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公职人员的言论自由有“规范”,没有回避问题的“保持沉默”权

wxj_wxj950902 收藏 1 221
导读:最近有朋友来访,说网民真厉害,一会对口不择言的官员群起而攻之,转眼之间又对信口胡说的专家学者紧追不放,他也注意到,连我都耐不住寂寞,加入到批评一些官员和学者的网民行列,从乌鲁木齐书记到福建政协领导,从副外交部长再到北京大学的教授,我都口诛笔伐了一遍然后,朋友说出了他的担心,如果那些经常接受媒体采访、或者在公共场合积极表达意见的官员和体制内学者,说了错话就被揪住不放,会不会使得今后所有的官员和专家学者都保持沉默?或者象以前一样照本宣科,又或者干脆啥也不说?如果那种情况出现,不是更加不符合公众的利益?朋友最后带

最近有朋友来访,说网民真厉害,一会对口不择言的官员群起而攻之,转眼之间又对信口胡说的专家学者紧追不放,他也注意到,连我都耐不住寂寞,加入到批评一些官员和学者的网民行列,从乌鲁木齐书记到福建政协领导,从副外交部长再到北京大学的教授,我都口诛笔伐了一遍然后,朋友说出了他的担心,如果那些经常接受媒体采访、或者在公共场合积极表达意见的官员和体制内学者,说了错话就被揪住不放,会不会使得今后所有的官员和专家学者都保持沉默?或者象以前一样照本宣科,又或者干脆啥也不说?如果那种情况出现,不是更加不符合公众的利益?朋友最后带点质疑的口气问我,当你们这些网民在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力的时候,那些官员和体制内学者们的言论自由是不是也应该受到保护?有朋友这种看法的大有人在。我听说某大学担心孙东东事件重演,竟然对专家学者们下了禁声令:今后不得私自接受媒体采访。而据说,深谙明哲保身为官之道的官员们一早就噤若寒蝉,闷声发大财去了。更有甚者,我还听说日前在北京一大牌专家学者们的聚会上,这些“砖家”和“叫兽”们个个忧心重重,担心稍微不小心自己也重蹈了孙东东的覆辙,说到后来可谓群情激愤,大有联合起来为捍卫自己的言论自由而限制网民们自由言论的势头。 对于这种情况,我首先说明一下自己的态度,我认为,网民们虽然对官员和体制内的专家学者们显得浑身上下哪儿都敏感,有时甚至“很黄、很暴力”,看上去颇似“多数人的暴政”,但迄今为止,我不但没有看到任何乱象,而且感觉到有中国特色的言论自由正在萌芽开花之中。所谓言论自由,是公民个人表达意见的自由,绝大多数时候是个人相对于政权和强势集团而言的。官员和体制内的专家学者本来也应该和普通公民一样享受相同的言论自由。然而,由于这些官员和体制内专家学者的特殊身份,他们的公开发言多少代表了政府或者执政党而受到严格的限制。即便不代表政府,由于他们是纳税人的钱供养的公务人员(或者研究人员),他们的“自由言论”也不应该与纳税人的利益和情感相抵触。这是当我们谈论言论自由的时候必须意识到的基本常识。去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插曲,并没有引起外界应有的关注,但却很能说明问题。麦凯恩选的副总统候选人佩林在一次访谈中对奥巴马使用了稍带有污蔑性质的语言,结果被美国一个大媒体抓住不放,大肆抨击佩林说话过分,犯了严重种族歧视的错误。这件事对佩林的支持率有一定影响,所以,她感到很委屈。在稍后的一次记者会上,佩林指责这家媒体严重违反了美国宪法补充条款,侵犯了她作为美国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她说,难道我想表达意见都不行?难道我没有言论自由吗?她的话一出口,我已经感觉到她犯了大错误,但直到后来美国媒体出来指出他错在哪里,我才彻底明白过来。原来,作为一位美国普通公民,谁都有批评奥巴马的言论自由权(只要不人身攻击),甚至可以喊他黑鬼,这些是美国人的天赋人权。可问题在于,当时佩林虽然不是副总统,但却是副总统候选人,她已经受到联邦调查局严格的保卫,她已经不再是一名普通的美国公民。作为使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来保护的副总统候选人,她已经失去了作为一名普通公民应该享受的言论自由了!而且更糟糕的是,作为一名副总统候选人,她竟然去批评一家媒体对自己的批评——正是她自己在侵害一家媒体的言论自由权!面对强势的美国副总统候选人,任何个人和媒体,都拥有充分的言论自由权。言论自由,不是国家、政权和政党对个体公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自由”,是正好相反的。

佩林只是一位副总统候选人就被剥夺了如此之多的“言论自由”,可以想象台上的总统和副总统就更是没有多少自由的言论可言了。而且,更有趣的是,由于你是纳税人的钱供养的,你不能享受充分的言论自由不说,你还不能保持沉默,在很多问题上,你必须表态,你必须“旗帜鲜明”地提出自己的观点,和你的解决办法。这方面的一个极端的例子就是身为美国总统克林顿必须面对镜头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你和那个女人有过性关系吗?可怜的克林顿,他哪里有权保持沉默?可他又不想说自己用雪茄烟弄过那个女人,于是他说了假话:我没有和那个女人性交过。

其实,上至美国总统,下到普通公务员,他们中经常有人说错话而被公众指责的,例如有些官员说了种族言论,结果受到公众讨伐,严重的往往是灰溜溜地下台。可大家知道,美国的普通公民就享有说出种族仇视思想的言论自由。甚至连三K党都是合法的,因为他们有表达自己讨厌黑人的言论自由。可作为联邦政府官员,或者政府出资的智囊机构雇员,你就不再享有这种言论自由。否则,要就是你滚蛋,要就是雇佣你的政府部门倒霉。

现在让我们回到中国。这些年,一些政府官员经常接受媒体采访,出来和公众交流,这种做法值得鼓励,然而,由于长期以来他们都是按照文件照本宣科地忽悠民众,加上从中央到地方,很多官员几乎连基本常识都缺乏,所以,一开始出来,常常说出假话、错话和离谱的话,弄得舆论哗然。这个时候,有些人想用言论自由为他们辩护,那同样是犯了常识性的错误。而至于普通民众(包括借助媒体表达的公民意见)在表达意见时的自由言论,即便有些过激,只要没有触犯法律(例如危害个人安全,损害个人名誉,或者泄露国家机密等),都是无可非议的。

有人说,一些体制内的大学和研究机构里的专家学者难道不应该和普通公民一样享有言论自由?我认为应该,而且作为学术研究人员,他们往往应该享受更加宽松的言论自由(所谓学术无禁忌),但我们却也不能忽视中国的特殊国情,以及特殊的政治体制。请问,世界上有几个国家的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是从老百姓的口袋里掏经费的?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和公务员有相同的处境,言论自由是要打折扣的。(例如西方国家公立学校的老师就绝对不比私立学校老师享有更多“言论自由”,他们就不能在学校自由宣传宗教)那么到底要不要官员和专家学者们出来说话?当然要说,你拿老百姓的钱,或者说老百姓雇用你来管理国家,为他们服务,你在很多事情上不能保持沉默,或者以糊弄外国政府的“无可奉告”那种态度糊弄国内民众,你更不能闷声发大财,你必须说出自己的看法,或者政府的观点和立场。最后,我请那些靠纳税人养活的人记住,我并不是说你不应该享有言论自由,我是说,你没有说假话的自由。如果你已经习惯了说假、大、空的话,那么我奉劝你,先闭上你的嘴巴,等你学会说真话、说心里话的时候,再来享受你的言论自由权。[杨恒均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