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拼:六兄弟的血色往事2 猛龙过江 正文 64手枪

贾鑫磊 收藏 0 107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60.html


40


随后,连着几天,他们店子里都有一个叫做亮子的小混混去闹事,把大厅的玻璃砸了,还打伤了几个人,把小将军的姨妹夫脑袋也打破了。报了几次警,当时把亮子几个抓走了,第二天却还是照样来闹事。

将军知道这是方五指使的,他不想太过于得罪方五,于是拿了五万元钱去找方五,结果方五根本就不承认,也不怎么搭理他。就是两句话,要不入股,要不每个月三万。

这样下来没有办法了,只能用道上的方法来办这件事,将军想要动动亮子,来敲山震虎让方五知道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好让他能收敛点。而他们自己的人都是外地口音,专门来这边办事也不太方便。

所以,就找上了他多年的老兄弟、我们这里的大哥——三哥来帮他这个忙。

三哥根本没有多考虑,就答应了下来,他和将军多少年出生入死的兄弟,将军在他的地方出了事,三哥是不可能不管的。

只是他现在忙着自己水泥厂公路招标的事,所以不希望在水泥厂挂职的牯牛、武昇他们几个出面办。于是就把我和缺牙齿、阿标、鸭子几个叫过来了,希望我们哪位能够办下这个事。

“好了,事情就是这样的。我现在肯定是不能动,亮子也就是个小×,你们几个看看,哪个去搞一下?”三哥好整以暇地望着我们说道。

“就麻烦哪位朋友帮个忙了,我将军记这个人情。这里是两万元钱,拿去就当我将军请各位喝餐感谢酒。”将军边说边从拎包里面拿出了两沓一百元面额的钞票放在了桌子上。

“老大,你也不用问了,你要我们哪个去搞,我们就去搞。未必你发话了,我们哪个还敢多说句话啊?”阿标二十六岁,一副老实样,其实他却是三哥手下最会算计的一个。所以我平时也不怎么喜欢他。

他知道这个事情看上去只是办个小混混,但是说不定就会惹出方五来。虽然三哥也会罩着我们,不用怕他,但是万一没有弄好,打头阵的自己跑路也是说不好的。不开口吧,又显得好像不义道,老大说话都不听。所以,他说出了这么一句又能开脱自己、又能显得义气的聪明话来。

“就是啊,将军,你也没有必要什么钱不钱的。都是屋里人,老大放句话算数。”三哥搞红桥水泥厂的时候,没有叫上缺牙齿,缺牙齿就有些不开心。自从上次被我们打了之后,就更不像以前一样天天黏在三哥的身后了。最近反倒是和老鼠关系处得不错。所以,阿标说了那句话之后,他也就赶紧顺着说了。

他们两个开口说完的时候,三哥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了,阴着一张脸冷冷地盯着阿标,也不说话。盯了半晌,阿标终于有些不自然地端着杯子,装着喝茶的样子,低下了头去。

“大哥,实在不行,我可以去……”鸭子声音小小的,有些迟疑地说道。鸭子人瘦瘦的,看上去有些讨厌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为人却是最为老实的一个。三哥平时也不怎么特别喜欢他,嫌他有点呆呆的,不会做事。但是我蛮喜欢他的。

他也知道这件事有些棘手,所以有些迟疑,但是毕竟还是说出来了,证明他对三哥还是一片真心的。

一听到鸭子的话,三哥转过头有些意外地望着他。

但是鸭子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了鸭子的话,“鸭子,你算了。才放出来没有多久,你就不要搞事了。三哥,我们兄弟去!”

三哥望着鸭子的眼神也马上移到了我的身上,虽然没有笑。但是我感觉到了三哥眼神里面的笑意和开心。


“胡钦,你就不要自己说了。老大要哪个去就哪个去,你说了有个鬼用啊!就只有你铁老大啊?”谁说都可以,但是缺牙齿就是有些不开心我能够主动说出来。

“那要不,小缺你去啊?”三哥转头望着缺牙齿说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去就我去!一个小混混,怕什么!老大你只说你和将军想把他搞成什么样子,我明天晚上之前就给你们答复。”缺牙齿毫不犹豫地说道。

缺牙齿这个人,我不喜欢他。但是就事论事来说,虽然他现在和三哥稍微有些疏远了,三哥的话他还是绝对会听的。而且,我也不得不很不愿意地承认,他也确实是个有种、不怕事的人。

“三哥,我们上次跑路的时候,我欠将军一个人情,而且我家在市里,我也熟些。我去吧!缺牙齿,你也不要争了,我晓得你铁三哥。我只是还个人情。就麻烦你了。”缺牙齿一说完,我也马上就接口说了。

三哥望了半天,说道:“小钦,你想搞啊?”

我有些害怕三哥的眼神,因为我觉得三哥好像看透了我心里的另一种想法,虽然我明知道他不可能看得透。

“啊。我欠将军的。”我回答道。

“小钦,你也莫说什么欠不欠我的,你去了我那里,也就是喝了几次酒、吃了几顿饭,也没有搞出什么名堂来。这次是我欠你们和义色的。呵呵呵。”将军边笑边摸着自己的光头说道。

“那好,你要办也要得,小缺下手太毒了,容易把事搞大。你自己小心点,不要搞出什么大事来,掌握分寸,教训下就好了。”三哥说道。

“好的!放心!”

“小钦,这里两万元钱,你和兄弟们喝酒。”将军把钱拿着向我走了过来。

“将军,我这个人,谁对我好我都记着的。这件事我帮你办,这个钱的事你就不要和我提。我办事只有两样,三哥发话和为兄弟,我不缺钱,为钱办事我不会做的。你说多了就是看我不来。”

“那怎么好意思啊。那不行那不行,你不要,你还有兄弟啦,难道让他们白搞啊?”将军一边把钱塞给我一边说。

“我的兄弟就是我,你还要这样搞,我就不办了,你要别人差钱的去。要是你实在不好意思,我们就一起喝几杯酒。要不要得?不要老是说了!”

“将军,你算了,我弟弟帮你办件事,还要你的钱啊?收起来吧,两万块钱你显什么显,摆钱格啊?”三哥也开口边劝将军边开他的玩笑。

于是,事情安排妥当了,所有人又恢复到了热烈喝酒的气氛之中去。

望着包间里面推杯换盏的众人,我的嘴角轻轻地一扬,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其实除了还将军招待我们的人情和铁三哥之外,我还有另外的两个原因。

廖光惠当年可以从镇上混成全市的头号大哥。现在也该轮到我胡钦的名字在市里面响两声了。

我认识廖光惠的那天,他就成了我埋藏在心里的一个梦,一个没有给任何人说过的梦。他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要做到,而且能做到,还要做得更好!

何况,方五这个名字,我还在市里城北读初中的时候就听到过,跟着他混的人里面有一个叫做莫之亮的,这个人有个弟弟叫做莫林,他们欺负了我很多次了,不知道从我身上敲走了多少的零用钱。我怎么会忘记。

亮子!一个多么熟悉的名字。



41


第三天早上的时候,将军就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了我们亮子家的具体位置。

经过商量,我们决定今天就去办人。一个小混混而已,不用弄上太大的排场,我把小二爷和贾义、简杰等人都留在了场子里面看场。

当天晚上,我叫上了险儿和胡玮、地儿,带上了几根铁棍。我想了想,把上次从罗佬手上抢过来的那把仿64手枪也带在了身上。租了一个熟人的一辆车,我们四个就赶到了市里。

到市里的时候,还只有晚上八点多,亮子家在一个叫做盘子口的地方,位于我们市的城北,离我当初读初中的地方不太远。是我们市棉纺机厂的老宿舍楼,一条小小的巷子通进去,一边是老旧破损的围墙,另一边是自行车棚和五层楼的老宿舍。围墙边上唯一两盏同样老旧的路灯还亮一盏破一盏的,弄得整个巷子昏昏暗暗的,五米之外就看不见,光线很差。

我们把车掉了个头,停在了巷子口一个光线比较阴暗的地方,把车牌用两张报纸一包。就待在车里,微微开了一点点的窗户,安静地抽着烟等着亮子回来。透过车窗,我可以看见前面不远的头顶上,那盏亮着的老灯泡周围,飞舞着一群群的小蚊虫,在以灯泡为中心,不停地旋啊旋啊……

前面的宿舍楼里面,还隐隐约约的传来了人家家里的电视机播放《新白娘子传奇》的声音,以及断断续续地人们说话的声音。

要是没有这个事,我现在应该也在九镇的家里边吃东西,边陪着外婆看电视,或者在和兄弟们一起吃夜宵,或者和某个人在一起散步。

可是现在却在这么一个破地方安静地等着一个叫做亮子的,也许没有任何恩怨,甚至都没有见过面的人回来。

我感觉很有些意兴阑珊,突然觉得就算是到了廖光惠的地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还不如和兄弟们一起喝喝酒,和那个人一起散散步,然后回家陪家里人的生活来得舒服惬意。

不过,这样的念头只是在脑海里一闪而已。很快,我就调整了有些恍惚失神的状态。

答应了三哥和将军的事,无论如何都还是要办的,缺牙齿、阿标他们都盯着我呢。

我们几个就在车里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淡,时间好像走得特别的慢。等了很久,巷子里也前前后后地过了好些个人,就是没有一个像将军所说的那样染着白色头发的年轻人过去。

好不容易到了凌晨快一点钟的时候,我们大家都开始有些睡意了,我发现从巷子口那边走过来一个高高的男生,穿着一条牛仔裤和一件紧身背心,旁边还走着一个身材很不错的女孩,紧紧地挽着他。

我叫他们看,地儿说了一句,“我靠!那个女的身材可以啊!腿真长,奶子也好像蛮大的。哈哈!”

于是,车里包括司机泥巴在内的几个贱人就开始把注意力完全地注意到那个女孩的身上去了,评头论足的。

越走越近,昏暗的光线里,我看清了,那个男的正是一头蓬蓬松松的染白的白头发!

“我靠,是他!泥巴,把车发起,大灯打开!我们走!”我一边拉开了我身边的车门,一边对后面的三个人说道。

他们几个一听也各自拿起了身边的家伙,拉开了两边的车门,飞快地走了出来。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