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头将尾 第六章 (1、2、3、4、5)

刘国斌 收藏 1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URL] 1 靠窗的墙边,摆着一长溜饭桌。桌上,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小咸菜,一碗碗满满当当,少说也有二、三十种。 连队的战士们散列对面,等待开饭。 张副军长带领检查组的人员步入饭堂。邓玉林示意炊事班长给检查组每人上粥,递馒头。 郭宝刚对张副军长道:“首长和同志们,桌上摆的,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


1

靠窗的墙边,摆着一长溜饭桌。桌上,摆放着五颜六色的小咸菜,一碗碗满满当当,少说也有二、三十种。

连队的战士们散列对面,等待开饭。

张副军长带领检查组的人员步入饭堂。邓玉林示意炊事班长给检查组每人上粥,递馒头。

郭宝刚对张副军长道:“首长和同志们,桌上摆的,都是一连战士自己制作的小菜。其中有四种,获得军区小菜评比金奖。至于是哪四个,暂时保密,大家尝尝,看看能不能揭开谜底!”

张副军长望望墙上,确实挂着军区颁发的四种小菜评比奖状。再看看厅内的阵式和摆放的小菜,眉梢一顿,道:“老郭,让战士和我们一起儿开饭吧!”

郭宝刚爽快地:“好,先请首长们品尝,战士们随后就餐。”

张副军长左手接过粥碗,右手夹个馒头,拿着筷子对检查组道:“伙计们,动家伙啦……”

饭堂顿时热闹起来了。张副军长似带队,在每个小菜上夹一条,品尝一口喝口粥吃口馒头。

队伍有条不紊向前移动。

慢慢地,张副军长并不依序品尝,而是越过一二种,偶尔地夹一筷子,细嚼慢咽。

检查组的同志们,仍按部就班地个个“揭谜”,不时边吃边议论着,对比着。

连队的战士,也排在队伍中,加入品尝行列。

不知不觉中,张副军长已与队伍拉开一段距离,他似吃得兴趣盎然,不时回头看看大家。

检查组中,已有的吃不下去了,皱眉咧嘴。

张副军长暗笑,干脆倒退着夹菜,喝粥。队伍仍难跟上他的速度。

连队战士中,尚武与丁一耳语。

听着听着,丁一脸上露出“我不怕”的坚定表情。

倏地,张副军长看到丁一并不夹菜,光是端碗喝粥,偶尔退回去,在尝过的小菜碗里夹上一筷子,又赶到自己位置上。

小菜品尝,就这样尴尬地进行着。

邓玉林似看出什么名堂,表情带着紧张。

突然,丁一越过前面的众人,在张副军长与检查组的空白地带夹了一些菜,又跑回队中。

他的举动,郭宝刚看在眼里,不悦地瞪了邓玉林一眼。

张副军长仍边退边尝,当他再次看见丁一探出队伍,朝其打了个“过来”的手势。

丁一小心翼翼地来到首长跟前,低头喝粥。

张副军长问:“小丁,怎么挑着吃,小菜不开胃?”

丁一脸上是一贯的顽皮,道:“首长,我吃的都是连队经常吃的那几种。”

张副军长故意引发地:“大点声回答我的问题,这么多小菜,干炸鱼,花生米,狗宝,海带丝,皮冻,你为啥不都尝尝?”

丁一声音大了点:“首长,我吃惯了辣白菜、炒黄豆、芹菜条、土豆丝。您说的那些是挺好,我怕吃上瘾了,以后早饭老想着它们,吃不饱。”

郭宝刚、邓玉林听到他们的对话,欲靠近前。

张副军长示意他们不要靠前,又对丁一道:“获奖的作品,你总该欣赏的吧?”

丁一声音又抬高一点:“首长,获奖的小菜我们早吃过了。”

张副军长意味深长地:“大家不都挨个品尝的吗?”

丁一声音更高了:“首长,三十多个小菜,每样一筷头子,能盛一大海碗了!我们是吃早饭哪,还是吃咸菜呀?”

“回答的好!” 张副军长大声地对众人道:“小丁的话,说出了我要说的话!三十种小菜,连队是办食堂呀,还是开酱菜店?四个金牌产品,还用挨个品尝吗?你从连队餐桌上突出的位置上去找,一眼就能发现。我并不反对搞出像样的东西参加上级的评比,但,战士们需要的不是样子,是吃到肚子里头暖暖乎乎的饭菜!邓玉林,小菜都是一连做的?”

邓玉林犹豫不决般:“是……”

张副军长:“真要全是你们连的,我可不客气了!”

郭宝刚忙道:“首长,其实,一连的只有十样。别的都是全旅集中的,我想展示各连的整体实力!”

张副军长内疚地:“老郭,邓玉林,这不怪大家。你们用形式主义的东西来讨好我们,说明检查组还是吃这一套,习惯作表面文章呀!”

2

三排地进行装步排攻敌防御堡垒的演练。从阵势上看,尚武的改革方案已见雏形。

三个班在尚武的指挥下,沿山坡朝“敌堡”摸去。

观察台上,检查组和旅、连干部在看演练。张副军长已察觉指挥员的变阵,凝视深思。

张副军长的情绪传染了邓玉林,他急忙用对讲机喊:“三号,三号,我是一号,执行第二号进攻方案……”

郭宝刚看出了门道,制止道:“一连长,不要干扰尚武!”

看着看着,张副军长喜上眉梢。

邓玉林担心出事,急令通讯员口下新指示。

张副军长问:“三排的指挥员是谁?”

郭宝刚答:“代理排长尚武。”

张副军长:“就是那个会‘晴空霹雳’的尚武?”

郭宝刚道:“正是他!”

张副军长:“听说他们排出了射击舞弊的事?”

“跟尚武无关!”郭宝刚急忙答道:“而且,他处理得非常巧妙!”

张副军长:“集团军机关对尚武的争议很大,有的人就爱在这种事儿上做文章!”

郭宝刚请示般道:“首长,那您可得做工作,不能让尚武背了黑锅!”

通讯员已回来复命,邓玉林听后,更加担心。

从攻势上看,尚武仍旧坚持原战法。

张副军长自言自语道:“小伙子胆子不小!”

随后,张副军长兴奋地朝山坡上走去。

看看郭宝刚等欲随行,张副军长摆摆手势:“你们都不要动!”

果然,三排的攻敌防御堡垒遇到麻烦:假设敌的火力,已压得八班抬不起头。

尚武急令七班侧后迂回进攻。

堡垒内的机枪调转射向,对准七班。

尚武发现,忙思对策。

突然,从附近的小山头上,冒出一屡清烟。

尚武大受启发:“烟熏法?”

尚武叫人找来一些干树枝,放在堡垒上风处点燃。

这一招果然灵——堡垒被攻克。

待战士冲上去后,尚武回头寻找,并未发现献策者。

堡垒是攻克了,但当蓝军的一班不干了。在班长赵联的带领下,与三排发生了冲突。

赵联抓住近前的蔡云竹就往他身上噌灰:“你们这是熏兔子哪?为什么不按训练大纲进行?”

一班的其他战士也与三排战士扭打在一处。

尚武本想解释,但又一想或许混乱的局面能引来献策者,故意不劝阻。

果然,张副军长从堑壕里走出。

一见来了首长,战士们停止了争吵。

尚武跑上前报告:“报告首长,三排落实您的指示大获全胜!”

听他一说,攻、防双方的战士们全愣住了。

张副军长不失风趣地:“谁听到我下指示了!”

尚武机灵地:“首长,受烟熏法的启发,我琢磨,攻敌防御堡垒,是否可以使用‘熏炸烧堵、障眼抵近、迷打阻断’相结合的新战法……”

“好!”张副军长发自内心地:“郭宝刚果然没看走眼,你想到点子上了!”

听到表扬,尚武不好意思地笑了。

张副军长来了兴致,从一战士手中接过枪:“三排长,咱们一起练,我来当尖刀班的班长!”

郭宝刚从忘远镜中看到张副军长随三排一道开进,自语道:“首长手痒痒了,又带头冲锋陷阵了!”

一军官递上一份文件,郭宝刚签完字,看了一眼,脸色大变:“命令怎么下到他头上了……”

战术场上,三排的攻敌防御堡垒已经结束,张副军长与战士们在小结。

张副军长道:“尚武的新战法很有创意,大家随便谈谈,你们对军事训练改革还有哪些想法。”

一听到“改革”二字,刚才活跃的场面又冷了下来。

看到张副军长的目光投向自己,尚武道出深思熟虑的设想:“首长,刚才的演练使我认识到攻敌防御堡垒跟步兵打坦克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我想,能否再釆取‘连续破坏、重叠打击、封眼打孔、毁垒破点’的方法,使战术更加完善?”

“连续破坏、重叠打击、封眼打孔、毁垒破点,” 张副军长高兴地重复道:“好,好,非常有创见,大家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战士们兴奋起来。

张副军长征询般问:“小伙子们,累不累?”

“不累!”战士们齐声喊。

“好!” 张副军长站起身,道:“咱们就按三排长的方法再练一遍。这回我来指挥,尚武当尖刀班班长!”

3

夕阳西下,把两个下山人的身影拖得很长。“首长,”郭宝刚无奈地:“怕啥偏来啥,三排长的命令是高克!”

张副军长道:“高克军校毕业时就是排职。”

郭宝刚急切地:“那尚武怎么办,难道还让他去当班长?”

张副军长摇头:“他的能力和水平,远远在一般的排长之上,不能埋没人才。”

“都怨我,”郭宝刚叹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带他回来给外国军事观摩团弄西洋景,这不毁了尚武吗?”

张副军长想出新办法:“要不你把尚武给我,我安排他到别的单位代职?”

郭宝刚连连摇头:“不行、不行,那可不行,总而呀,宁叫尚武再当班长,我也不放人!”

张副军长:“总而,你呀,还是本位主义!”

“班长,班长,”郭宝刚已是愁苦满脸:“尚武转了一圈,又回到起点上了。”

张副军长像是安慰他道:“斯大林说:班长是‘军中之母。’我当兵三十年的经历告诉我,当好一个班长,才能当好一个连长。当好一个连长,才能当好一个团长或旅长。而有了这三级经历,在部队干什么工作都不用犯愁。”

郭宝刚知道木已成舟,泄气地:“那可太亏尚武了!”

张副军长显得深谋远虑:“老郭,这个打击,对尚武未必是坏事。青年人一帆风顺成不了才。尚武是钢是铁,就要靠风风浪浪来考验,锻炼!”

4

三排在进行晚点名。尚武已坐在八班长的位置上,而蔡云竹则坐在九班的排头。

肩佩少尉军衔的高克拿着一份文件讲话:“经张副军长推荐,咱们排的‘攻敌防御堡垒’战法已在全集团军推广。这是三排的荣誉,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有一份功劳。我们要发扬成绩,戒骄戒躁,继续改革,不断创新,不吃老本,不……”

他实在想不出什么“不”的排比句了。

成绩是谁的,大家心里有数。看到高克有意避开尚武的名字,许多战士眼中露出不屑。

尚武倒是很坦然,平静地看着高克。

高克的表情已经很不自然。

两人表情上的交锋,其实还是从早上开始的。

出操归来,尚武看到战士宋学发再给高克整理内务,而高克的表情是一幅顺理成章的样子,于是尚武问高克:“你怎么刚当上排长就让战士给你整内务?”

“我就怕叠被,”高克发自内心地:“该改革改革了,战士们花费在叠被上的时间太多了。”

听他一说,尚武愣了:“你又要出啥风头?”

“不用叠被,”高克高声道:“把被放平,上面盖着毛毯,简单,美观,整齐,实用!”

尚武似被说服地看着他:“上级会同意吗?”

“改革总是从反常规开始,”高克显得信心十足:“先从咱们排试试,我去找连长!”

5

障碍场上,人影疾飞,尘土飘扬,喊声嘈杂。战士们冒着热汗,不时把一件件军装扔一块空地上。

战士宋学发跑近,脱下上衣。

跑开几步,宋学发转身望望衣物堆。他的脸上,有股难以琢磨的表情。

宋学发奇异的行为,又在延续。傍晚,室外篮球比赛热火朝天。哨声,叫声,掌声,连成一片。宋学发躺在床上看书,眼睛却在一个个床铺上巡视。

墙上,挂着战士们的挎包。床上,扔着战士们的衣物。宋学发的眼睛露出某种异光……

到了晚上,在连队俱乐部里宋学发已变成了教歌员,他正指挥大家学唱《当兵的历史》。

宋学发的文艺专长得以发挥,指挥得当,辅导有力,轻松自如。

“4432656535,55433251……”宋学发按曲引导:“唱!”

“生命中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战士们唱的昂扬嘹亮,雄壮有力。

待齐唱结束,宋学发道:“今天就学到这儿,大家利用业余时间巩固巩固,下周合练!”

战士们散开队形,有的离去,有的等待收看电视。

米亮坐到尚武身旁,神神秘秘地耳语。

尚武脱口问:“真丢了?”

米亮肯定:“没错,十元。”

尚武看了一眼电视节目,问:“放哪了?”

米亮:“咱班的床上。”

尚武追问:“时间?”

米亮:“晚饭后。”

尚武的眼睛未离电视:“晚饭后?”

米亮提供线索:“中午发的军贴,其中五个十元放在一块儿。”

蓦然,尚武提到问题的要害:“肯定放在一起?”

米亮未觉隙缝:“……记得清清楚楚的。”

尚武放心了,笑道:“那就没丢!谁偷钱不连窝端?你再找找,别自己买烟抽了又给我添乱!咱连还没丢过东西呢!”

“我买烟抽?你忘了咱连是无烟连……”米亮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了,满脸茫然,自嘲地摇摇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