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漫道 正文 非常冲突

骑毛驴的军长 收藏 4 1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size][/URL] 非常冲突 浑身虚脱的杜超,几乎被战友搀扶着回到了营地。第三天,参加完授奖大会,四个人便起程返回自己的部队。 刚回到特勤大队的那一个多星期,杜超几乎夜夜失眠,恶梦不断,一闭上眼睛,满脑海都是那两个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佣兵的影子,以头嗑墙也挥之不去,越想忘记,就越是清晰。 杜超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52.html

非常冲突

浑身虚脱的杜超,几乎被战友搀扶着回到了营地。第三天,参加完授奖大会,四个人便起程返回自己的部队。

刚回到特勤大队的那一个多星期,杜超几乎夜夜失眠,恶梦不断,一闭上眼睛,满脑海都是那两个被自己亲手杀死的佣兵的影子,以头嗑墙也挥之不去,越想忘记,就越是清晰。

杜超清楚的记得,那个被自己一刀抹断脖子的佣兵,在倒下前,还执着地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那是一双深褐色的眼睛,眼神里满含哀怨、无助还有恶毒。他十分明白,死在他手下的这两个佣兵是罪有应得,即使自己不下手,他们照样会不得善终,可那毕竟是两条鲜活的生命……

突然变得沉默寡言的杜超,让他属下的几个兵们无所适从。他们无法理解,这个在他们心目中刚烈悍勇、嫉恶如仇,常常教导他们临危不惧,流血流汗不流泪的英雄班长,为何在立功授奖,在完成了每一个特警军人都梦寐以求的光荣使命后,突然变得如此消沉?那天发生的故事,队长和排长都讲过多遍了,二班长肖克更是不知疲倦的摆龙门阵,将整个过程演绎得像一场永不落幕的星球大战。就是没见自己的班长去提这个事,兵们多希望这位大英雄能亲口详细地告诉他们那天发生的一切,还有他神勇的表现。

杜超的反常,大队与中队的领导都看在了眼里,除了骆敏外,所有的干部都去开导过他,但收效甚微,死要面子的杜超就是默不作声。最后马啸杨亲自请来了总队医院的心理专家。专家并不是特效药,杜超在稍稍平静了几日后,终于爆发了。

祸起肖克的那张嘴巴,这小子有点得意过头了,处处不忘自己是九死一生的英雄。平日里休息,满世界眉飞色舞地跟中队那些兵们神吹海侃自己如何如何英武神明,杀人如割草芥,杜超也就忍了。可他这种英雄气慨同样助长了自己的骄横之气,领着自已班的兄弟训练还不过瘾,竟然管到了杜超班的兵们头上。

那天是杜超回中队后,第一次带班训练,浙江兵王可在战术训练的时候,因为动作不规范,慢了半拍,被十米开外的肖克看见了。这小子冲过来一脚踹在王可的屁股上大骂:“就你这动作加速度,碰到中东的雇佣兵,十个也被人打成筛子!”

这王可也不是省油的灯,跳起来就顶牛:“人和人不一样!我们班长跟你一道回来的,从来就没听他吹过牛逼!”

肖克火了,口不抉言:“什么蛋班长带什么蛋兵!就你们那班长,杀个人,差点没把裤子给尿湿!”

杜超听得真真切切,强压住怒火上来轻声地问肖克:“说谁呐?有种你再说一遍!”

“怂样!”肖克知道杜超的脾气,回了一句转身便走。没想到这句话彻底激怒了杜超,冲上前去照着肖克的右额就是一记直拳,猝不及防的肖克,被杜超这一拳擂倒在地,半天都没趴起来。杜超还不解气,挣脱了几个兵的怀抱,还想上去补几脚。闻迅赶来的骆敏一把抓住杜超的右臂,将他生生推出了三米开外。

“来啊!有种冲我来!把我打趴下,你就是英雄!”骆敏把杜超拖回中队,一脚踹上房门,冲着杜超吼道。

“队长……”杜超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良久,泪流满面地抬起头说道:“队长,我想退役!”

“退什么役?不如我去拿把枪,你朝自己的脑袋开一枪,一了百了,多痛快?”骆敏面无表情地说完,又接着厉声道:“你给老子站起来!站好罗!”

“队长,我现在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都是那两个人的影子。”杜超低头起身,幽幽地说道。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找你吗?”

杜超摇摇头。

“因为你他妈的已经是个老兵了!还要我像对待新兵蛋子一样哄着你吗?你是不是想得到所有人的同情?我从来都没觉得你是个孬种,事实上,你在战场上表现出的比任何人都要勇敢。但说实话,我已经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高看你了,看看你的排长,看看肖克,再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骆敏一口气数落完,盯着杜超,良久,终于缓和了一下语气继续说道:“惩恶扬善是军人的天职,穿了这身马甲,你就没得选择了。想想长眠在青山深处的那些年轻的战友们,想想那些染上毒瘾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同胞,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至少,挽救了更多人的生命。这些罪恶的人渣,一天不死,这个世界就一天不得安宁!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理由去同情他们?还是他们阴魂不散,吓到了你?”

杜超继续沉默,但已经抬起头来,目光越过骆敏的头顶,情绪渐渐安定了下来。

“我不想再跟你扯太多,你自己去想想,事实上,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当初所憧憬的。往后,我说过,只要这些人一天不死,我们就还要继续战斗,但这一天再次来临的时候,请你惦量一下自已有没有能力肩负起这个担子。不要勉强自己,如果你真觉得自己被打败了,那么,我尊重你的选择,也许,上面会对你这个二等功臣网开一面,不用等到秋天,提前放你回家去养老。在你给我确切的答复之前,请不要影响别人的情绪,如果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就不是你自己要不要退役的问题了!”骆敏说完,转身打开会议室门,想了想,扭过头来又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江猛没有倒下,你是他的兄弟!”

当天晚上,杜超和肖克被关进了一间禁闭室,二人各倨一方,坐在地上。肖克的脑袋还在隐隐作痛,抚着额头上的那块青紫,不依不饶的骂道:“狗日的太狠了,吃奶的力气都他妈的招呼到我身上了!”

杜超翻眼看了一下肖克,扭过身子靠在墙上,不予理会,兄弟二人一夜无语。

这天晚上熄灯过后,禁闭室对面的营房二楼,会议室里还灯火通明。战狼特勤大队大队长朱明中校,坐在会议桌上,他的对面是两个站得笔挺的上尉警官。

“我相信杜超不是个案,你们到底有没有把这个当回事?思想教育跟不上,还谈什么和谐?当兵的并非就要铁石心肠,他转不过这个弯,就一定有自己无法突破的障碍,需要你们耐心地去引导、去点拔!否则,是个兵都能来当这个队长,来当这个指导员!”

坐在一旁沙发上的马啸杨接过话题:“骆队长,你也不想想自己,当年毙掉那两个败类的时候,不也是好多天回不过神来吗?好了伤疤忘了痛!不要总是自以为是,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都回去好好检讨一下自己,好好的找杜超再深谈一次,我始终认为他是一块好钢,得烧熟了再锤打。过了这道坎,我相信他会更成熟,更能有所担当!”

“还有,这个时候放他回家休假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我希望你们慎重考虑,他和肖克斗欧的事情,并不是关两天禁闭就可以对付过去了,影响太恶劣了!明天一早必须拿出你们的处理意见!”马啸杨补充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