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俄罗斯对金帐汗国的态度

很多皇汉拿俄罗斯没拿金帐汗国为自己朝代为由搞元清非中国,但是我倒是发现这其中有点复杂,俄罗斯并没单纯的把其列为亡国时期。 前苏联的大历史学家谢苗列夫编著《苏联通史》处处写着金帐汗国,极其金帐汗国的大帐、中帐、小帐情况,他高度赞扬拔哥对俄国历史的贡献。

《苏共党史简介》用大量的资料说明中亚自古就属于苏联。 如果单纯的是亡国时期,为何他们要这样写? 他们虽未将金帐汗国列为自己朝代,但是如果单纯的是亡国时期,为何会这样赞叹?请问我们是否赞扬过日本人,印度人是否赞扬过英国人?还有,就是他们的游戏公司出了款游戏叫《金帐汗国》,这点我就想不通,如果纯粹是亡国时期,他们怎么还会出类似的游戏呢?没有人会愿意去面对自己的亡国时期的。印度有没出以大英帝国为背景的游戏。顺便说下,金帐汗国统治时期,留里克王朝属于附庸,并不是灭亡,就像元朝时期的高丽一样,虽被元朝统治,但高丽王朝还是存在的,并没有完全亡国,就像朝鲜和越南不会将我国历史列为自己的历史一样。顺便说下,在《伊朗通史》中,伊朗人为何列伊利汗国为自己朝代?

其实我就想不通,为何俄罗斯可以出《金帐汗国》这款游戏,玩家在里面可以扮演金帐汗国来征服世界,我就想不通,如果是纯粹的亡国时期的话,他们为何可以这样做?如果按各位元清非中国论者的话来说,我们和朝鲜是不是可以出款游戏叫《日本帝国》?印度是不是可以出《大英帝国》?至于灾荒,每朝每代都有,其实我觉得蒙元时期可能并没大家说的那么黑暗,朱元璋说过“朕乐生于元世”“朕的父母赖元之所养,享受过元的太平之福呢?”《明实录》。你们一定会问,朱元璋的父母都死于灾荒,他连安葬的钱都没有,有何可乐?有什么福分?请问唐伯虎的一家五口都死于灾荒,是不是弘治年间就黑暗无比?害死他父母的是贪官和灾荒,和朝廷是没关系的。在灾荒年间,蒙元开仓放粮的表面功夫都是做了的,只不过贪官太多,贪去大半,致使民不聊生,这能怪蒙元吗?难道只有蒙元才有贪官吗?朱元璋尊蒙元为中国的事情还有很多,请你们仔细看朱元璋对蒙元的讨伐令的第一段,什么是“实乃天授”“彼时君明臣良”里面就说了讨伐蒙元的理由是蒙元不遵祖训,乱了纲常,君主昏庸致使民不聊生。里面说了讨伐蒙元的原因是因为灭了中国的王朝吗?里面就说了“蒙元以夷狄入中国”就是证明蒙元非中国的证据?要知道古代的中国和现代的是不同的。要按你们理解,是不是楚国(我蛮夷也,不受中国的谥号)和东吴(以吴越之众对抗中国)都非中国王朝?

1575年,伊凡四世把西蒙•别克布拉托维奇这个人物迎接到莫斯科,接了沙皇的位置,自己则执臣事,翌年,重新接受让位,成了沙皇。这个西蒙-别克布拉托维奇过去名叫赛因布拉特,是在卡西莫夫地方被授予了领地的、那玛罕家族最后的大汗阿哈默德的曾孙。

通过这个手续,莫斯科大公成了“黄金斡耳朵”的继承者之一,获得了统治术赤后裔们的权利。就伊凡四世自身来说,其父亲一方是德米特里•顿斯科的嫡孙,在其母亲一方,则继承了其敌人马麦的血统。马麦虽然不是成吉思汗的父系子孙,但却被称作“白汗”。莫斯科的沙皇在拉丁语中自称“白皇帝”,这个称呼来自东方蒙古族所称的“白皇帝”(察干汗)。俄罗斯帝国也是蒙古帝国的继承者o

金帐汗国的蒙古人后裔——鞑靼人融合到了俄罗斯民族当中。喀山汗国,阿斯特拉罕,西伯利亚汗,克里米亚汗,诺盖汗的蒙古鞑靼贵族们后来都供职于俄罗斯公国,成为许多大公,王,贵族的姓氏起源。从各类文献资料中发现有鞑靼血缘的92个大公,50个王,13个公侯以及300多个贵族姓氏。

蒙古——鞑靼人不仅把政治制度,税收制度,海关制度和军事制度传给了俄罗斯人,而且把血统和形式也传给了俄罗斯人。蒙古鞑靼人为俄罗斯贡献了鲍里斯和费德尔*戈杜诺夫两位沙皇。6位皇后:所罗门尼娅*萨布洛娃;叶列娜*格林斯卡娃;伊琳娜*戈杜诺娃;纳塔利娅*纳雷什金娜;马尔法*阿普拉克希娜;叶夫多基娅*萨布罗娃。彼得*奥尔登司机格跟——巴豆含的质子和彼得格根也是俄罗斯著名的圣徒。蒙古——鞑靼人还把驿站和军事战略战术传给了俄罗斯人。如著名的尤里*梅谢尔斯基汗将军,安德烈*谢尔基佐夫,叶尔莫洛夫,多赫图洛夫,马秋什金,莫尔德维诺夫,叶潘钦,比里列夫,日林斯基,谢尔巴切夫等将军们以及科学巨匠们如:门捷列夫,梅奇尼科夫,巴甫洛夫,季米里亚泽夫,历史学家坎捷米尔,卡拉姆津以及极地学家切柳斯金,奇里科夫等人都有蒙古——鞑靼血统。俄罗斯谚语说:“如果深究俄罗斯人,就会出现鞑靼人。”德*迈斯特也曾说过说:“抓伤一个俄罗斯人,就是抓伤一个鞑靼人。”蒙古——鞑靼人对于俄罗斯民族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以至于形成了这样的观点:俄罗斯人是西方的东方人,是东方的西方人。此外蒙古——鞑靼人对于俄罗斯民族的文化和艺术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在俄罗斯文学方面三位最伟大的小说家中的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屠格涅夫就有蒙古——鞑靼血统,也只有蒙古血统的屠格涅夫才能写下《白净草原》这样举世无双的对草原的深刻理解和体验的小说。舞蹈家有乌兰诺娃;安娜*巴浦洛娃都拥有蒙古——鞑靼血统。

《俄国史》

“必须承认,在大俄罗斯的人种类型的形成上芬兰民族也有些份。我们大俄罗斯人的容貌并不完全一模一样地复现一般斯拉夫人的特点。别的斯拉夫民族承认大俄罗斯人有斯拉夫人的共性,但也发现有些非斯拉夫人的杂质,如:大俄罗斯人的颧骨大(蒙古人种的典型特征),脸与头发的颜色黑色成分重,尤其还有一个标准的大俄罗斯鼻子,生在很宽的底盘上面——这些多半都是由于芬兰人的人种影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