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联合舰队参谋长福留繁中将被俘记。

国军P-40战机 收藏 1 3409
导读:  1944年是太平洋战争爆发的第四个年头。这年春天,美军乘胜前进,步步进逼。向新几内亚东部方向进军的美国麦克阿瑟率领的舰队在年初就打到了丹皮尔海峡,向中部太平洋挺进的美国尼米兹率领的舰队在二月份就进入了马绍尔群岛。日军节节败退,处处不利,东南面的拉包尔据点孤立了,日本联合舰队也因遭到二月份的大空袭从特鲁克撤到了帛琉群岛,整个战局对日本非常不利。为了挽回这种被动局面,联合舰队司令部于1944年3月8日发布了“新Z作战要领”。其中心内容是集中海上、空中的全部兵力,准备在沿马里亚纳、东西加罗林群岛、新几内亚一线

1944年是太平洋战争爆发的第四个年头。这年春天,美军乘胜前进,步步进逼。向新几内亚东部方向进军的美国麦克阿瑟率领的舰队在年初就打到了丹皮尔海峡,向中部太平洋挺进的美国尼米兹率领的舰队在二月份就进入了马绍尔群岛。日军节节败退,处处不利,东南面的拉包尔据点孤立了,日本联合舰队也因遭到二月份的大空袭从特鲁克撤到了帛琉群岛,整个战局对日本非常不利。为了挽回这种被动局面,联合舰队司令部于1944年3月8日发布了“新Z作战要领”。其中心内容是集中海上、空中的全部兵力,准备在沿马里亚纳、东西加罗林群岛、新几内亚一线与美军决一死战。


就日本的愿望来说,决战时间最好拖到四月份以后,因为那时他们的第一机动舰队和在内地加紧训练的第一航空舰队都能参加决战。然而美军舰载机群却在3月30日就对帛琉群岛发起了攻击。联合舰队司令部在前一天晚上就察觉了美军的动向。为此已把司令部从舰上移到陆地。让旗舰“武藏号”等大型舰只驶离本港。在美机攻击时,日本尽全力进行了反击,但还是损失了一百多架飞机和没有退出本港的六艘小型舰只及21艘油船。陆地上的军事设施及军用物品也被炸毁了许多。美军方面则损失了25架飞机和18名乘员。次日早晨,联合舰队司令部决定在4月1日晨把司令部从帛琉群岛撤到达沃,并命令塞班派三架水上飞机前来接应。这天下午,美军机动部队很早就停止攻击收兵返航了。联合舰队司令部据此错误地判断美军明天还要来攻击,而且还可能实施登陆作战。所以,改变了原来的司令部撤离计划,决定当天夜里行动。当晚21时30分,前来接应的三架水上飞机在帛琉群岛的科罗尔水上基地着水。司令部的要员们便乘橡皮艇驶向飞机。在他们刚刚开始登机时就听到岸上有人喊“敌机来了,快起飞吧!”这样,联合舰队司令官古贺峰一上将等八人、参谋长福留繁中将等11人分乘的1、2号飞机,在水上只停了30分钟就匆匆忙忙地起飞了,连油料都没来得及补充。

3号飞机按原计划在4月1日早晨离开帛琉群岛。他们飞走后,1号飞机遇台风下落不明,乘员遇难无疑。2号飞机被台风刮得偏航,最后迫降宿务岛,参谋长福留等人被菲律宾的游击队俘获。这就是日本海军称做的“乙事件”。


那天夜里,当听到“敌机来了,快起飞吧”的喊声后,2号飞机上的机长冈村松太郎中立即启动发动机做好了起飞准备。这时,给参谋长等人安排座拉的副驾驶今西善久上士也赶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冈村笑着对他说“嘿嘿,空速管盖忘打开了。”今西听后很吃惊地说:“啊呀!那可糟了”冈村却没在意,一推油门便升空去追赶比他们早五分钟起飞的飞机去了。飞机离开帛琉群岛时天气很好,风平浪静,明月当空,他们在三千米的高空向着达沃飞去。可是,还不到一小时就遇上了台风。冈村急忙把飞机降到云下贴着海面飞行。飞了一会儿,他感到没打开空速管盖不知道飞行速度是很危险的。所以,他和懂飞行的小牧参谋商量了一下决定重返云上。其间,今西曾几次试图打开空速成管盖,但没有成功。当他们飞到云上时,失去了与1号机的联系,同时,领航员吉津又发现飞机已偏航到达沃北300公里的卡米京岛上空了,于是小牧提议改飞马尼拉。可是,冈田通过计算得知飞机的燃料还只能飞30分钟了,根本飞不到马尼拉。这样,他们便决定飞向西北150公里处的宿务岛。因为那儿是菲律宾中部的战略要地,没有水上基地。


他们飞到宿务岛南端之后,又沿着东海岸向北飞去。此时,月亮早已引退,周围一片漆黑。不一会儿,他们看见前面有一片灯光,以为是宿务市,便准备降落,其实,那宿务市南面22公里处的纳加町。那里的小野田水泥厂正在为抢运水泥挑灯夜战。飞机在盘旋三圈选好着水点进行降落时,由于测错了高度,把50米高处当成了水面,结果机腹被摔坏了。从机上先钻出来的十几人连救生艇都没来得及取下飞机就起火了。其余的十几个人则连同飞机一起葬身火海。那些落水者集合到一起面向飞机敬礼并唱起了国歌和海军军歌。副驾驶今西却为没能取下空速管盖,以致造成如此重大事故而流下了伤心的眼泪。他们以北斗星为目标向北游去。游了一会儿便不知不觉地被分成了三伙:西边是福留、山本、冈村;中间是吉津、冈田;东边是今西背着不会水的奥泉和由浦衫山形两人拖着的受了重伤后来死于途中的田口。此外,谷川和下地——他们中间两个最年轻的人,说了一声“给自己人送信去”就先游走了。


在他们落水处附近的马格塔里赛村村长,名叫里卡多保罗。他平时装成顺民,实际上却是岛上反日游击队员。那天夜里,他选听到飞机的轰鸣声,后来又看到了烧了不一会儿熄灭的火光。早晨,当他弟弟埃德尔贝尔特把他叫醒后,他发现近海有好几个人在游动。随后他便和邻居帕拉德罗各驾起一条独木舟把这些人救上了岸。很快,游击队就赶来把这些日本人捆了起来。村长保罗根据这些日本人对话判定,他们是与古贺司令官有关的重要人物,便示意游击队员把这些人带到山上的游击队司令部时去。谷川在早晨五时左右游上岸,并赶到了小野田水泥厂,他向值班负责人尾崎治郎技师报告了飞机失事的情况。尾崎立即用卡车送他到宿务市的第31警备派遣队去请求营救。警备派遣队听了报告后马上派机帆船于7时30分赶到出事地点进行搜索,但连一个人影也没有看到。因为福留等人在7时左右就被游击队带走了。驻马尼拉的第三南遣舰队先后接到了古贺长官下落不明和福留等参谋长等人失踪的报告,司令官冈新中将马上命令所属部队,全力以赴对宿务岛一带进行搜索,但也是一无所获。4月1日夜里,东京的海军总部也接到了这个事件的报告。海军大臣军令部总长等首脑人物召开了紧急会议,他们对联合舰队司令部遭难深感不安。会上决定:对此事件要秘密处理,尤其不要让陆军知道;任命当时在苏腊巴亚的西南舰队司令官高须为联合舰队代理司令官。


当日军密探在宿务岛上秘密搜寻福留等人的下落时,游击队带着福留等10人正巧妙地向北迂回。在途中,肥胖的福留中将走不动了。游击队员们就用油桶抬他;山本和今西的脚磨破了,游击队员们就背他们。由于下地不老实,游击队员把他枪毙了。在第八天即4月8日的晚上,他们总算安全地把俘虏带到了位于曼加洪山南麓托帕斯高地上的游击队总部。当晚,游击队长詹姆斯库欣中校审问福留时,他谎称自己是望加锡海军司令官古见中将,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从8日晚到9日晨又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其一是有人从漂泊到卡尔卡海边的飞机残骸上,发现了一个文件皮包,并把它交给了库欣。其二是日军放回了一个关在宿务监狱里的游击队员,让他给游击队送来一封要求归还俘虏和文件的信。其三是8日晚上,由大西精一中校任大队长的日本陆军第173独立大队包围了曼加洪山。其实,大西并不知道发生了所传的“乙事件”,他只是因为得到了游击队总部设在这里的确切情报而采取的营救俘虏而来,所以,库欣一面向驻澳大利亚布里斯班麦克阿瑟司令部发报请示,一面把日本俘虏转移到较为安全的马斯莱拉。


然而,布里斯班却迟迟不予答复,这可把库欣他们坏了。为了解救燃眉之急,他们召集了四个团长和总部干部的紧急会议。会上决定给大西写和解信,以释放俘虏为条件,要求对方解除包围。和解信由游击队的副队长曼纽尔塞古拉上尉起草,然后译成日文,并由冈村把它送到了就要发起总攻的大西大队。大西考虑到救出俘虏要紧,就答应了游击队提出的条件。当晚冈村就带回了给游击队的复信。4月10日上午11时,在两军中间高地的芒果树下游击队把福留等九名俘虏全部交给了大西大队。游击队刚把俘虏交给日军,库欣就收到布里斯班发来的电报。电报上说“马上派潜艇去内格罗斯岛接运俘虏,望你们不惜一切代价保住俘虏。”显然,这已经晚了,游击队只好把那个装有谁也看不懂的日文文件的皮包,经内格罗斯岛送上美军潜艇。福留等人被救了出来,准备接受军法处置。因为日军规定“无论何种原因都不能当俘虏。”可是,没达几天,今西等人就被告知“不算俘虏”而被飞机接回了塞班。最后,海军当局决定都不按俘虏对待,以他们辞职了结。原来,不准当俘虏的规定只不过是一个欺骗日本人民的借口而已,为什么这么做,那自然是福留参谋长的面子。难怪当时日本国内有人指责海军“人情大于王法”、“上宽下严”了。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