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北京12小时封闭妓院 毛泽东:决不允许娼妓遍地(图)

marong08190227 收藏 7 1864

北京12小时封闭妓院 毛泽东:决不允许娼妓遍地




1949,北京12小时封闭妓院


北平的妓院在明清就已经有了规模,集中在八大胡同。辛亥革命后,一大批新上台的权贵志得意满,恣意享乐,导致北平的妓院发展迅速。最兴旺的1917年,北京注册妓院达391家,妓女3500人,私娼估计不下7000人。抗战时期,日军占领北平,战乱和饥荒,使大批良家女子被人口贩子拐卖,落入烟花巷,平均每250名妇女中,就有1人是妓女,仅次于居世界各大城市中第一位的上海。至1949年解放前,北平的妓院有273家,妓女1268人。


毛泽东急电罗瑞卿:“新中国决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


1949年5月,当时毛泽东还住在香山双清别墅。有天晚上,他带了秘书,乘一辆吉普车,进了北平城。在一个胡同口,车子被一群吵吵嚷嚷的人阻断了去路,原来是妓院的老鸨在揍一个逃出来的小妓女。老鸨带着一帮打手对着小妓女就是一通拳打脚踢。毛泽东看到了这一幕,让秘书赶快去阻止。秘书拨开人群喝道:“不准你们毒打她!”“她是我的丫头,我打她你管得着吗?”秘书不吃她这一套,挥手抓住老鸨的手说:“我就要管,我们决不允许自己的兄弟姐妹遭受这样的折磨。你必须马上送她上医院看病。”


毛泽东暗访北平看到了这最揪心的一幕,很是气愤。此后不久,彭真来见毛泽东,也谈到妓院的事。当时,彭真出任北平市委书记,有一天深夜,他率领市委、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到前门外“八大胡同”、南城一带的妓院了解情况,一个15岁小妓女痛哭流涕,讲诉了自己是怎么被拐卖到妓院,被老板盘剥后,一天的所得就是4个窝窝头。彭真气愤地说:“这是人过的日子吗?我们能坐视不管吗?”毛泽东本来就为此事气愤,彭真来后,更是义愤填膺,急电罗瑞卿罗瑞卿急急赶到后,毛泽东坚决地说:“新中国决不允许娼妓遍地,黑道横行!”罗瑞卿回答:“是,主席,我马上考虑把北平的妓院全部关掉。”


下午5时:通过“立即封闭一切妓院”决议


封闭妓院,不是没有顾虑。围绕妓院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服务行业”,除了妓女,妓院里有“司账”、“跟妈”、“伙计”,都是底层劳动者。在妓院的周围,则形成了妓院的消费服务行业,如浴池业、理发馆、影剧院、戏楼,还有一些小商小贩、卖唱的艺人等,都是依赖妓院而生存的。封闭妓院,意味着这些人的饭碗将被打碎。


罗瑞卿早就把各种因素都预想到了,他在北京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上解释说:“若干依赖妓院为生的茶房、小贩等,或因妓院的封闭而影响生活,可能产生一些反感,另一部分流氓、地痞、特务、匪徒可能散布谣言捣乱,希望向各界群众解释,并防止坏分子的破坏,协助政府把这件事完全办好。”


1949年11月12日,罗瑞卿在北京市公安局集体办公会议上宣布:“为了彻底消灭城市的封建势力,解放妇女,我们对妓院必须坚决封闭取缔,并依法惩办那些罪大恶极或有较多血债的妓院老板。”同时指出,“这样做,一定要通过人民代表会议,听听他们的意见,他们作出决定后再办。”


11月21日下午5时许,在北京中山公园五色土坛北的中山堂里,正在召开北京市第二届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大会执行主席、市妇联筹委会主任张晓梅同志宣读一项神圣的议案:“……兹特根据全市人民之意志,决定立即封闭一切妓院,集中所有妓院老板、领家、鸨儿等加以审查和处理,并集中妓女加以训练,改造其思想,医治其疾病……”


决议通过后,聂荣臻市长宣布:“立即执行这项决议!”全场沸腾了,掌声、欢呼声和着激动的泪水,交织溶和在一起。


市委书记彭真、市长聂荣臻,立即专门向毛泽东报告了北京市各界人民代表大会封闭妓院的决议,毛泽东听完他们对妓院老板惩处、对妓女教育帮助的处理意见后,说:“这个决议很好。”


下午6时:集中妓院老板、领家


封闭妓院的总指挥是公安部长兼北京市公安总局局长罗瑞卿将军,副总指挥有:公安总局局长张明河,民政局长董汝勤、妇联筹委会副主任杨蕴玉和公安总局治安出副处长武创辰。


下午5时,罗瑞卿向封闭妓院行动组发出了立即行动的命令。


下午6时,身着墨色棉制服的管片民警,带着行动小组的同志走进了妓女院,集中老板、领家的行动开始了。


见管片民警进来,有的老板说:“您来了,请坐!请坐!”有的老板点头哈腰,赶紧招呼茶房;“高级龙井伺候!”


民警们严肃地对老板说:“你马上到分局去开会!”


通知妓院老板、领家开会,过去是常有的事,因此,这次通知开会,并没有引起他们的怀疑。


在外二分局的大会议室里,摆满了长条椅子,一个个被请来开会的老板、领家,有的板着脸,一言不发;有的互相点头打招呼,问日子过得怎么样,身体健康与否;有的聊闲天,说笑话。


“不要说话了,现在开会。”一位年轻的分指挥,严肃地宣布说:“现在市各界代表会议通过一项决议:立即封闭全市妓院!”


顿时,老板、邻家们目瞪口呆,室内空气立即凝固了。他们没有想到,共产党竟要封闭妓院,而且来得这样突然。


这次行动,没有一个老板、领家漏网,对他们中一些罪大恶极分子,立即拘捕,押送北京市公安局警法科看管起来。


晚上8时,集中妓女


当夜8时,北京市2400余名干警,分成27个行动小组,出动37部汽车,扑向分布有妓院的5个城区及东郊、西郊。卫生部的一个消毒组带了消毒药水和药品,也同时出动。


封闭妓院,有着严格的组织纪律,在出发前,罗瑞卿向行动组成员再次强调六条执行纪律:一是必须立场坚定,态度严肃,依法执行任务,不得与妓女调笑或受其勾引,不得有讽刺、看不起的态度;二是不得接受任何贿赂或任何款待;三是对妓院财物须按规定手续进行登记,不得疏忽;四是不得私自拿取妓院物品或假公济私;五是执行任务应小心谨慎,严防意外;六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罗瑞卿是用打仗的办法来行动的。先是各行动小组在妓院附近和胡同口布上内外双层的“包围圈”,由便衣和武装民警实施戒严,各妓院门口由民警把守,胡同里有民警巡逻,不许有其他人员走动,防止坏人破坏,随后,干部按照事先的分工,进入指定的妓院,把嫖客和妓女集中在院子里或大屋子里,宣布立即封闭妓院的命令。之后,把妓院里的一些帮工和伙计、茶房、女佣也集中起来,清点人数,一一登记在册,对于这些妓院的“工作人员”,实行遣散回去的政策,对于在场的嫖客,经过检查身份和登记,教育后也当场释放。只有妓女留了下来,由于行动突然,妓女们一个个惊慌失措,哇哇叫声一片,干部们向妓女进行政策宣传和解释,讲明封闭妓院、解放妇女的道理,对妓女是以教育改造为主,并由人民政府提供妓女的生活出路。


妓女身边的一切私人物品、均归自己所有,政府分文不要,也不像妓院老板、领班欺骗她们的那样,要把她们发配给煤矿工人或种地开荒的军垦战士为“妻”。除了一等妓院的妓女习惯了寄生淫荡生活,金丝雀做不成了,抵触情绪较大外,其他妓女们一听政府并不是将她们扫地出门拉倒,而是把她们当人看,充分考虑了她们的今后生路,情绪很快就稳定下来了。


晚上12时至凌晨5时,封闭所有妓院


当晚12点,各行动小组按照事先的计划,将全部1268名妓女一一消毒后集中到设置在韩家潭的8个妇女生产教养院。妓女迁走后,干警对妓院的财产进行登记,对老板、领家的财产予以没收。并在各家妓院的门上贴上“北京市人民政府1949年封”的长封条,至22日凌晨5时,全市的妓院全部封闭,行动干净利落地完成了。


11月22日上午,罗瑞卿拿起电话,向周总理汇报封闭妓院的行动结果。周总理高兴地称赞罗瑞卿干得好,并告诉他,毛主席很关心封闭妓院的事,他马上就向毛主席汇报封闭妓院的战果。


11月22日,《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封闭妓院的决议,报导了封闭妓院的经过,发表了《解放妓女》的短评。11月23日,在显著位置发表了《千余妓女开始新生活,正组织学习改造思想》,《欣闻千余姐妹跳出火坑,首都各界妇女万分奋兴》等文章。北京被服厂女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女同学纷纷写信,表示坚决拥护政府的行动,并派人送书、看望,鼓励姐妹们好好学习。金发碧眼的捷克大使夫人,闻讯来到“北京市妇女生产教养院”,捧着鲜花,对封闭妓院、集中妓女学习改造的举措,表示国际主义的祝贺!


2000年中国人权状况白皮书《中国人权发展50年》的第一章高度肯定了这项成就:“1949年11月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率先作出禁娼决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使这种在中国延续三千多年、严重摧残妇女身心健康和尊严的罪恶渊薮绝迹。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