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同,全世界所有文科生都是他妈后娘养的!我们大学的博士奖学金,首先考虑的是医学博士,理科博士,轮到给文科博士奖学金的名额,全校最后仅剩4个。据同学的密报,东亚学院中国研究系的资金永远是最足的,给钱的美国人公开声称:“不怕来要钱,就怕不要钱”,还特别要求:“可劲花啊,一定要花掉!”


德国大学大约在1900年正式开始对中国研究,即新兴帝国主义开始向海外扩张的年份。一战德国战败,青岛划给了日本,于是中国研究不再具有实用性,开始被冷落。第二次帝国主义的扩张,希主席根本直接放眼欧洲,中国研究更被冷落。但在60年前的10月1日之后,中国研究借“冷战”之光凤凰涅槃了,好在托前苏维埃联合共和国的福,好歹喘息了几十年(拿郭四儿的话应该叫“娇喘”)。不过自上世纪90年代,列大疮,斯秃子一手拉扯起来的什么呼啦啦似大厦倾了,咱们中国,可就真的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躺到了世界外科室明晃晃的手术台上。


然后还有纯朴善良的中国人民破涕为笑了:“这是因为我们越来越重要了呗——”或者:“这是因为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他们终于被伟大的中国文化所俘获了呗——”


大约两年前的时候看到过一则报道,美国某名牌大学向某一温州女生提供奖学金,请她赴美开展对温州地区方言的研究。我把这则消息转告一位来自温州文成的老板,他当即眉头一皱:“国家居然允许这个女的离境赴美?”此老板曾经是(中)越战老兵,在战争年代,晦涩难懂的温州话曾经是阵地上的中国“风语者’,这让我们想起吴宇森的《风语者》,二战太平洋战场美国大兵们是象保护珍惜动物一样保护操一口日本人永远弄不懂的印第安方言的印第安裔士兵。


可我的同学大山子是清醒并且有骨气的,今天他的原话是:“我宁可去卖淫,也不去卖国!”看我瞪他,他连忙补充:“我宁可去跳钢管舞,也不去拿美国人的钱开项目小组,免得被他们利用来研究我们中国!”当然,和他一样,宁可去跳钢管舞的还大有人在呢,据我所知,那些关于研究中国的项目课题中,别说中国人,华裔都很少有参与的。


成为“世界的中心”,和成为“被世界瞩目的中心”,其实是很不一样的,确实是很不一样的。


行文至此,我不得不赞叹一下美帝国主义野心狼的高瞻远瞩,聪慧灵巧,成为世界第一是需要条件的!别他妈总动不动斥责人美国不过是发了二次战争财而已,我在很早以前的博文里已经做过反驳:1、有本事你也发去;2、有本事你阻止丫的发去。没人家的能耐,就让自己先狠下心来冷静冷静,忍辱负重痛学一番(比如当年的日本),成天跟祥林嫂一样满嘴DEBI仁义道德是纯粹二傻子行为,只能骗骗自己罢了。


相对于美国,我们在很多方面做得确实远远不够。早在二战年间,从来不曾踏上日本领土的美国人类学家本尼迪特克在美国本土分析大量资料信息,运用人类学高深的指导理论,写出为日本人所公认,剖析日本人民族性最强最有力最传神的传世著作《菊花和刀》------这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或是一个最好的反例。我们现在也只会跟在日本右翼石原慎太郎后面屁颠屁颠:“美国啊,我对你说不!”“美国啊,我对你说呸,啊呸,啊呸呸,你听到了吗?”


只要是聪明的,无论是个人还是民族乃至国家,都会是深沉的。他们懂得去研究、去调查。他们能够通过一些珍贵的数据资料来找寻人类社会发展变化的规律,甚至通过地域、民族、传统、风俗等等来找到人性的必然发展趋势,然后依据这些研究成果,经年累积,最终可以做一个完整而全面的“沙盘推演”。


比如海湾战争爆发,多年以前美国中情局植入的病毒在伊拉克国内立即被激活,导致伊拉克整个防御系统瘫痪,而后来这次的伊拉克战争,他们通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已经判断出谁可以被收买,甚至用多少钱就可以搞定,包括他们喜欢用什么样的方式“谈判”,以及谁对萨达姆有宿仇容易被离间等等,这一切他们都了然于胸。这才是他们的可怕之处。相形之下我们的厉害之处在于:虚幻,则在互联网络用中文破口大骂海内外一切敌对势力;实际,则利用撕扯荷兰国旗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对祖国的拳拳之爱。


但我们不得不悲哀的承认,这就是我们的血统,我们近似愚忠的爱着这个国家,无论走到哪里,都记得这片土地,虽然,她真的让我们很失望,但我相信,无论在海外,还是在海内,还有很多很多像大山子一样的爱国者。宁让国负我,我永不负国。这就是中国人,这也算是我们带有一点点伤感的骄傲,抑或是慰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