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四十八 野战医院 办理交接

谢志熙 收藏 27 10691
导读:[face=黑体][size=14]第三部分荣誉背后[/size][/face] 之四十八 野战医院 办理交接 顺着机耕道,我们走进了一个类似大庭院的大门里。里面搭设了好几顶圆形的草绿色军用帐篷,看到帐篷的侧面那一个个大红的“十”字,我就知道这就是要与之办理地域交接手续的陆军第45野战医院了。到底是45?医院,还是54医院?因年代太久模糊了,但知道原驻贵州。(应该是第54野战医院,因为45医院原驻地在四川的西昌邛海边——老刘注) 想起我们就要安扎在这里,又看见匆匆忙忙进出帐篷的军医与护士,我一下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三部分 荣誉背后


之四十八 野战医院 办理交接

顺着机耕道,我们走进了一个类似大庭院的大门里。里面搭设了好几顶圆形的草绿色军用帐篷,看到帐篷的侧面那一个个大红的“十”字,我就知道这就是要与之办理地域交接手续的陆军第45野战医院了。到底是45?医院,还是54医院?因年代太久模糊了,但知道原驻贵州。(应该是第54野战医院,因为45医院原驻地在四川的西昌邛海边——老刘注)

想起我们就要安扎在这里,又看见匆匆忙忙进出帐篷的军医与护士,我一下兴奋了起来。围着几个帐篷转了一圈,除了看到里面躺着的病员、伤号外,也没看出哪一个是他们的办公帐篷。

“同志,你们的院长办公室在哪里?”潘伟拦住一名年轻的女护士问。

“你们要找院长?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很显然,这名操着北方口音的女护士,把我们当成来医院看伤病员的了。

“我们是13军的,是来接管这个地方的,请问院长办公室在哪里!”我有点不客气的回答了这名女护士。“接管?就你们俩?”她用诧异的眼神对我们上下打量起来。

“是的,接管!我们的部队就在外面的公路上。这个地方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的防区了。”我十分严肃而肯定的给了她答复。

“你们是刚从前线回来的吗?”女护士从我们的装束上相信了我们。

“是的。”我点了下头。

“这是我们的副连长。”通讯员潘伟向她介绍我。

“那跟我来吧。”女护士说。

跟着女护士转了半个圈,来到了一个不显眼的相对小点的帐篷里。里面的摆设十分简单,除了几个木质文件柜、一张写字台、一张带靠背的木椅子和几条方木凳,只有一名年轻女军人(或许是医生也或许是护士)在里面整理文件什么的。院长显然不在。

“我去叫院长。”当得知我们是刚从前线撤下来,准备接替他们位置的部队后,那位女军人就出去了。

“真的战争结束了吗?开始撤军了吗?”女护士问我。

“是啊,从昨天下午就宣布结束了,我们是先头部队,昨晚上8点正式开始撤的。”

“哦,你们吃午饭了吗?”女护士问我们两个。

“午饭?我们已经很多天没有吃过一顿饭了!”潘伟急切地说。

“很多天了?你们不饿吗?”女护士顿时登大了眼睛,惊愕地看着我们。

“咋不饿呢,饿也得坚持嘛!”我回了一句。

“不是有后勤保障,供应你们前线吗?”女护士用疑惑不解的眼光看着我。

“后勤保障只能送到二线,我们在第一线太危险,只能自己想办法。我可以告诉你,自战斗打响到现在,我们仅仅吃过能称得上饭的只有4顿。”我对这位虽属于参战部队,但属于第三线的卫生兵解释说。

“哇!你们真是太辛苦了!请你们等一下!”女护士说完就跑出去了。

我们在一条方木凳上坐了下来,等他们院长来。这时,才感觉到除了想打瞌睡外,肚子还真的在“咕咕咕”直叫唤。说实话,我们真的有一天多时间,连水都没粘一口了。过了不到3分钟,问我们吃没吃饭的女护士,端了两大碗还冒着热气的面条进来了,这碗面条足有3-4两吧。

“你们赶快吃吧!”女护士的眼里充满了期待的说。

我想她一定是把伤病员的病号饭给我们拿来了,否则动作不会有那么快的。看着两碗清汤面条,上面还分别放有一个金灿灿的煎鸡蛋,我的口水禁不住的直往上冒。

“谢谢你!”我对女护士说着,但我并没有伸手去接。通讯员潘伟用疑惑和渴望的目光看着我,把已经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因为,他看我还没有要接过面条的意思。其实我也恨不得把面条马上就吞下肚去。我这时想起了还躺在公路上饱受饥饿,遭受太阳爆晒的部队,我的任务是赶快见到医院的院长。

“你们院长呢?!”我问了一句。

“已经去叫了啊,也许他在处理伤员或有其他事情吧。你们边吃边等不好吗?”女护士急了。

与其说我是被这位女护士的盛情所打动,还不如说是我无法抵挡这碗诱人的面条吧。

“先吃吧!”我接过面条后对潘伟说。

看着潘伟接过另一碗面狼吞虎咽的样子,我也埋头开始了饿虎扑食一般的狂吞,全然没有考虑还有个年轻漂亮的女护士在看着我们。不到2分钟,我们就把一大碗煎蛋面吞下了肚,连汤水都没剩下。至于是什么味道,根本就没有顾到品。

“还要吗?”当我抬起头把空碗还给女护士时,她说。从女护士的眼神里,我分明看出了女性特有的柔情与爱怜。

“谢谢你!可以了。”我说。其实如果再来这么一大碗,我们也还能把它消灭干净的。就在女护士还没转身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的中年军人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那名女军人。

还有5、6名男的女的,也许是医生,或许是护士,我们不得而知。他们站在帐篷外,往里看着。大概是听说有从前线回来的部队,又是接管他们的部队,都跑来打探点“前线情报”吧。

“院长,他们都已经很多天没吃东西了,我给他们打了两碗病号饭。”很显然,进来的这名戴眼镜的中年军人,就是陆军第45医院的院长了。给我们面条的女护士连忙解释。

“哦,那你去忙你的吧。”戴眼镜的院长对她说。我满含感激的眼光,看着这名女护士拿着空碗挤出了帐篷。

“这是我们连队的副连长。”通讯员潘伟向院长做了介绍。

“你们辛苦了!”我和戴眼镜的院长相互敬礼后,他握着我的手说。

“这里是坝洒农场的16队吗?”我问了一句。

“是的。我刚才正在安排撤离的善后工作。”院长补充道。

“先不说辛苦不辛苦,那是我们应该的。我们谈正事吧,我们的部队还在外面的公路上晒着太阳呢。”我回答了院长的问候。这时,我看见帐篷外的人头越来越多,而且很多是年轻的女护士。

通讯员见我们说正事,就知趣的退到了帐篷门外去了。刚才还围在门口的医生护士,马上把他给围住了,都想从他口中了解一些前线的战况。

“我们是13军39师116团2营6连的,奉命接收坝洒农场这个地区,请你跟我办理一下交接手续。我们的部队就在门外的公路上等着。”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哦,我们昨天就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说是最近有支部队从前线撤下来接替我们,将在这里执行第二阶段的防御任务。没想到你们今天就到了,我们上午还在开会,安排伤病员的转移工作呢。”院长对我说。

“你们是刚从前线撤下来的吗?”接着院长补了一句。

“嗯,昨晚8点开始撤下来的,”我答应着。院长起身,从文件柜里拿出一张盖有“昆明军区后勤部卫生部”红印的《野战医院战地转移交接单》,伏在写字台上填写起来。我也没心思去看他填了些什么,心里只想马上签个字就算完事了。因为,此时的我肚子虽然已经填饱,但眼下最希望、最迫切、最渴望的,就是马上可以倒下去,好好的美美的睡上一觉。

“院长!他们就是前几天战地通报里,那个阻击越南王牌部队316A师的英雄连队!”有个女高音叫着说。

“里面的这位就是通报里的1排长,代理连长!”这个时候,突然外面的人都乱哄哄地往帐篷里钻,还有个女护士也跟着叫起来。很显然,通讯员潘伟在外面已经“出卖”了我们连队的情况,也“出卖”了我。

“你们就是前几天,阻击越南王牌部队316A师的那个连队吗?”院长把填好的交接单递过来时问我。

“是的,就是我们连队。”我边在交接单上签上我们单位的名称和我个人的名字边答应。

“真是你们?”院长用将信将疑的眼光打量着着我。很显然,他不相信站在他面前的这个满脸稚气的年轻军人,就是那个临危挺身而出、指挥作战的代理连长。然后,又在文件柜里翻找起什么东西来。这时外面的医生护士全钻了进来,把整个帐篷挤的满满的,外面还有人不断往里拱,把这个小小的帐篷都快要挤爆了!

“这上面说的就是你们吗?”这时院长从文件柜里拿出一摞《战地通报》,从中翻出一张递到我面前说。我一看,那标题正是《痛击越军王牌316A师——记我军某部6连代乃阻击战》。“对头,这就是写的我们连队。”我对院长道。

“这里面说的代理连长就是你吗?”院长问。

“嗯!”我用鼻子哼了一声。原来,这是昆明军区政治部根据战场的进展情况和蔼英雄事迹与战例等等,编写的云南各个战场的一期战况通报,下发到了参战部队和后勤保障部队团一级单位。

“同志们!这是英雄的连队接替我们来了!”院长的话一落音,就在帐篷里响起了“啪啪啪”的一阵掌声,搞得我瞌睡也给吓跑得无影无踪了。

大家争先恐后的要与我这位英雄连队的代表握握手,弄得我当时十分的狼狈和难堪。“院长同志!我们的部队还在公路上晒着呢,请赶快给我们腾出点房间来,我们需要休息!”我一边使劲的往外面挤,一边大声对院长说。

“这个问题不需要你们考虑,我们早就安排好了的!同志们!快到公路上去迎接我们的英雄连队去!”院长向他的部下们下了这样的命令。“哗”的一声,医院里的许多医生护士,都从大院的门口往外跑去。

我与院长来到帐篷外,看到一群女护士还在围着通讯员潘伟问这问那,我知道这个潘伟爱吹“死牛皮”的毛病又犯了。我马上拨开还围住潘伟的几个女护士,拉出还在津津乐道地讲述着战斗故事的潘伟。

“你马上到公路上去,告诉指导员,这里的交接已经办完,让部队马上进来休息!”

这时,医院除了有任务的或值班的留了下来以外,其余的医生和护士都跑外面去看我们的部队了。

“你们先把部队分散安排到周边的民房里休息。”我在院长的陪同下,开始对这里的周边情况进行熟悉和了解。

“我们已同这里农场的领导说好了,你们来后就先安排住进这些民房里,这里的农场职工,大都被集中安排到后面的山里安全的地方去了,或是到内地投亲靠友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的,你们就安心住下吧。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到农场的场部去与地方领导商量”。

“这里是河口县坝洒农场四分场的16队所在地,四分场的场部,就在后面不到300米远的一个大院落里面。外面公路以南约300米,就是红河国境线。”院长一边陪我围着院落转悠,一边向我介绍着这里的情况。

“还有什么需要我们提供帮助的吗?”院长最后问我。

“能给我们准备100斤大米吗?我们部队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我向院长提出了唯一的,也是最现实,最迫切的要求。

“这不是问题,我马上就去安排。”院长一口答应了我的要求。这个大院子里,除了中间几个临时搭建的病房外,周边三个方向,都是一排排的单层青砖瓦房。这些瓦房,就是当地农场职工的宿舍。由于战争原因,多数职工的房子都是空的。房子的周边全是热带植物,我只认得有香蕉、芦苇、椰子、橡胶等,还有很多植物叫不出名来。院子的四周显得是郁郁葱葱,仿佛置身在一个热带植物园中。


本文内容于 10/14/2009 9:34:50 AM 被谢志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