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惶恐:中国的汉字犹如武器同化征服日韩

韩国中央日报10月12日发表题为《在东北亚经济时代汉字就如同武器一样》的文章,作者朴泰昱,全文如下:



上个月末去了趟台北。白天的天气还像没有空调很难熬过的盛夏一样。四处都写有“冷气开放”的字样,虽然能推测大概的意思,但是直到在日立空调上看到了写有“冷气”的字样之后才确认了“冷气”就是“空调”的意思。想起中国内地把冷气称为“空调”,我浮现出的念头是“啊,原来有这样的差异”。这种念头在我去台北附近的历史城市淡水乘地铁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因为这里使用的不是中国内地名称的“地铁”,而是叫做“捷运”。虽然使用的都是汉字,但是不仅是标记方法(繁体或简体),连经常使用的单词也如韩朝一样存在差异,这种感受是个新发现。



把范围扩大到东亚的话,当然会有更大的差异。各自独立进化的汉语口语和韩国日本使用的汉字之间当然会存在差异,连在构词法上不存在很大差异的单词上也可以发现很大的差异。比如说,同样的汉字“爱人”,在中国的意思是夫人,而在日本的意思是情人(情夫、情妇),差异非常大,绝对不能混淆使用。“丈夫”一词在中国的意思是和妻子相对的丈夫的意思,



但是在日本的意思却是主要指结实和牢固。这样的差异举不胜举。与韩国和日本之间的差异比起来,韩国、日本与中国间的差异非常大,因此为数不少的人士质疑通过我们的发音和意思来学习汉字对学习中国语到底有什么帮助。但是,汉字从根本上来说是表意文字。虽然同字异义、或同义异词的情况很多,但是每一个汉字所具有的基本意思还依旧保留着。知道汉字自身的意思并感受用法上的差异、知道汉字的韩国语读音并学习中国、日本发音与不这样做存在很大差异。学习汉字的一代在韩、中、日互相访问的话,之所以不知为何会感觉不陌生,就是因为虽然不知道发音,但是多少明白一些汉字的意思,汉字的特征带来的影响绝对不小。



本月9日是韩文日。9年之前迎接千禧年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在写过去的1千年里韩国历史成就的文章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提到了韩文。如今再次想来,还是不禁感叹韩文自身所具有的科学性和创制者的伟大抱负以及无限的可能性。但是,热爱韩文和汉字教育绝对不是互相冲突的,即使是为了提高对汉字词占大多数的韩语的理解度、即使是为了扩大新造词语的可能性、即使是为了理解作为今后开启新时代的东北亚的共同分母汉字的意思,我认为也应该要更加强化汉字教育。


本文内容于 10/14/2009 3:45:27 PM 被fengyimin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