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的重大决策:胡总看中了一个“黄金宝地”

运八平衡木 收藏 3 4712

本月15日至17日,中国政府要举办“曹妃甸论坛”。

但我在中国境外网站上搜索英文“曹妃甸(CAOFEIDIAN)”,发现条目很少,再搜索“胡锦涛,曹妃甸( HUJINTAO, CAOFEIDIAN)”,几乎没有。令人吃惊。

难道国际金融界和投资界真的不知道这个“曹妃甸”与中国领袖存在密切的关系吗?

中国的“领袖经济”

孙中山曾经豪情万丈地规划过中国的经济蓝图,其中,他格外青睐把中国北方渤海湾的唐山港(如今曹妃甸所在地)和南方北部湾的钦州港,建设成中华民族振兴的希望所在。但,那只是当时领袖的梦想。

自中国改革开放至今,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三代中国领导人都有其主要的经济关注点,我称之为“领袖的经济作品”。比如,邓小平的“经济作品”是珠江三角洲,以深圳的伟大崛起为标志,连带“珠三角”现代化城市群的集体崛起。这是自中国有国家领袖以来五千年未有之大变革、大作品。尽管这个作品是从中国南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渔村开始的。因而,邓小平在90岁高龄之时,欣然命笔:“我们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是正确的”。

江泽民的“经济作品”是上海浦东新区。浦东本是上海洋场的弃地,虽然与当时中国最现代化的城市隔江相望。几年时间,领袖的推动,便使得浦东大放异彩,并且令大上海彻底洗心革面,迈向全球化的国际金融贸易中心。 那么,胡锦涛时代的“经济作品”是哪里呢?

迄今为止,胡主席似乎没有为任何经济活动提过词,但有一幅书法作品,也许体现了他承上启下的非凡胸襟:“高瞻远瞩”。

我们很想知道胡锦涛的视野中,哪里会是他的“经济作品”。显然,是渤海湾的曹妃甸。

之后,中国总理把曹妃甸称作“环渤海发展的耀眼明珠”,要求将其建成世界级大港;中国副总理李克强则于今年夏天夜访曹妃甸,更是将这里视为环渤海开发开放的“新起点”。

领袖经济也许是中国独有的。它首先必然是国家信息和资源的集中整合,是中央政府的最高经济决策。于是,它能够引发的,是中国最具实力的国有公司和金融机构的纷至沓来,它能够调动的,是中国最具进取精神的政府官员和创业家的纷至沓来,它几乎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带动一切政治、经济和文化力量,完成领袖的愿望。而且,国家的力量,必须保证它取得成功。

中国的“领袖经济作品”,通常还具有管理体制上的巨大优势。30年来,所有被领袖认定和钟情的经济区,总是能够获得更多的自主权和自由度。

我们所看到的曹妃甸,每天由政府主导的直接投资高达3,000万美元,中国最大的60余家国有企业的首脑纷纷前往考察,盘算究竟投资多少,做多大的文章,才能为领袖圈定的这张“白纸”,画上漂亮的一笔。

“不可错过曹妃甸”

但是,中国自己对曹妃甸的热情,似乎没有感染国际金融界和投资界。不难发现,胡锦涛考察曹妃甸之后,迄今鲜有国际著名的投资商和金融机构前往需求发展机会。世界500强派去考察的几乎都是在中国雇用的低级别官员。今年夏天的一次国际洽谈会,外资在那里签署的投资协议还不到两亿美元。所以,世界最大的气体生产经营公司“林德气体”的一个中国籍经理不禁感慨:“错过了珠三角,就不要错过长三角;如果你错过了长三角,那么你千万不可错过曹妃甸”。

既然是领袖的“经济作品”,必然应是世界级的,而如此重大的经济计划,如果没有世界强国的参与,没有国际最具实力的开发财团介入,仅仅靠中国自己的力量,或许还要摸索很长时间。雄心和财力,在中国都是不缺乏的,但是,开发理念、管理能力和技术实力,乃至更加强大的金融运营能力,却是国际开发财团的明显优势。

比如,正在曹妃甸酝酿筹备的“中日产业合作园区”和“中德产业合作园区”,将分别引进日本德国的大型财团,投资计划虽然都超过百亿美元,但创建园区的重心,却是引进日德两国的开发理念、管理技术和人才。

国际投资界和金融界对曹妃甸的麻木,也许是对中国领袖的高瞻远瞩并不知情。对比广东深圳和上海浦东,决定推动曹妃甸的崛起,是中央政府经过更加周密更加科学的论证之后,所做出的重大经济决策。它已经完全不是改革开放早期那种“走一步看一步”的冒险试验场了。

古老东方有个神秘的规律:国家领袖看重的一定是块“黄金宝地”,数千年来,概莫能外。

前不久,一位不知名的参观者留下了他对曹妃甸的预言:“我想,用不了几年,就再也不会有人为解释曹妃甸这三个字而费力了。因为,到那时候,它作为中国建设史上的一个伟大奇迹,人类发展史上的一部雄浑的史诗,早已被国人熟知,并享誉全球了。”

(补记:胡锦涛的另外一篇“经济作品”,应该是南方的北部湾,多年前,他就把那里称作中国经济发展“新的一极”。或许北部湾距离京城太过遥远,不像曹妃甸那样,已经有40余位中国国家领导人、100余位省部级官员趋之若鹜。今天,北部湾还是有些冷清。但我深信,那里必然也会是一部“雄浑的史诗”。)

2006年盛夏,胡锦涛亲往北京东面200多公里、位于渤海湾畔的曹妃甸考察。毫无疑问,他选中了自己的“经济作品”。在那里,他明确要求,要把曹妃甸建设成“科学发展的示范区”。仔细查阅,这竟是他治国核心理念“科学发展观”的唯一被其指定的“示范区”。在这之后,中国政府正式将曹妃甸列为“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区”。


为什么是曹妃甸?

在那里,渤海湾赋予它远比天津滨海新区更优良的港口条件,赋予它超过10亿吨储量的超级油气田,赋予它丰富的矿产资源,更赋予它毗邻北京、天津、东北以及被中国重工业需求市场包围的独特的优势。

中国领袖则直截了当地指出它的重要:“要围绕着运进来和输出去,做好临港经济发展这篇大文章。曹妃甸具有深水港的优势,有这么好的天然资源,的确是一块黄金宝地”。

“曹妃甸是白纸一张,在白纸上要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新就新在科学发展,美就美在科学发展。要把它建成示范区、样板区。你们讲曹妃甸循环经济示范区,还要把它建成科学发展示范区。也就是说,要着眼长远发展,争取最大的综合效益”。

在这几乎是中国沿海硕果仅存的“白纸一张”,让它成为实践“科学发展观”的“黄金宝地”,不仅是胡锦涛的意志和远见,也已经成为中国政府的重大决策。

1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