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神罗列 第六卷 得失 复杂化

梦幻一生 收藏 3 4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22.html


百度神无看着手中的电报,默然无语。自从前天收到235团进攻失利的消息后,他很快就接到了235团团长塔拉基请求增兵的电报,现在手中的这份报告则是刚才秘书手中接过来的。“可狠!”百度神无猛的一垂桌子,力道大得让桌上的东西一阵摇晃,一只昂贵的雕饰险些掉在地上变成一堆废物。站在办公桌旁的秘书则吓得心头乱跳,有些不知所措。

办公桌旁,欧式风格的宽大落地窗外,夕阳在乌云中若隐若现,显得衰败而颓废。他那由充满怒意的大眼,坚挺硕大的鼻子,因为用力而紧闭的大嘴,半白的胡须组合成的国字脸在暗淡的阳光下显得异常的憔悴。是什么事让一个经过抗苏战争,内战十数年的男人如此的烦恼?或者说人到了50岁就容易承受不住压力?

秘书稍稍抬头看着像一座雕像般一动不动的将军,心里忍不住难过起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要知道往日的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精神熠熠。只是现在,哎!看着将军手中紧握成一团的电报,秘书再一次暗叹了口气,那张电报的内容他是知道的,上面只有几个字:塔拉基将军阵亡。没有说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有235团副团长的签名和日期,事情就发生在昨天。只是他想不到塔那基的阵亡会让将军如此的失态。虽然塔拉基是将军的心腹爱将,曾为他立下赫赫战功,但人死不能复生,又何苦如此的痛苦?秘书张张嘴,有心想劝说几句,但看到将军那越来越锐利的眼神,却又生生把话咽了下去。

声音有些嘶哑:“秘书”,秘书身体一振:“在!”,“马上备车”,秘书迟疑道:“去哪里?”,百度神无眼睛一瞪,瞬又暗淡下去:“国防部吧。”声音响得有气无力。秘书离开后,百度神无苦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顺着布满鱼尾纹的眼角流了下来,人道是男人有泪不轻流,只因未到伤心处。老来丧子,怎能不悲?百度神无低咽出声,尽情的发泄心中的悲痛。

二十三年前,抗苏战争,百度神无在马苏德大帅的帐下为国而战,生死难料。战乱波及家乡,深爱的妻子在战争中不幸死去,不幸中的大幸是留下了一个两岁大的孩子。因为后来他打听到,躲难回来的村民在打理村子时,发现了正在已死多时的妻子怀中啼哭的孩子,村民们只知道有好心人领养了这个孩子,但已经不知去向。因为战争,于是一对父子就这样失去了联系。直到两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塔拉基后背上特有的胎记,才知道自已苦觅多年的孩子原来一直在军中效力,只是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勇气认这个孩子,因为战争让他欠了他太多。只是,现在,他再没有机会了。

回想着往事,想起那亲爱的妻子,百度神无心口阵阵发痛,他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错。如果不是他任性要从军打仗,妻子也许就会躲过那场劫难。如果不是他太心急于消灭神兵大队,也就不会派235团去剿匪, 而自已的儿子也不会死了。可是,这世上没有太多的如果,也没有让人悔改的后悔药!我能做什么?百度神无扪心自问。就在那一霎那,一个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中:报仇!“是的,我要报仇!”百度神无在内心里呐喊!

2号,灵蛇特战队的队长,暗哨所的所长。身兼两职的他一直在神兵大队的根据地外活动。当罗列在前往沙漠基地遇袭之后,他就按照罗列的命令,带着灵蛇队员偷偷的潜入省城法扎巴德,进行暗杀以百度神无为主的百度军重要将领的任务。值得一提的,灵蛇特战队员全都是枪神,在他们的狙击会成为枪下,不知有多少人含恨而亡,所以,灵蛇的暗杀多以远距离枪杀为主。炸弹袭击在阿富汗司空见惯,那种用自已的生命为代价的事,灵蛇们是懒的去做的。因为他们是战士,不是死士,灵蛇们觉得用枪也一样能解决问题。至于身在前线的塔拉基为什么成为这次任务的第一个枪下亡魂,那还得从头说起。

灵蛇在省城有自已的密秘据点,而且每一个成员在省城都有“合法”的身份,比如2号就是一个饭店的厨师,每天都是在暗黑的厨房里工作,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其它的成员,有些是茶馆的伙计,像这类战士多是为了打探消息的;有些是街头的混混,他们的作用显得更加强大,是灵蛇信息的主要来源;可以说,灵蛇队员已经深入到了省城的各个角落,只要命令许可,除了守卫森严的将军府,其他官员根本不在话下。

实际上灵蛇的这种隐藏方式有有很大的缺陷的,但是,法扎巴德虽然是百度神无的地盘,但新政府的官员却也不是吃醋的,百度军和政府控制的警察部队就经常会发生摩擦。在这样的情况下,军队和警察间因为都顾虑到对方,所以,管理上非常的放松,省城自然就成了鱼龙混杂的地方,也成了灵蛇的安身佳处。

一个高个子食客在饭店里胡吃好喝之后,满意的站起来向厨房里的卫生间走去。厨房里正在做菜的正是灵蛇特战队队长2号。食客从卫生间出来之后,看了看四处无人,忙走到2号的身旁道:“报告队长,下面的兄弟说,百度军的235团昨天偷偷向根据地潜去了,我们怎么办?”2号做着菜,头也不抬:“这是情报部门的事,我们的任务是在省城里,不是在城外。”食客摸了摸脸上的胡子再次道:“队长,235团团长可是百度神无的心头肉,如果我们能把此人除掉,对根据地可是有非常大和帮助。”2号用停了停,抬头看了食客一眼,又开始埋头工作,食客知道,队长这是在思考了。果然,2号的话很快传来:“今晚通知各组兄弟在老地方见,口令是:“今晚吃什么?炒羊肉。”食客有些愕然,但看到2号开始把锅内的炒羊肉往盘子里盛时,差点笑出声来。

近晚,一天的最后一个礼拜完了之后,2号悠哉悠哉的向大街深处走去。身旁奔走的调皮小孩,在男人的陪同下穿着传统服饰在街上购物游逛的女人,还有饭后散步的老人,时不时飞弛而过的汽车摩托车,让大街充满了安逸和快乐。

再往前走,行人开始稀少起来,街道两旁昏暗的电灯光并没有给街道带来多少的光明,灯下的茂树随风摇曳着,映射在街上的阴影鬼魅异常,时不时从远处传来的口哨声像极了鬼哭神号,让走在大街的人没有一丝的安全感。2号依然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在街上慢慢的向前踱着步子,但是,从他那在黑暗中闪着精光的眼睛和那手背时刻搭在藏在后背上枪把的手告诉我们,他一直非常的谨慎和小心。

前面不远就是贫民区,是龙蛇混杂之处,晚上的时侯几乎没有人行走。灵蛇的其中一个据点也就顺理成章的设在了这里。仔细的看了看身后,2号快速的闪进一条黑暗的小巷,开始加快脚步向目的地进发,东转西弯的穿过一条条小巷子,2号最终在一间小院落前停了下来。

“今晚吃什么?”院内有人用不大不小的声音问道。2号听的暗自好笑,也真难为自已能想出这么绝的口令出来,咳了咳:“炒羊肉。”门轻轻的打开,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门口,2号再次打量了下左右才闪身进去。“队长,各组长都等着了,就差18号没来。”“唔,辛苦了”2号轻轻的拍了拍战士的肩膀。战士心中一暖忙道:“不辛苦。”2号笑笑,黑暗里露出发白的牙齿:“小心点”说完才迈步向屋内走去。

进了门和几个组长打了招呼又聊了些队里的事,迟来的18号终于走进了屋内,郝然是今天和2号交谈的食客。“队长”18嘿嘿笑着打招呼。2号微微一笑:“找地方坐吧,大家都等着你了。”18号再次嘿嘿一笑,拿眼瞅准往日交好的战友的位置走过去,硬坐在了他的身旁,惹得队友一阵笑骂。

“大家都说说吧。”2号环视十个组长一眼,边说边拿起身旁桌上的茶杯,啧啧的喝了一大口茶。“阻杀塔拉基有难度。”一个28岁左右的无须圆脸组长一副沉稳的样子道。“怕事的家伙”,“就是”,“有难度不代表没机会嘛。”,“咱是灵蛇咱怕谁呀!”,“不是难的任务咱还不干呢!”话还没说完呢,马上就被众人口诛笔伐。圆脸组长敢忙举手投降:“我不说了。”

2号眼睛一瞪:“谁刚才说咱是灵蛇咱怕谁呀?”“我”18号小声道,一副怕怕的样子。2号手一指:“你说。”众人在旁偷偷坏笑。18号看看众人耸耸肩:“在战场上阻杀敌方大将这本是我们阻击手干的事。”2号笑笑:“你就说怎么才能把塔拉基干掉吧?”,18号很认真的想了想:“尾随其后,见机行事,我相信狐狸总有露出尾巴的时侯。”“队长,18这话说的对。”死党25马上立挺。“见机行事的成功率貌似瞎猫撞上死老鼠,有违我们灵蛇谋定后动的原则。”圆脸组长趁机“报复”刚才一语之仇。“那你说怎么办?”18快速反击。“所以嘛,我说阻杀塔拉机有难度。”圆脸组长语重心长的道,貌似还带了些得意之色。在坐的人包括21号一阵发晕,就在2号心里盘算着谁是圆脸组长的接班人时,圆脸组长马上接着说了一句话:“我有办法潜入235团的队伍中。”2号马上把心中的想法压了下去,好奇的问道:“什么办法?”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