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第二幕铁血联盟 第二章 盘古开天 第八节 代号“开天”

台海争锋 收藏 7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27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夜色中,大家默默地跟在我身后,朝着定日县东南方向的定结县走去。各人的军靴踩在沙土上,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一路上,整个队列中谁都不吱声,但我心里很清楚,除了那三名专家外,剩下的队员全都是一肚子疑问,甚至是不满。

其实,并非我不愿意向他们所有人解释所有的一切,而是我自己的心情也处于极其低落的状态。回忆刚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战斗,我发现从刚开始的夺取哨塔一直到撤离指挥所,前前后后我只是在观察、思考、或是喊叫,让兄弟们照着我的意思在枪林弹雨中去拼命、去冒险,而我自己却自始至终都没能同兄弟们肩并肩地开过一枪,特别是田信在步话机中那声“兄弟们!跟我来!”尤其触动着我的心灵,回忆着台湾的那些日子,再想着自己未来同兄弟们并肩作战的机会或许将越来越少,甚至连摸枪的机会都会变少,想到这些,我心头不仅有些莫名的失落和悲哀。

我们的队伍就在这种别扭的气氛中走了将近四个小时,走着走着,天色渐渐发白,夜空中的星光也渐渐地暗淡下去,虽然太阳还没有升起,但远方覆盖着白雪的连绵山峰却已开始忽隐忽现。我抬手看了看表,指针指在了六点十分的位置。看着地形渐渐地由平原转入山区,我带着队伍离开小路,爬上一座不显眼的,由乱石头堆成的小山半山腰处,然后掏出地图,转过身说:“札木合,你和巴仁锡措对这一带情况熟不熟?”

“还行!一个月前我们撤退的时候,走的就是附近那条公路!”札木合跑上前来指着地图回答我说。

听了之后,我拿出赵元博提供给我的另一分敌军兵力部署图,对照了几个标志物后说:“地图上显示这附近没有敌人,我们今天白天就在这里扎营,札木合,你给大家指导指导,教教大家怎么在这种岩石结构的山地上做掩体!”

“好嘞!”札木合爽快地应承了下来,接着问:“每人做一个单兵掩体,还是整个做个大的,大伙儿挤一挤?”

我扫视了一下队伍,目光突然停留在那个日本女博士北条惠子身上,心想让她一个人呆着也不安全,最后就说:“整个大的吧!注意做好伪装!”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大家搬石头的搬石头,抡铁锹的铁锹,不到半个小时,一座半地下式的掩体就在札木合的设计下完成了,整个掩体镶嵌在岩石错综复杂的缝隙中,不走近瞧,还真看不到出入口。

简单排了一下轮岗的顺序后,我们几个便全都钻进了那个避风的掩体,虽然我们不敢生火,而且外面的狂风一阵阵地呼啸而过,但这个掩体巧妙的布局却能够让我们不受一丝风寒,而且人一多,掩体里面不一会儿也渐渐显得暖和起来。

进入掩体安顿下来之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打开北斗通信终端,开始急切地呼叫起杨耀文来。

等了几分钟,耳机里始终是轻微的电流声,一股不详的预感渐渐的漫上我的心头。

突然间,耳机里传来两声咳嗽声,“盘古一号,我是二号,请讲!”

“你们情况怎么样?”

“呵呵!好的很,不是一般的好!告诉札木合,我们把那个大地导弹营端掉了!”杨耀文轻松地说。

“什么?谁让你们这么干的?”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有些气急败坏地问:“为什么不执行原计划?”

“把送话机给我!”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步话机中传了过来,“李拓,是我命令他们干的!”

再仔细一听,竟然是赵元博旅长的声音。

“李拓,你放心吧!旅长他带着特战二营来接应我们了,昨晚我们夜袭的时候,特侦营扫掉了雅鲁藏布江南岸二十多个印军的哨点,旅长接着就带着二营来接应我们了!顺便还吃掉了我们来路上没能吃掉的肥肉!”

听了这话,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旅长,你们还是赶紧撤回北岸吧!呆在南岸太危险了,万一被切断了后路想回都回不去,咱们的兵力毕竟处于劣势!”我有些着急地劝告赵元博,心想虽然两个营合到一起,但万一遇到印军的主力,还是不好对付。

“李拓你放心吧!昨晚你们的夜袭打的不错,阿三现在成了惊弓之鸟!他们现在还没有判明我军的企图,正在收缩防御呢!”赵元博轻松地说:“你这个营长就放一百个心吧!保证把你一营的兄弟都带回北岸!汇报你自己的情况吧!”

听了之后,我无奈之下只得回答说:“我们已经抵达第一导航点,一切顺利!”

“嗯!那就好!”赵元博最后说:“我把密码和呼号发到你的北斗终端!稍后系统重启之后,你们这支分队的ID将从我们旅、甚至是西南联合指挥部的指挥通信系统中抹去,你们将不再隶属于特战一旅。从现在到行动结束,你将直接隶属于战略情报与反应部!反应部的作战处,也就是你导师将直接为你们的行动提供情报支援!”

“收到!”

“记住,第一次联络时间是今晚北京时间18:00,李拓,你多保重吧!”赵元博说完刚要挂断,突然,田信的吼声突然从步话机中传了过来:“李拓!你给我说清楚!你为啥单单撇下我一个人!我田信哪点儿不如你身边的那几个!我跟你这么些年了,我是那种怕死的人吗?李拓,你给我说清楚!”

听着田信嘶哑并且略带哭腔的声音,我心中不禁紧了紧。

“李拓多保重,你那边挂断终端吧!”杨耀文的声音夹杂了进来。

“好了、好了!田信!别耍孩子脾气,不让你去是我教导员的主意,我们稍后再慢慢聊!”在关上北斗终端前,我听到杨耀文还在一旁不停地劝阻着他……

田信的声音依旧回响在我的耳边,看着眼前疲惫的赵锐、韩天宇和刘亚男他们,我不禁在心中对着他说:“田信,如果我们这些人回不来,老三连的那些兄弟还要靠你照应,如果你能活下去,就当是我们这些兄弟留给你最后的礼物吧!”

“睡觉!大家休息吧!”我对着掩体里的所有人说。

我刚说完,突然发现刘亚男、韩天宇、赵锐和札木合四个居然不听我的招呼,走到我周围,盘着腿坐了下来,一会儿之后,刘亚男鼓足了勇气说:“老大,你还欠我们一个解释!”

“一个解释?什么解释?”我明知故问地反问。

“什么半吊子的盘古行动,还有那个神神秘秘的后续行动?憋在心里我快憋死了!怎么能睡得着!”札木合也跟着逼问!

“哦!”我笑了一下说:“好!差不多是时候了,来!樱井上尉,你也过来!我把你们想要的解释还给你们!”

等樱井枫过来的之后,我把战术地图摊开在地上,打开手电,像上课一样,把整个谜底揭开到他们面前。

“咱们首先看这里!”我用手沿着地图上雅鲁藏布江划了一道,然后说:“印度人这些天会不会防备我们偷袭?”

“会!”我自问自答:“当然会,两军交战怎么能不放着对方偷营?不仅印度人防,我们也在防,但自从雅鲁藏布江化冰后,我们双方防御的重点都在天上,一是防航空兵器的空袭、二是防步兵依靠直升机或运输机的垂直登陆。所以,沿江我们双方都部署有大量肩扛的、车载的、还有固定的防空导弹,还有大量的高射炮兵,不夸张地说,在这种时候沿雅鲁藏布江南北两百公里宽的走廊,就是一只蚊子想上天,也会在半道上被对方给打下来。”

我顿了顿,接着说:“所以,我们在江面解冻后涉水过江,一方面印度人想不到;另一方面,无论是渗透攻击还是袭击完成后的撤退,都不会遇到我们步兵的天敌,直升机的侦察和打击,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时机来发动这起袭击。”

提到直升机,赵锐、韩天宇和刘亚男的脸色不禁黯淡了下来,而我自己口中蹦出“直升机”这三个字后,也不由自主地想起牺牲在屏东机场的陈勇、猛仔,还有老三连的那么多兄弟。

“我想知道的是,我刚才明明可以击毙那个印军师长的,你为什么却要阻止我!”刘亚男问:“虽然我们这里十三个人都知道,你袭击印军指挥所的行动都是为我们后面的行动打掩护,但趁机削弱敌人的指挥力量,难道效果不是更好吗?”

听到这个问题,我非但不生气,反而觉得很欣慰,在以前,甚至是刚从台湾回来的时候,刘亚男同我们依旧是若即若离的,但现在,他既然敢于当着这么多兄弟的面质问我,我想,这个天才而又内向的狙击手,已经在内心深处将自己融入进了我们这个集体当中。

我看着刘亚男,然后指着地图问:“在定日县的西侧,印军步兵师有一个锡克族的步兵团,对不对?”

他们几个点了点头,我接着说:“但是在东北侧的加措乡附近,还有他们的一个主力的装甲步兵团,对吗?你们几个问问自己,如果是你们来指挥,谁有把握让我的特战营同一个装备有BMP-3步战车的装甲步兵团对抗?说得更简单一点,咱们中有谁的两条腿能跑得赢步战车?”

“这跟那个师长有什么关系?”札木合在一旁问。

“有什么关系?”我看了他一眼说:“在战前,我已经给大家介绍过印军这个步兵师的情况了,他们一个团化整为零沿江部署,几乎没有什么战斗力;而那个锡克族的步兵团,是不被印度国防部信任的三流、甚至是四流团;而他们的主力,显而易见是加措乡方向那个装甲步兵团,试想如果你把他们师长击毙了,大家考虑一下,印军指挥官,会让谁接替指挥?是那个手里没几个人,在江边巡逻的团长?还是那个不被信任,天天闹独立的锡克族人?我想换做你,你也会让那个装甲步兵团的团长来接替指挥吧?”

“到那个时候,几台轮式装甲巡逻车一出动,相信不难发现我们正在撤退的主力,到时候,整个装甲步兵团蜂拥而出,咬住我们的撤退部队,后果将不堪设想。”

赵锐首先点了点头,表示能够理解,看着刘亚男他们还有些疑惑,我进一步解释说:“另外,你们回忆回忆刚才那个印度师长指挥的突围,还有那个伤亡了那么多人的佯攻,你们觉得那个师长怎么样?”

“简直就是个菜鸟,就是让我指挥我也不能指挥成那样!”赵锐笑着说。

“所以说,印军那个师长无论从判断力、指挥能力还是意志力方面,我觉得都是个庸才,而我们留着这样的庸人继续指挥印度的军队,我看对我们的好处只有更大,不会更小!”

听了这话,连同樱井枫在内,他们几个都不由地笑了出来。

“还有最后一点!”我看着气氛不再像刚开始那么凝重,便趁热打铁地说:“从他跟他的警卫交换服装这件事来看,那个师长是个贪生之辈,所以我判断,即使他突围后,能够与那个锡克步兵团顺利汇合,我想,他依旧找不到他的安全感。毕竟现在我们双方的空中侦察都处于瘫痪状态,所以他不能判断出攻击他们指挥所的是一个营、还是一个团,甚至是一个旅,他也不能判断我们是不是会继续尾随着他的指挥所,去吃掉那个锡克步兵团,所以,他一定会命令那个装甲步兵团去同他汇合,说白了是去保护他。所以,这就给教导员和撤退的兄弟们留下了足够的时间。”

听了这些,所有人都深深地点了点头。

“而且咱们旅派出的接应分队,昨晚趁夜扫掉了沿江印军三十多个哨点,还吃掉了那个大地导弹营,这就使得那个师长,甚至整个印军的前线指挥部更加无从判断我们的企图到底是一次袭击行动还是要发动一个大的攻势,所以,我们应该为我们的兄弟全身而退而感到高兴!”我拍了拍札木合的肩膀。

札木合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他的表情也让我清楚,他明白了我的苦心和用意。

“李拓少校,服从是我们每一名军人的职责,您所有的命令也无需对属下进行解释!”这时,樱井枫突然在身旁冷冷地插了一句:“但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关心的是您所谓的后续行动,它的具体目的和计划!因为对目的和计划的了解,将有助于我更好地执行您的命令!”

听了这些,我心中不禁想,作为一名军官,难道没有责任向部属解释疑惑,解释命令的意义吗?

想归想,但看着札木合为了维护我,故意瞧着樱井枫,显出一脸不屑的表情,以及他们俩彼此间毫不相让的挑衅眼神,我生怕矛盾会激化,赶紧转移话题问:“札木合!我们的行动代号是什么?”

“盘古!这还用问吗?”札木合看了我一眼说。

“盘古要干什么?”我紧接着问。

“盘古开天啊!”札木合说。

我看着大家疑惑的眼神,咬了咬牙说:“对!盘古就是要开天,我们要为我们的祖国,还有我们的空军,开出一片蓝天来!第二阶段行动,代号‘开天’!”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