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有料!中国军方神秘系统震撼亮相!战力凶猛!图

鬼魅无形 收藏 0 708
导读:什么是C4I系统?它是指指挥、控制、通讯、电脑和情报的集成,以前一直被运用在军事领域,它以计算机为核心,综合运用各种信息技术,对军队和武器进行指挥与控制。C3I是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的英文缩写(Command, Contral, Communi Cation, intelligence ) C4I是在前者的基础上加上一个计算机(Computer)。那么,中国的C4I系统,神秘吗? 今天的60周年国庆节,预警机梯队首次公开亮相阅兵式。空警-2000和空警-200两型国产预警机,分别作为领队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什么是C4I系统?它是指指挥、控制、通讯、电脑和情报的集成,以前一直被运用在军事领域,它以计算机为核心,综合运用各种信息技术,对军队和武器进行指挥与控制。C3I是指挥,控制,通信和情报的英文缩写(Command, Contral, Communi Cation, intelligence ) C4I是在前者的基础上加上一个计算机(Computer)。那么,中国的C4I系统,神秘吗?



今天的60周年国庆节,预警机梯队首次公开亮相阅兵式。空警-2000和空警-200两型国产预警机,分别作为领队梯队长机和预警机梯队长机,先后飞越天安门广场,首次公开亮相,接受检阅。1架空警2000与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的8架歼-7GB护卫机组成9机楔队,为空中领队梯队;2架空警-200与空军某航空兵师的6架歼-11组成两个楔队,为空中梯队第二梯队。由此,可以看出,中国的C4I系统的重要性。



相当有料!中国军方神秘系统震撼亮相!战力凶猛!图

军事领域中,C4I的应用是重要的。尽管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所享有的许多成功50多年来,有指挥,控制,通信,计算机和情报(C4I)的互操作性,应该承认和纠正不足之处。至于北约继续修改其对集体安全的使命在欧洲的最新理论,这些挑战的C4I互操作性的重要性日益增加。C4I的互操作性很重要,因为它是一种粘合剂,结合先进的经营原则,反过来是理论基础。北约的存在互操作性挑战的C4I在冷战和行动在波斯尼亚和科索沃的课程。北约的C4I互用性的挑战是可以克服的通过加强联合特遣部队(联合特遣部队)的概念,选择的国家提供一个架构的C4I能力未来作战指挥员,确保未来的成员国在适当的C4I标准化协定的遵守情况,并在网络中心投资战(网络中心战)。北约的未来作战任务的成功,可以很好地确定在解决互操作性挑战的C4I放在今天的努力。




中国领导层分别为党、政、军系统建立相互独立的通信系统,为此成立了原邮电部和隶属于中央军委的通信部,以及覆盖全国的通信网络;该网络包括一个公共通信网(国家通信网)和两个专用通信网(军用通信和铁路通信网)。上世纪50年代末,原邮电部建立了从北京延伸至南京、上海、东北和广州的长途通信线路,解放军也建立了独立的长途通信线路。在某些情况下,军用与民用线路并行,即采取直接把低碳钢丝钉在民用电话线杆上的做法。


1969年,中国在与前苏联发生的边境冲突中,解放军C3I系统显现了脆弱性。当时,解放军位于前线的通信节点被苏军运用电子战成功实施了干扰,前沿部署部队与指挥部之间的通信联络经常被切断。孔从周将军在这次作战行动后向军委领导起草的报告中指出,在全面战争中,解放军所有的C3I装备都无法在敌常规和电子战攻击下生存。由此,中央领导要求解放军对C3I系统进行大规模现代化建设,有学者将这一过程分为三个阶段。


在第一阶段(70年代初到80年代初),中国试图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一个覆盖至军级单位的可靠C3I系统,这一努力涉及四项重大工程。其一是地下防护通信网络,该网通信线路总长53000公里,将北京与86%的省联系起来;其二是建立29个地下通信指挥中心,并通过总长14000公里的地下电缆和总长5000公里的水下电缆相互联接;其三,通过“将300条线路的现有地下电缆更换为载波通信线路”的方式,对国防通信系统的线路进行升级;其四,建立海上通信网络,如在海南岛建立极低频信号传输中心和解放军最大的信号和通信情报(SIGINT)中心。


在第二阶段(80年代),中国成功地研制和利用了电子情报(ELINT)卫星,并发展了监视国际通信卫星的能力。在通信前沿地区铺设了三条战略性同轴通信电缆,分别连接北京与杭州(经由南京和上海)、北京与广州及成都/重庆与上海。在该阶段,通信安全性有所提高,解放军使用地下和水底电缆处理敏感信息。


在第三阶段(90年代),解放军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建立战略性早期预警系统,并使该系统具备从远距离之外识别、探测和跟踪空中和太空目标的能力。集中克服解放军在卫星雷达、天基激光探测器、大型相控阵雷达超视距雷达及机载预警系统等方面的不足。从90年代初开始,中国领导层显然已认识到解放军通信系统严重滞后于中国呈爆炸式增长的民用通信系统。军委领导人指出,像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没有可能也没有必要建立军民分离的通信系统,应该走建立军民通用的通信系统的路子,以此满足平时和战时的需要。


中国领导层一直关注解放军C4I系统的现代化建设。中央军委领导曾担任过电子工业部部长,他强调:“电子技术对经济建设和国防通信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后,军委领导进一步指出:“军事电子技术对国家安全具有重要影响”,因此“必须放在首位。”


此后10年间,解放军发展了其C4I系统现代化建设的战略和政策。《解放军报》1997年发表的一篇文章揭示了该政策的六项核心原则:(1)模拟技术向数字技术转变;(2)电缆向光缆转变;(3)机电交换向程控交换转变;(4)单一功能终端向多功能终端转变;(5)单任务网络向多任务网络转变;(6)人工操作向自动化和智能化网络管理转变。《解放军报》1993年刊登的一篇文章内容更加具体,指出解放军正努力发展基于光缆线路、数字微波和卫星通信的C4I系统。


2000年,上述发展战略又增加了另一些改革原则,包括:(1)静态通信技术向移动通信技术转变;(2)陆基和空中通信技术向天基通信技术转变;(3)支援通信技术向指挥控制技术和信息战技术转变;(4)窄带通信网络向宽带通信网络转变;(5)地区或地区间通信网络向全球通信网络转变;(6)专用军事通信网络向专用和公用综合通信网络转变;(7)军用通信网络向军用信息网络转变。第七条原则展望了将传统通信网络与高性能计算机网络相融合的前景。


1997年,新华社发表一篇文章,将解放军的通信系统描述为由地下光缆网络系统、通信卫星、微波通信、短波无线电台站及自动化指挥系统组成的体系。《解放军报》在1995~1997年间发表的一系列文章描述了更为具体的内容,即解放军的C4I系统至少由四个主要网络系统组成:军用电话网络、保密电话网络,全军数据通信网络及“野战综合通信系统”。这种描述将前者加以综合,认为解放军的地下光缆通信网络、太空通信卫星、微波和短波通信设施等组成了军用电话网络、安全电话网络、全军数据通信网络及野战综合通信系统的基础设施。除全军数据通信网络外,与上述四个系统中的其他三个系统相关的信息很少。《解放军报》1995年的一篇文章介绍说,始建于1987年的全军数据通信网“担负着全军军用数据、图象、图表和文字信息的自动传输和交换……”。到1995年,解放军通信部门已培训出1000多名系统操作和维护技术人员,该系统覆盖了“驻中国大中城市及沿海地区的所有部队。”


在解放军发展其通信系统的努力中,中国西北地区及西藏显然是地理上的重点。1985年,原广电部和邮电部与总参合作,在拉萨建立了该市第一个卫星地面站。1989年,中央军委、解放军各总部和成都军区拨款数千万元建立了一个特别基金,帮助西藏边防部队改善通信基础设施。1990年,总参为西藏军区提供资金建造通信大楼和设备维修站,铺设总长1000公里的通信线缆。中央军委在此期间还帮助西藏建立了另外四座卫星地面站,分别位于果阿、亚东、察隅等地。1995年,西藏铺设了两条长途光纤通信线路,一条由拉萨至山南,另一条由拉萨至日喀则。西藏军区的卫星通信网络成功地通过了卫星网络测试及总参组织的验收。驻西藏部队由此可将卫星通信网络与全军卫星通信网络相联接。由此,西藏边防部队“能通过卫星或光纤线路向全军各部队拨打长途电话,指挥所现在可通过电报或电话向前沿哨所下达命令。”


军通信基础设施的重要发展之一是铺设光纤通信线路。从信息安全的角度考虑,光纤通信较之于老式通信技术,传输容量更大且速度更快(565兆/秒或更高),不易腐蚀和受电磁干扰,由于其重量较轻和体积较小,因此既适用于机动性较强的战场指挥,也适用于位置相对固定的军事指挥机关,与此同时还能提供更高程度的作战安全性能。


我军对光缆的应用始于1993年,原邮电部和总参通信部签署了合作建设总长10万公里的光缆线路的协议,以此构成中国长途光纤传输网络和干线的核心。到1995年,上述两部门已合作在19个省和自治区建成了总长1.5万公里的光缆线路。1999年,据官方消息称,解放军和武警部队参加了10个以上大型光纤通信工程的建设。此外,解放军也在建设其专用光纤网络,该项目代号为“975通信干线工程”。据报道,这些网络能提供中央军事领导层与地方守备部队之间的联络。

解放军的C4I系统现代化建设是由总参通信部具体组织实施,该部负责建立、操作和保护解放军的通信基础设施。1999年,原总参通信部部长袁邦根少将在《中国军事科学》杂志上撰文指出,他所领导部门的主要任务是通信网络建设、操作和安全防护。在执行这些任务时,总参通信部没有建立与美军类似部门相对应的组织机构,而是采取一种将美国政府多个部门的相关职能加以综合的组织方式。


总参通信部的职能、任务和活动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发展、建设、操作和维护解放军分布于全国的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以及解放军的信息管理系统;与国家和省级地方管理部门合作,加强中国的信息基础设施建设;对军区和军分区及作战部队通信部门进行指导和监督;研究制定并向全军部队发布战略、战役和战术层次的作战通信原则;管理可能隶属于总参通信部的高技术通信研发机构;对隶属于总参通信部的战略通信部队(可能是机动和固定部署部队)进行作战和行政管理;可能与隶属于总参的其他部门(如军训部)一起,向全军通信系统的现役军官、士官和部队发布训练规章制度和标准;在发生自然灾害的情况下,提供紧急通信支援和帮助恢复民用通信。


总参通信部管辖着下述部队及拥有相应的职责:“(通信部门)可能管辖着大量下属机构和部队,其中既有固定部署的部队(如高频、微波、卫星通信、电话交换台甚至进行对流层散射通信联络的部队),又包括机动部署的战略通信部队。这可能意味着总参通信部可能拥有站、库一级的维修和后勤部队,专门为通信装备及放置这些装备的建筑物提供维修、供给、维护、测试、校准等服务。如果有人了解这些部队的确切数量,那么不会对总参通信部直接控制数千名不属于各军区管辖的‘作战通信人员’的事实感到惊讶”。它们将有力地证实总参通信部在制定解放军C4I系统发展政策和实施作战行动方面的核心领导地位。


与之相反,总参三部负责信号和通信情报(SIGINT),监视外交、军事通信和外国公民在中国的国际通信。从公开信息来源无法了解总参三部在信息安全方面所起的真实作用,但该部所截获的任何从中国发出的国际通信信息都将呈交给相关信息安全部门。总参四部(电子对抗/雷达部)可能还与原邮电部一起实施全国范围内的无线频率管理。


总参还负责管理着下属的C4I系统相关研究机构。第54研究所长期以来一直是通信和监视技术的研究中心,该所建造了中国第一个全数字化卫星通信地面站、第一个大型船载卫星通信地面站、第一个区域防空通信网络和第一种人工卫星监视设备等。第56研究所重点研制分布式和并行式计算机系统。据报道,第61研究所负责研制指挥自动化系统和C3I系统,并在1997年组织召开了国防信息现代化建设研讨会。第62研究所负责研制通信装备、计算机和指挥自动化设备。据报道,原位于南京的第63研究所(现已并入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正在实施微波研究。


中国电子系统工程总公司(CESEC)在解放军C4I建设方面发挥着关键性的作用,该公司隶属于总参通信部,其业务范围包括移动通信、电话线路安全、计算机网络、密码编制、微波、计算机应用及专用的军事C4I系统等。CESEC在很大程度上负责设计、融合和操作解放军的通信和计算机网络,它还负责研制应用软件,并与总参所属重点研究所进行密切合作,专门从事C4I系统、微波和密码编制等方面的研究。更为重要的是,CESEC及其所属机构与国外通信公司建立了密切联系,为中国采购高性能的信息安全设备提供了机会。


近年来,解放军注重加强对信息安全研究。这种情况起初仅限于确保军事信息安全的范围,后来逐步扩展至对中国国家安全构成明显威胁的因素。自1999年以来,在关于中国引进信息技术硬件和软件是否会影响国家安全的争论中,解放军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军事出版物上出现了大量相关探讨文章,并反复论及已广为人知的事实,即美国英特尔公司研制的“奔腾”计算机芯片及微软公司研制的“视窗”操作系统具有身份跟踪功能,这种商业数据可能会提供给“外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机构”。这种情况的发展令中国军方感到担忧,因为“解放军目前所使用的大部分计算机硬件和软件都由国外进口,其中一些甚至来自台湾。”


概言之,这些文章强调的主题是:“使用外国高技术产品会对国家安全带来极大危险”,并建议发展中国自己的信息产业,以此作为惟一的“生存之路”。这些文章中最重要的莫过于《解放军报》2000年1月11日发表的题为《警惕信息殖民主义现象》的社论。该文强烈批评了那些通过“控制”信息技术对中国进行垄断性压榨的国家,并呼吁以国内替代品取代进口产品。该社论认为:“如果没有独立自主的信息系统,就不会有真正的国家独立自主”,并大胆地提出了 “军队应该将保卫国家信息系统安全作为新的职能”。


中国军事现代化的一个极为重大却不惹人注目的动向,就是大力建设以太空为基地的指挥、管制、通信和情报的所谓指管通情(C3I)系统,为打嬴未来高科技局部战争作准备。


1995年11月7日,“解放军报”发表了一条很简短的消息,称中国将在1996到2000年的“九五计划”期间投资3,600亿人民币,建立一条战备通信电信网路。该通信网路将以太空卫星为主体,以地面活动卫星接收站,数位化微波系统和计算机程式控制系统等为辅。究竟是什么使得中国投下如此巨资发展C3I系统呢?C3I(Command,control,communication,Intelligence)亦即“指挥,管制,通信和情报”对于整个军事体系而言,通过高科技发展而成的指管通情系统,就好像是人的眼睛,耳朵,神经和大脑,把指挥,管制,通信和情报这现代战争的四大环节有机的结合在一起,使指挥机关能够随时了解瞬息万变,错综复杂的战场态势,进而统观全局,运筹帷握,对部队实施准确而高效率的作战指挥。可以说没有自动化的指管通情系统,就等于说没有现代化的武装部队。


其实,中国军方借由对波湾战争的研究,早已认识到以微电子技术为核心的C3I系统,已成为现代军队与武器装备的神经中枢,是高科技战争的战略保障和物资基础。但更切身感受的一次遭遇则是在1995年初夏某日,当时中国东南沿海及数百公里纵深的雷达和通信系统几乎全部失灵,根本弄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南京军区济南军区对北京总参谋部的无线电讯联络也被干扰到无法工作,混乱达数小时。


后经调查,当日曾有三架E-6电子战机从日本那霸空军基地起飞,并曾在我领空附近短暂徘徊,随即离开。此事令中国军方高层大为震惊,深感指控系统的落后及其严重后果,遂决心投下巨资加速C3I系统的现代化建设。


多年来,中国军事战略以本土防御为重心,以内线作战为基础,准备打大规模的人民战争,打世界范围的核子战争,因此对指管系统的要求相对简单。但是,随着中国军事战略重点由内陆向海洋,由“准备打大仗,打核战争”向高科技局部战争的转移,边境地区和东南沿海的大范围外线作战,对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和C3I系统都提出了新的挑战。


此外,中国“重中之重”发展的武器系统,是以弹道和巡航导弹为核心的远程精准攻击战力。而这种攻击战力运用的基础,就是现代化的情报,导航和通信,意即C3I系统。而中国军方也已认识到,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台海或南海局部战争中,美国很可能是直接军事介入的一方。尤其是美国海军,将从太平洋和印度洋同时对中国军队实施两面夹击或封锁。对于随时准确掌握美航母战斗群动向的要求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重要和紧迫。这可能也是最近传出中俄卫星情报交易的隐因吧!


在这种形势的作用下,中国已将C3I系统建设作为军事现代化的最优先项目之一。在武器装备方面,第一项就是在本世纪内建成现代化的C3I系统,因此中国还与以色列和俄罗斯签约,耗资10亿美元订购了4架A-50“主桅”(Mainstay)空中预警管制机。这种空中预警管制机的载台为俄罗斯制造的IL-76大型运输机,机载电子设备为以色列研制的高性能新一代相位阵列预警雷达。据日本“朝日新闻”1997年10月28 日电,一架同型飞机于同年8月在位于沈阳市郊区的某空军基地出现。至今为止还不能确定是中俄的交机行为。


然而,要建立面向21世纪的C3I系统,就必须向太空发展。以卫星的太空侦察,通信,监视,导航,定位系统为核心组成部份的C3I系统将主宰未来战场的命运。在侦察和情报上,现代战场空间广阔,战况变化急剧,掌握战场动态情报已成为作战的关键,而传统的侦察手段已远远不能满足需要。现代卫星技术却使战场高度透明化,形成情报收集和导航系统,可使指挥官及时了解战场上任何地点所发生的事态,使飞机,战车,军舰和步兵随时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可与任何地点的上层指挥保持联系,并为精确导引武器提供连续而真时(realtime)的远程目标资讯。总之,只有通过部署在太空的卫星系统,才能运筹帷幄地收集情报,传递资讯,调动部队和指挥作战。因此,中国军事专家不无道理地指出,现代C3I系统的基础就是卫星,谁掌握了太空与卫星,谁就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为了建立现代化的C3I系统,近年来中国正在执行一项非常庞大的太空发展计划,不仅包括了侦察,通信,导航,监视,气象等卫星的发展,而且也向载人太空具和太空站的方向发展。以下仅是此一庞大计划的一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情报自古至今都是战争的第一要务。解放军一向注意情报的收集,过去大量使用各种地面收集情报的手段,并且十分依赖民众的力量,即所谓的“人民战争”。不过,在历经了一系列的现代战争后,解放军已经对现代战争高机动性,大纵深,富多变性等特质有了深刻认识。传统的地面侦察手段已无法保障现代战争对情报的要求,走向太空才是唯一的出路。


中国发展太空侦察,已有20多年的历史。1975年11月26日,中国成功地发射了第一颗返回式遥感侦察卫星,正式具有了太空侦察能力。到1996年底,中国已先后发射了17颗返回式侦察卫星,除了一颗失控外,其他均顺利返回。但在整体水平上,中国的太空侦察能力仍然有限;每年平均只发射一枚侦察卫星,且卫星在轨道的停留时间仅有15天,而且侦察手段单一,主要为光学成像,解析度为10公尺。不过,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已获得突破性的进展,最近研制成功的光电耦合感应器(ChargeCoupledDevice)数码照像机,即CCD像机,解析度达到1公尺。值得注意的是,CCD像机的图像资讯对地即时(realtime)传送技术,经过多年的实验也有所进展。也就是说,今后中国卫星侦察将以电子光学成像为主,地面并可收到即时成像情报。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还突破了星载合成孔径雷达的关键技术。星载合成孔径雷达技术是中国“863科技攻关计划”的重点项目之一,整体样机已在几年前研制成功。星载合成孔径雷达是国际间于90年代发展出的最重要卫星对地观测手段,是雷达成像技术的关键设备,具有不受气候和日照的影响,能穿透云雾甚至地表与植被,侦察到地下隐藏目标被能力。这种全天候,二十四小时,具有透视功能的雷达,为当代最先进的军事侦察装备。90年代初,中国就已研制出机载合成孔径雷达及即时成像传送处理器,并成功地进行了高空雷达成像对地侦察以及雷达图像的对地即时传输。


中国还研制出超大型航天专用即时控制微机系统。据介绍,该计算机系统为中国首创,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其体积小,重仅5.8公斤,为侦察卫星即时多模式遥感技术的关键设备。另外,中国在红外线和多光谱卫星侦察技术上也获得了巨大的进展,同时继续加强电子侦察的发展和突破,无疑将使其战略与战术情报收集的能力获得大幅提升。


1996年10月,中国航天工业部官员在国际航天年会上,对“九五计划”期间的太空卫星发展计划曾做了大致的透露。在侦察卫星方面,一个项目是研制和发射配备有合成孔径雷达的雷达成像巍峨行;一个是预计2002年发射的高功能红外遥测卫星;另外,还要发射有先进CCD相机的小型侦察卫星。当然,中国航天部门并没有提到发射载有高性能CCD相机的大型电子侦照卫星的计划。1997年5月25日,据英国路透社报道,中国在前几天成功地发射了一颗卫星。对这颗卫星的类型与功能,中国没有透露任何信息,甚至没有报道卫星发射的消息。显然,这是一颗军用卫星。

据有关军事专家的判断,他是一颗侦察卫星,或装有新研制成功的成像合成孔径雷达,或装有先进的CCD相机,两者应都具有对地图像即时传送的能力。


C3I是军队指挥自动化的英文缩写,即指挥、控制与通信,(C4I再加上计算机)。也就是说在军事指挥体系中,用用以电脑为核心的技术装备与指挥人员相结合,对部队和武器实施指挥与控制的“人一机”系统。


未来高技术战争,是系统与系统的整体对抗,体系对体系的较量,任一军兵种都只能在战斗的某一阶段、时节和行动中发挥主导作用,它们都是作战系统听一部分(分系统),只有通过C3I把各层次的分系统有机地连为一体,才能发挥最在的作战整体功能。C3I的重点在于信息的获取、传输(通信)、处理、评估、选择和显示。


信息技术渗透于各种武器装备、作战手段和作战指挥之中,并以网络的形式将他们连为一体。在海湾战争中,美军和多国部队有效地发挥了C3I在战争中的特殊作用:运用多种侦察和监视手段,实施全面情报保障:建立高效通令网络,保证情报及时传送、联络通畅稳定,指挥中心立体配置。


以数字化技术为核心的战场革命,使机械化战争逐渐退向战场一隅。住处没有重量,易于复制,能以光速传播;它在网络中传输时,时空障碍基本消失;它可供无数的用户使用,使用面越广其价值越高。数字化技术不仅上仍较强的数字压缩和纠错功能,而且给整个信息网络带来了高分辨率、高容量和高效率。未来战场,物质能量只有通过信息的周密控制才能有效地释放。作战成败往往不再仅仅取决于钢铁数量、弹药当量等物能对比,而是首先取决全谁能以较为先进的数字化技术手段,最多、最快、最准地去获取和利用战场信息,有效地控制和释放战场物能。1994年4月,美国进行代号为“沙漠铁锤Ⅵ”的数字化部队重装备、大编组、高能耗的不灵便。今后,作战平台将不再以非制导弹药、厚重装甲以及提高平台本身的牵引力和速度为主,而是转向追求作战平台的信息实时处理能力为主。数字化技术手段大步走向战场前台。


2000年10月31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第一颗卫星(东星)成功发射。2000年12月21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第二颗卫星(西星)成功发射。2003年5月25日,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第三颗卫星(备份星)成功发射,标志着中国已自主建立完善的区域卫星导航系统。


在解放军内部,对信息安全最为关心的是总参谋部,这主要是因为它对作战通信安全有着特殊的要求。在总参内部,信息安全由通信部负责。总参还拥有一些对这些部门提供科技支援的研究机构。虽然这些网络需要不同层次的安全防护,但总参通信部尤其注重对所控制的网络提供足够的防护。近期报道的对中国军用计算机网络的入侵事件更突显了该任务的重要性。作为信息安全的努力之一,公开信息来源已证实总参通信部负责审查和批准任何安装于军用通信网络的设备,包括交换机和计算机等,并至少颁布了五项与军用信息安全相关的国家标准,这些文件对军队各部队和单位使用的信息系统的安全等级作出了详细规定。



相当有料!中国军方神秘系统震撼亮相!战力凶猛!图

即使做了这些努力,但解放军的信息网络仍然“较为薄弱,缺乏安全性和作战能力,存在重计算机轻网络、重硬件轻软件、重分散式网络轻融合式网络、重固定网络轻机动网络、重网络轻数据库等现象,许多问题仍未得到很好解决。


中国的C4I系统如何?国庆60周年大阅兵,预警机梯队首次公开亮相;诸兵种的配合,就是一个展示的演习列证;还有“跨越-2009”:新军事变革时代的新演习等。全军首个战区联合训练领导机构在济南军区正式运行,标志着我军迈开了统筹战区诸军兵种联合训练的实质性步伐。未来发展,国际上的敌对势力,西方各国一直在对解放军C4I系统的现代化建设进行预测。换言之,解放军将继续建设现代化程度更高的数字化、自动化、保密化、高速化、安全化和宽带化的基础设施。未来高技术战争,是系统与系统的整体对抗,体系对体系的较量;也越发显示C4I系统的重要性;从这一点来看,你就会逐渐揭晓中国C4I系统的神秘面纱。中国军队有信心、有能力,敢于消灭一切来犯之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