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明朝佛郎机铳在军中的兴废

sddx1993 收藏 1 1659
导读: 是十六世纪初葡萄牙人东来所携带的海军炮,由于品式繁多,且流传极广,所以佛郎机铳在欧洲的名称也十分的多,如:在西班牙有verso doble, versos, ribadoquines, esmeriles 等名称,土耳其人则称为prangi。中国人对这种火炮的称呼,源自中国人对葡人的称呼,一概统称为「佛郎机铳」,不过或由音译,在中国古代的文献中则有佛郎机铳、佛郎机、佛狼机、佛朗机、伏朗机、朗机、狼机等称呼,在本文中为了讨论上的方便,一概将之称为「佛郎机铳」,以别于国名的「佛郎机」。 十

是十六世纪初葡萄牙人东来所携带的海军炮,由于品式繁多,且流传极广,所以佛郎机铳在欧洲的名称也十分的多,如:在西班牙有verso doble, versos, ribadoquines, esmeriles 等名称,土耳其人则称为prangi。中国人对这种火炮的称呼,源自中国人对葡人的称呼,一概统称为「佛郎机铳」,不过或由音译,在中国古代的文献中则有佛郎机铳、佛郎机、佛狼机、佛朗机、伏朗机、朗机、狼机等称呼,在本文中为了讨论上的方便,一概将之称为「佛郎机铳」,以别于国名的「佛郎机」。


十六世纪初葡人东来,随着与中国的贸易活动,佛郎机铳也输入中国,宁王朱宸濠即运用于其反叛计划中,朝臣林俊注意到此一发展亦掌握此一新式火炮的技术,将佛郎机铳送给负责平乱的王守仁运用,然而,因为乱事的迅速弥平,佛郎机铳并未投入实际的作战之中。由于明朝政府与葡人交恶,于西草湾引发武力冲突。透过白沙巡检何儒运用杨三、戴明等曾供职于葡舰的华人所助,制造了第一批自制佛郎机铳,并配发给明军使用,明军遂于西草湾一役,击退葡萄牙人的攻击,并掳获二十多门佛郎机铳。中国在十七世纪以前,铸造的技术尚与世界各国相差无几,所以当明军俘虏葡人的佛郎机铳后,在汪鋐等有识之士的大力推展下,由何儒在南京督造。嘉靖初年鞑靼南侵,这些新式的武器被刘天和运用于战车上。接着安南范氏之乱又起,俞大猷又将此一武器运用于海船。上述二役的成功经验,使得佛郎机铳成为「天下通有之利器」。


嘉靖时期外患首称「南倭北虏」,在剿倭战争中,俞大猷不断的改良佛郎机铳运用的战术,在平定安南之乱的经验下,创制了新式的水师。戚继光也对佛郎机铳的性能加以提升,这些改良包括了加长铳身、改进子母铳之间的气密问题、增加瞄准设备即改良弹药,使得国产的佛郎机铳性能较葡制佛郎机铳更为精良。另一方面,俺答和吉囊的屡次进犯,也使得明廷不得不将剿倭将领北调,以应付国防上的危机。隆庆年间,谭纶、戚继光和俞大猷三人致力于战车战术的推展,为万历俺答封贡的外交胜利,奠定坚实的基础。


战车虽为佛郎机铳应用的极致表现,但存在着几个致命的弱点:一、气密问题无法解决,造成膛压往往外泄,射程无法提升,只能射击近距离目标;二、战车的机动力太低,对于火炮言是慢速移动的庞大目标,极容易以红夷大炮这类的重炮摧毁,明末大凌河一役即为此一写照。三、战车虽拥有机动力,但其速度也只不过和步兵行军的速度相当,即便以火炮击败敌人也无法自行追击,必须配合其它的骑兵进行追击的工作。四、由于战车必须仰赖纪律严整的部队,才能在作战之中运用自如,反之,则立溃也,明末兵变频传,对于车营的素质有一定的影响。


万历末年,明廷朝纲不振,万历帝不上朝,官吏遇缺不补,府库因三大征及皇室兴修大量陵墓宫殿工程而空虚,民变兵变四起,使得明王朝摇摇欲坠。同时,努尔哈赤以「七大恨」讨明,使得明廷在北边的国防压力遽增,徐光启因而欲师法前人,创制车营以应付新的国防危机,然库存于京师中的佛郎机铳已多不堪使用,且萨尔浒一役,明军所拥有的火器又多为满州人所掳,欲以佛郎机铳来救亡图存已不可能。徐光启等人遂倡议引进红夷大炮,来挽救明朝的国祚。在明军野战屡战屡败的情形下,佛郎机铳的地位日蹙一日,其地位遂为红夷大炮所取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