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坦克兵 游击战 第十六章 降服座山雕(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听到喊声,刘峰和李斌心中都不由得一震。李斌抬头看了一下附近的地形,只见这是一个葫芦口一样的通道,两边都是山,前后都只有一条小道。这是真正的“死地”,只要对手在这里埋伏上几十个人,估计连枪都不用,只需滚木礌石就能让自己这些人全部“交代”在这里!

“怎么办呢?”刘峰转头问李斌。

“我还想问你怎么办呢?怎么带我们走进这条死路?”李斌反问道。

刘峰脸色苍白,他回答说:“大哥,我们如果走别的路,那座山雕就能看出来我们是官兵啊!只是我没有想到这些胡子居然连我们这些同行都要劫。”

“好了,都冷静点!我们随机应变!”李斌说道。

刘峰冲着山顶喊道:“上面的兄弟!我本来是座山雕的手下!请上面的兄弟看在崔老大的面子上放我们过去!”

上头有小喽啰认得刘峰的,他喊了声:“来的可是刘兄弟吧!”

“正是在下!”刘峰喊道。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啊!”上面的土匪说了声。

又过了一会儿,上面有人说:“这样吧,我们二当家的需要你们过去一趟!有什么话当面谈!既然大家都是兄弟,有财一起发!”

“好!我刘峰这就跟你们去!”刘峰回道。

山上下来一帮带着各式武器的土匪,为首的一人走到刘峰面前对他说了句:“刘大哥请跟我来吧!”

刘峰带着李斌、洪彪,靳虎和靳达,“押着” 张敏帆和刘琳华跟着那个土匪向山内走去。等到走到一条小山路的时候,那名土匪说:“对不住各位了!我需要蒙上你们的眼睛!”

“喂,我本来就是崔大当家的人啊,怎么也要蒙眼睛?”刘峰问道。

“对不住了,你很长时间没来见过我们大当家的,请吧!”这名土匪说。

一行人被蒙上眼睛,收缴去武器,然后由那些土匪带着,大概走了半个多小时的山路,几个人被带进一座山寨中,才被取下蒙眼睛的黑布。

取下黑布后,李斌看了看四周,只见这是一个设置在极为险要地形上的山寨,在两个要点上各有一挺捷克机枪。不过,其余的土匪手中的武器极差,只有少数人有毛瑟手枪、汉阳造步枪、辽十三年式步枪、老套筒或者是水连珠步枪,大部分的土匪手中拿的还是鸟铳、大刀长矛之类的武器。

从老虎厅内走出一个满脸横肉络腮胡子的人,那人看起来像是认识刘峰的样子,他径直走到刘峰面前:“哈哈!刘峰兄弟!好久不见了!这段时间去哪里混了啊?哈哈,你现在干上绑爷了啊!”

刘峰看着那人,笑着说:“郭二当家的!我哪里比得上您啊,您跟着大当家吃香的喝辣的,当年我被张大帅追杀得快没地方立足,这不,只能干点小本买卖。”

“看那两头肥羊,油水不少,还小本买卖啊?”郭二当家的满脸堆笑的说。

“二当家的,看在当年我救过您的份上,您可不能打小弟我的主意啊。”刘峰面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说。

这个郭二当家,名叫郭铁柱,是崔延佐的二弟。

郭铁柱一拱手道:“刘峰兄弟!我还是希望你能回来和我们一起干!这两头肥羊,就当成给我们兄弟们的见面礼了!”

刘峰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回答,却被李斌接过话茬:“二当家的,我们要投靠的是大当家,这肥羊要献也应该献给大当家的才是。”

“你算什么东西?这里轮得到你说话?”郭铁柱看了一眼个子矮小貌不惊人的李斌说道。

刘峰连忙道:“二当家的,您可别小看此人啊!他可是一个高手!李兄弟,您赶快表演一手枪法给二当家的瞧瞧。”

李斌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腰间摸枪,摸了个空才明白枪已经被收缴,他无奈的笑了笑。

郭铁柱明白他的意思,连忙对小喽啰说:“把他的枪还给他!”

李斌接过毛瑟手枪,抬手一枪,一百米外树上的一只麻雀应声落地,他又转身对后面另外一颗树上被惊飞起的麻雀一枪,那只麻雀也应声落地。

“好!好枪法!”郭铁柱和那帮土匪纷纷鼓掌。

“二当家的,可以带我们去见大当家的吗?”刘峰问道。

郭铁柱回答道:“大当家的不在这里,在距离这里一百来里外的牡丹岭一带!我们这过去找他们,至少要走一天的路。天也快要黑了,这样吧,你们都在这里过上一宿,明日一早我带你们启程去找大当家的!”

刘峰同意了郭铁柱的说法:“好!明日一早启程。”

李斌他们在这个山寨暂时住下,入夜之后,武功高强的洪彪找借口去解手,走出山寨门,把消息向埋伏在附近的马立强他们通告,并把李斌的安排对那些特战队员们做好了一个交代。

次日一早,郭铁柱和十多名小喽啰就带上李斌他们前往牡丹岭。

路上,这些土匪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后面有一队不引人注目的“农夫猎户们”正在悄悄跟着他们。

走了一整天,到了天黑之后,郭铁柱他们才来到牡丹岭的座山雕老巢。一连通过三道哨卡,才来到山寨之中。

进入山寨之前,按照惯例,李斌和刘峰他们的枪全部被收缴,随后,郭铁柱才把他们带上山去。

早就有小喽啰飞马上山向座山雕汇报了“有客到”的消息,刘峰他们刚刚走进山寨大门内,就见到座山雕亲自出门迎接:“各位辛苦了啊!刘峰兄弟好久不见了!这次见面还是和以前一样强悍啊!快,里面请!”

就在李斌他们进入山寨的时候,后面悄悄跟随的那批特战队员们也摸了过来,经过第一道哨卡的时候,方俊天和马立强趴下,仔细观察一番,他们发现这个哨卡有三名小喽啰负责值守,其中两人是固定的,一人是流动的。

不过,这些土匪虽然都十分精干,能一次次躲避过张大帅的搜索,可是他们的警惕性明显不如鬼子,对于方俊天他们的特战队员来说,要拿下这些土匪可谓是易如反掌。

方俊天做了一个手势,两名队员悄悄跟着他,来到一块悬崖下面,他们把绳索抛上去,然后攀登上去从侧面绕过去悄悄靠近哨卡。

方俊天让那两名特战队员去对付两个固定哨,自己则去对付那个巡逻的哨兵。

两名队员悄悄靠近那两个土匪,等到靠近之后,一人一拳就把这两个土匪全部打晕在地上。而方俊天也逼近了巡逻的那名土匪,还没有等到那个小喽啰反应过来,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就已经搁在他的脖子上。

“要死还是要活?”那名土匪听到一声低声的怒喝。

毕竟土匪都是一群乌合之众,除了几个匪首外,小土匪哪里有不怕死的?他被方俊天的匕首抵住脖子,只能连声告饶说:“别杀我啊!我要活。”

“那就给我老实点!”方俊天道。随后,后面的战士们跟了上来,把三名俘虏带了下去。

方俊天带着特战队员们,又干净利落的解决了第二道哨卡,两名土匪再次成为俘虏。

等到了第三道哨卡的时候,两名土匪被打晕俘虏,而还有一名土匪却企图大喊大叫还想反抗,自然就被方俊天一刀割断咽喉。

打开三道哨卡之后,方俊天带着十五名精锐的特种兵战士悄悄摸近山寨,而马立强则带着五名神枪手,躲在第三道哨卡的附近,架起狙击步枪对准山寨上的两座机枪哨塔。

再说李斌进入老虎厅之后,他看了看手表,估计了一下时间,他心里盘算着方俊天他们应该已经得手。

谁知,座山雕一眼看到李斌在看手表,他走上来拍了刘峰一下:“好啊!兄弟!你收的小弟都很有钱啊!还戴着手表。”

刘峰不知道该怎么说,却听到李斌抢先一拱手回答说:“在下是抗日义勇军独立团团长李斌!早就慕名座山雕枪法如神武功高强!特来拜会!”

一听说是李斌,座山雕突然拔出手枪对准李斌:“好小子!你招兵买马居然敢招到老子的山头来了!”

其余的众土匪也纷纷亮出武器,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李斌他们。

李斌连忙一拱手道:“各位老大,我不是想招各位的,我只是想来和各位商讨我们合作一起去打鬼子!”

座山雕崔延佐怒道:“要打鬼子老子自己会去打!告诉你,小鬼子来了老子和他们势不两立!但是轮不到你们来说教我!”

“崔大当家的,您觉得凭借你们的实力,能阻挡得住鬼子吗?”李斌问道。

“挡得住挡不住我们自己的事情!看在你们都是打鬼子的份上,我今天不杀你们!识相点的赶快给我滚出去!要不然别怪我手中的枪不认人!”座山雕大吼道。

“不许动!全部把枪放下!”座山雕他们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

众土匪回头一看,只见十多名手持花机关“手提式机枪”的大汉站在他们的背后,这些人就好像是从地下突然冒出来的一样。

“好家伙!还带了帮手!”座山雕大怒。

“废话少说!全部把枪放下!”方俊天大吼道,“不然别怪我手中的花机关不认人!”

“我座山雕哪里有那么容易就范的!”崔延佐吼道。他一边大喊大叫着,一边对后面一处不起眼的暗哨递了一个眼色。

躲在暗处的一名小喽啰悄悄端起水连珠步枪,瞄准方俊天的脑袋扣动扳机,只听到“啪”一声枪声回荡在山谷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