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叫麻雀 第四章 西风断肠 030 险战教堂(二)

红老鼠 收藏 1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size][/URL] 门口站岗的鬼子哨兵显然听到了什么动静,又见那个进了猪圈的士兵迟迟没有出来,心下狐疑,这才犹豫着向猪圈靠近。他这一走,方桐山和烟绺子的机会终于到了。两人噌地从黑影里窜出来,一下子来到了大门两边。方桐山从腰里拔出匕首,正想要去摸那鬼子哨兵,就见烟绺子一猫腰,早已贴着墙根抢先溜了过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5.html


门口站岗的鬼子哨兵显然听到了什么动静,又见那个进了猪圈的士兵迟迟没有出来,心下狐疑,这才犹豫着向猪圈靠近。他这一走,方桐山和烟绺子的机会终于到了。两人噌地从黑影里窜出来,一下子来到了大门两边。方桐山从腰里拔出匕首,正想要去摸那鬼子哨兵,就见烟绺子一猫腰,早已贴着墙根抢先溜了过去。

这时节,那个鬼子哨兵已经靠近了猪圈,伸着脑袋正想探头往里去看,烟绺子已经蹑手蹑脚来到了他的身后。他伸出左手轻轻一拍那个鬼子哨兵的肩膀,哨兵顿时回过头来,说时迟那时快,就见烟绺子右手横着一挥,那把铜柄弯头刨刀早已从鬼子哨兵的脖子上划了过去,就听噗地一声,一股血柱迎面喷了过来,溅了烟绺子一头一脸。烟绺子冷笑一声,抹一把脸上的血,轻声说:“秋桂,俺已经杀了一个!”说着,看看倒在地上的鬼子,脖子上仍旧吐着血沫,双腿还在簌簌地抖动。烟绺子立刻将刨刀在袖子上擦了擦,蹲下去,一刀划开鬼子哨兵的裤裆,左手一把揪住他裆里那个物件,右手的刨刀刀锋一下勾住那物件根部,往前只轻轻一带,那物件早已拎在了他手中。烟绺子举着那物件,就着灯光里看了看,咬牙切齿说了一句:“这回好了,你就是到了阴曹地府,也不能再糟践女人了!”说完,嗖地一下把那物件扔了出去。就在这时,就听砰地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在烟绺子脚边迸起了一簇火星。烟绺子抬头一看,原来教堂西边角楼上,还有一个鬼子哨兵,此刻发现烟绺子后,开枪就打。烟绺子刚想拔枪还击,就听门口那里啪地一声脆响,那个鬼子哨兵顿时一头栽了下来。与此同时,就听方桐山大声喊道:“绺子,快回来!危险!”

烟绺子拔出枪,猫着腰就往大门口跑。这时候,整个教堂早已骚动起来,就见各个房间里,手电筒的灯光闪来闪去,叽哩哇啦的声音响成一片。很快,就有鬼子兵端着枪从房间里冲了出来,一边往外冲,一边四处寻找着目标。方桐山一看,灯光对他们十分不利,举起枪来对着教堂檐角上的汽灯就打。几声枪响过后,教堂里顿时漆黑一片。这样以来,灯光虽然灭了,但冲出房间的鬼子兵也立刻找到了目标,对着大门口一边放枪,一边冲了过去。方桐山和烟绺子一人傍住一个门座,一边躲闪着鬼子的子弹,一边拼命还击。这一交手,教堂里顿时枪声大作,喊声一片。


就在方桐山、烟绺子和鬼子打成一团的时候,鬼脸货郎三人早已翻过猪圈之间的低矮隔墙,每人占据了一个猪圈。鬼脸货郎居中,长腿子和黑小子分占左右。此时,鬼脸货郎一看方桐山那边快顶不住了,连忙喊了一声:“打!”三支枪顿时一齐开火,枪声乒乒乓乓响成了一团。

这一下教堂里立刻热闹了,冲出房间的鬼子,有的往猪圈开枪,有的朝门口开枪,也不知哪里是主攻方向,你推我撞挤作一团。长腿子一看打得过瘾,对着另一间猪圈的黑小子大喊一声:“黑小子,咱包饺子吧!”黑小子大声应道:“好啊!那得先剁肉馅子!”说着,两人一个从左到右,一个从右到左,哒哒哒就是一阵短枪扫射。原来,这包饺子、剁肉馅,是左北泉教了短枪扫射的方法以后,长腿子和黑小子两人定下的暗语。他俩琢磨着,要是碰上很多鬼子,如果两个人左右包抄着扫射,一定会效果不错。果然,今夜这个法儿一派上用场,立见奇效。就见两条包抄接近的火舌中,教堂院落里的鬼子果真就如下锅的饺子一般,你仰我翻,倒下了一片。


却说左北泉和紫磨匠插到鬼子炮楼下后,两人在炮楼通往教堂的必经之路上埋伏下来。左北泉看着紫磨匠说:“咱得想个办法,尽量拖延鬼子的时间才好。”紫磨匠四下里瞅了瞅,说:“大当家的,你看着点!”说着,把枪一插,径自走到路边一个地堰上,呼地扳下一块大石头,贴着肚子抱了过来。他把石头朝路当中一放,对左北泉说:“咱给他们摆个石头阵,待会儿保准有好戏看!”左北泉立刻明白了,紫磨匠是要在这条路上设置障碍物。

原来,鬼子的炮楼建在一面小山坡上,这条通往教堂的小路两边,就是一块一块的山田,垒着许多地堰。这些地堰,全部是用一抱大小的石头垒的,紫磨匠也不嫌累,一块一块抱过来,又一块一块有板有眼地摆放在路上。很快,一条地堰就被他拆了大半截,路上也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左北泉认真看时,那些石头竟摆放得疏密有致,俨然一个很好的石头阵。

“磨匠,真有你的!”左北泉忍不住赞叹说。

紫磨匠擦了擦脸上的汗,嘿笑说:“俺从小就錾磨,惯了,这些石头就是按照石磨的纹路摆的!”

左北泉正惊讶不已,教堂那边就打响了,两人立刻伏下身来,紧张地盯着鬼子的炮楼。


果然,教堂那边枪声一响,炮楼上的鬼子立刻就有了反应,探照灯一下子扭过来,对着教堂那里就照了过去。左北泉不敢怠慢,对着探照灯挥手一枪,立刻将那探照灯打灭了。这一下,鬼子炮楼上的机枪突突突响了起来,一串串炫丽耀眼的子弹扑过来,打得小路上火花四溅。左北泉和紫磨匠蜷缩在路两边的地堰后头,一动也不动。

鬼子打了一会儿机枪,见没有什么动静,又听教堂那里枪声响得爆豆一般,立刻集合队伍,看样子是要驰援教堂。左北泉小声对紫磨匠说:“磨匠,你看好了,咱们借着这些地堰层层阻击,等鬼子追到这片石头阵时,咱们立即撤退。”

紫磨匠点了点头。

这时候,就见炮楼里的鬼子已经集合完毕,迈着齐刷刷的步伐跑出了炮楼。刚一来到炮楼下的山路上,左北泉喊了一声:“打!”两个人的枪立刻招呼了过去,迎头几个鬼子身子一歪,再也没有爬起来。其余的鬼子一见,哇呀发一声喊,立刻四散着趴在地上,拼命对着左北泉他们打起枪来。左北泉把枪一举,对着紫磨匠喊道:“磨匠,注意,鬼子起来的时候,咱下到下一个堰子!”

紫磨匠应一声:“知道了,当家的!”说完,从身下摸起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对着鬼子那边就扔了过去,说道:“先送小鬼子一块石头尝尝!”



长腿子和黑小子刚包完一回饺子,正兴奋得不得了,教堂角楼上的鬼子机枪却一下找到了目标,对着猪圈吐开了火舌。猪圈的木门都是一层薄薄的木头,一个个顿时都被打得筛子眼一样。鬼脸货郎一看不好,大喊一声:“快往草棚里撤,咱们得走!”说完,翻过隔墙到了长腿子那个猪圈。长腿子傍在猪圈木门边,一边还击一边说:“你先走,俺等等黑小子!”鬼脸货郎也来不及多想,说一句:“好!俺去趟路,你俩赶快跟上来!”又翻过了一道隔墙。

鬼脸货郎走后,长腿子一边打一边大声喊:“黑小子,快来!咱得走了!”正喊着,一个圆鼓鼓的东西突然从圈门上方的木格中飞了进来,嗤嗤的冒着火花。长腿子心下好奇,伸手捡了起来,正拿在手里看着,一个黑影猛然跳了进来,飞起一脚,将那个东西踢飞了出去。就听轰地一声,只见外面一道红光闪过,顿时响起了几个鬼子的惨叫声。

长腿子傻呆呆一愣,看着跳进来的黑小子说:“这是啥?好厉害!”

“傻小子,那是鬼子的手雷!快走!”说着,一拉长腿子的胳膊,刚要翻进西边那个猪圈,却忽然哎哟了一声,俯身蹲了下来。长腿子一见,连忙问:“你咋了?”黑小子说:“俺的脚!”原来,黑小子脚上的鞋自打陷进猪圈的粪便中后,便一直打着赤脚在作战。刚才飞脚踢走长腿子手中的手雷后,一落脚,正好踩在了一枚直立的弹壳上,扎得脚心一阵疼痛。长腿子一看,也来不及说什么,俯身将自己的鞋子噌噌扒下,抓起黑小子的脚就给塞了进去。黑小子抬头看着长腿子,问:“鞋子给我,你穿啥?”长腿子却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说:“别管俺,快走!俺还穿着棉布袜子!”黑小子心头一热,待要说句什么,长腿子却早已拉起他的胳膊,身不由己,将他拽过了那道隔墙。


方桐山和烟绺子把守着大门,正打得热酣,鬼子火力却忽然被南边猪圈吸引了过去,正想怎么再把鬼子火力吸引过来,就见北边十几道手电筒光一晃一晃地,朝着这边照了过来。原来,教堂北边的院落里也住了一些鬼子,此刻正呼喊着冲杀过来。方桐山刚想迎敌,就见烟绺子咔地一声,换了一个弹夹,一句话没说,就朝着教堂东北角两间平房冲了过去。这两间平房,原是《大众日报》的编辑部,此刻早已人去屋空。烟绺子来到那两间平房的墙角,挺着枪,把身子紧紧贴在墙上。不一会,那些鬼子兵便冲过来了,手电筒照得地上白亮亮的晃眼。眼看鬼子已经到了跟前,烟绺子猛然从墙角闪了出来,迎面站在了鬼子面前。当先一个鬼子被烟绺子猛然一吓,脚步一停,不由自主举起手电筒往烟绺子脸上照时,顿时啊呀大喊了一声,返身就跑!

原来,烟绺子在杀门口那个哨兵时,被他的血喷了一头一脸,衣服上也如血洗了一般,此刻被手电筒迎面一照,竟是异常骇人!他看着那个转身跑走的鬼子,嘴角泛出一个冷笑,仰天大喊了一声:“秋桂,绺子给你报仇来了!”话音未落,咬着牙一搂勾子,一匣子弹全部吐了出去。眼看着十几个鬼子纷纷毙命,烟绺子再去打时,就听枪里咔地一声,空膛了。伸手要去再摸弹夹,几个鬼子兵却端着刺刀冲了上来。烟绺子哼哼一声冷笑,把枪往腰里一别,右手袖子一甩,那把铜柄弯头刨刀便落在了手里。一个鬼子端着刺刀一个冲刺,照着他的胸膛扎了过来。烟绺子侧身一闪,右手对着鬼子的裆部就划了过去。只听那个鬼子一声惨叫,捂着裤裆就跳了起来。这些日子,黑小子在磨石沟教授拳术,烟绺子别的学的不精,专打下三路的招式却学得特别牢靠,此刻,他以刀代拳,竟是不管不顾,招招向着鬼子的命根部位拼命划拉。


方桐山守在大门口,一边阻击着院落里的鬼子,一边注意着烟绺子。此刻一见烟绺子和鬼子肉搏起来,顿时大吃一惊。他沉一口气,掏出自己的小酒壶,咕咚咕咚喝了几口,一抹嘴巴,大声喊道:“绺子兄弟,方大哥来帮你!”说着,迎着啾啾乱飞的子弹,一边打一边朝烟绺子奔去。


教堂那里打得紧张,左北泉这里也出现了险情。本来,他俩依靠地堰做掩护,把着小路的两边,节节阻击,打得有板有眼。尤其左北泉那支枪,几乎枪枪撂倒一个鬼子。可是,鬼子很快就摸清了他们的实力,两个人,两支枪,于是,干脆一边组织火力压制着他俩,一边往前冲锋。左北泉和紫磨匠被鬼子的机枪压住,抬头抬不起来,后撤也很困难,只能躲在地堰下一动不动,情势十分危机。

“当家的,咱们得想个办法,这样下去,咱会被他们逮住的!”紫磨匠蹲在地堰下边,朝着左北泉大喊。

“是啊,得打掉敌人的机枪!不然咱们走不了,我正在想办法呢!”左北泉说。

这时候,就听一些鬼子的脚步声在往前靠近。左北泉从地堰边沿伸出枪去,哒哒哒打了几枪,打中没打中也不知道。

“要不,我起来把鬼子引开,你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紫磨匠大声喊道。

“你千万别犯傻!这样咱谁也走不了!”左北泉连忙大声制止。他看了看紫磨匠那里,突然灵机一动,对着紫磨匠喊道:“磨匠,你快往路上滚块大点的石头,只要鬼子的机枪火力一移转,俺就有机会了!”

“好吧,我试试看!”紫磨匠答应着。他伸手摸索着地堰,终于找到了一块大一点的石头,双手抠住,上下左右使劲活动了活动,然后用力往外一拉,那块石头竟硬生生被他从地堰中抠了出来。

“快把石头扔到路上,只要敌人的机枪一转移,我立码打掉它!”左北泉说。

紫磨匠抱着那块石头,藏在地堰底下,也不敢抬头,瞅个机会,猛然把那块石头扔到了路上。

山路很窄,斜坡,那块石头顿时咕噜咕噜往下滚去。

这一招果然奏效,鬼子的机枪顿时朝着那块石头猛烈射击。就趁这一霎间,左北泉猛然窜起身来,啪啪两枪,鬼子的机枪顿时哑了。

“磨匠,快撤!”左北泉喊一声,和紫磨匠一边打,一边沿着地堰拼命撤了下去。这时候,炮楼上出来的鬼子正好追到了紫磨匠事先摆好的石头阵那里,就听嘀哩咕咚一阵响,紧接着便是一些唔哩哇啦的叫喊声。不用说,是有很多鬼子被那石头阵绊倒了。

左北泉和紫磨匠好歹撤了下来,但教堂那里却仍然枪声响得极其紧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