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谋害亲夫真相

火土 收藏 0 750

李清照,一个所谓的女强人,遗留下了许多所谓的不朽之作。据俺们多年的研究,发现里面很有问题。历史学家对李清照的老公赵明诚之死因早有怀疑,而俺们可以肯定地结论:赵明诚之死,李清照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她就是谋害亲夫赵明诚的凶手! “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暴露了李清照的勃勃野心:活着的时候,要凌驾于广大革命人民头顶上,就连死了也想当阎王。试想,女人具备咄咄逼人的气势,老公又会是什么处境?赵明诚小心翼翼地劝她,她反以自己患心力衰竭,怕“梅心惊破”(《孤雁儿》)为要挟,柔中带刚,恩威并施。吓得赵明诚宁可风餐露宿,不愿久居在家。大家不要以为李清照会舞文弄墨,文绉绉的,象个端庄娴淑的女子。女子无才便是德!世上有些文采的女子,却往往持才傲物,不把老公、公公放在眼里,是一些实足的泼妇。 李清照的缺德表现之一就是嗜酒如命,有词为证: 浓睡不消残酒---如梦令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壶中天慢东篱把酒黄昏后---醉花阴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声声慢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永遇乐不如随分尊前醉---鹧鸪天酒美梅酸……醉里插花花莫笑---蝶恋花酒盏深和浅---蝶恋花忘了除非醉……香消酒未消---菩萨蛮如此等等。 几乎每首词不离“酒”、“醉”二字,正宗的女酒鬼!就是那批豪放善饮的饮中八仙、陈子昂高适等诗人,也不曾写过这么多的酒字。她的酒量还不小咧!俺们插几句,现代医学证明,过量饮酒导致酒精中毒。如果经常性的过量饮酒,那会引起中枢神经的麻痹损坏。所以,李清照不可避免地患一些神经上的毛病,她的词隐隐透着一种不正常的痴呆: “晚风来急”---不知道多披件棉袄御寒,倒说三两杯淡酒抵挡不了。俺们看她便是泡在酒坛子里敌不过! “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简直想象不出她睡时是怎样的酒气冲天,鼾声如雷!浓睡不能醒酒,应该先多喝茶才是。 “沉醉不知归路”---好几次险些误了大事;“谢他酒朋诗侣”---结交的尽是狐??狗友,不守在闺房实在不合时宜。异哉! 如果对男人来说,色字头上一把刀,那么对女人来说,酒字旁边就是一片沼泽地。 可怜赵明诚区区一位地质工作者,地位底、工资少。哪里经得起李某借助诗兴为由,几次三番索讨酒钱,打又打不过,因为她爹李格非是个官;骂又骂不过,人家文才出众,笔快嘴刁,只好忍声吞气。碰到这种情况,俺们山东汉子都受不了,更甭说赵明诚这位中年知识分子了。 写到这里,有些李家死党会说俺们鸡蛋里挑骨头,全是得编乱造。俺们特地查阅旁证,《清坡杂志》有记载:“顷见易安族人,言明诚在建康日,易安每值大雪,即顶笠披爽循城远览以寻诗,得句必邀其夫赓和,明诚苦之也。”强人所难,此乃缺德表现之二。 赵明诚研究的是理工科,可李清照偏偏在雪后大发雅兴,强逼赵明诚对诗,这不??赶鸭子上架吗?可想而知,一旦明诚对不出,易安居士将极尽讽刺嘲弄之能事。天长日久,赵明诚染上了忧郁症,一天到晚躲在书房内悉心钻研他外出考察采集的金石,终于撰写成流芳百世的名作《金石录》。李清照顿生窥觑之心,想把此书的著作权夺为己有,假惺惺帮赵明诚作篇什么《金石录序》,说什么《金石录》是他们小夫妻共同的劳动成果。 你想,泼妇老婆要帮着写,老公哪敢不从?受宠若惊尚来不及呢?!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难道能长年累月地外出探矿?难道能对着油灯通宵达旦地研究金石?不可能。她只会饮酒作乐,歌吟风花雪夜,涂抹几句想思情人,月夜相会的词。 缺德的表现之三:据考证,李清照从十八岁结婚,到南渡后老公归天。其间二十年余,竟没有给赵明诚生下一南半女。且大发雌威,不许明诚纳妾(纳了妾也好知道谁有不育,李清照定然心虚)。她自己不会生育倒还罢了,但是她蛮悍的本性把所有接近赵明诚的女性都哄得远远的。哎,可怜赵家从此绝了后。 其实,李清照的文采也并不怎么样。好容易七拼八凑起一本词集,好端端的名字不起,偏叫什么《漱玉词》,奇怪,洁白无暇的玉要她洗什么?莫非上面积灰尘了?说穿了还不是想从玉上刮一层皮。 《词论》中提到词要死守格律尚可通融,那是她的观点。但她万万不该诋毁俺们最敬爱的文学家、诗人、词人、画家、书法家、烹调家、服装设计家、政治家、革新家、气象学家、清官苏轼苏东坡老先生,万不该得说俺们奉为经典的千古绝唱《念奴娇?赤壁怀》不合音律。《念奴娇》要是不好的话,那么易安居士的词只配扔进垃圾箱与四害为伍。肚子里仅这丁点儿货色,居然敢笑话他老公。百步笑五十步!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声声慢》),这似乎是这李清照自鸣得意的佳句。然而,俺们是否能体会她的心情?俺们的眼睛里只看到她玩叠字游戏,根本没啥意思。随便挑一首别人的比她强得多得多,请看《凤凰台上忆吹箫》: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正断魂魂消,闪闪摇摇。望望山山水水,去去,隐隐迢迢。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谁望欢欢喜偷素粉,写写描描!谁还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李清照为什么要谋害亲夫呢?前面讲的是平时李清照对丈夫的残酷迫害无情打击,当然不足以使她动杀机。赵明诚是一位地质工作者,奔波在外的时间较多。而李清照是一个正当妙龄的女人,怎熬得这般寂寞?有词为证: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孤雁儿道人憔悴春窗底,闷损阑干愁不依---玉楼春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凤凰台上忆吹箫她向来哭哭啼啼自命多情。 “多情自是多沾惹”(《怨王孙》)于是便跟赵明诚的好友陆德夫勾搭上了。《琅环记》曰:“易安作此词(《醉花阴》)明诚叹绝,苦思求胜之,乃忘寝食三日夜,得十五阙,杂易安作示友人陆德夫,德夫玩之再三,乐:“只有莫道不销魂三句绝佳。”显然是李陆二人串通懵骗老实头儿赵明诚,实际“人比黄花瘦”是写给陆德夫看的,恐陆嫌弃她不是黄花闺女,不及黄花闺女苗条。俺们打《一剪梅》中发觉了事故苗头,种种迹象表明,李清照邪念已生,《一剪梅》浅析如下: 红藕香残玉簟秋---描述这对奸夫淫女的幽会环境;轻解罗裳---李清照急不可奈地卖弄姿色;独上兰舟---逗引陆德夫(清末《雪涛小说》载那天陆德夫一不小心掉进了池塘);云中谁寄锦书来---呜呼!可怜赵明诚痴心一片;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狗男女闲看月夜景色;花自飘零水自流---李清照巧为自己的不贞冠上恋爱自由的帽子;一种相思---思谁?两处闲愁---害怕奸情暴露,焉能不愁?此情无计可消除---他老公在世,心患不除愁怎消?才下眉头---眉头一皱;却上心头---杀机骤生,要除掉他老公! 李清照又是怎样杀死他老公的呢?目前量变到达了一定的程度,质变扣弦待发。李清照的狡猾奸诈在于她的词很少透露谋杀过程,俺们只好凭借极有限的材料推断她对赵明诚进行由肉体触及灵魂的斗争,直到最终肉体上的消灭。李清照想方设法,通过曲折的途径从当时业已90高龄的西门庆那儿搞到“春风玉露丸”---西门特制的一种烈性春药。赵明诚因金兵南下,被迫返家,一路风尘,身体疲怠。李清照虚情假意为他压惊,大灌其黄汤。药性甚烈,赵明诚不能自己,纵欲过度,元阳受损,第二日卧床不起。李清照见阴谋得逞。变本加厉,每天灌老公春药,赵明诚即便是一山东汉子,又怎捱得起如此折磨。不多日,奄奄一息。李清照索性把陆德夫带进家,在他老身边“红被翻波意欢欣”。 李清照害夫真相至今大白,它给我们什么启示呢?它提醒人们务必警惕当今的“异端思潮”,有人竟认为父系氏族社会制度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应重新回到母系氏族社会。这些人打着男女平等的幌子到处招摇,妄图逆转历史车轮。本文则狠狠给了他(她)们当头一棒。俺们一定要抓好李清照害夫这个典型案例,狠批“男女平等”论,不让一小撮别有用心的坏分子复辟母系氏族社会的阴谋得逞。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考古学家,地质学家赵明诚同志。赵明诚同志永垂不朽。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