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三十五章 捧蒋公 杨心红开讲故事

张海祥 收藏 0 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三十五章 捧蒋公 杨心红开讲故事

出大洋 刘永义买下洞名

杨心红对第一天的宣传非常满意,第二天,也就是11月2日,她在刘永义的陪同下去军营给士兵们讲三民主义。

在刘永义的命令下,三连的三个排都回到了青龙镇,现在,二排在训练场训练,三排在值勤,军营里只剩下了一排。

刘永义把一排的弟兄们叫了过来,要他们聚在一起听杨心红讲三民主义。

现在的三民主义是蒋主席万岁,因而,杨心红的三民主义也就是介绍蒋介石的英明神武故事。

站在高处,杨心红大声地向士兵们讲着蒋介石的故事。

“民国十一年,当时孙中山先生在广州,这时,他的部将陈炯明叛变了,派出成千上万的士兵追杀孙先生,孙先生不得不跑到永丰军舰上去避难。

这时候,蒋主席正在上海,听到孙先生蒙难的消息后,他决心赶到广州去帮助孙先生平定叛乱。许多人劝阻蒋主席说:“现在你到广州去,好象是走进虎口里一样,这是非常危险的。

蒋主席怎么说呢?他说:“我到广州去,是为了帮总理完成革命事业,怎么能够顾到自己的危险呢?”

他就立刻启程,到了广州,登上永丰军舰,来保卫孙先生。孙先生看到蒋主席来了,非常欢喜,对新闻记者说:‘他来了,好像增加了两万援军。’”

讲到这里,杨心红停了下来。

“后来呢?”杨大个问道。

“后来?后来陈炯明就不敢动孙先生了,孙先生在蒋主席的保护下,成功地从陈炯明手中逃了出来。”

“没打仗?”

“没打仗!”

“没打仗他们怎么逃出来的?”

“孙先生他们是在一条军舰上,军舰起锚开走就逃出来了。”

“这有什么好吹的嘛!”杨大个不屑地说道:“还以为接下来是蒋主席用兵如神、指挥部队大败陈炯明,或者是蒋主席身先士卒、手持双枪杀出一条血路呢,谁知道都不是!”

杨心红有些发窘,一旁的刘永义急忙出来解围,他说道:“杨同志的这个故事让我们看到了蒋主席的勇敢!你们看,当时的永丰军舰上多么危险呀,可蒋主席不怕,从上海赶到广州,登上了军舰。”

“我不认为永丰军舰上有多危险!”一班的李来福反驳道:“从上海赶来广州,至少得半个月吧,这半个月里孙先生安然无恙,请问,险在哪里?”

“行了行了,别胡乱议论了。”见势不妙,刘永义赶紧下令停止议论,他转脸对杨心红说道:“杨同志,你接着讲,再讲一个故事。”

杨心红接着讲蒋介石的另一个故事。

“蒋主席打小就很勇敢、很爱国。他在年轻的时候进了陆军学校,预备将来保卫国家。

蒋总统在陆军学校求学的时候,有一天,一个教卫生学的日本教官,拿了一块泥土,放在桌子上,对学生说:‘这一块泥土里面,有四万万个微生虫。’这句话引起了蒋主席的注意。

日本教官接说:‘这块泥土好比中国。中国有四万万人,好像是四万万个微生虫,寄生在这块泥土里一样。’

蒋主席听了非常气愤。他走到桌子前面,把那块泥土分成八块,然后向日本教官说:‘日本有五千万人,是不是也像五千万个微生虫一样,寄生在这一小块泥土里呢?’

日本教官没有想到中国学生里面,会有这样勇敢爱国的青年。一时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然后呢?”杨大个又发问了。

“还用问吗?当然是蒋主席挥起铁拳,一拳把日本教官打倒在地,再踩上一只脚!”李来福很有把握地估计道。

“对呀对呀,日本教官骂我们中国人是虫子,蒋主席回骂说日本人才是虫子,这样他骂我是虫子我骂他是虫子双方得失相等,咱们没得着任何便宜,为了多赚回来一些,蒋主席肯定会挥拳打日本教官,而且,他应该还会拉下裤子,往那个日本教官的头上撒尿!”刘黑子支持李来福的估计。

“不是,不是。”杨心红支支吾吾地说道:“蒋主席当时是挥起了拳头,不过他没有打向日本教官。”

“杨同志,蒋主席挥起拳头不打日本教官还能打谁呀?”杨大个问道。

“打那一小块泥土、那一小块象征日本的泥土!蒋主席挥起铁拳,把那一小块泥土打了个粉碎!”

“打泥土?”杨大个觉得莫名其妙,“是日本教官侮辱我们,又不是那块泥土侮辱我们,他不打日本教官,打那块泥土干什么?”

“对呀,蒋主席的做法让人无法理解。”刘黑子说道:“杨同志,你给我们解释一下,蒋主席干嘛打那块泥土?”

“那块泥土象征小日本,蒋主席打那块泥土就等于打了小日本。”杨心红解释道。

“还可以这样?”杨大个疑惑地问道:“现在小日本占了我们的东北,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模仿蒋主席,从地里刨些泥土上来打?”

见到杨心红处境尴尬,刘永义又出来解围了,他说道:“蒋主席当时不能打日本教官,打日本教官会被开除的。”

“打日本教官会被开除?蒋主席当时在日本读书?”刘黑子问道。

“在中国呀,在中国的保定军校。”

“既然是中国的保定军校,那为什么打了侮辱我们的日本教官就会被开除,校长难道是汉奸?”

“行了行了,别再议论了。”见势不妙的刘永义又使出了停止议论的绝招,跟着,他对杨心红说道:“杨同志,上午的三民主义宣传暂时到这吧,下午我们再接着宣传,接下来的时间交给我,我来给他们讲讲《西游》”

杨心红点了点头,于是,刘永义站了上去,他大喊道:“杨同志累了,她要休息一阵,现在由我来接着讲,不过,我要讲的不是三民主义而是《西游记》,你们说,《西游记》里边,你们最喜欢哪一个?”

“猪八戒!”很多人喊道。

“孙大圣!”支持孙悟空的也不少。

“好,既然喜欢猪八戒的人最多,那我就先讲猪八戒、后讲孙悟空,现在开始讲‘猪八戒吃西瓜’!”

刘永义在台上手舞足蹈地说起了“猪八戒吃西瓜”,这个故事是如此的精彩,引得那些原本喜欢孙悟空的人都改变了主意。刘永义讲完“猪八戒吃西瓜”之后,全排士兵一致要求刘永义继续说猪八戒,于是,刘永义又吹起了“猪八戒高老庄娶妻”。

离开军营后,刘永义对杨心红说道:“杨同志,我的手下只佩服两种人:诸葛亮那样非常聪明的人和张飞那样非常勇敢的人,其他的人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因此,你以后宣传蒋主席的时候,要注意找那些蒋主席非常聪明的故事或蒋主席非常勇敢的故事来讲,否则他们会起哄的。”

杨心红点头同意道:“你说的对,上午的三民主义宣传失败了,失败的原因在于我们没有注意士兵的心理特点,下午我们再去翻报纸找蒋主席的故事吧,我想,蒋主席非常聪明的故事和蒋主席非常勇敢的故事一定会找到的。”

中午,刘永义接到了李静玉从大铁山打来的电话。

一直对刘永义颐指气使的李静玉现在温和多了,她用恳求的口气说道:“刘连长,今天大铁山来了很多红区的人,这些人应当是高小姐鼓动来的,我这里的管理人手不足,你叫上杨小姐一起来帮我吧,杨小姐不来,你一个人来也行。”

“好,我马上去找杨小姐,劝她过来帮你。”刘永义满口答应。

放下电话后,刘永义去找了杨心红,劝她一起去大铁山帮忙,杨心红回答道:“我很愿意去帮李乡长的忙,不过这事得先请示戴副组长。”

杨心红的请求没有得到批准,戴正不同意杨心红去大铁山,他说道:“杨同志,你的三民主义宣传才刚刚开头,现在的形势很好,不应当停下来,你还是继续搞你的三民主义宣传吧,至于大铁山嘛,刘连长去就够了。”

从戴正那里出来后,刘永义对杨心红说道:“杨同志,我马上要去大铁山,你就一个人留在这里搞三民主义宣传吧,需要我们做什么就去找李副连长,他会配合你的。”

在大铁山,成百上千从红区来的农民排成了长队,他们在大铁山隧洞前的静玉渠委员会那里作登记,登记完后由水渠委员会安排相应的工作。

刘永义来到大铁山后,成为了委员会的一名工作人员,李静玉安排他去做登记工作,为红区来的农民作登记。

在李静玉的邀请下,金有志和苏进学带着他们的学生也来到了大铁山。

刘永义在委员会的草棚子里一直干到傍晚,临吃饭时才下班。

为了让挖渠的人晚上能过得轻松愉快,在大铁山,每天晚上都有戏班子在演出,原本是可以随便看的,现在由于人太多了,附近的村民们又常常过来看白戏,所以改为向挖渠人发戏票了。

刘永义又缠上了李静玉,他跟着李静玉去看戏,在李静玉的身边抢了个位置。

“刘连长,你们的三民主义宣传搞得怎么样了?”李静玉问道。

“挺好的呀,才一天功夫,所有公家的墙壁上都写满了标语,所有私人的墙壁上都贴满了标语。”

“仅仅是贴标语吗?”

“当然不是,今天上午,我们走下去做面对面的宣传了,走到士兵中间去。”

“宣传的效果怎么样呢?”

“今天的宣传效果不大好,这都是因为我们没选好题材,讲的几个蒋主席的故事都不够精彩。”

“不够精彩就改嘛,改到精彩。”

“改到精彩?说的太好了,太好了,好,就这么办。过几天有了闲功夫,我就去找几个蒋主席的故事来改,一定把故事改精彩,让蒋主席的故事变得像猪八戒的故事那样精彩!”刘永义的脑子一下子开了窍。

“你这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让蒋主席的故事变得像猪八戒的故事那样精彩?”李静玉皱着眉头说道,跟着,她转了个话题。

“刘连长,听说你最近又发财了,得了一大笔钱。”

“谁说的?发财?破财倒是真的,没看见我们前几天挨偷了吗,墙壁上被掏开了一个大洞。”

“发财又不是什么丑事,干嘛要否认。你放心,我的钱够了,不会再向你借了。”

“这不是借不借的问题,我真的是没赚多少,也就一点点卖药的钱。”

“别谦虚了,知道士兵们怎么说你吗?”

“怎么说?”刘永义大感兴趣。

“他们说三连有两样宝,刘连长和李副连长,刘连长会赚钱,跟着他能发财;李副连长会打仗,跟着他打胜仗。”

“怎么这么说我,这些王八蛋,话说得太难听了。”刘永义大为不满,“应当说我既会打仗又会赚钱,要不,说我只会打仗不会赚钱也好呀。”

“哈哈哈哈。”李静玉大笑了起来,“别说你的士兵了,就连我也是这样看你的呀,我觉得,你当兵绝对是个错误,你很有经济头脑,应当去经商。”

“不,我绝不经商,我的志向是当兵,当一名大英雄,我一定能做到。”

“希望你能做到,成为一名有钱的大英雄。”

“有钱的大英雄?哎,也好,有钱的大英雄也是英雄嘛。李乡长,我想提个建议。”

“你又有建议了?说说看,什么建议?”

“我想出钱买一个冠名权,我出三百块,你把大铁山隧洞的名字改成永义隧洞。”

“三百块?永义隧洞?好,我同意了,还要买其它的名字吗,如果你价钱出得高,我把水渠的名字也卖给你。”

“水渠的名字不要卖、千万不要卖,这水渠是你一手搞起来的,不叫静玉渠怎么行呢?再说了,你开水渠是为了在中国建立一种全新的工程建设模式,让这种模式成为大家学习的榜样,不叫静玉渠的话,别人就不知道该上哪去学你的建设模式了。”刘永义急忙找理由来阻拦,心里却暗暗在想:“水渠不叫静玉渠,我还出三百块钱买隧洞的名字干什么?”

“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好吧,水渠的名字不改了。不过嘛,其它的名字我可要拿来拍卖,比如说拦河坝的名字。”

“不要拍卖了,直接卖给我得了,我出二百块。”

“还说你没发财?没发财怎么会这么慷慨。可以呀,就卖给你,以后,拦河坝的名字就叫永义坝了!”

“不,不叫永义坝,我觉得高小姐对水渠的功劳也不少,我想把拦河坝的名字改为丽丽坝。”

“丽丽坝?好,就叫丽丽坝!拦河坝修好后,我叫人在坝的侧面用鹅卵石铺出丽丽坝这个名字。刘大财主,不想再买一个名字吗,为你那个漂亮的杨妹妹?”

“够了,够了,我的钱花完了,就算想买也没钱了,其它名字你卖给别人吧。”

3日中午,刘永义接到了杨心红从青龙镇打来的电话。

“刘连长,我把报纸都翻遍了,蒋主席的故事找到了好多,可这些故事当中,非常聪明的故事或非常勇敢的故事一个都没有,我不死心,又去问了戴副组长,还是没有,你说,这该怎么办呢?”

“这还不好办,编呀,找蒋主席的一个故事,然后在此基础上添油加醋,编造成一个精彩无比的故事,比我昨天的‘猪八戒吃西瓜’还要精彩的故事。”

“编?怎么编呀,你教教我好吗?”

“编故事都不会?好,我编给你看。”

对着电话,刘永义天马行空地编起故事来,直说得唾沫星子横飞。

“就说昨天的那两个故事吧,那两个故事太平淡了,根本就不吸引人嘛,你看我怎么改。

先看第一个故事。

你就说,当时陈炯明派了好多好多的水鬼,游水过来想谋害孙先生,这些水鬼已经爬上了军舰,杀死了孙先生身边的好多好多人,在这危险万分的时刻,蒋主席匹马从上海赶到了,他大吼一声,双拳打死了5个,双脚踢死了10个。

剩下水鬼吓坏了,他们纷纷跳下水逃命,杀得性起的蒋先生,脱光了衣服,口衔一把尖刀,跟着就跳了下去。

波涛之中,蒋主席有如浪里白杀,一刀一个,直杀得永丰舰旁人头滚滚、江水赤红。

杀完了水里的叛军后,蒋主席又一个人冲上岸去,他从叛军手里抢了一挺机枪,向着叛军‘突突突’地开火,打死了他们整整100个。

这一仗过后,陈炯明知道了孙先生身边有蒋主席这么一位勇士,他肝胆俱裂,再也不敢谋害孙先生了,孙先生于是安全地从广州脱险归来。

再看第二个故事。

你就说:蒋先生挥起铁拳,他的铁拳没有砸向泥块,而是砸向了日本教官。可这个日本教官也不含糊,他是日本空手道的冠军,在天皇身边当过三年的保镖,身手很是了得,看见蒋先生铁拳砸来,他双足一点跃在空中,避过了蒋主席的铁拳,随即双锋贯耳,两个拳头一左一右打向了蒋主席。

看见日本教官双拳打来,蒋主席后退一步,避开了。

就这样你来我往、上下翻飞,双方大战了近百个回合,最后,蒋先生跃在空中,使出了祖传绝招‘铺天盖地’,左掌在前右掌在后,“啪啪”两下就把日本教官打进了土里,只剩一个头在上面,随后,获胜的蒋先生拉下裤子,在日本教官的头上撒尿。”

“刘连长,你正经一点好不好,怎么满嘴胡说八道的。”电话里,杨心红不高兴了。

“也许过于夸张了一些,但只有这样说才能让士兵佩服蒋先生呀,要不这样吧,你首先天马行空地编故事,然后把编出来的故事交给戴副组长看,让他来把关,这样就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这样啊,好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