羞愧地低下了头,意识到刚才自己太鲁莽,于是抱着妹妹伤心地啜泣。

两姐妹和好如初。对燕赤凤的处理是,认为他是祸害两姐妹的根源,赵合德和姐姐商量后,找了一个借口,把燕赤凤干掉了。

要刘骜断子绝孙

臭男人前仆后继地扑向赵飞燕的凤床,但赵飞燕始终没有怀上野种,赵合德天天与刘骜缠绵,也没有怀上龙种。这可急坏了赵氏姐妹,偏偏这个时候又传来一个惊人的消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宫女为刘骜生下一个大胖儿子。

这位宫女的名字叫曹宫,自然也是花容月貌,而且还端庄贤淑,博学多才,是赵氏姐妹的老师,教她们四书五经。刘骜虽然爱赵合德爱得奇紧,赵合德也把刘骜看得死死的,但仍然不排除他打野味吃野食的可能,何况他还是一个皇帝。

赵合德经常告诫刘骜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可刘骜为了满足一下好奇心,偏偏就把曹宫这朵“野花”采了。刘骜的好奇心是满足了,但由此却引发了一场悲剧。

赵氏姐妹在得知曹宫为刘骜产下一子后,联合起来,对刘骜软硬兼施,赵飞燕更是使出她屡试不爽的绝招--一哭二闹三上吊。刘骜实在招架不住,在赵氏姐妹的逼迫下,初为人父的喜悦瞬间化为乌有,无奈而又悲伤地下了一道诏书。诏书内容是,要宫廷监狱长藉武立即逮捕曹宫母子。

藉武不敢违抗,马上行动,把曹宫母子以及服侍她生产的六名宫女一个都不少地抓进了监狱。诏书还有一层意思是,把曹宫母子和这些宫女秘密杀掉。

而藉武也是一个心软的男人,曹宫自知自己的性命是保不住了,于是跪在藉武的面前哀求道:“求求你善待我的孩子。我死了不要紧,但那是龙子啊。”

曹宫一哭,藉武就受不了了,又想到如果按照诏书上的指示去做,杀了皇帝的儿子,自己最终也不会有好下场。于是,藉武想来想去,迟迟不肯下手。

赵氏姐妹的密探来报:藉武不肯杀曹宫母子。

赵氏姐妹大吃一惊兼愤恨不已,知道藉武不是可靠的人,刻不容缓,赵氏姐妹又逼迫刘骜下了一道圣旨:要藉武把曹宫的小孩交给宫廷侍卫官王舜。与圣旨一起送达到藉武手上的还有一封刘骜写给曹宫的情书以及两包毒药。情书是这样写的:亲爱的伟能,朕对不起你,请你服下此药,你知道该怎么做。

这真是一个极大的讽刺,一方面要亲手毒死自己的女人,一方面还这么热乎地称她为“亲爱的伟能”,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曹宫上辈子欠了他的。

藉武无奈地把孩子交给了王舜,又亲眼看着曹宫凄惨地死去。王舜得到孩子后并没有马上杀掉,大概是刘骜良心发现,让一个叫张弃的宫女哺育孩子。然而,赵氏姐妹的密探无孔不入,张弃喂养孩子还不到半个月,一个叫李南的宫女拿着刘骜的密旨,估计又是赵氏姐妹逼迫刘骜写的,把孩子再一次抱走。这一次,一个小生命就这样在充满血腥的宫廷中消失了。

不知道赵氏姐妹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是否想到自己也曾经被老娘遗弃在荒郊野外,差点被豺狼吃掉。难道她们就没有一点同病相怜的感觉?权力对人性的毒害可见一斑。

除掉了曹宫母子,赵氏姐妹终于喘了一口气,但气还没有喘匀,刘骜又把许美人的肚子搞大啦,很快许美人也为刘骜产下一子。“美人”是嫔妃中的一个等级,与赵合德的“昭仪”相差五级。此妃子姓许,封美人。我们都叫她许美人。

有了上一次的教训,刘骜不敢把许美人产子的事情告诉赵氏姐妹。可是没过多久,也不知道刘骜哪根神经错乱了,也许他以为瞒是瞒不住的,也许他以为坦白可以从宽,便把许美人产子的事情又跟赵合德说了。

赵合德一听,刚才还是笑盈盈的她立刻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她顺手打碎了一个花瓶,怒曰:“好你个刘骜,你以前是怎么对我说的?你说不在我这里睡觉就去姐姐那睡觉,现在算什么?许美人是怎么回事?许美人怎么会生出一个儿子?你说呀,你说呀!”

刘骜自然无话可说,皇帝当到这个份上也难为他了,刘骜像霜打的茄子--蔫了。赵合德继续捶胸顿足,说不要活啦,活着没意思啦。于是她发誓要绝食而死。

刘骜吓坏了,急曰:“达令,我是如此爱你,才把事情告诉你。你要我怎么做你才满意?你不吃饭,我也不吃饭,咱们一起饿死算了。”

一个妃子不吃饭是小事,皇帝不吃饭可是天大的事,要是这事传到皇太后那里,赵合德也不会有好果子吃。于是,赵合德又反过来安慰刘骜说:“傻啊,你。我不吃饭是因为伤心,你不吃饭是为了啥?你说过不辜负我们姐妹俩的,现在你是辜负了我们嘛。”刘骜只好再一次发誓:“从此以后,我只上赵氏姐妹的床!”

不久,曹宫母子的悲剧再一次重演。刘骜派人秘密地把许美人的孩子带到梳妆室,就在梳妆室,刘骜眼睁睁地看着赵合德狠心地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活活掐死。婴儿没有一声啼哭就断了气。掐死后,刘骜把婴儿装进一个箱子里,密封好,派人把它扔进了河里。

赵氏姐妹毒杀王子的事情被底下的宫女们知道了,个个诚惶诚恐,再也不敢勾引皇上,即使皇上召幸,也寻找种种借口,能推掉就尽量推掉。那些有身孕的宫女更是猛吃堕胎药,与其一出生母子二人丧命,还不如让自己的孩子胎死腹中。

赵氏姐妹没有生育,又这样毒害宫女,这样做无疑是要刘骜断子绝孙。

“皇后怀孕了”

赵飞燕把一个又一个男人弄到床上,折腾个半死,也没有弄出一个儿子出来。赵飞燕对自己的肚子彻底失望,她拍拍手说,我洗手不干啦。

但要儿子的心仍然没有死,利令智昏,胆大包天的赵飞燕瞒着自己的妹妹,冒着被灭族的危险,设下了一场空前骗局。

她要从民间抱一个孩子,不管是谁的孩子,只要自己身边有一个儿子就行。

赵飞燕第一步计划是向全国发布告示,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向刘骜发布告示,好让刘骜不要去打扰她,她好暗中实行自己的阴谋。

赵飞燕发布告示说,她怀孕啦。经过她和刘骜的共同努力,她终于怀孕啦。

皇后怀孕是一件天大的喜事,刘骜高兴得忘乎所以,自己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做父亲了!刘骜马上命人把赵飞燕的怀孕日期记录在册。又向赵飞燕写了一封甜言蜜语的情书,对赵飞燕嘘寒问暖,要她安心养胎,不会有任何人打扰她,如果有什么需求,派宫女来转告一声就行。

而事实上,赵飞燕并没有怀孕,没有怀孕就生不出孩子,怎么办?于是,赵飞燕开始实行她的第二步计划:从民间抱一个孩子。

赵飞燕的狗腿子王盛接受了这一重任,王盛是一个太监,害怕得要死,但他没得选择,如果不这样做他马上就得死。王盛只好铤而走险,第一次成功地从民间抱回一个孩子,并成功地运回赵飞燕的寝宫。赵飞燕喜出望外,但马上又大失所望,王盛把箱子打开一瞧,孩子早就在箱子里憋死了。

王盛只好再次从民间搜寻刚刚生下来的男婴。这一回,王盛吸取教训,在箱子上戳了一个洞。不料意外又发生了,箱子刚刚被运到皇宫门口,孩子突然大声地啼哭起来,王盛吓得尿裤子,赶紧掉转头。皇宫守卫森严,要是被发现了,这可是灭门的罪啊。孩子终于不哭了,王盛于是又向皇宫门口走去,不料,快到门口的时候孩子又哭了起来。如是几次,王盛突然醒悟:这是老天爷不要我这么做!于是他找到了不做的借口,放弃把孩子运回宫里。

王盛怕赵飞燕纠缠他不放,一直拖到赵飞燕快要生产的日子才回到宫里,然后告诉赵飞燕,他实在找不到刚刚出生的男娃啦。

这对赵飞燕是一个绝望的打击。很快,十月怀胎期满,按照理论,她应该生产了。偷龙转凤的计划没有成功,无奈之下,赵飞燕只好实行她的第三步计划,那就是,她宣称:我流产啦。

刘骜这个傻瓜,还信以为真,一番抱怨之后,又跑来安慰赵飞燕:“没关系的,达令,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我要去你妹妹那了。”但赵飞燕的计划瞒不过妹妹,赵合德知道姐姐耍的什么鬼把戏,私下里告诫姐姐说:“好好的突然流产?你以为皇帝真的相信啊。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做了,安安分分地做你的皇后吧。难道真想遭灭门之灾不成?”

这一回赵飞燕听信了妹妹的话,从此以后不再胡作非为。

皇帝死在了床上

刘骜注定要断子绝孙,可他老人家似乎并不在意这一点,他的人生哲学是及时行乐。在这样的人生哲学指导下,刘骜更是与赵合德夜夜颠鸾倒凤。纵欲过度的刘骜,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刘骜整天想着那事,饭也吃不下,做啥事都没有心思,还不到五十,却面黄肌瘦,弯腰驼背。

有一天,刘骜去长信宫拜见皇太后王政君,皇太后看见儿子那等模样,心酸不已,劝儿子说:“国家大事是很重要,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要过于劳累了。”

呜呼。刘骜是过于劳累,但不是为国家大事劳累,而是为自己的原始兽欲劳累。

纵欲过度的另外一个结果是,刘骜那方面不行了,每次都是草草了事,赵合德玉体横陈在自己的面前,刘骜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这简直要了刘骜的命。

为了重振雄风,显示男子汉的尊严,他接受了一个手下的建议,服用春药。

吃了第一次后,嘿,效果不错,威风又回来了。于是,刘骜一个劲儿地猛吃,最后的结果是,如果没有春药助阵,他再也干不了那事了。然而,我们都知道,其实他老人家也知道,春药这东西,它对人体的副作用远远胜过对人体那方面的效用。但是,美色当前,刘骜已经听不进任何劝告了。

渐渐地,刘骜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干那事了。这时候,一个溜须拍马的人又急刘骜之所急,为他老人家献上了一种更猛烈的春药,书上说,这种春药放入水中,水马上沸腾。也正是这种春药要了刘骜的老命。

刘骜服下一粒大丹,效果果然非凡,刘骜生龙活虎,刘骜的龙心和赵合德的芳心同时大悦。刘骜突发奇想:吃一粒就有如此奇效,如果吃十粒,岂不有十倍奇效。

于是这天晚上,和赵合德上床之前,刘骜一口气吞下了十粒大丹,很快药性发作,刘骜像一匹烈马,纵横驰骋,所向披靡。刘骜大战了不下十个回合,和赵合德花样百出,赵合德都已经吃不消了,可刘骜还是那么威猛。终于,到了后半夜,刘骜突然觉得全身乏力,趴在床上站不起来了。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第二天刘骜起来穿裤子的时候,突然不能自已,他大叫一声,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赵合德大喊救命,扑过去,但刘骜已经断了气。也许到临死那一刻,刘骜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奇效。刘骜之死是西门庆的翻版,西门庆也是精尽而亡,这种死有没有科学道理,得靠我们的男性专家来解释了。幸运的是,刘骜比西门庆多活了十年。

刘骜死在床上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宫中上下,树倒猢狲散,赵氏姐妹的死对头终于有了出头之日,还有那些受过赵氏姐妹毒害的宫女们,一致把矛头指向了赵合德,说是赵合德谋杀了皇上,而且证据确凿:皇帝死在床上,而与皇帝一起睡觉的只有赵合德。

赵合德悲痛不已,又觉得自己被冤枉,可是她纵有百口也难以辩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你教她怎么说呢?刘骜是怎么死的她当然心里清楚,可是这样的事情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即使说了又有谁会相信?

赵合德意识到自己气数已尽,哭了一阵,追随刘骜而去,自杀了。具体怎么自杀书上都含糊其辞,有的说是呕血而死,有的说悬梁自尽,但不管怎么着吧,反正她是自杀了。

赵合德之死,很多宫女拍手称快,说是报应。这确实是报应,然而她要遭受报应的应该是毒杀王子,而不是谋杀皇帝。但人间的是是非非又有多少人能够说得清楚呢?

赵合德死后,姐姐赵飞燕虽然没有受到牵连,但是却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再也飞不起来了。皇宫里,除了赵飞燕,赵家其他人都被流放到蛮荒之地。赵飞燕突然从天堂掉进了地狱,日日流泪不止。

但厄运还在后头。刘骜的侄子刘欣当了皇帝之后,赵飞燕表面上是皇太后,但已经没有任何权威,是一个摆设而已。虽然刘欣当上皇帝,赵飞燕有不少功劳,但刘欣却是个短命鬼,做了六年的皇帝就一命呜呼。刘欣死后,赵飞燕再无依靠。当时任宰相的王莽说服了姑妈王政君,以太皇太后的名义把赵飞燕贬到北宫。这是她凄凉的开始。

不久,赵飞燕所做的那些糗事被曝了光,王政君又贬她为平民,要她去看守自己老公的坟墓。

赵飞燕自知大势已去,再也没有勇气活在这个世上,自杀北宫。她是怎么自杀的,和她妹妹是怎么自杀的同样是一个谜。

赵氏姐妹的传奇经历让人扼腕叹息,正所谓:“赵家姐妹应相妒,莫向昭阳殿里飞。”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