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用20分钟摆脱了与我相亲的悍妇

今天下午,我又“被相亲”了。沦落为剩男,实在是一种悲哀,数不清的人在“惦记”着你,为你牵线搭桥,不管对方合适不合适自己,统统让你去见面。她们采用的策略就是撒大网捕鱼,捞上来先看看再说,不合适再把它甩到水里。


一般男方都要提前在约定好的地点等候,我本来今天出发的挺早,可是堵车了,因为还要再倒一趟车,所以下了第一趟车后,直接打的往地点赶奔,时间已经不允许我再坐公交车了。谁知道屋漏偏逢下雨,路上再次堵车,眼看约好的时间已经到了,我却无能为力,就是下车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奔去,也赶不上。


于是赶紧给她打电话,说实在不好意思,路上堵车,已经快到了,等5分钟就好。能听出她口气里的不耐烦:无所谓。然后挂掉电话。


下了车,已经超过时间10分钟了,赶紧往广场的那个毛主席塑像那儿奔,那是约好的地点。可是我不认识她,再次打电话,说我到了,你现在在哪儿?她说在塑像的后面广场上。我赶紧往后面走,说我在花坛的前面位置,你在哪儿,赶紧招手示意一下,她啪地一下就挂了电话。谁让自己来晚了,理亏啊,可她也不能这么没礼貌呀,好歹挥手示意一下,广场虽说不大,男男女女年轻的也不少,单身女子在椅子上休息的有好几个呢,我哪儿知道她是谁?


厚着脸皮问一个女子:你是在等人吗?她摇摇头;然后试探性地问另一个:你是小常吗?人家以为我是神经病,拿起包就走,生怕惹上什么麻烦。也不敢再问了,只能下意识地去猜,应该她也在看着自己吧?如果自己看她的时候,她也在看自己,那说明她就是我要相亲的人。


可是没有人在注意我。走过一条长椅的时候,冷不丁从身边冒出一句:在这儿呢,别看了。我靠,是一个墨镜女,墨镜把半边脸都遮盖住了,她的头靠在椅子的后背上,好像闭目养神的样子,俨然是韩国电影里的女大佬模样。她根本不站起来,也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也没有摘掉墨镜,也不想摘掉墨镜,也不说话。我很尴尬,说实在不好意思,路上太堵了,出租车也无能为力。她说了句:别辩驳了,坐吧。靠!难道我是犯人啊。


坐下,我说要不到不远处的咖啡厅坐坐吧,她说随便你,然后把头扭向另一侧背着我。我心想,我是欠你钱了还是欠你情了,难不成迟到10分钟就这么给我脸色?但是我还是起身说,咱们走吧。她依然没有起来的姿势,说,不去了,就在这儿吧。


很尴尬地说了几句,她都没好气地用几个字打发了我,每次说完,头就歪倒另一边,丝毫不想摘掉墨镜和我面对面说话。她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让人摸不着头脑,想再问一遍,好像自己耳朵背或者婆婆妈妈一样,于是就把那些奇怪的问题藏了起来。她有气无力地问我在几中教书?我说在**中,而且还是在这个学校毕业的。顺便问她在那个高中毕业的,她说是同一个学校。这也正好找到了话题,我问她都有哪些老师教过她,她没好气地说,时间长了,都忘了叫什么名字了。心想怎么有这号儿人啊,连自己的老师的名字都不知道,可我几乎能记住所有教过我的老师的名字,包括上幼儿园的老师。


总感觉她肚子里有气没地方发,全发到我身上了。但是我还是继续忍着。


她说你们学校的教学质量怎么样。我回答,还不错,但是和某些省级重点差距还很大。她说还是你们学校不会经营,会经营的话,学生们都会报考你们学校,质量不就上去了。


心想这人的素质怎么这么差,难道我们学校出不了清华北大,把责任都推到我们学校全体人员的身上了。谁都知道成绩好的同学首先报考的是重点中学,人家重点中学录取完了,才让我们二类学校录取,当然我们的高考成绩肯定不如人家了。再说我们学校的成绩也不错啊,总和省级重点比较,谁能抗得过人家?


但是我还是把话憋在了心里。


她继续说,不会经营的学校不知道害了多少人。我心里一下就冒火了,好多人想考我们学校都考不上呢,难道我们教书的都成了罪人?是不是人人都得考上名牌大学?


我心里已经做好逃脱的准备了,她却说,要不咱们到咖啡厅去吧。我说,我还有事儿,真不好意思。


她的脸我能感觉到有一丝失望,隐藏在墨镜后面的那双眼睛很希望我能追她。到现在她都不摘掉墨镜,还让我花钱请他喝咖啡,去他妈的,你就是有房有车再白送我一辆车,老子都不动心。


看了看表,正好20分钟过去了。


在站台上等车的功夫,给媒人打了电话,说那个韩国黑社会的女大佬不适合我,然后就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