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倪教练曝全运跳水金牌潜规则

dongm777 收藏 3 645
导读: 马鸣(化名),55岁,湖南跳水队原总教练,熊倪启蒙教练,熊倪跳水学校原校长,国家A级裁判,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已先后参加五届全运会的跳水裁判工作,多次在国际跳水比赛中执法。10月9日,马鸣突然离开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住地,官方对外公布的原因是“因为心脏病请假离开”。10月10日下午,马鸣告诉本报记者:“我提前离开,并不单是因为身体有病,而是因为不满本届全运会跳水的黑幕,竟然所有金牌都是提前内定的!”正是在这次交谈中,马鸣直言接下来的4枚金牌的归属将分别是:男子3米板何冲,女子10米台双人汪皓/康丽,女

马鸣(化名),55岁,湖南跳水队原总教练,熊倪启蒙教练,熊倪跳水学校原校长,国家A级裁判,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已先后参加五届全运会的跳水裁判工作,多次在国际跳水比赛中执法。10月9日,马鸣突然离开本届全运会跳水裁判住地,官方对外公布的原因是“因为心脏病请假离开”。10月10日下午,马鸣告诉本报记者:“我提前离开,并不单是因为身体有病,而是因为不满本届全运会跳水的黑幕,竟然所有金牌都是提前内定的!”正是在这次交谈中,马鸣直言接下来的4枚金牌的归属将分别是:男子3米板何冲,女子10米台双人汪皓/康丽,女子3米板双人吴敏霞/赵沁心,男子10米台周吕鑫。


10月12日下午,当记者再次与马鸣教练取得联系时,全运会跳水比赛已经结束,她两天前所说的4枚金牌归属全部正确。在接下来长达一个来小时的采访中,马教练特别强调:“我这次之所以站出来踢爆这个内幕或者潜规则,是因为我觉得这种人为决定金牌归属的方式,于中国跳水的长远发展不利,也有悖于公平竞赛的精神,作为一个老教练、老裁判,我觉得自己有必要站出来告诉大家这个真相。当然,我需要特别强调的是,我所说的一切,只代表个人,与湖南省体育局或者跳水队没有任何的关系。”


“裁判可怜可悲,不能有自己的意志”


成都商报:全运会跳水最后4枚金牌的归属确实与你之前告诉我们的一模一样……


马鸣:本来就是内定了的事情,当然是一模一样。关于金牌内定,说得好听一些是为了宏观调控,调动各运动队的积极性,但站在现实的角度,它却是破坏了公平竞赛,伤害了运动员与教练员的积极性。更重要的是,这次比赛,不仅内定,而且做得太过了,就算是被内定的队员跳出了问题,金牌却依然还是不能判给别人的。给我的感觉是,这样做裁判可怜又可悲,根本不能有自己的意志。


成都商报:那你能举一个具体的例子吗?


马鸣:男子10米台双人的决赛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林跃/曹缘的表现明显在周吕鑫/王建凯之下,但冠军最终还是给了林跃他们,因为这是赛前就已经定好了的,是不能改变的。林跃因为腹部拉伤,这次比赛的整体表现一直一般,在团体赛中,他和曹缘的排名甚至只在第六位。决赛那天,林跃他们有一个动作也明显没有跳好,但得分仍然比顺利完成了更高难度的周吕鑫他们要高。当打分结果出来,全场的观众一片嘘声便已经是再能说明问题不过的例子。连普通观众都能看出来的问题,裁判就是看不出来。


周继红在决定金牌归属”


成都商报:你能告诉我们究竟是谁决定了这一切吗?


马鸣:周继红(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跳水队领队)。作为中国跳水目前最高的直接领导,她不仅决定了金牌的归属,而且还决定了裁判的阵容,甚至包括裁判的“生死”。


成都商报:你这么说,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吗?


马鸣:直接的证据倒是没有。因为如果她做这些事情还要跟每个裁判去说,那到证明她的影响力还没有大到哪里去,可怕的是甚至她只要放出一点口风,便有人来安排一切了。而这种看上去没有证据的“黑幕”在我看来其实才是更可怕的。作为本届全运会的裁判,我不止一次地听到有裁判说:这块金牌领导已经定给谁谁谁了。而目前在中国跳水界能够决定这一切的,就只有周继红


成都商报:听你这么说,似乎相关运动队“做工作”也是一种正常现象了?


马鸣:一般来说,拥有进入前三名水平队员的运动队“做工作”确实可以说是一种“潜规则”了。不过,据我所知,很多时候大家希望表达的,就是希望自己的队员在决赛时不要被压分,能够提供一个公平竞赛的环境与条件而已。这虽然听起来有些怪,因为体育比赛本来就该如此,但是,大家再通过领导表达一下这样的意愿严格来说倒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


“我已经退休了,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成都商报:我们从官方得到的信息是:你是因为心脏病而请假离开的……


马鸣:我10月9号上午确实是做了一个心电图,我的心脏也确实有一些问题,医生也给开了休息三天的假条,但我离开的主要原因并不是这个,在离开裁判住地前我就跟裁判长余俭说:“你们做得太过分了,我不奉陪了!”


成都商报:听这语气,你跟他们相处得好像并不愉快?


马鸣:可能就是知道我不会听他们招呼的缘故吧,我作为国家A级裁判,年龄、资历也都摆在那里,但是本届全运会,我不要说执法决赛了,就连执法半决赛的机会都没有。他们这样对我,应该与这样一件事有关,上届全运会,半决赛中对田亮的压分相当厉害,我就说了一句公道话:田亮怎么说也是为中国跳水做出了贡献的。最终田亮决赛中拿了冠军,听说周继红因为这事很生气。还有一件事情,应该让周继红对我很不满。上届女子10米台双人的冠军本来是说了要给李婷/李娆的,但最终夺冠的是我们湖南向解放军队输送的刘贺瑞/蒋李双,她便说这是我做裁判工作的结果。我当时确实是去找了其他裁判,但我当时说的话现在也可以拿出来说,就是希望大家手下留情,当我们的队员跳得好的时候不要压分,跳得不好的时候则是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我能说什么呢?大家这么做,还不都是环境给逼出来的?


成都商报:如果真相真的像你说的这么可怕,你现在说出这一切,难道就不怕打击报复么?


马鸣:我已经退休了,再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我要说的是,我现在说的这一切,与湖南方面没有任何的关系,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如果周继红要做什么,完全可以对着我个人来。


成都商报:那么,你透露这一切,又出于怎样的考虑并希望达到怎样的目的呢?


马鸣:我很清楚我说这番话至少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改变任何东西,但是我希望通过告诉大家这一切,让大家看到并明白,其实并不是跳水的裁判黑,而是大家没有办法,当领导决定由哪些人执法时,甚至基本上就已经明确了裁判只要带耳朵而不用带眼睛去。裁判也是人,裁判也要养家糊口,所以请大家理解裁判的无奈。其次,我想说的是,中国跳水从徐益明时代开始就已经是谁当领导都能拿到奥运会的大多数金牌,举国体制以及一代代教练的兢兢业业、顽命训练造就了中国跳水的辉煌,中国跳水不应该成为哪一个人的“家天下”!


按照惯例,在每次跳水比赛结束后,作为国家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跳水队领队的周继红都要代表组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昨天下午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落幕后,几乎所有媒体都涌向了新闻发布厅。因为大家都想就 “金牌内定”、“网上预测全对”、“有裁判中途愤然退出”等敏感话题听听周继红的表态。周继红表示:“网上的预测没有依据,我没有看到过。至于有裁判中途退出,那是因为这位裁判身体不适,这个很正常。”


赛前有预测很正常


“请问周领队,赛前有媒体直接指出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没有什么悬念,10号左右有网站就贴出了一则关于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12枚金牌的‘全景式’预测,你怎么看?”记者的问题直截了当。周继红迅速收起笑容,随即反问提问的记者,“你是哪个单位的?”在那位记者自报家门后,周继红自语一声“哦”,然后正色回应说:“这个东西我是这么看的,无论是国际大赛,比如奥运会、世锦赛等,赛前都会有一些预测,这些预测的出现和存在都是很正常的。在我看来,‘预测’这种东西是根据各运动员的实力来推测的,一些我们很关心的参赛运动员的实力在那里摆着,这个没什么值得惊奇的。”回答一出,现场一片静寂,提问的那位记者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再问下去,本报记者在新闻发布会结束后追着问周继红,“周领队,那你怎么看网上预测的结果和实际上的比赛结果一致的情况?是不是存在金牌事先预定的问题?”周继红也条件反射般地反问记者:“你哪个单位的?”在获知本报记者的单位后,周继红表示,“这些东西是没有依据的,我也没有看过这样的预测。”然后她便匆匆从贵宾通道离开场馆。


裁判退出因心脏有问题


“我们了解到有一名湖南的裁判退出了本届全运会跳水比赛的裁判工作,这是为什么呢?”记者问道。在贵宾通道到场馆外短短的几十米距离,周继红和助手正赶着要坐组委会的车回宾馆。在记者的一再要求下,周继红开了口:“这个啊,这个事情很简单的,她是由于心脏问题,由于‘身体不适’提出的不再担任本届全运会的裁判工作,她有心脏早搏的情况,所以组委会就同意了她的申请。”记者随即追问道:“那她之前给你请假了吗,或者提交什么证明?”周继红站下来告诉记者:“对啊,她之前给我请假了,而且她还给组委会提交了医院的病情证明。这个是很正常的情况。”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