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一章 忠诚之剑 第七节 蜕变

战犯2014 收藏 32 6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URL] 坐落于东京的陆军士官学校,原名日本陆军初级军官学校,其前身是在1868年8月德明治维新期间开办的京都军校,次年迁往大阪,称大阪兵学校。1871年迁往东京,称东京兵学校。1873年海军兵学校成立后,改称陆军兵学校。1874年,根据《陆军士官学校条例》正式建立陆军士官学校,首任校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坐落于东京的陆军士官学校,原名日本陆军初级军官学校,其前身是在1868年8月德明治维新期间开办的京都军校,次年迁往大阪,称大阪兵学校。1871年迁往东京,称东京兵学校。1873年海军兵学校成立后,改称陆军兵学校。1874年,根据《陆军士官学校条例》正式建立陆军士官学校,首任校长为曾我祐准,由陆军卿直接领导。

该学校主要教授军事课程,并且注重向学生灌输“效忠天皇”的封建忠君思想和为了“大日本帝国”不惜肝脑涂地的军国主义思想,以非常残忍的方法来培养学生的武士道精神。


办完了所有的入学事宜单宝轩一脸的轻松写意,人生和命运还真是难以叵测,自己竟然如此顺利的就来到了日本并进入了日本最好的军事学校,单宝轩的心里甜滋滋的,畅想着自己一帆风顺的未来。

走到一幢5层的建筑楼前,“大概就是这里了,本少爷的新宿舍~”单宝轩哼着小调悠闲的走进了自己的宿舍楼。

“请问步兵科59期5番队的寝室在那里?”

“顶楼!”

“谢谢~”单宝轩微笑的点点头,跨着大步上了五楼。

“大概就是这里了,5番队!”推门进入自己的寝室,不大的空间里拥挤的摆放着10张双层的床铺,大概是休息时间,屋子里全是人,看着眼前整齐的床铺和一个个和尚头的小伙子单宝轩心里一阵激动,“大家好,我是新来的留学生,我叫单宝轩!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谢谢!”深深的一鞠躬。

“留学生!?”众人面面相觑,“那来的留学生?”

“我是中国人!”单宝轩笑嘻嘻的答道。

“中国人?”众人议论纷纷。

“呵呵,请问这张没人睡的床铺我可以用吗?是队长让我们来这个寝室的……”单宝轩边说边把行囊放下,背包里装着刚去军需处领取的衣物。

“支那人!把你的东西拿开!”单宝轩一回头,好么,一个像大山一样的男人站在自己的身后,满脸的横肉,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啊,这是你的床铺吗?我看上面没有被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单宝轩心想:靠,我可不是来找茬的,再说这小子这么大个儿,估计我干起来我凶多吉少……

“哈哈哈哈哈,不不不,支那猪,这是给我们天皇的武士住的地方,不是养猪的猪圈,给老子滚!!!!!!!!”说着,大个儿一把把单宝轩推开,单宝轩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样子好不狼狈,惹得众人哈哈大笑。

“妈的,死肥猪!”单宝轩皱着眉头咒骂着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别以为你个子大我就怕你!”说话间摆出了一副打架的POSS。

旁边的人用略带讽刺的口吻“好心”的提醒道,“哈哈!放弃吧,大个儿时学柔道的,要是快来战争了,他都快成职业选手了!”单宝轩哪知道什么柔道不柔道的,看着身边这个又高又壮的汉子,在看看两边唯恐天下不乱的室友,单宝轩怒火中烧。

“支那猪,我今天要把你撕碎!”说着大个儿像一阵风一样扑到了单宝轩身前,还没等单宝轩反应过来,一个熊抱锁住了单宝轩的手脚,“一本!”大个大喊一声,把单宝轩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单宝轩被重重的砸到了地上,他感觉自己的左手就快被拧断了,可是身上压着这个足有300斤的胖子,他动弹不得,单宝轩奋力的想要挣脱,手部的关节已经咯咯直响,撕心裂肺的疼痛侵袭着单宝轩全身,斗大的汗珠吧嗒吧嗒的顺着脸颊掉落在地上。

“啊!!!!!!!”单宝轩痛苦的大声嚎叫,可是这样反而更加剧了大个儿的兽欲,大个儿加大力气,就在单宝轩左手要被硬生生拧断的瞬间,一个人拍了拍大个儿的肩膀,懒洋洋的说,“适可而止吧,这个人的手臂要费了!”大个儿怒气冲冲的一回头,突然放开了单宝轩,单宝轩扶着自己快要被撕碎的左臂疼得来回打滚。

“袖濑,你帮这小子干什么?他是支那猪!”大个儿冲着这个阻止了自己的人大声的质问。

“呵呵……我心地比较善良~”这个人嬉皮笑脸的说道,他叫袖濑,东京驻防常备军第七师团师团长长谷川将军家的大少爷,由于他这个手握重兵驻防京畿的老爸,整个寝室的人都忌他三分。

说话间单宝轩痛苦的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大个儿,径直走到袖濑的面前,点点头“谢谢你!”看着眼前一脸轻松袖濑,单宝轩有些无语……

“哈哈,不用不用,我们都是同学么~” 袖濑摆摆手,走出了宿舍。

“切!”大个儿看着远去的袖濑,“八格牙路!”说着狠狠的白了一眼单宝轩走开了。

一看戏演完了,众人也就散去各忙各的了。单宝轩揉着自己受伤的手臂和肩膀坐在床上生闷气。


时间过得很快,从开学的那场小风波到现在已经一个月的时间了,期间大个儿纠结其他番队的种族分子打了单宝轩不止一顿两顿,单宝轩一边挨打一边受气一边思考着。袖濑乐呵呵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是在一旁关注着。

中午吃饭的时间是所有学员的节日,大清早就被揪起来跑操,训练,学习,他们的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了。

“支那猪,把你的肉排给我!”又是大个儿在欺负单宝轩,随着时间的推移,大个儿每天欺负单宝轩大家早就见怪不怪了,就当是家常便饭或者是定期上演的娱乐节目。

“滚!”虽然被整的够惨,可是单宝轩从来没有向大个儿和他那帮民族分子低过一次头,认过一回输。

“哈哈,还是如此的嚣张!”说着大个儿站起身来,把自己的整盘饭菜扣到了单宝轩的头上,然后众人哈哈大笑,看着单宝轩全身都是油腻腻的饭菜,脸颊上还粘着一条条海带,众人心想,又要打起来了!

谁知单宝轩这次一声不吭,按照他以前的性格早就跳起来和大个儿干仗了,可是这次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单宝轩依旧悠闲自得的吃着自己的饭菜,还把黏在自己脸上的海带扒了下来放到碗里,大口大口的吃着自己肉排,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大个儿一下子看愣了,奇怪,这小子今天怎么孬了,八格牙路,看不起我!?大个儿想到这儿更加的恼火,刚想过去暴打一顿单宝轩,巡视的教官走了过来,“八嘎!坐下吃饭!”单宝轩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大个儿,做了个无奈状,伸了伸手,继续炫耀式的吃着口中的肉排,大个儿可惨了,不进饭菜没有了,还得看着大家狼吞虎咽的样子,吞了吞口水,看着自己反而成为大家嘲笑的主角,大个儿微微有些脸红,心想,单宝轩,你死定了!

袖濑在一个角落默默的看着,会心一笑,“呵呵……他变了~”然后,继续漫不经心的吃着自己的饭菜。

从被欺负的第一天起,单宝轩都比别人起的早一个小时去跑步,每天都是比比人晚睡一个小时去楼下打沙袋,当然白天的学习和训练单宝轩也更加刻苦,他知道想让除了大个儿以外的人瞧得起自己,自己必须拿出点本领来,要不他根本无法在这生存下去。

“猪!晚上到5楼天台来,我等你!”吃晚饭列队行进的时候,大个儿恶狠狠的在单宝轩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好!12点,你等我!”单宝轩轻蔑的一笑,大个儿更加的愤怒,刚要去弄单宝轩,带队的值班番队长大喊道,“八嘎!遵守纪律!”大个儿只得强压怒火,继续愤愤不平的向前行进。

一晃到了晚上的11点半,虽然早已过了熄灯的时间,单宝轩还是在楼下独自一人捶打着沙袋,每一拳都透露着一种压抑和愤怒。5楼的天台上大个儿恼火的双手叉腰,烦躁的抖着左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怎么还他妈不来!”大个儿是越等越不耐烦,越等越恼火。就在这是一个黑影走到了五楼天台的门口,默默的把门关上,还加了个拳头大的锁……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捂嘴偷笑的单宝轩……

大约等到12点半的样子,等了一个小时的大个儿终于怒不可遏的咆哮了起来,“八格牙路!八嘎八嘎!我要下去弄死你!!!!!!!”说着快步疾跑到门口,奋力一拽门,奇怪,门怎么打不开啦?又一拽门,啊!?难道,难道,难道!“单宝轩!!!!!!!!!!!!!!!!!!!!!!!!!!”大个就这么咆哮着,癫狂着折腾了一宿,七八月份的东京夜晚还是比较燥热的,伴随着早燥热的天气,大个儿带着烦躁的心情呼呼大睡。第二天一早单宝轩偷偷的把门打开,就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看了看天台上因为劳累过度外加怒火中烧的大个儿正呼呼大睡呢。

“嘿嘿~今天我不弄死你!”说着单宝轩赶快下楼集合去了。

“点名,单宝轩!”

“到!”

“长谷川袖濑!”

“到了~”

“江腾左信!”这就是大个儿的名字……

“江腾左信!?”

“江腾左信呢?去那了!?”队长对着众人咆哮。

“昨晚,我看他12点左右出去了!”

“去哪了?”

“他说……他说……”

“八格牙路!快说!”队长的愤怒的叫道。

“他说他去5楼天杀了单宝轩……”

队长回过头来看着单宝轩,盯着他问,“真的!?”

“我不知道啊!”单宝轩做无辜状。

“统统给我去天台!!!!!!”说着众人一起跑上了5楼的天台。

看着正在呼呼大睡的大个儿,众人无语……队长过去照着肚子就是一脚狠踹,大个儿眯瞪的睁开眼睛,恍恍惚惚的看着眼前愤怒的队长,还有所有的人,再看看四周,天亮了……

“江腾君,昨晚睡的不错啊!”队长恶狠狠的说道,众人看着大个儿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把他送去关一个月的禁闭!!!!!!!!”队长咆哮着。

“队长!我只有一个请求,让我和单宝轩决斗,如果我输了你关我几个月我都愿意!”大个儿的牙咬的咯咯直响,他知道自己被单宝轩耍了。

“八格牙路!少废话,带走!”正要带走,单宝轩拦住了队长和众人。

“队长,他无非就是想收拾我,作为一名武士,我跟他打!”单宝轩坚定的说。

“武士,笑话!你们这种东亚病夫,还和我谈武士!队长求你了!”这边大个儿听罢更加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队长哪能不知道大个儿天天欺负单宝轩的事情,再者他乐不得日本早日灭亡中国,既然如此看看戏又何妨?

“好,那你们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来一场武士间的决斗吧!”队长看了看单宝轩,单宝轩正在脱去军装的上衣,系紧皮带,双手一握拳,关节处震得咯咯直响。

“支那猪,让你好好瞧瞧我的厉害!”说时迟那是快,一个箭步大个儿已窜到单宝轩身前,单宝轩却只是微微一笑,这是为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