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中国争夺大宗商品定价权

fish_1120 收藏 1 332
导读:中国领导人担心,中国经济的大规模扩张正在成为外国供应商抬高大宗商品价格的借口。因此,他们希望利用中国现有的三个期货交易所进行回击。   政府官员说,中国正将其期货市场定位为设定全球金属、能源和农产品价格的主要场所。通过让世界知道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对商品合理价格的想法,中国希望能够减少其它市场的操控。   郑州商品交易所的交易大厅中国证监会期货业的主要决策者、主席助理姜洋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确有增加定价影响力的长期目标,但要做到这点我们需要创造条件,逐步推进。不过西方人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中国领导人担心,中国经济的大规模扩张正在成为外国供应商抬高大宗商品价格的借口。因此,他们希望利用中国现有的三个期货交易所进行回击。


政府官员说,中国正将其期货市场定位为设定全球金属、能源和农产品价格的主要场所。通过让世界知道中国企业和投资者对商品合理价格的想法,中国希望能够减少其它市场的操控。


郑州商品交易所的交易大厅中国证监会期货业的主要决策者、主席助理姜洋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确有增加定价影响力的长期目标,但要做到这点我们需要创造条件,逐步推进。不过西方人说,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现在进入中方视野的是:去年进口原油的1,300亿美元支出。


就全球范围而言,原油是最大也是最为重要的贸易商品,中国则是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原油进口国。纽约商交所轻质低硫原油合约是全球交易最活跃的商品,因此也是设定全球价格的主导品种。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上海期货交易所可能最早于明年参照纽约商交所的全球基准合约推出自己的原油合约。这将让中国交易员首次在这种大宗商品的定价中发挥直接作用。


一位参与规划的人士说,我们目前正在积极考虑原油期货。


在名义上仍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出现股票、债券和大宗商品市场是中国近几十年来实行资本主义做法最鲜明的例证之一。在中国本月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之际,全国也在庆祝其作为经济超级大国的崛起。北京越来越渴望施加影响力──挑战国际决策者重新思考全球货币体系、多边机构的运行以及全球贸易谈判的方向。


当然,中国新兴的期货市场不会马上对设定大部分大宗商品价格的纽约芝加哥伦敦等大型交易所构成威胁。一个原因是,中国的这些竞争者基本对外资封闭,国有企业是其中最大的交易商,这是自由的全球市场所难以接受的。最多,中国大型期货交易所的出现会让中国企业和投机者在确定全球定价时与西方交易员一道发挥作用,但并不会控制价格。


但北京认为,设立大型期货市场可以将大宗商品的全球最大客户如何确定市场公允价格广而告之,这会提高中国的经济安全。对全球其它地区而言,这些交易所可能意味着减少对中国购买习惯的猜测,从而降低全球市场的波动性。铜和大豆供应商已经在根据中国期货价格的变动选择将产品运到或运出中国。交易员说,中国期货对其它地区价格趋势的推动作用似乎正在日益加强,尤其是在铜等金属方面。


从更大的范围看,在中国交易所交易的21种大宗商品中,有许多都是这个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大量进口的商品。据巴克莱(Barclays Capital)说,中国购买了原油总量的10%,铜产量的30%和全球大豆产量的53%。


美国消费者已经正在感受到中国对大宗商品的购买力。2007年和2008年的时候,投资者认为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汽车保有量不断飙升肯定会进一步推高原油价格,这一预期左右了当时的市场。受此影响,纽约市场原油期货价格在2008年7月达到了每桶147美元的历史高点。2006年底至2008年7月,美国汽油价格平均上涨了85%。但随后受全球经济衰退的相关担忧影响,美国汽油价格去年几乎下滑了三分之二。


今年早些时候,交易员认定中国正在储备原油──今年以来油价回升了61%。


期货就是提前一天、一个月或是一年确定买进或卖出糖、铜或油价的交易所买卖合约。大宗商品期货交易情况决定着基本食物、能源和原材料的成本,从而影响到汽车标价、加油站的汽油价格乃至免下车快餐店所售汉堡的所有商品价格。


中国历史学家说,中国在800年前的宋朝就出现了类似谷物期货的交易。现代意义上的期货交易开始于将近160年前的芝加哥玉米交易。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殷切希望展示他们正走向市场经济,启动了股票市场和大宗商品期货交易。


但这其中缺乏良好规划。当时中国出现了50多个大宗商品交易所,很多交易所主要交易的是绿豆。


绿豆价格对中国经济影响甚微,但却大受投机者的热捧;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1995年,当时一桩期货丑闻促使监管部门关闭了几乎所有的交易所,只保留了三家。


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之后,中国政府对期货交易进行了改革。中国政府加入了棉花、大豆、铜和橡胶等交易品种,使得期货交易贴近实体经济,但却回避了股票期货、债券期货和汇率期货等在美国人气不断升温的外来金融衍生品。


这段时间也是中国大宗商品进口量迅猛增长的时期,这助长了对外国商人的怀疑。


2002年,中国政府出台了大豆进口限制,给总部位于明尼苏达州的嘉吉公司(Cargill Inc.)等外国大豆供应商带来了沉重打击。中国政府还对大连商交所的大豆期货平台进行了更新。如今大连商交所大豆期货价格几乎和芝加哥商交所的全球基准价格亦步亦趋。


嘉吉公司风险经理霍斯特(Robert Horster)说,大连商交所不再是一家本地交易所,其已经成为了一家大型交易所。在嘉吉公司大豆货物装船运往中国的数周时间里,霍斯特位于上海的团队就利用大连商交所的期货合约为波动的价格进行保险或实施对冲──通过大连和芝加哥之间的价差进行获利,这一操作被称为套利(arbitrage)。


中国期货市场正在吸引Rockwell Investment & Holdings等机构投资者。Rockwell是一家总部位于宁波的公司,拥有十多名分析师和交易员。


叶庆军(音)负责这一业务,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率先投资于中国期货市场,当时他还是一家铜业公司的管理人士,热切希望将自己所学的供需知识应用于实际交易。但叶庆军说,初期的那些日子充满混乱,丝、胶合板和其他产品价格都列在黑板上,监管部门随意调整交易规则。在一次绿豆价格的剧烈动荡中,叶庆军把钱亏光了。


今年42岁的叶庆军说,中国期货行业现在更加专业和复杂,主要受到中国进口趋势以及美元汇率波动的影响。叶庆军如今面对着5块电脑屏幕,屏幕上跳动着从上海到芝加哥的大宗商品、股票以及汇率价格。他说,如今中国期货市场与实体经济相关联,与中国经济规模和发展步伐相关联。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期货业协会(Futures Industry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郑州商交所白糖期货合约的成交量达到了1.65亿份,成为了全球交易最为活跃的大宗商品期货交易所。美国期货业协会说,2008年按照成交量衡量,中国期货市场交易着全球5大最为活跃金属期货中的3种,拥有10大最主要农产品期货合约中的7种。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