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六章 棋子 第六节 梁成

我爱奇奇 收藏 14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会议的第二天,榆林地区就向南京国民政府发去了一封电报,声称愿意接受南京国民政府的改编和领导,如果南京国民政府愿意接纳,榆林地区将会派人赴南京与政府共同协商改编事宜。

会议开完之后,李琮正准备去榆林的其他地区看看,突然间,一封密电送至了李琮的手中,拿着这封密电,李琮的眉毛顿时拧成了一团疙瘩,自言自语道:“怎么这个家伙回来了?不会吧?”

拿来电报的刘进看着李琮说:“怎么办?这家伙怎么现在回来了?也不提前说一声,就这么偷偷摸摸的跑回来了,真是添乱啊。难道他那里发生了什么大事?”

李琮听了刘进的话,笑了笑说:“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别那么紧张,他回来了,我看也没什么严重的事情,可能是因为日本人占领了东北的缘故,他的心里受不了,因此,跑回了,没事的,等见了他,我们和他好好谈谈。”

刘进不甘心的说:“那他那边那一摊子事怎么办?这家伙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胡乱跑什么?我们可等着他的资金给我们造枪造炮呢?他这一回来,万一我们的资金链断了怎么办?”

李琮说:“你太多虑了,他的资金都已经购买大量的美国资产和技术,早就已经剩不了多少了,再说了,我们现在也不等着资金急用,再说了,他的手里那就是印钞机,随时随地都可以变成大量的现钞,你还能发愁没有钱用?有点杞人忧天了,你就放心吧。好吧,既然他回来了,我刚好也有事情要找他,要好好和他谈一谈,”

刘进点点头:“我也知道这家伙肯定没什么大事,回来也就是因为心里不痛快,可是,他不能这么毫无纪律性的瞎跑,这次就算了,你和他谈的时候,可要再好好敲打敲打他。”

李琮说:“我知道了,这次他的确不对,不过,他应该知道轻重缓急的,我想他以后不会了。”

李琮和刘进此时此刻谈论的正是已经出国发展的梁成,梁成此刻已经回到了国内,马上就要抵达榆林了。

中午,李琮刚刚准备吃午餐,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李琮猜测到:这个梁成还真是快啊,连午饭都不准备让我吃了。

李琮那个无奈的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去,果然,门外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一个人,此人一进门老远就看到李琮,立刻就跑向了李琮。

李琮也是好久都没见过梁成了,此刻突然看见梁成,心里顿时一阵欣喜,看着不断跑向自己的的身影,李琮心里突然间有种对不住梁成感觉,这个家伙被李琮忽悠的远赴美国淘金,看似风光无限,实则背井离乡,辛苦之极,赚的钱大部分都给了李琮用于榆林的发展,甚至连原本应该梁成所得那一份,也全部给了李琮,做了贡献,应该说梁成在美国秉承了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将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了李琮富国强民的事业,可是,现在,梁成的老家哈尔滨已经被日军占领了,这让梁成的心里如何能接受得了呢?

说实话,在美国的梁成听到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的时候,心里如同刀割一般,尤其是听到东北军不战而退,任由日军占领了整个东北之后,更是痛不欲生,那一刻,梁成感觉自己在美国所做的一切,仿佛都已经失去了意义,梁成为之奋斗了几年的商业帝国在面对日军侵略的时候,简直就是一无用处,除了不断制造出大量的金钱外,对于处在水深火热的家乡仿佛一点作用都没有,这多少让梁成感觉到失望,因此,在一股冲动的意念下,梁成选择了回国,准备和李琮好好的谈一谈,如何拯救自己的家乡。

李琮正准备上前拥抱梁成,可是走近一看,发现梁成铁青着脸,一脸愤怒的样子,尤其是看到李琮和李琮准备拥抱他的友好的姿势,梁成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快乐和善意,他冷冷的走到李琮的面前,抛下一句冰冷的话:“我们进去谈吧。”

说完,梁成自顾自的走了进去,只剩下李琮保持着那个拥抱的姿势尴尬的站在那里。

李琮看到梁成的表现之后,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得跟着梁成转身走进了屋子里面。

走进屋子,李琮看到梁成背对着们,身影有些孤寂的站在那里,听见李琮走进来,梁成也没有转过身来,就是用背影对着李琮。而李琮也有点无语,不知道和梁成如何开口,也只得站在门口,两人一时间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只听见梁成长叹了一口气,然后,梁成缓慢的转过身来看着李琮,霎那间,李琮看见梁成的眼中满是眼泪,顿时,李琮的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痛楚,李琮忽然间觉得自己怎么也无法面对梁成,尤其是面对着一个大男人的眼泪,一个为了这个国家和民族默默付出许多心血的男人,李琮觉得自己很理亏,甚至开始有点心虚了,他开始无法面对梁成的眼神,觉得自己在梁成的眼中越来越显得渺小。

看着李琮一脸愧疚的神色,梁成忽然觉得此刻眼前这个并不高大的男人,也是十分的无辜和无奈,梁成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日军侵略中国之时,李琮已经尽最大努力做了他应该做的,包括费尽心机的将沈阳的物资大批的撤往榆林,没有留给日本人太多的物资,而且,李琮还在沈阳城里拼死抵抗了日军的第一波攻击,造成了日军的重大伤亡,实话实说,李琮已经做得够多了,只是限于他的势力范围,否则,李琮所能做的绝不止这么多,自己也是太苛求李琮了。

想到这里,梁成的神色缓和很多,他叹了口气说:“好久不见了。”

李琮听见梁成的声音,一下子就抬起头来了,眼睛里微微闪过一丝欣喜的神色,他看着梁成的说:“是啊,好久不见了,你这一出去就是好几年,看你的样子是瘦了很多。”

话语只要一接触,很快就会在人际之间打上沟通的桥梁,听见李琮关心的话语,梁成也和颜悦色的说道:“我还是老样子,倒是你消瘦了不少,这几年,恐怕也很难为你了。”

李琮也露出笑容回答:“我还可以,毕竟身边还有很多的兄弟可以帮忙,只是你,一人在国外,什么事情都要打理,最辛苦的人就是你了。”

梁成也说:“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互相谦虚了,再说下去,我的眼泪就要出来了。”

李琮点点头,走上前,张开双臂,梁成也同时张开双臂,两人顿时紧紧拥抱在了一起,李琮激动地低声说:“辛苦了,好兄弟。”

梁成用力的拍打着李琮的背部,声音也有些哽咽地说:“你也是,我的好兄弟。”

两人分开之后,互相依旧用手握住对方的肩头,在双方的眼睛里,都满含着泪水,激动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末了,两人的情绪稍稍平静下来,李琮对梁成说:“来,坐下吧,我们好好谈谈。”

梁成依言坐下。

李琮对梁成说:“我很抱歉,无法挽回东北的败局,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不过,请你放心,我会好好经营榆林,将这里变成抗日的基地,好好打击日本侵略者。”

梁成也道歉的说道:“我知道,在那种情况下,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了,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只是心里无法接受自己的家乡被日军占领的事实,一想到自己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沦为亡国奴,我的心里就充满了凄惨和悲凉,尤其是东北当局不战而退,更是令我感到绝望,好在还有你,至少让我心中保留了一点希望。”

李琮回答道:“我也只是按照以前指定的计划行事吧了,也只是做了一个中国人该做的事情。”

梁成说:“我真希望能和你们一起,痛痛快快的杀鬼子,这样方才泻我心头之恨。”

李琮说:“别这样想。我不希望你因为这次的事变而变得消沉,你应该能看出来,日本人的野心决不仅限于东北地区,他们的目标是整个中国,以后这样的事变还很多,我们将面临着日本的全面侵略,而我们抗日需要大批的资金、技术、装备,来改善我们的军队,增强我们的实力,而这些,仅凭借目前榆林地区的工业和技术是无法完成的,我们还必须从西方国家想尽一切办法取得技术和装备,这就要靠你的资金支持了。所以,你还要振作起来,继续建立你的商业帝国,为我们的事业提供足够的金融支持,否则,我们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内取得我们想要的技术和装备,我们也会因此在抵抗日军的侵略中变得十分困难,更会造成我们国家和民族的重大损失,所以,虽然是我们在前线和日军直接作战,但是,背后强大的后盾却是你,我们是否能在这场战争中坚持下去,很多程度上取决于你得金融支持,所以,请你明白,你的工作非常重要,并不亚于我们任何一个人的工作。你的重要性不再于和日军直接作战,而在于利用你的商业帝国为我们取得强大的金融后盾,这比几个师、几个军都要重要得多,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你才是我们事业的基石。”

梁成听完李琮的话,感到十分震惊,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作用会如此重要,从来没有想到李琮和他一起策划的事业会如此依赖于他,梁成此刻被震惊了,他不敢想象这些话是真的,但是,李琮那真诚的表情明白无误的告诉他,李琮所言不虚。

梁成突然间变得结结巴巴了:“什……么?我……有这么……重要吗?我从来没想过。”

李琮继续耐心的劝导梁成:“你要明白,我们和日本,从国力上相比,我们相差太大,所以,不论我们抵抗激烈与否,日本人迟早会占领整个东北,凭借我们在东北的实力,是无法抵抗日本人的。不过,我们国家是一个大国,日本是一个小国,只要我们的策略得当,我们完全可以击败日本,当然,我们要想取得胜利,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才会选择在榆林修建我们的抗日基地,等待我们的实力足够强大之后,就立刻选择与日本决战,直至最终打败日本。可是,我们的目标并不能只满足于打败日本,在战后,我们想要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真正变得的富强起来,还要取得相应的实力,尤其是和西方国家相对等的实力,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国家利益不被西方国家侵吞和肆意出卖。一战后的巴黎和会给我们中国带来了怎样的耻辱?你早就知道了,明明我们是战胜国,可在战后依然被西方国家毫无顾忌得出卖了,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们的国家实力还是无法和西方国家相提并论,而日本就可以,因此,我们的国家利益就被出卖给了日本。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只有利益的驱使才是最终的目标,有利益才能让国家之间结盟或者对抗,只有实力相等,才能保证国家利益不被侵犯,才能保证获得自己应得的利益,才能最终让国家和民族从独立走向富强,不再受人欺凌,不在任人宰割。”

梁成听李琮说,与日本的战争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最终的目的是要通过这场战争让国家和民族走向独立,走向富强,也就是说,李琮已经很自信中国能在和日本人的战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并且还要利用战胜的优势,来为国家和民族谋取利益。

梁成不得不佩服李琮看得远,想得远,也不得不佩服李琮的战略眼光,居然能很自信的预测到日军战败的前景,尽管,梁成对此还是有点半信半疑,不过,李琮说的话,哪次没有兑现呢?以前找煤矿、油矿的经历,又不由得梁成不信。

梁成听完李琮的劝导说:“听了你的话,我的心里好受多了,你放心,从今往后,我会努力为你们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保证你们资金充裕。”

李琮也继续说:“提供资金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要你帮忙。”

梁成知道李琮又有什么鬼点子了,而且肯定会让自己忙个半死,不过,李琮的鬼点子往往都很出人意料,带来的利益也非常之大,尤其是李琮这个 “天狗星”下凡,什么都知道,因此,他的事一般准是好事。

李琮接着说:“目前榆林地区的工业还处在仿制和加工原材料的阶段,对于真正达到自我工业制造和创新还有不少的距离,而我们引进的大量的设备、技术也只是让我们的工业水平从一穷二白的局面,变成了具有一定制造能力的情况,但是,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只有这样的工业水平是不够的,我们必须要让工业真正成为制造业,要让我们的工业具有独立设计、制造的能力,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战争支持。”

梁成问道:“你是想让我回美国大量收集技术基础,然后送到榆林,让我们的工业真正能够制造出最为尖端的设备和装备,是吗?”

李琮点点称是。

李琮又有点惋惜的说到:“本来还以为你在美国呢,指望你能给我们快速的提供大量的技术支持,没想到,你却偷偷的跑回来了,而我们的计划又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毕竟,在那边,只有你是最让我信任的,现在,恐怕要等你回去之后,才能去获取我们所需要的技术了。”,说完,李琮偷偷的瞄了梁成一眼,希望自己的话能让梁成回心转意,认识到自己此次所犯的错误,以便将来更好的完成自己的任务,更好的“死心塌地”的为自己干活。

果然,听了李琮的话,梁成若有所思的低下了头,手指在不断地敲击着桌面,心中一面思考着如何完成李琮的新任务,一面反思自己此次行动的后果。

要说这梁成也真是死性不改,只要李琮给他提出新的任务,他就立刻会像饿了许多的天鱼儿一样,见着食物就上钩了,而李琮也是摸透了梁成的性子,因此,在微微劝慰了梁成几句之后,又开始不断地压榨起梁成的“剩余价值”了。

看到梁成这副模样,李琮一面端着茶水,慢慢吮吸,一面在心里就泛起了嘀咕:自己的要求已经在梁成的心里起了巨大的化学反应了,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梁成应该是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获取的。

李琮不禁一阵偷笑:这小子又让自己给套住了,哈哈哈!自己就等着好东西源源不断的送上门吧!有这么个优秀的“长工”,自己这个 “地主”的日子还真是过的悠哉游哉啊!这个梁成,等以后自己的目标实现了,一定给他发一个一吨重的大奖章!

正在李琮胡思乱想之际,突然间,梁成站起来斩钉截铁的说到:“我这次回来的确是太欠考虑了,犯了一个大错误,请你给我处分吧,我保证以后决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李琮赶紧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上前握住梁成的手说:“没关系,人总是会犯错误,只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好了,以后改了就可以了,我们一定要向前看,我们不必纠缠于错误不放嘛。”,之后,李琮又说了很多知错就改,宽慰梁成的话语,让梁成的心里顿时感到无比的温暖,也同时感受到了李琮那“宽广”的胸怀和“伟大”的人格魅力。

在李琮棒子加萝卜的攻势下,梁成又一次被李琮征服,末了,梁成表示自己将立刻返回美国,为李琮获取最需要的资源而努力。

不过,李琮最后说:“别着急,我给你拉一个详细的清单,你回去之后,照着清单收集技术和设备,当然,你的行动要尽力避开美国情报部门的监视,尤其是在获取一些敏感技术的问题上,更要慎之又慎,绝不能暴露自己,我宁可榆林地区没有进展,也绝不能让你受到威胁,你明白吗?”,李琮这话一半是为了笼络人心,另一半则真是的为了梁成的安全考虑,毕竟,梁成好不容易在美国混出了样子来,如果被几个敏感的技术给暴露了,那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李琮的话再一次温暖了梁成的心窝,梁成的眼泪又一次的、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最后哽咽着说出了“感谢领导”关心之类的话语。

在稳定了梁成的情绪,同时又让梁成再一次心甘情愿的成为李琮的“长工”之后,李琮迅速的让人列出了榆林地区目前所需的技术和设备,交给了梁成,而梁成在第三天就迅速的踏上了返回美国的路途,当然,在他的怀里,揣着李琮望眼欲穿的需求。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