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谁拯救了两个步兵班?网络解开昔日战斗之谜

张贵丁 收藏 91 33074
导读:30年来我百思不解一个问题:是什么回天之力,竟能使远在几十公里之外的炮兵群在打出了基准弹之后,却骤然停止了随后的群体射击,从而让我们两个步兵班能够死里逃生?

谁拯救了两个步兵班?——网络解开30年前的战斗之谜

前些时收到一位战友的邮件,他让我上网搜索一篇《炮兵指挥连长的战地日记》,说是会有惊人发现。当我搜到并阅读这篇日记时,着实吃惊不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由韩微写于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的这篇日记现已被许多网站转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时任广西战区某合成军炮兵群指挥连连长的韩微在《日记》中写道:“ 3月2日,阴有小雨。下午15时左右,接受新任务,配属481团战斗攻打脱浪县。24时,在隘口以西某高地占领炮兵群观察所。”

脱浪是凉山战役的右翼战场,481团的第一攻击目标为1号高地,当时我是该团的步兵班长。我班和1班作为营的尖兵分队,在副连长带领下利用夜暗悄悄插入1号高地前沿,准备在天亮战斗发起时突然跃起,打敌个措手不及。谁知这反而埋下了一个隐患——

《日记》记载:“3月3日,阴。今天配属481团战斗,对目标进行炮火准备(炮火准备,即步兵攻击前,集中炮兵火力对敌方阵地实施突击。博主注释),进攻1号高地时,步兵不遵守协同计划,提前发起冲击……”

韩微说的“步兵不遵守协同计划,提前发起冲击”的情况,实际是:当天夜里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摸上1号高地,却不知道停在哪里,直到听到越军说话的声音才停了下来,一直潜伏到天亮,并不是“提前发起冲击”

谁知天亮后突然就落下几发炮弹,爆起的泥土几乎把人掩埋,我方开始炮火准备了。我们潜伏位置太靠前,已处在炮兵群的目标点上。士兵们发疯般地后撤,但一切都来不及了,炮弹转瞬之间就要倾泻下来了,从副连长、排长到20多位士兵,统统都得化为灰烬,一个不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几分钟的垂死等待后,炮弹却万分意外地没有倾泻下来,但见主力部队杀声震天冲上山来,一号高地转瞬之间就被拿下。

30年来我百思不解一个问题:是什么回天之力,竟能使远在几十公里之外的炮兵群在打出了基准弹之后,却骤然停止了随后的群体射击,从而让我们两个步兵班能够死里逃生?

对此,炮兵指挥连长韩微在《日记》中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了:“进攻1号高地时,步兵不遵守协同计划,提前发起冲击。我在炮兵群观察所,用16倍炮队镜上发现了这个情况,立即通知了群长,及时下达了“暂停”口令,避免了误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原来如此!一个沉积了30年的谜团被豁然解开。

在随后对二号高地的攻击中,我完整领略了炮火准备的惊悚场面。在《前一篇《越战时怎么行军》中我做了这样的记述:

“海啸般的轰炸后,敌方阵地极度安静,原本风景区般的敌方山头再没有一棵直立的树木。地面上的一切被反复抛起、摔下、切割和撕扯,厚厚地堆积起土、石、树木和人体的混合物,温热、血腥而松软。

硝烟还未散尽,步兵便冲了上去。那几乎是在泥沼中跋涉的感觉:左腿深深站稳了,还要回过身,借助手臂把深陷的右腿拔出来,才能走出一步。

走着走着,我瞥见土里有一缕头发,拎起,竟带出半颗脑袋来,脑袋上还吊着一只眼睛,恶狠狠地瞪着你。

再往前走,又见地上举着一只手臂,手指还在颤抖,似乎要伸出来给你一拳。

还有一具尸体闭目坐着,只是脑袋的上半部被齐齐地横削掉了,只留下碗似的半个颅腔,白生生的碗里盛着半碗殷红的血。

另一具尸体仰面躺着,一条鬼头刀似的硕大弹片将其从头部到腹部直刷刷地劈开,几乎成了两片人,“鬼头刀”还插在正中间。

还有些没爆炸的炮弹,闪动着热浪杵在地上,狰狞地扭曲着尾翼。千万绕开,否则你也会变成周围散乱的肢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忆战争的博文就像一把集结号,使分散久远的许多战友重新找到了昔日的团队,大家利用网络回顾、交流越战中的许多事情,你来我往中,竟解开了30年前的一团迷雾。

感谢网络时代,感谢韩微连长! 丁原创(注:文中图片均从网上下载,非我所摄)

http://blog.sina.com.cn/zgd1219《惊悚文集》链接


本文内容于 10/13/2009 12:13:04 PM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向老兵致敬!向英雄致敬!尤其在今天,再顶上来

这样的巧合在战争史上都算是不多见的。

我希望这样的好文章应该多在首页呆几天。生命力应与质量成正比。

再看一遍,还是感动。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