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阅兵,教育下一代永远不接受倭狗的道歉(摘抄)

拒绝倭狗的道歉(摘自《家有恶邻》)


倭国亡我之心不死,远较美国为甚,这不是感情问题。我们总是感到美国的压力,觉得美国人在处处与我们作对,但仔细分析一下,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的目的是要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包括台湾统一问题在内,你很难说美国对中国有领土野心。但倭国则不同,有相当一部分倭狗,尤其是50岁以上的人,“满州”情结是根深蒂固的。倭国有各种各样的以“满州”为内容的所谓民间组织,象什么“安东会”、“满州电业•养志会”、“大连会”等等,不一而足。这些组织,每年都举行年会,发行会刊,组织旅游团到东北故地重游,会员之间的联系相当紧密。这些组织都有一本特殊的地图,凡我东北的大小城市,新旧地名,包括著名建筑物,都标的一清二楚,且年年更新。再看看倭国在台湾问题上的言行,它也表现出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倭国对外国人的签证之严,世界少见,但他对台湾出身的,则亲切有加。用一般倭狗的话讲,因为他们以前是倭国人。云云。

倭狗就像倭狗产品,非常善于包装(伪装?),很有欺骗性。如果一个倭狗郑重地送给你一包礼物,你可千万别高兴的太早,你打开一层层的包装纸,里面也许就是几块儿点心或一条毛巾什么的。也许我们都见过这样的倭狗,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点头哈腰,笑容满面,彬彬有礼,客客气气,有些甚至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教养和学问,可在这些的背后,包含的可不都是诚实,就象他送给你礼物一样。

倭国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善于搞语言伪装。将自己的肮脏目的,用华丽的语言包装起来,也很有欺骗性。在倭语里,侵占满州,叫“日满亲善”;吞并亚洲,叫“大东亚共荣圈”;独霸世界,叫“八宏一宇”;至于将侵略叫做“进出”、杀人放火叫做“添了麻烦”等,我们更是记忆犹新。现在,倭狗在搞语言伪装方面,又有进步。比如,向海外派兵,叫做“国际贡献”;储存大量核原料,叫做“和平利用”;捕杀濒临灭绝的鲸鱼,叫做“科学调查”;

在倭国,人人都知道倭狗当初在中国所犯下的罪行,但都不愿说出口,都想逃避。我说,倭狗能逃避到什么时候,迟早都要承担责任。有朝一日,中国也象美国那样强大,中国民众长期积压的对日仇恨,就会暴发。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这个世界上,最不希望中国强大的,恐怕就是倭国了。可以想像,13亿人的怒吼,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倭狗对谢罪时的措辞,费尽心机。是用「添了麻烦」,「表示歉意」,还是用「道歉」;是用「认错」,还是用「谢罪」,场合、对象不同,所用的词也不同。在遣词用句上与受害国锱铢计较,寸步不让,且颇有一套规矩。低级别和非正式的场合,我们或许可能听到从倭狗嘴里吐出的「悔恨」、「谢罪」等词句,但在高级别和正式场合,我们能从倭狗嘴里听到「道歉」一词,算是万幸了。所以我说,倭狗这样的谢罪,中国不要,就冲倭狗这种德性,我们也永远不可饶恕他。

所以,我们不需要倭国的道歉,也绝不接受倭国的道歉。要告诉我们的子孙,血债是必须用血来还的,是迟早要拿回来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