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千里隔不断炽热的爱情


郭旋当兵的时候还不满18岁年轻的他却有了自己的“小英莲”——王华。王华比他大一岁。要离开陕北老家进入军营了在拥挤的送别人群中王华对郭旋说“你走了我想你可怎么办”郭旋说“我回来看你。”“部队管得很严的你回不来咋办算了还是我到部队去看你”王华依依不舍地说。


分离对于恋爱中的人儿来说完完全全是一种折磨。在家乡的王华一有空就给郭旋织毛衣、绣鞋垫还买来最好的大红枣给郭旋寄去。军营里的郭旋则美滋滋地享受着王华的情意因为这些东西里面包含着绵绵的相思和滚烫的爱。隔三岔五郭旋就会收到王华寄来的包裹或者信件郭旋因此在连队里变得很有名气大家都知道他有个很爱他的女朋友。要是有几天没有王华的来信连通信员都觉得不习惯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


王华第一次到部队看郭旋的时候军营炸开了的锅——王华身材高挑漂亮的脸蛋人见人爱。他俩每到一处那里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两人的背后不知有多少嫉妒的眼光呢


郭旋进了军营才两年但他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王华。为了与王华长相守他甚至萌生了提前退伍的念头。他的心思指导员看在眼里郑重地找他谈了一次话。指导员语重心长地说“你要安心扎根军营建功立业为祖国奉献自己火热的青春年华”可是郭旋还是走了。


提前退伍回到老家的郭旋很快就和王华结婚了组建了属于自己的爱的小巢。其时郭旋刚刚达到法定结婚年龄。婚后不久他被安排在县里的物资局上班王华之前已开始在县里的一家工厂正式工作了。一年后他们的儿子出生双方父母都还年轻这么快就有了小孙子老人家都高兴得合不拢嘴大家争着要带孙子。郭旋和王华也乐得轻松只管上他们的班尽情享受着家庭的温馨与甜蜜。


艰辛打拼他们拥有了安逸生活


转眼间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王华那家效益不怎么样的工厂垮掉了她也无奈地下了岗。王华是个要强的女人不甘心就这样在家里游手好闲就和几个姐妹们尝试着做起了生意。他们的儿子那时已经上小学了一直由爷爷、奶奶接送。没有后顾之忧的她就放开手脚去闯荡。 华和几个姐妹去农村收购粮食倒腾到邻县卖高价。


有时听说别的地方价钱高些几个女人就不辞劳苦将粮食运过去到了才知价钱更低只好又拉回来。为了赚钱她们什么都收购过大枣、板栗、玉米棒子等等。那段时间虽然辛苦但王华在忙碌中过得很充实。


每当带着一身疲累回到家看到郭旋和儿子在一起玩耍她就感觉很幸福。几年过去了王华和几个姐妹虽然没有赚到多少钱也吃了不少苦走了不少弯路但总算积累了宝贵的生意经。


经过一番打拼王华的生意逐渐有了起色开始赚钱了。郭旋的境况正好相反他所在的物资局效益越来越差。后来局里改革把不少公司承包给个人经营。郭旋在王华的支持下和别人一起承包了金属公司。


几年下来因为经营有方公司赚了钱郭旋手里就有了20来万元。日子一下子滋润起来他们夫妻俩做梦都笑出声来。


有了钱两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买房子把现在住的平房换成楼房。几番下来他们看中了县里最好地段的一处房子郭旋慷慨地交了5万元钱的首期款。幸福的日子像花儿一样开放真诱人啊


好难耐相思苦他提前退伍结婚 强的王华看到丈夫做生意比自己强心里不服气就和姐妹们拼命赚钱。为了生意她经常不在家十天半月不回家来也是正常的事。




为了别的女人他打了她一巴掌

有了钱日子的过法就不一样了。郭旋在一饭店吃饭时认识了一位外省籍的女服务员一来二去两人就混在了一起。


经常在外面做生意的王华对此毫无察觉。有人劝她把丈夫看紧一点但她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她对自己和郭旋近20年的感情非常自信。她坚信她只属于他他也只属于她况且她认为郭旋胆小谨慎、性格内向见了女人都脸红怎么可能勾搭上别的女人呢


然而现实就是这样残酷。一天当王华亲眼见到郭旋和另一个女人在搂搂抱抱时她终于明白旁人所说的都是真的没有作任何思索王华就冲上前去给了那个女人两记响亮的耳光。此时的郭旋和那个女人早已如胶似漆他被那年轻女人的甜言蜜语迷昏了头已经决定和她结婚一起过日子了。


见到王华打了自己心爱的女人郭旋反手就打了王华一巴掌。王华傻眼了郭旋居然打她被绝望冲昏头脑的她没命地和郭旋扭打了起来后果可想而知她被打得浑身是伤。


郭旋的一顿打让王华彻底清醒了。她坚决要和郭旋离婚但父母竭力反对反复劝说说郭旋是一时糊涂色迷心窍他会回心转意的何况他们还有个儿子孩子是无辜的。公公、婆婆也上门向王华赔不是。看在儿子的份上王华动摇了。她主动去求郭旋说“我们有个可爱的儿子看在儿子的份上离开那个女人吧”郭旋说“儿子算什么我不管”一句话让王华彻底死了心。


幡然醒悟却此情不再


年轻女人是有心计的她要郭旋带上所有的钱物和她远走高飞。他听了那女人的话撤出自己在公司的股份拿出所有存款一心一意要和她到另一个地方过日子。


有一天当郭旋从外面回来赫然见到家中一片狼藉年轻女人已不见了踪影。他知道自己上当了那个女人只是看上了他的钱她席卷了他所有的心血跑了。在严酷的事实面前郭旋幡然醒悟后悔当初没有听别人的劝说如今他一无所有了他去找王华承认错误求她看在儿子的份上原谅他。想想儿子王华又回过头来和郭旋过日子。虽然两人很努


力地维系这段婚姻但一想到他曾经做过的一切王华就恶心不已。


几年折腾下来他们经济上捉襟见肘又回到起点。儿子因为他们闹离婚再也没有心思读书离家出走了找了半个月才找到后来勉强读到初中毕业来到江门某工厂打工。


王华和郭旋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总是如鲠在喉便以看儿子为理由来到江门。在江门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儿子因适应不了环境又回到了老家王华却留在了江门找到几个陕北老乡做点小生意还虔诚地信起了***每周都到教堂去诵圣经、做礼拜。郭旋打了很多次电话叫她回去王华总说“再等等吧。”郭旋向她道歉她根本听不进去。她怀念曾经的浪漫但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她知道就算自己回去也没有办法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和郭旋一起生活。


(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