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你喜欢谁

青春拿来 收藏 2 57
导读:20个年头了,自高中毕业以后与绝大部分同学没有见过面,而这次与同学的偶聚,你说那是咋样的一个场景。      晚上到了县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同学录中找高中同学的电话,还好,一打就通。好了,很快猛子携夫人来了,还有鲤鱼。猛子还是没太大的变化,除了胖了一点,还是特豪情风趣的,特哥们儿的一个。夫人还是那个,那个在高中就追的英语课代表,依然美丽动人,当然女人味更足一点的。鲤鱼就变化大了,以前很瘦的,刚进门一下子还没想出是谁呢。   旅馆是很小的“汽车旅馆”的那种,猛子所说的好不容易才找到这

20个年头了,自高中毕业以后与绝大部分同学没有见过面,而这次与同学的偶聚,你说那是咋样的一个场景。




晚上到了县城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同学录中找高中同学的电话,还好,一打就通。好了,很快猛子携夫人来了,还有鲤鱼。猛子还是没太大的变化,除了胖了一点,还是特豪情风趣的,特哥们儿的一个。夫人还是那个,那个在高中就追的英语课代表,依然美丽动人,当然女人味更足一点的。鲤鱼就变化大了,以前很瘦的,刚进门一下子还没想出是谁呢。


旅馆是很小的“汽车旅馆”的那种,猛子所说的好不容易才找到这啥“贵宾楼”什么的,太丢老同学面子的那种。没两分钟,从进门到出门,绝对没两分钟。喝啤酒消夜去。




街道不再是20年以前的那种了,双向六车道。以前这里还是农田呢,阿亮知道。20年前县城只有胜利路与解放路两条如“人”字形交叉的主要街道,如今都已成步行街了。县城的规模已是20年前的10倍有余了。街上灯火辉煌,人流如梭,车水龙马,到也不比大城市少人气。


找了一家KTV包厢,可以坐20人以上的那种。猛子与鲤鱼的手机一直没停,在给老同学打电话。“阿亮回来了,那个我们班第二高的老同学回来了,过来玩。”“那个坐在后面很喜欢看武打小说的阿亮回来了,过来坐坐。”原来在老同学的印象中,阿亮仅仅是喜欢看武打小说的高个子?哈哈!也好,还是有特征的。一下子来了19位老同学,这大约是留在县城里同学中的绝大部分了,市里的也来了一个公安呢,管上阿亮就有20个了。戴校长在乡下忙,就只能在电话里与阿亮叽叽歪歪的一阵子。斌子在长沙公差,也只好电话聊相思骗几声唏嘘了。还有两个刚搞了加拿大国籍生儿子去了。


酒在不断的上,一箱一箱的上,女同学也当仁不让,男同胞就更加放肆的喉叫着喝。唱歌的撕扯着嗓子,跳舞的疯狂的扭着那啥。有着高中时代的纯真,但哪还有高中时的青涩。


疯了,然后又疯到大排档,摆一个特大号圆桌,20个人坐下还有余空的大圆桌。酒还是一箱一箱的上。醉了,但酒醉心理明着呢,那一个个老同学,从第一眼看到,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视线。20年了,能不贪婪的多瞅瞅?他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与20年前多么的相似,又多么的熟悉,可又各个显出多少不一样的沧桑。




瑛子比以前丰满了,有点贵妇人的样子,原来可是我们的团支部书记哟;


阿勇还是那样如体操运动员一样的健壮,还是那么热情洋溢,现在可是邮电局的中层干部了哟;


鸭子还是那么靓艳,高中可风光了,现在三十好几了还被请做车模呢;


雄还是那么义气那么有人缘,都是公安干部了,还是那么诙谐;


阿萍还是那么娇小玲珑,那么温柔,小小笑的那种,眼角倒是爬上了印记;


剑还是那么帅帅的,一点也没变,少语寡言,还是如猛子说的一棒子打不出个那啥来着,还好象有点“气管炎”来着;


阿华还是那么爽朗,总是很开心的样子,聚会还不忘带男子来;


钢是从市里专门驱车前来的,还是那么正经危坐,一脸正气的严肃着,刑警了,科级了耶;


红卫兵,部长了,还是那么键谈,样子也没什么变化;


阿颜还是那么书生气,还是有点清高的样子,社会难混啊;


医生斌胖了很多,没认出来,有点落落不群;


猴子还是那样有点怯生生的样子,略壮实了一点;


阿卫还是那么“风流倜踏”的,以前认为他不会留县城呢;


阿军还是那么瘦瘦的,只不过感觉他比以前高了。高中毕业了他还长个子?不过据说他是有好几个工厂的老板了,金融危机了,卖了两三个,老婆也真是漂亮贤惠,喝到半场就过来查岗了;


阿志还是那样厚道,样貌也没有太多变化,很经得老的那种;


骡子大概因为姓罗才有的外号,曾听说为县城里的“一姐”,很漂亮利索,风风火火,敢爱敢恨的那种,早年因为家里具体的情况吃过很多苦,右手手臂上有条长长的刀疤,这也是混社会的印证;




NND,鲤鱼也是的,连老同学也没照顾好,混什么混。不过居说鲤鱼“老牛吃嫩草”,娶了一个宝。现在他与猛子穿一条裤子,每天焦战孟良的混在一起,好啊。




酒喝得都差不多了,猛子显摆,提起追英语课代表阿琼就来劲:整整八年,八年抗战啊,直到最后一天两人大吵大闹一场,然后两人又一起干掉一箱啤酒,才修成正果。高中也只他们成就了一对。看阿琼那幸福的样子,雄、鲤鱼就想恶搞,本着“同学来聚会,搞散一对是一对”的精神恶心他们,更多的男女加入起哄,可越搞他们越粘乎,真没辙。




骡子的酒没少喝,除了那些男的,就她与鸭子最疯了,一个一个的来,还客气的对阿亮来“我喝干你随意”,一付关心书生的“一姐”样,让人感动。“拥军(班上的唯一的飞行员)回来酒后说高中时喜欢鸭子,这可是真话。阿亮,你喜欢谁啊?”“没关系,不要害羞啰,现在都过了二十年了。”骡子很想知道阿亮的这个少时秘密,而周围也是一圈“狼”一样的眼睛与“羚羊”一样的竖耳。好象这是老同学招待外地回来的老同学的的必玩游戏,当然阿亮是事后才知道的。




二十年前你喜欢谁?


快凌晨两点了,在回旅馆的路上,阿亮还在想着这个问题。没有喜欢的吗?不可能,也太过矫情。喜欢谁呢?一个个鲜活的面容,在酒精催红膨胀的大脑里一一闪过,个个美丽,个个可人。高中啊,那是最纯情最美好的时光。多想时光能倒流啊,多想再回到那个纯洁的时代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