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5月24日,“俾斯麦”号”(Bismarck)战列舰和“欧根亲王”号 (Prinz Eugen)重型巡洋舰击沉了英国海军“胡德”号(Hood)战列巡洋舰后,并又重创了“威尔士亲王”号(Prince of Wales)战列舰,但在战斗中“俾斯麦”号战列舰也被英舰击穿舰首燃料舱,造成航速下降,使德舰队被迫放弃“莱茵演习”(Rhine Exercise)。不久,“欧根亲王”号向南进发与“俾斯麦”号分手,“俾斯麦”号战列舰则按计划返回法国圣纳泽尔。

同时,英国海军试图全力追击逃往中的“俾斯麦”号,但运气似乎倾向德国人,英国舰队与“俾斯麦”号接触中断了,不仅在错误的方向进行追击了很长时间,并且仍然认为“俾斯麦”号与“欧根亲王”号在一起。但5月26日一架英国空军PBY“卡塔林那”水上飞机在布勒斯特以西约700海里处发现“俾斯麦”号正以20节航速航进,并报告了它的位置。此时英国皇家海军最后的机会是H舰队从直布罗陀赶到“俾斯麦”号最近已知的位置进行拦截。如果不是英国“皇家方舟”号(Ark Royal)航空母舰起飞的15架“箭鱼”鱼雷机用鱼雷“幸运”的击中了“俾斯麦”号的舰艉并破坏了它的螺旋桨,“俾斯麦”号几乎可以逃脱。无疑,这是英国舰队此次追击行动中最为成功的一幕。

5月 27 日凌晨,“俾斯麦”号战列舰又被5艘追击的英国驱逐舰击中2枚鱼雷(舰艏与中部),航速下降为10节/小时。

隶属于第1潜艇舰队的U-556号潜艇(VIIC型)于1941年2月6号下水,艇长是赫尔伯特"乌尔法斯(Herbert Wohlfarth)上尉。该艇于5月1日从基尔启航开始了它的首次海上巡航。在3周的海上巡航中,赫尔伯特"乌尔法斯上尉发现了盟国的HX-126护航船队与OB-318护航船队,并用鱼雷展开攻击,击沉了5艘英国运输船和1艘比利时运输船,同时还击伤了1艘英国4986 吨的运输船,战绩非常出色,乌尔法斯上尉也因为此次战斗巡逻于5月15日获得了骑士十字勋章。

由于鱼雷全部耗尽,U-556号潜艇于5月24日决定返航,但在当天夜间接到潜艇司令部(BdU)电报:“俾斯麦”号战列舰在战斗中遭到重创,要求附近海域所有潜艇向受伤的“俾斯麦”号战列舰靠拢,护送“俾斯麦”号战列舰返航。

接到电报后,赫尔伯特"乌尔法斯上尉奉命与“俾斯麦”号会合,因为U-556号潜艇距“俾斯麦”号位置最近(实际上附近还有U-74号潜艇),遂命令潜艇全速航进。在大约离“俾斯麦”号战列舰67海里处,赫尔伯特"乌尔法斯上尉惊讶的发现英国航空母舰“皇家方舟”号和“声望”号(Renown)战列巡洋舰在正前方高速航行通过,在成功靠近离英国舰队4000米处时,甚至看到了从“皇家方舟”号起飞的鱼雷机。由于没有鱼雷,乌尔法斯只能眼睁睁的束手无策。在U-556潜艇的航海日志中乌尔法斯这样写道:“如果我现在还有鱼雷该多好!我甚至都不用接近目标。根本没有驱逐舰护航,敌舰也没有做例行的规避动作!”而事实上,当时有6艘驱逐舰在附近护航,只不过乌尔法斯上尉没有发现他们。

5月27日凌晨,U-556号潜艇靠近遭到重创的“俾斯麦”号战列舰后,乌尔法斯上尉命令潜艇出水,用扩音器与战列舰进行沟通。由于天气非常恶劣,U-556号潜艇燃料也即将耗尽。实际上在英舰重重包围下,“俾斯麦”号想驶抵德国占领下的港口或中立国港口已不太现实,于是乌尔法斯给潜艇司令部和附近各单位发送了天气与战况报告,但海况恶劣,其它U艇根本接收不到U-556号的信号,其报告的位置也不准确。乌尔法斯指挥潜艇始终于“俾斯麦”号保持航速方向一致,直到伊特尔-弗里德里希.肯特拉特(Eitel-Friedrich Kentrat)上尉的U-74号潜艇赶来。为了节约燃料返回基地, U-556号潜艇只好用电池进行航行。U-74号潜艇赶来以后,指挥官靠近并登上“俾斯麦”号,进行移交作战航海日志,当肯特拉特艇长提出对部分舰员进行营救时,被林德曼海军上校(Lindemann)拒绝了。

5月27日04:40分,燃料即将耗尽的U-556号潜艇被迫离开“俾斯麦”号。在U-556号离开后,U-74号潜艇也把一架德国Fw-200秃鹰战机误认为是英国鱼雷机,也立即下潜离开战区。

10时36分,“卑斯麦”号战列舰被击沉。


1978年, 63岁的乌尔法斯在德国威灵根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说道:“我不应该去目睹俾斯麦号的悲剧,但我仍然去了,可是什么也办不到。一想到我无能为力的情形,我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遗憾,这是我军旅生涯的遗憾。甚至在战俘营也没有这种感受。” 也许乌尔法斯认为,当时他的鱼雷都用在相对不重要的商船上,如果情况不是这样,结局也许会是另一种,但历史不可能有第二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