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邢志武说的是李中海。

那还是李中海第一个孩子降生的时候。

探亲回家的李中海,面对自己第一个孩子的出生,满心欢喜。抱着女儿,不停的在屋子里转着哄着,不时用手指,摸摸孩子尚未睁眼的小脸,用嘴亲亲孩子还满是折皱的小脑门。

爱人看着李中海喜欢的样子,伤感地说:“你还能看几天?过几天你一走,又要丢下我一个人照顾孩子。”

李中海逗着女儿,头也不抬地说:“不是还有妈帮你吗?”

李中海不说还好,话刚出口,爱人便委屈的流起眼泪。

李中海听见妻子的抽泣声,停下来回转动的脚步,疑惑不解地问:“你这是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哭上了?”

他爱人说:“妈早说了,要是男孩她给带,要是女孩让咱们自己带。”

李中海听到妻子这样的回答,轻松地说:“我当什么事呢,妈真是这样说的?哪能这么封建?我找妈去!”

妈的话,真的伤害了李中海的自尊心:“女娃命贱!好带,用不着我做什么。你是咱村里出的唯一军官,没个男娃,村里人说闲话。你媳妇要是有本事,就给你再生个男娃,别让村里人说咱绝户。”

绝户!农村里骂人,没有比这更难听的。面对农村封建意识,李中海还能说什么?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生个男孩。

不管部队还是地方,对计划生育的控制一样严格。李中海知道再要孩子的风险,但又不甘心绝户。在家人多嘴杂,更容易被发现。回到部队不久,便怀着侥幸心理,把爱人悄悄接到部队,在驻地附近找了个民房住下来。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爱人怀孕八个月了,经过各种民间土方验证,都说是男孩。李中海觉得要扬眉吐气了,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笑。

没有不透风的墙,团干部部门向李中海发出最后通牒:要么要孩子,要么纪律处分,降职留用。

作为基层干部,李中海别无选择。降职,意味自己的军旅生涯,又要回到原来的起点,甚至是终点。千思万想后,李中海只好违心带着爱人,去医院做流产手术。

爱人肚子里的孩子,将用催产方式做掉。

药物注射后的这段时间,李中海不敢面对爱人的眼睛。爱人痛不欲生中说出的每一句怨言,每一次阵痛引起的叫声,都在撕扯他的心,更在动摇他的意志。李中海必须在孩子和自己在部队的发展中,做出最后选择。这种打碎了牙往肚里咽的痛苦,集中在他眼里滚动的热泪里。

爱人被推进产房,李中海的大脑一片空白,神情呆滞地站在手术室门口,沮丧无奈等待最终判决的降临。

手术后,神经已近崩溃的李中海,不顾医院阻止,亲眼看了看寄托自己全部希望,却不能留在人世的儿子。

怀孕八个月的孩子被催生下来,已经是一个完整的活生生的小生命。正如所有预测一样,一个胖乎乎的男孩。李中海一步三回头,看着尚未睁眼,还在喘息挣扎哭叫的儿子。无奈下,他带着哭得死去活来,催产后身体极度虚弱的爱人,在极度悲痛中,离开这个再也不敢回首的地方。

一位一直在关注人工流产后孩子情况的产科护士,若有所思的望着消失在大街上的李中海夫妇,拿起电话……。

从知道爱人怀孕,到孩子被人工流产,从干部部门第一次谈话,到下最后通牒,李中海像是在天堂和地狱中上下翻滚。充满希望等待数月,得到却是不得不吞下的苦果。

回到连队的李中海,强忍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失去理智的哭喊着:“儿子啊!真的是个儿子啊!他还活着!就这么给……!这和杀人有什么两样?……!”

为了这件事,李中海失去的不仅仅是儿子,也失去一次升迁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