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 正文 第七集(上)

黑发男声 收藏 0 6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size][/URL] 1.后宫。傍晚。瘦脸小眼的太监管事,领着三个“妇人”进宫门。“妇人”各挎一只大筐。小眼太监将三“妇人”引到库房,将筐中物品交予库房管事。小眼太监四下张望。四人急急来到宫女们的住地。 小眼太监管事轻轻敲门。 圆锥髻宫女伸出脑袋,将三个“妇人”急急让进,飞速往小眼太监管事手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7.html


1.(接上集)宫女寝宫。夜。外。

门开了,伸出一个脑袋。这人正是那个30多岁、梳着着圆椎髻管事宫女。她胆战心惊伸出脑袋,立刻又变得欣喜若狂,将两个妇人急急让进,飞速往小眼太监管事手里面塞了一个像是装了很多铜钱的布包。

小眼太监管事拿了布包急急走了。

墙角,石显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

2.圆锥髻宫女寝宫。内。

等候在里面的五个宫女一下子将进来的两个妇人拉过去,又搂又亲,满身的女人衣服瞬间被剥光。这两人的身上露出了紧绷而又充满活力、白皙中浸透着小麦色的大块的诱人肌肉。五个宫女的眼睛感到一阵眩晕,暴热的蒸腾使她们热血翻滚、喉咙干哑、身体滚烫。她们把自己紧紧贴在这两个人的肉上,仿佛这肉是她们降温的大冰块,不管是哪里的肉。她们失去理智的嘴唇在这两个人的肉上亲着、啃着、咬着……恨不得将油亮、瓷实、充满弹性、散发着独特味道的身体一口吞进肚里。

虽然这两个人的长头发被梳成了女人的样式,但是,宽阔的胸脯,发达的肌肉,粗壮的双腿,以及人体最敏感的地方膨胀的物件,再充分不过地显示着,这是两个三十多岁的、相貌英俊、身体雄壮的男扮女装的男人。

3.圆锥髻宫女寝宫。内。

圆锥髻宫女反身回来,见其他宫女将两个男人早已抢走,不禁大怒。

她冲过去将其中两个抱着男人不住呻吟的宫女撕下来。两个宫女不理她,继续冲上去,抢着那男人。圆锥髻宫女大怒,将那两个宫女揪下来,一顿闪亮的耳光,将那两个宫女抽得清醒了一半。两个宫女见她发了疯,自知不能惹她,转身与另三个宫女去抢另一个男人。

圆锥髻宫女一把把抢来的这个男人搂在怀中,疯狂地亲吻着,间或间,不顾一切地脱着自己的衣服。

4.宣室(皇帝宫)。日。内。

汉元帝刘奭在批阅奏折。

又是石显值班。

今日的石显一改平日的稳重,显得心事重重,像是有事要禀报皇上,却又不敢张口,而且事关重大,又有许多犹豫。一时性急,竟呛了一口吐沫,咳嗽起来,虽然他极力掩饰,汉元帝刘奭还是听到了。

汉元帝刘奭:“怎么,你也伤风了?”

石显有些语无伦次:……没,有……皇上”

汉元帝刘奭还是没有抬头:“伤风赶紧吃药,不要挺着。”

石显赶紧点头,从汉元帝刘奭的话中,他听出,皇上比较和蔼,或者说对自己比较和蔼。于是壮起了胆量:“皇上,奴才有一事,不知是否当讲。”

汉元帝刘奭:“说。”

石显犹豫一下:“皇上……”

[闪回]小眼太监管事将两个身材高大的“女人”领进宫门,领到圆锥髻宫女寝宫。

汉元帝刘奭大吃一惊:“什么?”

[闪回]汉元帝刘奭高坐龙椅,目光平视前方:“君仁莫不仁,君义莫不义,君正莫不正,一正君而国定矣。

汉元帝刘奭:“难道……真有此事?不可能!不可能!”

石显:“奴才不敢欺骗皇上!已不止一次!”

汉元帝刘奭:“大胆狂徒,竟敢如此嚣张……”

石显赶紧说道:“后宫启用净根之人,本为纯净皇家血统。宫外男人肆意入宫,淫乱宫女。大逆不道!天诛地灭!”

5.后宫。傍晚。瘦脸小眼的太监管事,领着三个“妇人”进宫门。“妇人”各挎一只大筐。小眼太监将三“妇人”引到库房,将筐中物品交予库房管事。小眼太监四下张望。四人急急来到宫女们的住地。

小眼太监管事轻轻敲门。

圆锥髻宫女伸出脑袋,将三个“妇人”急急让进,飞速往小眼太监管事手里面塞了一个布包。

小眼太监管事拿了布包刚要走。

“站住!”突然传来石显的声音。

小眼太监管事混身一哆嗦,一股尿顺着裤子流下来。他努力稳定下来,慢慢转过身来。

石显站在他面前,怒目而视。

石显的身后站着五六个侍卫兵。

6.宣室(皇帝宫)。日。内。

小眼太监管事与三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还有十几个宫女,一起跪在汉元帝刘奭面前。

汉元帝刘奭:“石显,即日起,你代任太监管事。处理此案!”

7.皇宫。刑房。日。内。

小眼太监管事被赤身裸体绑在一块木板上面,绑得结结实实。一根一人多高、一寸多粗的木棍,立在他身旁。

三名青年赤身裸体,被站着绑在三块木板上。

十几个宫女赤身裸体,被站着分别绑在十几块木板上。

一口大锅沸油滚滚。锅下炉火通红。

石显挨个看着这几个即将遭受灭顶之灾的人。这几个人也正眼巴巴地用尽最卑乞的目光望着他的任何举止,幻想着他有一丝改变。

石显走到那个曾经当众嘲笑他的宫女跟前,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宫女的眼睛里面淌着泪水,她软软地叫着:“石大人,我那次不是故意的,只是开个玩笑……没有别的意思……如果您很介意,我再也不敢了……”

石显盯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终于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许多人,倒霉就倒在那张嘴上。你,还多了一张嘴。上边的和下边的,都倒了霉。”

宫女仍在低低地哀求:“石大人,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您饶了我吧……”

石显:“你以为,世上之事,都有法补救吗?”

宫女的眼泪一下子冒出来:“石大人,石大人!我求求你,你救救我救救我——”

石显不再理她,又走到那个赤身裸体、被五花大绑绑在木板上的青年跟前,盯着他的眼睛。

青年眼巴巴望着他,但是什么也没说。

石显把手慢慢伸向青年的大腿中间,顺着大腿,慢慢摸向大腿根部的穴位。

虽然是赤身裸体被绑在行刑房,但是身强力壮的青年还是没能克制住这个刺激,身体的本能使大腿中间的肉体勃然而起,直竖竖地矗立在那里。吓了石显一跳。

石显一下子抓住了那个木杆一样硬帮帮的东西。青年的脸腾地大红。

石显慢慢地、低低地说道:“我一直弄不明白,这玩意真有那么大的劲吗?让人不顾一切?”他的手紧紧握着,又上下左右来回拧着。

青年脸涨的发紫,脖子上青筋毕露,无地自容、羞愧难当。

石显突然松开手,向前一伸,抓住了下面的东西,接着使劲一捏。

青年顿时感到一阵难忍的剧痛,发出一阵痛苦的大喊。那木杆一般坚挺的肉体,也顿时失去了硬度,瞬间回软。

石显像是突然之间疯了一般,他指着小眼太监管事身旁地上那根棍子大声叫喊着:“将此物从其下口进去,从嘴里出来!将烧开的油浇到淫妇下面的嘴里!将三名淫贼全部宫刑,砍去他们的根!”

立刻飞起一阵饶命的嚎哭。

绑宫女的木板被平放在了地上。

石显大声喝道:“立刻行刑——”随着石显的命令,顿时响起惨绝人寰的哭声。

行刑官拿起那根一人多高的棍子,朝着绑在木板上的小眼太监管事的肛门扎去。

小眼太监管事竭力挣扎着,嚎哭着。

一勺勺滚沸的油向宫女大腿根部浇去,宫女一个个惨叫着死去。整个屋子顿时充斥着刺鼻的焦糊味道。

行刑官走到三个青年跟前,挨个抓起三个青年的生殖器。

三个青年眼泪迸溅、声音嘶哑,用尽全身力气、向着石显绝望地嚎叫着:“大人!爷爷!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爷爷……求求你……”

石显毕竟曾经是一个男人,他也尝过那令他至死不能忘记的去势之痛。也许因为这两个原因,一瞬间,石显似乎犹豫了一下。然而,紧接着,他的眼睛突然变得无比的凶狠,他大声叫着:“行刑——”

随着撕心裂肺、惨绝人寰的狂吼,大股的鲜血顺着三个青年的大腿流下。三个青年的身体中电一般极度地战栗着,挨个昏死过去。

8.后宫花园广场。

石显宣读告令:“查宫女江翠私自贿赂宫人,多次将宫外轻狂之徒带入后宫,组织宫女进行淫乱活动,违法乱纪、扰乱后宫、道德败坏、罪大恶极。处骑木驴极刑——”

号啕的圆锥髻宫女被剥个精光,哀求呼喊着:“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几个侍卫兵和太监根本不管她呼嚎。驾着她向木驴走去。太监之一,正是那次被圆锥髻宫女“裆中无物”取笑的那个白脸小太监。

那木驴上面有一根朝上的2寸粗、一尺见长的木棍,显然是一根阳物的造型。

圆锥髻宫女眼见,更加疯狂挣扎。

四个太监硬将她举起,放上木驴,那个小白脸扭曲着两只已经变形的眼睛,死死盯着她哀求的眼睛,嘴里阴森森挤出几个字:“你不是喜欢这个吗,这可是史上罕见的特大号,为你定做的!它可以让你一次爱个够!爱一辈子!”

木驴上的木棍被强插进圆锥髻宫女的私处。圆锥髻宫女支着两条腿硬撑着。侍卫兵不管她,一人一只胳膊,驾着她,不让她朝着任何方向倒下。

四个侍卫兵一前一后将木驴一下抬起,

圆锥髻宫女登时发出一阵痛苦的惨叫。

抬木驴的两个侍卫兵,迈着大步朝前走了起来。每走一步,每颠簸一次,圆锥髻宫女的惨叫声就瞬间增大一次。

鲜血顺着圆锥髻宫女的腿大股流下来。

一霎时,宫女们紧闭眼睛,转过头去。

石显冲着她们大喝:“转过身来!睁开眼睛!违者同处!”

宫女们只得转身过来,睁开眼睛。

每个人都已成泪人。

圆锥髻宫女栽在木驴上。死去。

血顺着她的腿仍在往下滴着。

9.未央宫。日。外。

行刑房外面的小路上。

十几辆车上,拉着淌着血水的受刑者往宫外走。

刚刚进宫的京房博士正好路过这里,不禁停下脚步朝这边看着。

京房博士朝正走过来的小白脸太监问道:“这是怎么啦?”

小白脸太监正要回答。

“快点走!”突然传来一阵怒喝。小白脸太监尴尬地朝着京房博士笑一下,赶紧走了。

是谁这样凶悍。京房博士朝喊声那边看去。

石显正迎过来:“京房博士,您这是……”

京房博士看了看他,没有表情地说道:“哦,皇上传我有事。”

石显:“哦。那快去吧。”他一抬眼,扬长而去。

进入朝廷不久的京房博士看着他的背影,心中顿时涌起一阵巨大的不悦。又看到滚滚而去的十几辆污血淋沥的车,一阵巨大的沉坠感不禁又袭上心头。

10.公元45(汉元帝初元4)年正月。

旌旗蔽天,尘土高扬。汉元帝乘着金光灿灿的金根车,在威武的羽林军和衣著鲜丽的文武群臣的簇拥下, 威风凛凛行进在咸阳古道上。

[字幕]公元45年正月

[王舜画外音]元帝初元4年,大汉出现了少有的景象:粮食喜获丰收,内无叛乱、外无边患,一片四海升平。即位四年的汉元帝,由此决定,前往距长安300里外的云阳宫甘泉台,举行规模空前的祭天大典。

11.王曼家。日。内。

[王舜画外音]就在元帝举行最大规模的祭天大典这一年,我爷爷王禁的二儿子,也就是我的二伯王曼家,降生了一个男婴。五十三年后,这个看似普普通通的男孩,成为大汉帝国的终结者。这就是王莽。王莽的父亲(王曼),与我的父亲(王立),还有身为大汉皇后的姑姑王政君,是同父异母兄妹。堂哥王莽的童年很不幸,二伯王曼因病去世,刚刚四岁的他便失去了父亲。

12.(随画外音出现相应画面)

[王舜画外音]就在这一年,大汉帝国发生了一件震动全国的大事。元帝初元四年,远在坚昆(作者注:今俄罗斯境内叶尼塞河上游一带)的匈奴郅支单于遣使来献,也称“愿为内附”,同时要求遣还质子驹于利。元帝同意。

13.未央宫。前殿。日。内。

大臣萧望之:“郅支为人心狠。为争王位与其胞弟呼韩邪冰刃相见,不共戴天。臣担心郅支非真心归附。故卫司谷吉将人质送出塞外即可,不必远赴坚昆,以防不测。”

大臣贡禹:“萧大人谋事心细,精神可嘉。然不必过分担忧。匈奴内战,乃他们兄弟之间内务。别看他们兄弟之间你死我活,但是对大汉,是一样的。应该信赖。不可怀疑一切。”

萧望之正要反驳。

卫司谷吉朝萧望之和贡禹依次拱手施礼,然后转向元帝刘奭:“在下以为,仅送出塞外,有两处不妥。一,易为诸国传达错误信息,以为大汉惧怕郅支,方归还质子。且不敢送至家中。二、易使郅支错误理解‘不再交好’,可能‘弃前恩、立后怨’,给对方以不归附之借口。不如送到单于王廷,看他内附是真是假。凭我大汉如此强大的实力,量他不敢将使者如何。即便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汉使不利,必将在诸国面前陷于不利;也必然因为得罪汉朝而不敢接近边塞。以我一个使臣的牺牲,换边境数年安宁,值!在下愿意前往!”

汉元帝刘奭犹豫再三,说道:“允。”

[王舜画外音]不幸的是,谷吉一语成谶。几千里迢迢把郅支的儿子护送回去,郅支不但不加礼待,反发怒将谷吉并随人一同杀死。

元帝见谷吉一去不回,疑是呼韩邪所杀。每值呼韩邪使者到来,严加责问,并将在长安的呼韩邪儿子扣押、限制其人生自由。

[字幕]公元前44年

[王舜画外音]郅支单于既杀谷吉,自知得罪于汉,且闻呼韩邪日渐强盛,心恐其联合汉兵,前来复仇,正想引众投奔他处。恰逢此时,康居(作者注:西域国名,今新疆北境至俄领中亚)国王遣使前来求援,欲联合北匈奴击乌孙郅支唤入,问其来意。原来康居国屡被乌孙(作者注:西域国名,在今吉尔吉斯共和国伊塞克湖东南)侵辱,心中不甘,欲与郅支合兵,攻取乌孙,因立郅支为王,以报其仇。郅支闻言,正中其意,遂欣然率领部下,奔往康居国。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