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前的民族虚无主义,病根在哪里?


作者:郑汉根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1108 更新时间:2009-10-9 [字体:小 大]

http://www.wyzxsx.com


对如何对待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当前的现状是,一面是鱼龙混杂、良莠不分的“国学热”的兴起,一面是在相当多国人包括一大批知识精英身上持续的民族虚无主义。先谈谈后一个问题。


完全贬低自己的历史,厌恨自己的传统文化,这种做法,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基本上只是发生在当代的中国人身上。要跟自己的祖先割裂的人们,其突出的观点包括:中国文化阻碍了社会进步;几千年的封建制度下,中国完全处于黑暗之中;只有现代西方的一切,才是光明所在。


为什么会产生这些观点?主要原因是,一百多年来,我们丧失了对民族文化的自信心,所以不再去研究自己的文化和历史,由于对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的无知,导致种种厌弃民族历史文化的行为;同时,又因为把作为另一个体系的西方文化体系作为标准来膜拜,于是越发看自己的文化面目丑陋。为什么包括很多知识精英,也一面倒地厌弃自身的文化而膜拜西方呢?因为他们从小就生活在中国文化断层的年代,从小就浸淫在西方文化的教育中。


一直到清朝中叶,中国都是世界上最领先的国家,这就足够折射出这个国家的文化的优秀—尽管它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这个最简单的事实和道理,为什么很多中国人也不愿意自信面对?我们坚持用西方的观点来评价自己的历史,我们相信黑格尔说的“中国文化是停滞的文化”,相信孟德斯鸠说的“中国君主制统治依靠的是恐怖”。于是,因为历史上中国是君主制度,于是在很多国人眼里,中国几千年历史就只剩下恐怖了,中国文化也因此是为恐怖服务的了。


我们不知道,孟德斯鸠对君主制的批判,主要是针对当时欧洲的现状而来。那时的欧洲,是真正黑暗的君主独裁和宗教专制。中国的君主制,总体来说,跟欧洲的是两回事,是两种文化下的制度。如果中国历史都是暗无天日的君主独裁,如何会有《清明上河图》表现的富足从容?如何会有那么美丽的文学艺术诗词歌赋?中国历史上当然有很多问题,但是我们能只看到问题吗?我们照搬了西方人对政治、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定义和思维,把自己的历史和文化纳入西方人的概念中来评判,把西方人对当时西方社会的批判完全转移到对中国的批判上。


在对西方人贬低自己的言辞照单全收的同时,却忽略伏尔泰、莱布尼茨、魁奈等一大批欧洲启蒙思想家对中国文化精神的推崇,认为他们是“看走了眼”。这种别人承认自己不敢当、贬自己感觉才舒服的心态,是很多中国人(尤其很多知识精英)的真实心态,这是类似京剧《法门寺》中的贾桂“奴才站惯了、奴才不敢坐”的心态。


西方只是近两百年,走到了世界的前面。而那正是因为他们从历史中找到了优秀的精神,在很大程度上复兴了它们的结果。文艺复兴古希腊文明的再现,17、18世纪的欧洲启蒙运动,再次复兴古希腊的人文和自然精神,同时,欧洲启蒙思想家还引入了中国的无神论思想以及崇尚自然的精神。因为有启蒙运动,欧洲才得以在很大程度上解放思想,同时又因为能在很大程度上维持***的道德体系,从而才能走上经济和思想发展的路。但是,不要忘记,他们正是在从传统中复兴了优秀精神,才有后来的发展的。


尽管如此,西方现代文明远不是人类真正幸福的归宿。人与自然割裂、精神与物质割裂、人为资本所统治……尽管它们会做微调,但是这种种的表现,将是西方文明长久的梦魇。因为以中国文化为代表的东方文化没有放出光彩,所以漏洞很多的西方文明,仍旧被奉为最好的选择。


我们很多人膜拜西方,说西方制度如何文明云云。不错,西方发达国家,的确在整体上比我们有秩序,有法治的水准。但其实,制度只是他们的表象,最根本的,是建立在***伦理基础上的整个西方社会的道德素质。因为有对上帝的忠诚,于是在进入法治社会的时候,就能把对上帝的忠诚化为对法律对秩序的忠诚。这里是西方文明的根本。而日本为什么近代发展那么好,因为有中国文化的优秀精神作底蕴,再加上了西方的技术。制度的设立和遵守,最终还是依靠自觉的人。中国人如果只盯住西方的表象,不从精神素质上根本地提升自己,不找到并发扬中国文化中最精华的东西,要想建立真正的文明社会,是办不到的。


当代历史中,毛泽东思想是中国优秀文化精神展现的一个高峰。对整个中国文化体系,毛泽东做到了深入浅出。他知道中国文化的精髓在哪里,他知道中国文化的真精神在哪里。他不是那种把仁义道德只作为名词来清谈的人。他的气魄、智慧、自信,他的发自内心的毫无保留的对人民对民族的奉献,都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所倡导的“大人之觉”的表现。他的一生事业,就是在“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看官们如果真正从毛泽东思想以及中国文化的精神上去体会,而不是拘泥于政治或者一些表面上的情况而做先入为主的判断,会发现毛泽东思想中,流淌着中国优秀文化精神的血脉。


毛泽东有关中国传统文化对国人发出的告诫:“从孔夫子到孙中山,我们都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是最中肯的宣言。只是我们很多国人(包括认同毛泽东的人),都忽略了他的这个忠告了。崇拜西方文明的人们,则可以参考现代西方大哲学家罗素对中国文化的评价:“一个具有如此卓绝能力和久存下来的思想体系,必定有它的伟大价值,而且一定值得我们尊重和加以研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