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十章 奇袭盘县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虽然尹风灵对于如何在丛林中隐蔽自己可以说很有心得——不然她就不会活着带史密斯离开刚果丛林,但是在看到真正的二道沟——不是那个共计吃了几千斤黑索金变成三个超级大弹坑的假目标时,还是对这里的奇妙伪装产生了发自内心地赞赏。

与其他山里人隐蔽的村庄不同,这个村子并不是躲在地毯一样的浓密的树冠之下,依靠围成一圈的篱笆和紧闭的寨门来防御东亚国军队的清剿。相反,它是一个类似于蜂房的建筑群,所有建筑物都是依着山的坡度在岩石上凿出来的洞穴,整个村子就是与山体一体的。洞穴之间相互联通,有完善的排水、通风设施。虽然每个洞口都很狭小,但是想必不会有被困死在洞内之虞。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所有地面可见的出口除了能够从内部关门外,旁边都种植了相当浓密的灌木——比如说山枣之类的,把洞口遮住。当然,这应该是在敌人接近时以防万一用的,因为史密斯觉得这里的树木已经足够浓密,哪怕乘直升机从树梢往下看也是看不出什么名堂的。至于那些防空袭的假村庄,周围十里内有好几个,每当一个挨了天上掉的馅饼,他们就再建一个。至于选址么,一般都建在已经种植多年、地力耗尽且远离村庄的林间耕地上,而被炸掉的假村子明年将成为耕地——东亚国炸弹里产生的氮肥对于刀耕火种来说绝对是无价之宝,弹片则可以打不少把好锄头。

进村的路上,史密斯发现像这种一两亩见方的林间小块耕地数量不少,很多穿着土制迷彩服的男男女女正在翻动土地,把去年的作物残根断茎和长出来的杂草埋进土里当绿肥。苏灵问黑大牙:“老黑,你们的粮食就是用这么原始落后的手段供应的么?”她不太知道怎么讲礼貌,直接管黑大牙叫老黑。

黑大牙虽然人长得秀气,但全世界的丘八只怕没那个会计较这话:“是的,山里的土地薄,一刺刀捅下去就见底了,”他说着做了个“刀捅”的手势,“没办法,只好当原始人啦。不过还有不少粮食是村子里的朋友们支援的。别的队伍跟我们也一样。”

“别的队伍,有多少?”尹风灵一下来了劲:这可是她以后指挥的部队呀。

黑大牙扳着指头道:“有六支队伍在这一片打游击,加起来不止两千多人。”

“两千?”尹风灵又问,“既然你们人数不少,为什么不联合进攻城市呢?这一带人口少,东亚国军队的防备差,给我两三千人打个小县城绰绰有余了。”

“恐怕不行。”黑大牙摇头道,“虽然这一阵党军都调到东边去打仗了,但我们压根没法打城市——别说没有重武器,就这玩意——”他晃了晃手里的仿“中正”自制步枪,“每人也就十发子弹,手雷每人不见得有一枚。缴的枪子弹更少,城里再怎么空虚百八十人肯定是有的,空中支援肯定也有,直升机少说也有个两三架。我们这样去打损失太大。”

“武器么?”史密斯笑道,“这不难办,我们的传送舱里的武器弹药够武装一个连的,我想至少现在可以用得上了。”

黑大牙从没听过这个词:“传送舱?”

“实不相瞒,我们并不是靠小说里的那些手段飞檐走壁穿过东亚国三军水泼不进的封锁线溜进来的,也不是乘坐飞机空降进来的——我们的隐形飞机还不能空投人员,只能携带很少的武器载荷。我们是呆在一个密封的传送舱里,被超时空传送仪通过四维空间通道丢过来的,下一批增援的人要下个月才到。”

“太……太神奇了,”黑大牙惊得口水都流了下来。他虽然读过几年书,但根本无法想象如此神奇的事,“俺重见天日有希望了。”

“那就麻烦你赶紧把附近的同志们都找来吧。”茱莉亚微笑道。


盘县是东亚国西南方行省云贵高原上山谷里的的一个小县城,城里的两万人中一半的居民是为钢铁厂做工的无产阶级,三分之一是在林场工作的无产阶级,其余六分之一是东亚国军国社会党的党员。不过其中核心党员只有几十个,是县里各个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其余的都是些外围党党员,他们是军人、思想警察、政府工作人员和协防队员等等。这些党员像放牧牲口的牧人一样监管着“自由”的无产者。我们知道,“无产者与牲口一样是自由的”,这一点在三大国都是出奇地相似的。不过这个县城里电幕的数量与密度与上海或伦敦比起来简直少得可怜,加起来不超过500台,其中除去在重要的党员家里安装的小型电幕以外,只有不到十台装在县城那仅有的两条呈十字型交叉的大街上,监视作用相当有限,主要被拿来当广播使。不过电幕播放革命宣传部的各种节目时,来看的人基本是党员,无产者寥寥无几——不过这没关系,在这种偏远愚昧、没有多少知识分子的地方花费太多资源用于监视简直就是浪费,特别对于资源匮乏的东亚国来说。

1985年12月29日,是一个平常的日子。当然,城里绝大部分人都不可能准确地知道今天到底是几号。在开工的蒸汽汽笛声中,无产者们草草地吃一些配发的硬邦邦的大饼——这玩意对腮帮子的考验是相当的大。然后木然地走出用三合板和木料搭建的窝棚,朝着喷吐浓烟,像一座火山的钢铁厂或是城郊混乱不堪、堆满木材的伐木场踱过去。所有人的脚步都尽量放慢,仿佛巴不得吃午饭时才到一样。大街上电幕里的监视员对他们大吼大叫,威胁说这种行为算是反对党国和委员长,要扣生活必需品,但尽管扩音器的声音响彻了街道,也仅仅是让人们在走过公共电幕时稍稍快上那么一点点而已。

街上到处涂抹着光头委员长同志的画像以及那一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委员长在看着你”(在另外两国则分别是老大哥和总书记在看着你),还有一些诸如“打倒果尔德施坦因匪帮扶植的大洋国政权”、“打倒与果尔德施坦因匪帮同流合污的欧亚国帝国主义”。这些白粉涂抹的标语相当张扬地在肮脏的砖墙上爬行,就像一群白色的蛆虫一样。不过字丑一点也没关系,无产阶级没有几个识字的,其实就连负责涂标语的人都不能完全认识这些字,他是照着图案涂抹上去的。一些还勉强能住人的破旧房屋里,“一二三四”的声音伴随着不大和谐的革命军进行曲飘了出来——党员们一如既往地站在电幕前做着早操。还有一些高音喇叭在声嘶力竭地宣布着前线的“捷报”:在委员长的英明领导下,党国的大军在三亚一带击溃了登陆的果尔德施坦因匪军,俘虏15万人。当然,在那里登陆的联盟部队总共只有第7、第22海军陆战队旅,加起来才一万人,而且东亚国部队的第一次反击并没有成功,鬼知道哪里来这么多俘虏。不过这点小错误没有什么关系,人们听到消息后照例机械地欢呼了一阵,这就够了。远在千里之外的战争影响不到盘县,看来这又是一个平常的早晨。

不过世间万物永远不会与你在表面看到的吻合,这次也一样。谁也没用注意到,在成群穿着破旧蓝色长裤与灰色长袍前去工作的无产者中,不知怎么的冒出来了一些新面孔。当然,党国一直不提倡人们互相交流,所以大部分人并不认识身边的人,更不会有人怀疑他们。

在拐到钢铁厂附近一个偏僻角落后,尹风灵仔细检查了各处,确认没有谁在替委员长看着他们,然后压低声音对身后的史密斯说:“这里看来比较安全,可以发信号了。”

“县党部和政府附近的人都准备好了?”

“那是当然,”从后面跟上来的苏灵小声道,“历史上没有过东亚国城镇被抵抗力量所拿下的先例,加上这里又不是伦敦那种重要城市,所以防备松懈得很,我看这些部门门口的那几个卫兵也就是装装门面的,身上连个备用弹夹都没有,待会儿大家十个打一个,肯定是手到擒来。”

“嗯,这个巷子里没有电幕,炸开这面砖墙就是县城军械库。”尹风灵缓缓地从蓝色长裤中抽出一支装了消音器的冲锋枪——这些统一配发的长裤相当的松,裤腰得用麻绳捆紧才能保证不往下掉。在里面装上几把小型枪械从外面完全看不出来。“里面最多四五个卫兵,而且有两个站在门口。我们这一队十五个人冲进去,应该没有问题。”她笑了笑,“毕竟历史上从来没有过游击队打下城镇的例子嘛。”

“那么我们就来创造历史吧,这可是我们革命军人的本分,”史密斯看到几名游击队员已经开始在长满青苔的砖墙上安装塑性炸药与引线,他也挤出一个自认为很潇洒的笑容,“还有2分钟8点整,待会这个信号一定要发响亮点,提前给东亚国军国社会党的仁兄们送上我们热烈的新年祝福——如果他们知道大后天就是新年的话。”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