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观音菩萨,你着(zhao)我一鞋![续完]

berlain2008 收藏 13 13702
导读:(接[URL=http://bbs.tiexue.net/post_3865616_1.html]http://bbs.tiexue.net/post_3865616_1.html[/URL]) 这才刚刚一袋烟的功夫,唐僧师徒已经不见了踪影。原来他们几个掉冰窟窿里去了。事主当然是灵感大王,他还磨刀霍霍地等着要吃唐僧肉呢。战斗经过这我老汉并不清楚,我只看见他大徒弟孙悟空只是站在河边一直观战,一看自己搞不掂,立马跑去找神仙帮忙。结果一个头也没梳,脸也没洗的南海观音就被他从千里之外给逼将了来,你道这菩萨怎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接http://bbs.tiexue.net/post_3865616_1.html


这才刚刚一袋烟的功夫,唐僧师徒已经不见了踪影。原来他们几个掉冰窟窿里去了。事主当然是灵感大王,他还磨刀霍霍地等着要吃唐僧肉呢。战斗经过这我老汉并不清楚,我只看见他大徒弟孙悟空只是站在河边一直观战,一看自己搞不掂,立马跑去找神仙帮忙。结果一个头也没梳,脸也没洗的南海观音就被他从千里之外给逼将了来,你道这菩萨怎生打扮?


懒散怕梳妆,容颜多绰约。(粉底都没顾得上擦)

散挽一窝丝,未曾戴缨络。(像炒菜之前随便拿皮筋儿把头发绑了一下)

不挂素蓝袍,贴身小袄缚。(没穿职业装,只穿了保暖内衣)

满腰束锦裙,赤了一双脚。(胡乱围了条围裙,光脚丫子没穿拖鞋)

披肩绣带无,精光两臂膊。(敢情那内衣还是件儿马甲)


这副尊容搁我老汉冷不丁一看:我靠,包租婆啊!尤其令我老汉印象深刻的是,观音那天出门儿还一手拎了个竹篮子,整个一副标准的师奶形象。既是孙君请来的贵客,我出于礼貌连忙上前打招呼:“大婶儿,你买菜?”


观音急急“咳”了两嗓子,孙君会意制止我说:“别胡说八道,这可是俺特地从南海请来的助俺降妖的大名鼎鼎的活观音菩萨!你们陈家庄老小日夜供奉万民景仰的香主!见了偶像还不下拜?”


观音脸上现出了不可一世的轻蔑表情,把个咒语念了七遍,就把那除灵感大王之外的水族群妖全给催眠打死了。唯一活捞的这一尾金鱼,即是灵感大王的原身。原来这孽障竟是观音莲花池里养的一宠物!望着篮里喜盼归家的金鱼见了主人的亲切劲儿,观音心疼地说:“小金,你瘦了,我喊你回家吃饭你也不听,这几天你跑哪儿去了?”


据观音本人跟孙君交待:“它本是我莲花池里养大的金鱼,我们感情很好的。不知是哪一日,海潮泛涨,走失了几天。我今早扶栏看花,不见这厮出拜,掐指巡纹,算着它在此成精,害你师父,故此未及梳妆,运神功,织个竹篮儿擒它。”


观音分析的下界原因:“海潮泛涨,不慎走失。”——惊得我老汉一脸的瀑布。极其汗啊,从普陀山到通天河,从浙江到新疆,这井水犯不着河水、河水犯不着海水的地理常识全白学了;有没有水网连接都很难说,还愣说是什么“海潮泛涨”?难道是1万年前喜玛拉雅造山运动的时候,趁着海啸一块溜达过来的?这可就不是您说的“才走失几天”可以解释的通的了吧?


鸟大了,什么林子都见过。这个理由很不成熟啊。哎,不光我,你们在座的有人信吗?根据我庄村民外调的结果,没有证据表明那条金鱼不是观音哪天路过此地的时候故意倒在通天河里的呀!?我说怎么连玉皇大帝都不敢插手呢......敢情不是人家的管辖范围。


说起观音纵容家属下界作乱的原因,这里还有个乐子可讲。我听孙君说起他当时跑去南海请观音菩萨出手相救的时候,她就已经是上面说的一副师奶打扮。而且孙君一开始还没见到观音本人,据随从透露她正满脸眼屎地蹲在密林深处现削竹子现编筐呢。现在想来那一定就是她拎在手里用来装鱼的那个篮子了。每当听到这里的时候,我老汉就打心底里感慨:超级大国也不容易啊,基本生活用品奇缺,家里连个现成的竹篮子都没有;而且就算要临时开工,您手底下那么多闲人木吒、善财、熊罴怪什么的,搁那么多打下手的力巴不用,领导干部亲历亲为,亲自动手学习实践,着实令我等小民感激涕零。不过只为盛条金鱼,方法就稍显拙劣了一点:我去花鸟鱼虫市场买金鱼的时候,都是拿塑料袋里装点儿水;就当是响应国家限塑令的号召,您踅一葫芦劈两半儿,把鱼搁瓢里游着不就挺方便的吗?您非得拿个竹篮装金鱼,那篮子里面能盛水吗?我们也不是学哲学的,您是想启示我们竹篮打水一场空?或者那金鱼本来就是个神物,根本就用不着盛水也能成活?那您把它直接揣兜里多好?干吗还非得费事儿编什么竹篮儿呢?


后来还是孙君启发我说:编有编的道理,编有编的理由。你想啊,她观音家里的宠物为害人间,不问她个纵容之罪,至少也是家教管理不甚严格吧?这搁观音脸上哪挂得住呀,她一平时那么要面子的人,所以现削竹子现编筐,她这是给自己找个台阶当坡下,利用这点儿缓冲时间,表面上是编竹筐,实际上是编借口,她这是典型的“吃竹子拉笆篱”,她现编呢。结果才编出这么个“海潮泛涨,不慎走失”的吃糖饼烫着后脑勺的蹩脚理由,而且还故意显得来不及穿衣打扮,急群众之所急,风风火火地来救我师父,其实你用小脑想一想,跟她现编竹筐的磨磨蹭蹭相比,换身衣服能花多长时间?她这明显是故作姿态呢。


孙君这理儿掰得透彻,经他这么里外一白活儿,这我老汉才茅塞顿开。哦,有道理有道理,听君一席话,胜喂十年猪啊!观音这点儿狼子野心,你说我怎么早没看出来呢?不过看没看出来是一回事儿,看出来装没看出来是另一回事儿,陈家庄里的善男信女,不论是年纪轻的,还是像我和我哥这样的老叟,老老少少,都整齐划一地给观音菩萨跪成了一片,有的还都跪在泥里。脸上带着十二万分的虔诚。观音和孙君挥手致意,理所当然地享受着众人应当应分的顶礼膜拜。


不过令我老汉最终感到遗憾的是,观音在接受完全庄人民的膜拜之后,屁都没放一个就直接驾云回南海了。灵感大王鱼肉百姓,白白吃了我们一十六条人命,这笔帐难道不需要你家宠物血债终需血来还吗?自己宠物做错了事,做主子的却连句安慰的言语对我们百姓都没有,讲一声SORRY有那么难吗?你“掐指一算它在在此成精害人师父”,那你究竟早干啥吃的?也许这次不是为了救那倒霉唐僧,你就一直纵容家属在这里成精作怪下去?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尊佛。可在我老汉的心里,观音菩萨的美好形象,不论是外表的还是内在的,都已经被彻底颠覆了。




尾声



唐僧:“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要条船的事情吗?”

我说:“记得记得。”

唐僧:“那你赶紧准备准备,把我们师徒搭救你们全庄百姓的人情还了,给我们弄条船我们要过河。”

当时我想:明明是观音搭救他的人情嘛;怎么叫我们欠他的啊?


八百里宽的通天河,不是打条小艇就能对付的事儿。不把这事儿说清楚,前前后后的,还让人觉得我老汉有多小气呢。一条足以渡河的大船,光水手都得二十几个,这也不是我们老陈家一家的财力所能企及的。


经庄委会全体常委协商后决议,毕竟唐僧是跟西天有关系的人,要把给唐僧师徒造船的工作当做一项政治任务来长抓不懈,具体到行动上就是“量全庄之物力,结唐僧之欢心”,要急动员,重落实,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也得捧个钱场......好在群众们政治觉悟很高,这个说:我买桅篷;那个道:我办篙桨;有的说:我出绳索;有的说:我雇水手。正都在河边上吵闹的时候,忽然听见通天河里有个熟悉的声音高叫:


“孙大圣,不要打船!耗费人家财物,我送你们师徒过去!”


你道来的是谁?他,通天河里的前任河神,天庭委派的旧父母官,被灵感大王打得找不着北的千年老龟!


还是老龟最知道体恤百姓啊......


孙君一听老龟说他耗费他人财物,立刻起了一个大红脸:“我把你个炖汤的货!你要是敢走到我面前,我就一棒子打死你!”


老龟惊问:“我好心驮你师徒过河,你怎么反要打我?”


话不中听惹杀祸!


唐僧师徒开路以后,老龟领导我们保境安民,百姓这才过上了风调雨顺的好日子。只是实诚的老龟不说假话,始终没有得到升迁的机会,未能脱去沉重的龟壳,在平凡的基层岗位上了此一生。


跟八面玲珑的观音相比,老龟的实话是显得刺耳了一点。


王八永远是王八,倒底干不出神仙的事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