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子(抗日的土匪) 新卷1 第七章,打劫(下)

2126376 收藏 2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size][/URL] “妈的,都他妈的找死?”小榆很惊讶于他竟然可以如此快的投入到土匪的角色中,在大咧咧的骂了一句后,他举起枪再次放了两枪。 “砰,砰,砰!”搂了两次火,枪却响了三声,第三声枪响过之后,大门上竟然多出一个透明窟窿。打门的土匪被吓了一跳,慌忙的退后两步,藏在马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7.html


“妈的,都他妈的找死?”小榆很惊讶于他竟然可以如此快的投入到土匪的角色中,在大咧咧的骂了一句后,他举起枪再次放了两枪。


“砰,砰,砰!”搂了两次火,枪却响了三声,第三声枪响过之后,大门上竟然多出一个透明窟窿。打门的土匪被吓了一跳,慌忙的退后两步,藏在马身后,警惕的张望起来。


“点子还挺扎手,娘的,兄弟们,抱柴火给我烧。”对方有枪不出小榆意料,兵荒马乱的,地主家总会买两条枪放家里防身,不过对方既敢开枪,却让小榆甚感恼怒。看着门上的枪眼,他大声对众人命令道。


柴草被泼上灯油一捆捆扔进院里,腾起的火焰立刻让四周显得一片昏暗,浓烟滚滚,整个院落仿佛一处烧着了的大火盆一样,不断的向外喷吐着红黑色。院子里,枪声早就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呼喊声和小孩子的哭闹声。


叮当做响的敲打和一股股在火焰上腾起的白烟显示着院里人正在灭火,看着这一切,小榆冷笑了两声,抓起一捆柴草扔在大门口,接过火把扔在上面,火焰顿时猛烈的燃烧起来。


火焰仿佛蛇芯贪婪的舔拭着木门,劈啪的响声中,木门上的油漆破裂起泡,最终与火焰融为一体。大火的烧灼下,木门终于塌陷下去,院子里的场景赫然展现在众人眼前。


“砰,砰!”抬手打出两枪,前院挂着的两盏灯笼应声落地,之前院子里的喊声也因此被放大了几倍,小孩子们哭闹着往大人的怀里钻着,大人们则用畏惧的眼光看着这忽然闯进来的十几号汉子。


“妈了个巴子的,哪个是你们当家的?”面对眼前的众人,小榆嚣张的用枪口蹭了蹭头皮,随后大声问道。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没有人站出来表态,而是畏缩着互相挤在一起。见此情景,小榆向身边使了个眼色,身边的手下会意,凶神恶煞的冲上去抓住两个穿着绸缎的婆娘扯了过来。


“你们当家的是哪一号,知道我双枪章来串门,也不说支应一声,太不给我面子了吧。?”看着眼前瑟缩发抖的两人,小榆嬉笑着凑上前,小声询问道。


“俺,俺们当家的出,出门了。”稍微年长的女子胆怯的瞄了一眼小榆,结巴着说道。


“哦,赶的还真巧啊,出门?恩, 好,好! 来人,把这婆娘诶我绑了,带山上去,兄弟们几个月没沾女人,拿她拉拉谗。其他人一刀一个给我剁了,房子一把火点上,让他赶巧出门,我让他出门连出殡一块办。”小榆死死的瞪着对方看了好半天,忽然大声嚷嚷道。


听到他的命令,众人轰然允诺,纷纷走过去,将男女扯到两边,举刀提枪做出凶恶之势。


“当家的,当家的饶命,手下留人啊,手下留人。”还没等下手,正屋里立刻传来一声急迫的呼喊,一个身材五短,脖粗肚大的中年人连滚带爬的从屋子里奔出来。


“你又是哪根蒜?”看到来人,小榆心中一乐,口中冷言道。


“在下姓马,乃是这马家河子的坐地户,借着老祖宗的光荫得了点田产,挂个地主的虚名,大掌柜的您见谅啊。”来人作势一抱拳,自我介绍道。


“哦,你他娘的不是出门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你出的门是你小老婆的的肚皮吧?”小榆上下打量了对方几眼,抬手拍了拍对方保养的不错的胖脸,玩笑道。


“这,这,家里撒癔症,满嘴胡说,您老别见怪。”马地主看着眼前这面孔稚嫩的年轻人,陪笑着说道。


“哦,好说,好说,你们家风声可够紧了,我这边才一进村,你那边已经关门落锁,还对老子放枪,我看还真跟撒癔症差不多。”看着对方闪烁着精光的小眼睛,小榆再次拍和对方肩膀说道。


“大掌柜,误会,那是下人错把您当旁人了,如果知道是您大掌柜来,我们这早早的开门迎出好远了。来人啊,去准备酒席,没看到大掌柜舟车劳顿吗?”随着小榆的拍打弯了弯腰,马地主连忙说道。


“哦, 还有这么个说,那还是我的不是了,以后我再来的时候,一定要先派人通知一声不是?”小榆冷笑了一下,转身向周围看去。


地面上,被泼灭的柴草混合着水渍弄的四周脏兮兮的,偶尔冒起的烟尘缭绕着在角落里打着旋。院子里,众人忐忑的看着眼前这个喜怒无常的胡子头,等待着随时可能从他嘴里蹦出的苛刻条件。


“老马啊,你手里几杆枪啊?”小榆四下看了一眼,没发现枪手,所以再次转回头来问道。


“这,这,当初走马帮,托人带回几杆,这些年半用半送着消耗了些,还有三杆枪。”马地主搓了搓手,小心的支应着。


“哦,倒也不多,我兄弟们缺点趁手的家伙,一会把枪让我带走吧。”小榆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要求道。


“大掌柜的,看您说的, 这不是您一句话的事吗?”马地主笑着点了点头道。


“哦,我还有点奇怪,你刚才说开枪对付的不是我,是别人,那个别人是干什么的,值得你用枪对付?”忽然间小榆话锋一转,看着马地主询问道。听到他的询问,马地主红白相间的胖脸上,顿时变的毫无血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