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对越自卫还击战抓俘虏【转】

金语良言 收藏 6 4062
导读:79对越自卫还击战抓俘虏【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编辑语]这是127师379团一位战友写的回忆录,很精彩。

1979年2月18日中午,我和杜可刚[湖北保康兵]跟随总政派住127师首长刘处长、钟干事从广西崇左县爱店公社边防站出境,前往越南一侧查看战事。

杜可刚是刘处长的警卫员,我是钟干事的警卫员,进入广西前线以来,我们几乎天天在一起跟随刘、钟二位首长下连队。我们乘坐379团派来的北京吉普行驶在越南境内的一条简易公路上,昨天[17日总攻]这里还是千军万马,炮火连天的前线,眼下显得格外宁静,公路上没有部队也没有行人,路旁的庄家地里有许多越南老百姓无人看管的水牛在默默吃草。远处的山中冒着硝烟,不时也传来几声零星的枪炮。

我们行驶大约10余里地,来到2号高地山下,在一个村庄看到几个战士在房门口忙碌,刘处长让司机把车停下。他们看到我们到来连忙从房内搬出小凳子让我们坐下,并从老百姓屋里拿来大腕,盛上刚烧开的开水。原来,这是作战连队的几个炊事兵在事务长的带领下在为山上进攻后转为防御的战士做饭。刘、钟二位首长和他们聊天,询问情况,我和杜克刚在不远的地方警戒。

村庄很静,老百姓都躲到山里去了。我掏出“红棉”烟刚吸两口,就看见村北面80米开外有一个人,双手拄着一根长长的树干一样的东西一拐一拐的向我们这个方向走来。在我们看到他的同时,他也发现我们,很快闪躲到路边的民房中,不见了。他的这一举动引起我们的怀疑。凭经验判断,他的衣着紧身,上下颜色一致,不像普通越南百姓,像是一名军人。我和杜克刚提着冲锋枪,快步向他消失的地方跑去。

跑到地方,发现房门口地上坐着一个越南老太太,她大约70岁,满身是灰,看见我们,拿着手中我方散发的战场宣传单的手高高扬起,嘴里叨叨意思在说;我知道你们不是坏人。我们向她比划问刚才路上那个人呢,她摇摇头意思没看见。明明就在这里不见得,看来她不想说。我和杜克刚就端着冲锋枪一个一个房间搜,当搜到一个大概是养牛的草房时,从房门看见有一个人抱住一根长长的树枝蜷缩在房屋一角,我俩齐声大喊;[音]总对款红剁宾。奶摸松空也。越南话缴枪不杀。他仍不动。我俩破门而入,他本能的举起树干想反抗,看到两只冲锋枪对着自己,两只无奈的眼睛看看我倆,放下双手,束手就擒。我倆押這越兵出來,越南老太太拿著傳單仍在叨叨,好像在說;我沒看見。看這老太太也怪可憐,我拿出一包壓縮餅乾丟在她面前。這個越南兵20多歲,1.65米高,滿臉黑灰,身上的軍裝被火燒的破爛不堪,左腿褲腳燒掉,露出燒傷的小腿,走路一瘸一拐。我從他身上搜出一把匕首,3發步槍子彈和一塊手錶,手錶還給他,其餘沒收。

來到劉、鐘二位首長跟前,炊事兵上茶拿煙,壓縮餅乾,越南兵不客氣,吃喝抽。不一會兒,不知道誰把嚮導喊來,開始简单的审问。据他交代;他是越南正規軍一部司機,前天奉命隨部隊從後方向邊境運輸武器,刚好遇到我方总攻炮擊負傷失散,在山上躲了一天,實在無法忍受饑渴,从山上下来找吃的和水,遇到我們,当了俘虏。事后我们把这名越军战俘移交给步兵连队,送往国内战俘所。战后总结评功时,这次抓俘虏是我俩荣立战功重要依据之一。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