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昨日,美林全球财富管理与凯捷顾问公司发布了2009年《亚太区财富报告》。截至去年底,亚太区的富裕人士(净资产100万美元以上)人数与上年比减少了14.2%至240万人,整体财富缩减了22.3%至7.4兆美元。而净资产3000万美元以上的超富裕人士的财富更缩水了35.1%,人数减少了29.6%。其中降幅最大的是香港,富裕人士人数下降61.3%至3.7万人。


中国与日本,去年占据了亚太区富裕人士总数以及财富总值的71.9%与65.8%,其中,中国的富裕人士数目减少了11.85万至36.4万人,排名全球第四,整体财富下跌20.7%至1.7兆美元。


美林全球财富管理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刘昌欣表示,“在未来十年,亚太区富裕人士的整体财富,预计将以每年8.8%的速度攀升,中国的财富成长率增速每年约12%。未来中国富裕人士对海外地区的投资配置比例将会增加,从2008年的17%调高到2010年的29%。”


现金投资倾向进一步升温


亚太区的富裕人士在2008年提高了对比较安全和简单资产的配置,以保障财富。因此,对现金与存款类资产、不动产的配置比例提升,以及集中于本区域投资,是去年亚太富豪们的投资特点。


一直以来,与其他区域富裕人士相比,亚太区富裕人士更偏好现金类投资,这种倾向在去年进一步升温。数据显示,亚太区富裕人士持有的现金类资产从2007 年占投资组合的25%,增加到去年的29%,其中台湾富裕人士的现金/存款配置比例最高达到41%,日本也高达30%。而全球的平均水平为21%。


同时,在亚太区,不动产一直以来都是重要的致富之本,在2008年,这类投资占亚太区富裕人士金融资产的22%。在房价暴跌之际,亚太区市场的投机购买活跃,规避通胀风险可能也是刺激房产购置的另一大因素。


由于2008年亚太区的股市暴跌引发抛售潮,各市场的富裕人士纷纷降低了对股票的配置。到2008 年底,股票仅占亚太区富裕人士财富配置的23%,同比下降3%。在澳洲,富裕人士对股票配置由38%降低至25%,香港富裕人士的持股比例则从33%降至21%。


刘昌欣表示,去年香港富裕人士的财富总值缩减了65.4%至1810亿美元,股市的暴跌是重要原因。随着今年区内股市的回升,大家都不想错过获利的机会,股票配置的比例肯定会提升。


此外,在全球市场充满不确性的形势下,亚太区富裕人士也偏爱本区域内的投资,本区和国内市场投资从53%上升到67%。凯捷金融服务亚太区业务部主管Arvin nd Sudaresan说,“短期内,资本保障将仍旧是本区富裕人士的主要目标。随着市场复苏和风险承担意愿回升,预期亚太区富裕人士将采取较平衡的投资方式,并逐渐增加对其他区域的配置。”


财富管理公司抢占中印市场


尽管元气大伤,不过受到强劲的国内消费与富人不断增加这两大因素支撑,中国与印度有望一马当先,带领亚太区富裕人士的增长。美林预计,直至2018 年,亚太区富裕人士的整体财富预计每年将以8.8%的速率攀升,高于全球7.1%的平均水平。


因此,对于财富管理公司而言,抢占中国和印度的财富管理市场,是当务之急。不过,中国与印度,以及泰国韩国印尼等国,属于“高门坎”市场,拥有严格的监管法规。


美林的财富报告指出,中国近期收紧了财富管理基金的法规,并禁止银行将这些基金投资在次级股票市场和复杂、高风险的产品上。另外,监管法规要求外资银行必须与当地机构合作,才可以提供全面的产品和服务。为了扩大产品供应范围,许多外资银行被迫在当地设立分行。


事实上,从2008年起,许多全球财富管理公司已经纷纷入驻中国或印度市场,由于中国的富裕人士相对年轻,47%介于46~55岁,只有4%中国富裕人士的财富是继承而得。这些特性导致中国富豪在追求最大回报率同时,具备相对较高的风险承受能力,也具有惊人的成长潜力。


美林的财富报告也显示,在产品方面,财富管理公司也利用中国的监管法规的一些空当所带来的特殊机会。比如,预期部分财富管理公司将利用信托来进行高风险投资,而不是直接投资于高风险产品。可以看到,近期一些银行推出在创业板上市的股票投资产品,这些产品的增长前景通常极佳,若非通过于创业板上市,富裕人士难以投资于这类产品。


刘昌欣也表示,随着中国政府逐步开放对外投资的限制,未来中国富裕人士对海外地区的投资配置比例将会增加,从2008年的17%调高到2010年的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