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日记中的闻一多被刺事件资料

海上异客 收藏 16 1485

蒋介石日记中的闻一多被刺事件资料


谢泳


十年前,我写过一本关于闻一多的小册子,后来出版时书商用了一个《血色闻一多》的书名。本书出版后,曾受到一些读者批评,我都没有回答。我感觉有些读者不理解我写此书的苦心,因为在大的判断上出现了分歧,再谈细节得失意义就不大了。我当时使用了牛军先生翻译的马歇尔驻华报告中的一个材料,说明蒋介石与此事无关。为此引起了很多朋友的不满。今天在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网站上看到近期《闻一多研究动态》中披露的蒋介石日记中关于此事的材料,有助于读者理解蒋介石当时的处境,我感觉我当时的判断大体不错,这倒不是我有什么先见之明,而是我们以往对蒋介石的评价太不合常识。


谢泳 2009年4月13日


2005年2月,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陆续公开蒋介石日记原稿,并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多位专家前往阅读。以下为黄道炫研究员抄录的蒋介石日记原稿中有关闻一多被刺事件之材料,其价值弥足珍贵,特予独家披露。


(1946年3月23日)对西南联大团员训以不法教师污辱党国甘为**奴属之张奚若、闻一多等应加以还击之意。言之操急,自知失态。


(7月17日)昆明连出暗杀案二起,先李公朴次及闻一多,皆为共党外围之民主同盟中党酋,应特别注意,彻究其凶手,以免**作污陷之宣传。最可耻者,以此案出后在昆之民主同盟酋首八人皆逃至美国领事馆求其保护,此等知识分子而且皆为大学有名之教授,其求生辱国寡廉鲜耻,平时其自夸所谓不怕死者,而其怕死至此,书生学者,毫无骨格,乃如此也,可痛。


(7月18日)约宴司徒雷登马歇尔,今日来山也。餐后谈共党问题,马对共周自称其已失信心,而张君劢等于其在京起飞时特属马司为昆明暗杀案向余警告,以为彼等生命已无保障,政府谈判自难继续云。此等投机小肖寡廉鲜耻不足道,惟可证明无识者必无胆,是对人之心理又一发明也。


(7月20日)十时半约司徒来见,与谈三事。一,对昆明暗杀案拟重申无武力之人民与党派,政府应负责保护其生命与自由。二,凡无武装之人民只要其合法登记,保障其言论出版之自由,主管机关应予以登记之便利,不得无故延宕。


上星期反省录:……昆明李闻被刺案殊所不料,干部之无智无识徒增政府情势之险恶,领袖地位之不利,可痛之至。


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昆明暗杀案之处理。……


注意:昆明李闻被刺案应即令霍来报告再定处置。


(7月23日)研究昆明追究凶手案情,写霍揆章[彰]等各函。晚课后约卢永衡主席聚餐,听取其报告。


(7月24日)与卢永衡谈滇事约一小时四十分钟乃别。决召霍揆章[彰]来见,幼稚如此,可叹。


(7月25日)昆明刺案内容既明,彻底究罪时应注意之点:甲,反动派必以此加强其对政府暗杀反对党人之罪恶,更将诬陷为“法息(西)斯”党矣。乙,对霍处置之方针。丙,公布与审判之准备。丁,宣传技术之注意。戊,政府应主动彻底此案。己,凶手之口供及其行刺之动机。庚,被刺者咎由自取乎。辛,使投机与附共者有所警惕。壬,问霍能否自动彻究此案。


晚课后召见霍揆章[彰],彼犹呈其假造人证与口供,幼稚荒谬极矣,乃面加斥责并明告其所部之所为,且出其行刺之人名,即令彼自想此案之办法而退。再令张镇宪兵司令来谈,指示其与霍研究手续与要点,临睡时已十二时矣。


(7月26日)朝课后约见张镇与霍揆章[彰],研究昆明刺案后,批阅公文,研究刺案之处理方针。下午为刺案及宋庆龄侮辱本党以及剿匪无甚进步等关系,顿起忧闷。……晚课后约顾卢张霍等晚餐,属其同飞昆明彻底追究刺案也。


(1946年7月27日)朝课后召见墨三指示昆明案处理方针。


上星期反省录:一,天下事之难堪者,莫甚邪正不分、善恶混淆,尤其是世人不究真相反以伪为真,以恶为善,卒致邪正倒置,是非莫辨,因之人心反常,廉耻道丧。……


一,为昆明李闻被刺暗[案],又予反动派以法西斯恶名之诬蔑。干部无知幼稚,殊令人啼笑皆非,本周几乎全为此事增加烦恼之苦痛也。


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三,云南保安大队等之处置。……四,云南警备司令部之改组与性质之研究。


(7月30日)马歇尔来谈,彼以昆明暗杀案比内战之消息使美国影响更恶为虑,其意中欲余允民主同盟之请求,准彼党共同侦查也,余婉却之。此事自当由政府负责调查,如调查结果公布后认有怀疑之点,自可组织有关团体参加研究。彼以为然。总之昆明之案无论对内对外皆增加政府与余个人之地位艰难百倍,更使**在时局上转败为胜,霍之罪孽无穷。


(7月31日)上月反省录……九,昆明李闻暗杀案在政治上实予政府以重大之打击,所部无智,徒增苦痛,难矣哉。


(8月3日)朝课后与冷欣谈昆明案件及所录口供毕。……下午审阅口供,破绽甚多。


上星期反省录:昆明李闻暗杀案处理方针与办法虽定而尚未宣布,此案因平津道上美军被**袭击之重要性已渐减轻。


本星期预定工作课目:……六,李公朴案之公布。……


(8月4日)朝课后指示冷欣对昆明案件处理程序。


(8月6日)下午考虑昆明案件处理方针甚切,幸得上帝指示,改变前定办法。


(8月7日)雪耻:昨晚课后指示至柔飞昆面授处理方针毕,独在楼台上赋“白云明月两悠悠”句,心神幽闲,思虑渐消,与夫人并肩散步,采花移树,甚觉自得也。


朝课后派至柔飞昆明指示处理暗杀之方针,必须彻究严惩霍揆章[彰],方得其平也。


(8月9日)研究昆明暗杀案之口供与经过实情,甚费心力。


(8月10日)朝课后指示至柔再飞昆明传达意旨。……。


上星期反省录……八,闻一多案处理方针已最后决定,极费心力也。


(8月11日)预定:……三,昆明案件之处理。


(8月18日)晚冷欣由滇携顾墨三对处置闻一多被刺案审判供辞及报告来庐。批阅至深夜,研究至再,未能决定办法。十一时晚睡。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