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0.html


一块平坦的野地,远处可以看见竖着红军战士制作的简陋炮靶子。

抗大炮兵培训班的学员跟在白子谓身后,今天的科目是学习炮兵指挥的炮兵观测。从学员对白子谓的尊敬态度,亦可看出白子谓已以他的非常专业的炮兵素养征服了这帮在枪林弹雨中滚出来的“老兵油子”。

白子谓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无人喧哗,在空旷的野地反而相当清晰。“从军事实战的经验来说,炮弹的杀伤力其实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但是这只是对有专业训练准备的军队而言。相反,那些经过严格训练和配合默契的大规模集群火炮的威力,对一般的步兵和固定阵地就非常可怕了。

当炮兵进入阵地,迅速做好固定炮位的准备工作后,必须打出第1发炮弹。但是在炮兵第1发炮弹发射以后,如果不改变射击诸元,继续打第2发,这2发炮弹的误差有可能在100米到150米之间不等。这样就会造成炮火覆盖的盲区,也就是说存在打击不到的漏洞。因此炮兵射击需要在第一发炮弹打出后,计算出前方炮兵观测员的坐标,然后修正火炮射击诸元,再进行规模齐射。”

白子谓指着靶子对一群红军干部说,“现在我们来练习炮兵观测的基础,韩副团长,请你估测这个靶子的距离。”

韩大麻子眯起眼瞄瞄:“1800米左右”

白子谓把头转向洪保均:“洪营长,你看呢?”

洪保均伸直胳膊轮流闭上一只眼用大拇指测距,“1600米”

白子谓:“准确的距离是1520米”

洪保均有些不服,他测火炮射击距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白教员,你怎么那么肯定是1520米,连零头都一清二楚。”

白子谓微笑着引他到身后一台架着支架的小型光学仪器旁,“你看,这就是我从日本带回来的炮兵测远仪,这是我事先用仪器测出的距离。”

几个红军干部围观试用测远仪,洪保均赞叹“还是机器科学啊,测的就是比人眼准,这要是开起炮来,可以节省多少炮弹。”

白子谓:“洪团长说的对,炮兵观察哨的作用就是根据初次炮兵射击的炮弹弹着点,及时修正射击诸元表,对目标实施精确的打击。举个通俗的例子,这就好比韩团长最近喜欢跳的华尔兹三步舞,华尔兹的节拍是嘣察察,如果我们第一炮打在离对面靶子左100米处,通过炮兵观察哨回传的信息,我们就要做向右修正,这就相当迈出舞曲的第一步。第二炮修正后如果还没击中,落在距离目标右50米处,我们要再做修正,这就是跳第二步。那么经过左右左、蹦察察后,我们就可以准确打中目标了。”

韩大麻子大笑:“哈哈,好一个白教员,我以后打仗就靠你这三步舞了。你放心,我一定把你教的课程再培养几个特棒的炮兵观察哨,为炮兵连指点打击目标。”

“对,我们还需要在团一级红军建制中全部配备炮兵观测哨,现在我们红军的炮兵力量还很幼小,但将来我们可能会拥有几十门甚至几百门大炮。到时候......”

洪保均兴奋地抢着说“好家伙,白教员,你真敢想象的,如果有几百门大炮,红军就可以成立炮兵师了,那时候国民党再也不敢用炮火优势来欺负我们。”

干部们七嘴八舌热烈议论着。对红军将来的发展前景充满憧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