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目前正在欧洲访问,这不是习近平上任国家副主席后的首次外访,但却是他上任后首次到访西方世界,因此自然引起西方世界的密切关注。再加上他出访的五国中,既有传统的西欧国家,也有冷战后加入西方阵营的东欧国家;在传统西欧国家中,既有与中国整体关系平稳、良好的比利时,也有近年与中国不断产生风波的德国。因此,用“任重而道远”来形容习近平此次欧洲之行,恐怕并不过分。


欧洲利益多元 注重价值观


习近平上任国家副主席后,曾到访过朝鲜和南美等国,但到访西方世界还是第一次。由于习近平之前较多经历集中于国内工作,西方世界对其了解不多。这种情况与几年前胡锦涛、温家宝上任前,西方世界对胡温两人了解不多的情况颇为类似。记得2002年上半年作为当时国家副主席的胡锦涛访问欧洲时,欧洲国家对其言谈举止、个人爱好等细节十分关注,并以此作为研判其个性和决策能力的重要依据。温家宝当时出访前也曾有类似的经历。

在全球政治和战略格局中,欧洲虽然地位不如美国,但仍是多极世界中重要的一极,在对中国国家领导人开始与西方世界交往的过程中,欧洲往往是重要的入口处。欧洲既有典型的西方世界的特征,但却没有象美国那样与中国在国家利益上的直接冲撞,相反更多文化和人文色彩。


但与美国相比,欧洲也有其另外一些凸现“麻烦”的地方。首先,欧洲只是一个地理和文化概念,即便有了欧盟,但依然是一个多元、分化的文化和主权联合体,其内部意见纷杂,一如欧盟决策过程的艰难。


其次,与美国相比,欧洲虽然少一些与中国在国家利益方面的直接冲撞,但却多了不少理想主义色彩;尤其是欧洲的传统左派,在历经多年的社会民主主义运动的氛围和土壤上,当利益外交和价值观外交产生冲突时,有时甚至不惜牺牲利益而坚持其价值观。因此,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毛泽东就有“更愿与欧洲右派打交道”的说法。另外,如前所述,冷战结束后,大批东欧国家加入欧盟和北约,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问题上较传统西欧国家尤甚。


近几年,准确地说是在2005年前美国总统布什第二任期开始后,美欧在中国崛起的大背景下加强了对亚洲和中国政策的协调,美中欧三足鼎立格局至少在政治和战略层面明显出现向美欧倾斜的态势。以德法两国为代表,欧洲主要国家领导层换届之后,其对华关系出现种种摩擦甚至冲突。


法兰克福书展:冲突料续上演


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此次出访的五国中,风险最小的当数比利时,往后将要访问的德国、保加利亚、匈亚利和罗马尼亚,后三国属于新近加入西方阵营的东欧国家,与中国在具体利益上的磨合经验不多,但在理念上产生冲突的空间倒不小;而德国则不但由于近年领导层更替而与中国关系若即若离,其知识界和新闻界也大都充满理想主义色彩,在价值观冲突上,德国知识界和新闻界可以说是西方世界最难应对的一族。


周二,习近平将在德国法兰克福德国总理默克尔一起,出席今年“法兰克福书展”的开幕式。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中国是主宾国,并曾为此出资500万欧元。但就在上个月“法兰克福书展”的前期研讨系列活动中,中德双方已就受邀的演讲嘉宾人选产生严重分歧,由此也在德国媒体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这场风波的背后,其实是中德双方,尤其是在中国官方和德国知识界、新闻界之间,在思维方式和行为模式方面的根本差异和难以调和性。目前,这场风波的余波仍在蔓延,届时是否可能在开幕式上出现新的风波,需要仔细评估,更需要有足够的技巧予以回应。


跨越习近平欧洲之行这一层面,随着中国和西方在价值观问题上的冲突日渐增多(这一冲突更多出现在中欧而非中美之间),中国也需要在与西方的文化对话上下更多的功夫。


外媒高度关注习近平欧洲之行:冲突料续上演!图

10月10日,国家副主席习近平抵达德国萨克森州首府德累斯顿,开始对德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萨克森州州长提里希到机场迎接习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