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阵地我的连]代乃阻击战亲历记 之四十五 保胜遇阻 桥头发怒

谢志熙 收藏 16 11559

之四十五 保胜遇阻 桥头发怒

接近晚上11点时,已经接近了保胜县城边的谷柳大桥。

“老谢,前面有情况!你快上来一下!”已经可以隐约的看见离开保胜县城的时候,前面的谭贤荣在步话机里呼叫我。

“停止前进!”我在向部队发出命令的同时,也把停止前进的讯息报告给了后面的大部队.。

“前面什么情况?”指导员问我。

“待我查明再报!”我边回答指导员边快速向前走去。通讯员潘伟就跟在我的后面。

我快步行进不到5分钟,谷柳大桥出现在眼前。我知道到了这里,距离国境线上的老街南溪河大桥就不远了。

尖兵班早就停止了脚步,有的坐在地上休息,有的干脆倒在地上睡起觉来,他们是睡一分钟算一分钟啊。

“又是什么情况?”我急切的问谭贤荣。

“前面的守桥部队不让过!”谭贤荣说。

“走!上去看看!”我对谭贤荣道。我和谭贤荣、通讯员潘伟,一行三人来到桥头时。借着月光,看清了位于桥头桥面上,左右两侧用沙袋垒砌成的掩体,一边一个就跟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掩体的一个凹陷处,伸出的重机枪枪管正朝着我们这个方向呢,可以清楚看见掩体内,有2个戴着与我们同样帽子的头在晃动。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走到右边的掩体前问到。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要到哪里去?”对方大概一个班长模样的战士反问我。

“我们是13军39师的,刚从前方撤下来。现在,撤军命令已经下来了,我们是打前站的先头部队,要从这里回国!”我认真的说。

“真的开始撤军了啊?我们是奉命在这里守卫谷柳大桥的。”守卫部队的班长说。他还对我说:“我还以为你们是14军的,在我的印象里,你们绝不会是13军的。”

“那马上放我们过桥,我们回到国内还有任务!”我命令似的说。

“我不敢放你们过的!”班长说。

“为什么?!”我感到奇怪的问。

“即使我这边放你过去,桥对面我们的部队看见桥上有人的话,是要开枪的!因为我们上面有命令,凡是从桥上通过的人员一律按逃兵处理,就连我们要过去,都要等到天亮以后。”班长很认真地说。“那你告诉对面的人,我们是13军撤军的先头部队嘛!”我有点急了。

“我这里没有通讯联络工具啊,我们的联系都是在白天进行的。”班长又说。真他妈的见鬼了,14军的装备比我们差远了,桥的两端居然连步话机都没有配备。我看了看桥面的宽度,大约有10米左右吧,长度大约200余米,对岸的情况模模糊糊,根本什么看不清。

“咋办呢?”谭贤荣问我。

“就没有办法了吗?”我再次问守桥的班长。

这个班长沉思了一下,突然,他从掩体内跳出来。把我拉到公路的正中央。

“这样吧。”他手指着蜿蜒曲折的公路让我看。我回过头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远处时隐时现的一对光亮在朝我们的方向移动。

“你们拦下那辆汽车搭个人过河去,找到我们当官的说明情况,你们就可以过桥了。我们对面的人是不会对汽车开枪的。”

我听这个班长一说,眼前一亮。

“1排长,等汽车过来,马上拦下!”我对谭贤荣下命令的说。“好!”

“1班长,注意拦下汽车!”谭贤荣回头命令1班长周世明。

“副连长,前面发生了什么情况?请回答!”罗连长焦急的声音从步话机里传来。

“稍等,稍等。在谷柳大桥头,遇到了兄弟部队的阻扰,正在协调,正在协调!”我回答了罗连长。

“请保持联络,保持联络!”罗连长一再嘱咐我。

“明白!”我答到。

汽车灯光越来越近,大约3、4分钟,汽车到了桥头。

“停下—!”4、5个战士站到了路中央,把枪口一起指向了来车。

“吱—”,汽车急刹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有点刺耳。几个战士在1班长的带领下,拦住了通往谷柳大桥的这辆我军的军车

“1排长,车门右边,上!”我命令谭贤荣的同时,自己已经跳上了汽车左边的脚踏板,右手扣在了窗门的边沿。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驾驶员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但马上回过神来问我。

“我们是13军的,要搭车过桥去!开车吧!”我对驾驶员说。

这时,我才看见车里除了驾驶员外,还有一名手里紧紧端着56式折叠冲锋枪的战士。谭贤荣的左手已经扣住了他旁边的窗门。我们一左一右,站在汽车的两边的踏板上。

“潘伟!马上把情况向连指报告一声!”我回过头向通讯员命令说。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当汽车启动后,谭贤荣问副驾位上手端冲锋枪的战士。

“我们是边防团汽车连的,是往沙巴送完弹药回来的。听说你们13军打得很好的哦!”驾驶员对我说。

“晚上不怕遇到越军的袭击啊!”谭贤荣问他。

“天亮前我们还要赶回去的。咋不怕哦,今晚一路上都是提心吊胆过来的哦!”我一听口音,就知道是云南人。

也是啊,汽车虽然跑得快,但声音大、目标大、又毫无防御能力,遇到袭击也就只有挨打的份了。好在他们跑的地区,都是我们步兵曾经“扫荡”过的区域。

汽车从谷柳大桥通过的时候,我仔细的看了看这座曾由我国工程兵援建的钢筋混凝土大桥:桥面上应该可以3辆普通卡车并行;桥面、桥的栏杆好象都是钢筋混凝土的。

“刹一脚!”车到了对岸,我表情严肃地命令驾驶员说。

“下车!”车未停稳,我和谭贤荣就跳了下来。汽车继续开动着走了。

桥这边的桥面上,并未有守桥部队的掩体工事,而是在距桥面10余米的红河河岸边,用砂袋砌筑了一个桥头堡。

“有人没有!”我对着桥头堡喊道。因为从桥头堡的外面看不到一个人影。

“有人没得咯!”谭贤荣也用他浓厚的重庆口音喊起来。

“谁?!”终于从桥头堡内传来了一个北方口音。

“出来说话!”我大声叫道。

“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要干什么?”从掩体内探出个头来睡眼惺忪的问。

老子是13军39师的,是从前方撤下来的!我们部队要撤过河来!现在已经开始撤军了!”谭贤荣抢在我前面,用不客气的口气嚷道。

“撤军了?!我们不知道啊!”北方士兵半信半疑的说。

“快把你们当官的喊起来!”我大声说。

这个北方士兵见我们态度有点生硬,就慢腾腾地爬出桥头堡,朝后面的山坡上走去。

“动作快点!老子没时间了!”我骂了一句。看来我的骂声起了作用,他的动作的确快了很多。

我拿出了烟,跟谭贤荣一人一支点燃,就地坐在一个大石头上,用双手蒙着边抽边等着。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11点过13分了,我们在桥头已经耽误了22分钟。

大约6、7分钟后,北方士兵带着一个干部模样的人,从山坡上下来了。

“这是我们排长。”北方士兵对我说。

“你们是13军39师的?”这个排长一边说,还一边扣着纽扣。

“是的,我们就是13军39师的。你们是守桥部队的?”我问他。

“是啊,你们怎么下来了?”这个排长问我。

“从昨天晚上,中央军委已经下达撤军命令了,我们是奉命回撤的先头部队,已经到了河的对岸。请你马上告诉你的值班人员,我们要过桥。”我把情况比较清楚的告诉了对方。

“我们没有接到放行的命令呀!你们不能上桥的,否则,我们的人会开枪的。”这个排长说。

“格老子,老子在前方卖命,你格老子还在睡大觉!老子要回国,你还敢开枪,看老子马上踏平你们的窝窝!”谭贤荣一听,精神一下就来了,火冒三丈地叫起来。

“你马上去给你的部队打声招呼,今天必须放我们过桥。否则,老子对你不客气!”我也毛了,怒气冲天的指着这个排长骂道。紧接着我单手把本来垂着的5.6式冲锋枪的枪口,提起来对准了他。

“你们要干啥?”这个排长被我们俩的行为吓得直往后退。

“格老子,你去不去!?”谭贤荣看我也来了精神,他也把冲锋枪端起来了。

“那、那、那我去跟我们上级报告一下嘛!”这个排长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战战兢兢地说。

“那你马上快去!老子给你10分钟时间!”我又一次厉声道。此时此刻,我知道,我们的后续部队一定很着急了。

“走,到那边去看看!”当这个排长和那个北方兵走了以后,我跟谭贤荣来到他们的桥头堡边上,我要看看他们的火力配置情况。

狗日的,真麻痹呀!整个河岸边上,就只有这么一个桥头堡。除了那个北方兵外,还有一个在里面睡大觉。整个配置也就一挺56式重机枪和2支半自动步枪

我的意思是,万一他们不让我们过桥,那就凭我们2支冲锋枪,就把他们的桥头堡控制住,强行过桥。

“万一他们要来硬的,就开枪!”我告诉谭贤荣。

过了10余分钟,守桥部队的一个连队领导,在那个北方兵的陪同下来了,刚才那个排长没有再出现。

“你们是13军39师的撤军部队吗?对不起了!”这位连队干部一上来,就很客气的一边给我们递烟,一边对我们说,听他说话的口音,显然是云贵川的南方口音。

“对!我们是13军39师回国的先头部队,大部队就在河对岸!”我客气的一边接过他递上来的香烟,一边回答。

“对不起,我们是得到了上级已经开始撤军的命令了。但我们估计最快也要等到天亮前,你们才能到达的。所以就没有及时把命令传达给下面,让你们误会了!”这位连队干部忙着给我们解释,同时也为我们点上烟。

“你马上从桥上过去,把部队带过来!”我转身对谭贤荣说。

“别忘了把情况向连部报告一声!”我又补充了一句。因我忙着搭车过桥,没法把通讯员带上。

我看着谭贤荣转身敏捷地上了大桥,然后在黑暗中,隐约的快速向对岸走去。

“你该向你的部下下个命令嘛,他们还不知道啊!”我看这位连队领导没有给对面的桥头堡里的士兵下命令,就催问了一句。心想,万一他们不知道,看见桥上有人开枪了咋办?

经我一提醒,这个连队领导马上回过神来,让那个北方士兵去传达去了。我一直悬着的心,才慢慢的平静下来。

“听说你们打得还是不错的嘛,你们跟越南的正规部队干了没有?”他问我。

“干了啊,还是越南的316A师呢。”我有点得意的说。

“那你们伤亡情况如何?”他又问。

“牺牲了20多,伤了4、50个。”我有点伤感的回答。

“你们也辛苦了啊!”这个连队领导对我说道。

“我们撤下来的任务,是要在6号下午15点前,赶到河口农场的坝洒分场去。”我把自己的任务也告诉了他。

“坝洒农场好像是在红河边境上哦,离河口都还有点远哦。”他告诉我。

“就是,你去睡觉吧,打扰了,再见了哈!”当我看见桥上隐隐出现的部队后,我对他友好的说道,然后走上桥头,迎接着自己部队的去了。

“朝左边走!”我手指着通往老街城的那条路,对尖兵班长周世明说。

当1排的战友们通过我的身边时,我看到连队的大部人马已经跟了上来。

也许是我们在桥头耽误的时间长了,连队的大队人马也就跟上来了,排与排之间的距离保持在了平常的50米左右。

我插进1排的队伍里,跟在代理1排长谭贤荣的后面,继续朝着回归祖国的方向,迈开大步行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