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三女生日记曝光令人发指的惊天一幕(转载)

ac1234 收藏 110 34345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父亲在2008年4月13日被打成重伤后一直昏迷不醒,现在虽然眼睛睁开似乎“醒”了,但他是植物人了,就像《红楼梦》中的葫芦僧判葫芦案一样,明明是故意的打人事件,却被公检法叛成“过失伤害”。为了逼迫我们家属不再上诉、掩盖实情,子长县GA局对有些敢于说出真相的证人采取刑讯逼供,关证人禁闭,将矛头指向受害人家属,在他们的淫威之下,逼迫我们就范 … ...


一. 我的生活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爸爸,你还会来接我放学吗?下雨时你还能来给我送伞吗?我受委屈时,你还能听到我的诉说吗?


每天早上五点,我起床给弟弟妹妹做好早餐,这些都是我前一天睡前想好的;中午午休时间,我会洗好他们要穿的衣服;下午放学后,有妹妹帮我做家务活、洗碗,我能轻松好多呢。爸爸,高三的功课比较多,复习、模拟考试,我有时候会犯困,很怕高考不好,我怕对不起您!


爸爸,我以前不太懂事,什么都挑好的买,现在去菜市场的时候,我都会找最便宜的菜。爸爸,这个世界上好心的人很多,有位卖菜的阿姨每次都会把她揪下来的菜叶免费的送给我。爸爸留下点钱,一点一点的花完了,我每天都很担心,这可怎么办好啊?我这会儿才体会到了爸爸妈妈持家的不易。


爸爸,我是您的大女儿,我能照顾好妹妹和弟弟,我会做饭,也会缝补衣服,能让他们吃饱穿暖去上学。爸爸,咱们家没权没势没钱,但您一定要坚强的活下来,我们兄弟姊妹三个就是您和妈妈的希望,我们会努力学习,照顾您和妈妈


二. 家庭简介


我家在陕西省子长县,今年20岁,正在读高三。爸爸开出租车,妈妈看着一个小卖部。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家里的生活平平淡淡,谈不上富裕,但尚能生活。爸爸妈妈很疼我们姊妹三个。爷爷十年前因病去世,奶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我们的日子虽然过的很穷,但也很快乐。



本文作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者姐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作者弟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健康时作者的爸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手术时从爸爸头上取下来的两块骨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打术后100天作者爸爸的惨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头部两块的凹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现在瘦骨如柴的爸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四. GA侦查(一)——为何投案当日即被取保?


爸爸被打后,我们立即向子长县GA局报了案,可是打人者家族在子长关系网复杂,有权有势。所以GA局迟迟不立案,而是由派出所来调查,当派出所上午调查完当时现场的目击证人,下午证人就受到了威胁。导致了后来的目击证人都不敢再说话。


4月13日案发,4月19日11时10分子长县GA局冯春雷才同意立案侦查,11时11分,罪犯即来自首。时间相差一分钟,难道是罪犯在GA局门口等着立案来自首?那个时候我爸爸还在危险期,医生给我们下了好几次的《病危通知书》,可GA局当日即办理罪犯取保。听律师说,这种取保是违法的。因为当时在案子并没有查清的情况下,取保后会造成串供,而且,我爸爸还在病危,如果有个三长两短,GA局不是诚心让人跑吗?已经做了开颅手术,明显的是重伤害,为什么还能取保?常言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子长这么一个小小的落后的县城,山高皇帝远,可能比外面大城市更加的黑暗。打人的如果是个平常老百姓,能这么快就取保候审吗?


五. 爸爸被打的原因和过程


我是第一次在天涯发帖,用户名也是刚刚注册的,我现在才知道,我应该从头给各位关心我的长辈、朋友叙述一下。


2008年4月13晚近8点时,我爸爸开车将杜浩、杜慧玲(系杜浩母亲)、刘玉合等四人从子长县南门拉到了子长县火车站,本来是20元的出租车费,他们只给了15元,因为他们赶火车晚点了,等他们出站后我爸爸再要那5块钱的时候,杜浩等人便将误了火车的怨气撒到我爸爸身上,几个人将我爸爸打倒后,从台阶上拉到了台阶下面的水泥地上,用手揪住头发将头往地上撞,拳打脚踢一阵后,看我爸爸不再动了,地上也留了好多的血。杜浩等人才住手,并在他妈妈的叫骂下逃离了现场(很多目击者可以证明)。后来我爸爸是被杜浩的妈妈和舅舅送到县医院,又紧急转往了延安大学附属医院。


杜浩在法庭上的陈述是:他和我爸爸一块撕拉的过程中抱在一起从台阶上滚落下来。GA、检查、法庭都采信了他的话。为什么都是成年人,两个人抱在一起从台阶上(像楼梯一样的小台阶)同时滚落,我爸爸要做两次开颅手术而成为植物人,杜浩却一点伤都没有???!!!这样的解释能令人信服吗?


六. 法医鉴定——合法申请重新鉴定为什么屡遭拒绝?


子长县GA局在我们家不知情的情况下,委托延安市GA局的宗海远做了法医鉴定。鉴定没下明确的致伤原因,但在描述里面却说“总体表现外轻内重,符合高坠形成的对冲伤特征,具体致伤过程请结合调查予以解决”。可就是这么一句话,被GA局引用来以“过失致人重伤罪”移交到检察院,又被检察院用来向法院起诉,法院的判案又是以此为根据。


在GA局侦查阶段、检察院起诉阶段、法院审判阶段我们家都依法递交申请,请求对致伤原因到高一级法医鉴定部门重新鉴定,可是我们的合法申请却屡次被违法拒绝。公检法三部门,你们为什么拒绝这么一个申请啊?难道不是怕真相被揭开吗?


七. GA侦查(二)——为何时隔两月才做现场勘察?


爸爸一直在医院治疗,奶奶、妈妈还有其他的亲戚在医院护理,我本来想辍学或者休学,但是妈妈不同意。每到了周末或者放假的时候我才能跑到延安的医院。


因为GA局对罪犯的袒护与不作为,我们家人一直在延安上访。此时正值是奥运会期间,子长县GA局换了侦查人员,并且告诉我们人是被打成这样的,子长县GA局向延安市GA局汇报的时候也说人是被打的。可是后来,子长县GA局又认定是一块滚落的。期间的反复是什么原因啊?子长县GA局,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你们要这样冤枉人啊?


八. 我们给爸爸过生日——也许是最后的团聚


今天是爸爸的生日,我和妹妹、弟弟请了假,到延安大学附属医院,一起给爸爸过生日,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虽然是在病房里面,但我们仍然很开心。我们一块唱起了“祝你生日快乐”,亲爱的爸爸,您听到了吗?听医生叔叔说最亲的人有可能将您唤醒来,您能早点醒来吗?全家人都期盼着您醒过来啊!


每当看见别人的爸爸来接女儿下晚自习,每当听见楼下的女孩在叫“爸爸”,我的心都很疼。在家人面前我从来不掉眼泪,可是没有人的时候,我独自哭啼。原来幸福那么简单,不是要您当大官、赚大钱,只要您平平安安,能听到我们的“爸爸”声就是全家最大的幸福。


爸爸,您知道吗?弟弟很懂事,本来他是班里的班长,但是被几个调皮的孩子欺负后,他都忍受了,他给班主任老师说,他不当班长了,现在您的身体不好,妈妈在照顾您,他不能给家里面惹事。他长大了,在今年全子长县组织的中学生运动会上,他百米跑和4*100接力赛上都得了季军呢。爸爸,您高兴吗?





医院的生日,难道是我们一家最后的团聚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10/14/2009 1:15:25 PM 被ac1234编辑

50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